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921章 反应
    “汉斯女士,案子破了吗?”

    “给大家一个好消息,亨利街凶杀案已经破获!”

    “汉斯女士,今天不是愚人节!昨天案子还没有线索,今天就破了?”

    “诸位,我郑重的跟大家通告,亨利街凶杀案确实破获,嫌犯已经归案,已经进入起诉程序。o”

    “汉斯女士,嫌犯归案,证据充足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凶器已经找到,嫌犯已经承认自己杀人事实。”

    “汉斯女士,请问是谁破的案子,第九局吗?f逼吗?”

    “据说f逼一直没出动席顾问方寒,是什么原因,难道是因为方寒非美国人吗?还是因为肤色问题?”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请注意,如果真的因为肤色问题,方寒先生就不会成为f逼的席顾问,方寒先生一直没出现是因为他人在国内有事缠身,不能及时赶回来,方寒先生已经于昨天返回纽约,侦破了此案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方寒!”众记者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在报纸电视上提过无数次,建议f逼马上召回方寒,方寒是目前米国公认的第一破案神手,无案不破,凡他经手的案子没有破不掉的,可谓活着的传奇。

    可惜他们说破了嘴皮,方寒的影子还不见,他们找到方寒所在的别墅小区,虽然不能进入,但钱能通神,通过各种手段他们知道了方寒并不在别墅内,于是又去纽约,纽约的庄园保护严密,他们这次是没办法了,并不知道方寒已经返回国内。

    他们于是对f逼很气愤,觉得他们并不尽心。如此大的案子竟然不请方寒出动,这其中必有缘故。

    他们分析探询了很多原因,各种情况都分析到了,就是没想到方寒本身有事回国,并不在米国。

    “汉斯女士,那请问方寒花了多久破了这个案子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。花了一夜,f逼用专机接他回来的时候是傍晚,今天早晨已经破了案子。”

    “汉斯女士,为什么纽约所有警察花了一个星期都破不掉的案子,方寒只用了一晚上就能破了?”

    “我只能说上帝是不公平的,有所偏爱。”

    “汉斯女士,方寒是怎么破获了这起案子?”

    “这是机密恕难奉告!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方寒是有特异功能的,用的并不是常规的办法?”

    “特异功能?很有想象力!……方寒先生是麻省理工的高材生,用了一年的时间完成麻省理工学士学位的所有课程。他拥有着高的智商,是天才中的天才,所以,他的破案手法在一般人看来就是特异功能!”

    “方寒已经完成麻省理工的学业?”

    “是的,科尔萨教授已经同意他不必上课,只需要提高一份毕业论文即可获得学位。”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众记者们纷纷赞叹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记者,当然明白麻省理工的程度,一般人根本不用进麻省理工。即使考进去也毕业不了,方寒竟然能用一年的时间学完四年的课程。当真是天才中的天才。

    “汉斯女士,方寒的破案手法不能推广吗?说实话,通过这一次的凶杀案,我们对警察的能力很没信心!”

    “方寒先生的破案手法很独特,没办法复制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说,我们离不开方寒。是吗?”

    “这次的案子很凑巧,所有的线索都没有,像这种案子非常罕见,多少年才有一例,所以不能当成常态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说。以后再碰到这样的案子,没有方寒我们警方就破不了案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……随着科技的进步与经验的积累,我相信警方的破案水平越来越强,这次已经是宝贵的经验,下一次再生类似的案子,不必方寒先生出动,警方也能破掉。”

    “汉斯女士,你现自己说话逻辑不通吗?既然方寒的破案手法不能推广,又说有了破案的经验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两者并不矛盾,通过这件案子,警方又找到一种破案的角度,可以应对类似案件!”

    “所有纽约警察比不过一个方寒,警察花着纳税人的钱,却不能破案,是不是太无能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对警方不够公平。”汉斯摇摇头道:“世上没有警察能破了所有案子,破案率没有百分之一百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不就是?”

    “哦,方寒先生是例外,是独一无二的。”汉斯道:“不能把所有人拿来跟方寒先生相比,这是不公平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想知道方寒是f逼的席顾问,他每年拿多少薪水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个人**,不方便透露!”

    “我们需要知道f逼付给方寒多少钱聘他为顾问,民众的知情权应该被满足,汉斯女士!”

    汉斯皱眉想了想,道:“好吧,我可以问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很想知道,能现场问一下吗?”

    “这里……”汉斯皱眉看一眼众人,他们都双眼紧盯着自己,念在现在需要他们说好话,她得到上面的授权,尽量满足他们的提问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问一下。”汉斯道。

    她拿出平板电脑,手指划动,片刻后抬头道:“很好,方寒先生受聘为f逼席顾问,他每年有十万米元的薪酬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众人摇摇头,显然对这个答应不满意,十万米元只是米国的中产阶级年薪,还不如医生的收入。

    依方寒所做的贡献,十万年薪委实太少,太不公平。

    汉斯道:“诸位,方寒先生只是顾问,平时不上班,偶尔有重案难案才会请他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汉斯女士,你觉得十万年薪能对得起他做得贡献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,因为方寒先生是第一年成为顾问,往后可能会增加。”汉斯摇摇头道:“至于明年的薪酬是多少。那是方寒先生与f逼的事,我没办法干涉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方寒抵得上纽约所有警察,只用十万年薪,f逼真的赚大了!”

    “诸位,如果没有问题,我就说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汉斯女士。我们想采访一下方寒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方寒先生不喜欢接受采访,你们的心意我会转达。”汉斯点点头,转身离开了包围。

    “方寒,你又出名了!”王莹抿嘴笑道:“这次是真的出名啦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道:“我又不混娱乐圈,出名有什么用?反而麻烦无穷,我宁愿不出名!”

    王莹摇头叹口气:“唉……,不出名的想出名,出名的想不出名。这个世界真是奇怪!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抿嘴笑道:“你想出名吗,王莹?”

    王莹忙摆小手:“我可不想,麻烦死啦,看李棠就知道,出去一点不自在,到处有人盯着看!”

    她从小没有明星梦,喜欢宅在家里,不喜欢接触外面的人。再加上衣食无忧,根本不喜欢抛头露面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道:“现在的人很健忘。再出名,过一阵子不出现在媒体里,人们就会失去关注的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海伦你很怀念成明星的滋味吗?”王莹歪头看她:“现在感觉失落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笑道:“我才懒得理他们!……就是觉得出名没那么可怕,李棠麻烦是因为她一直在演戏,如果歇下一年两年。很快就会清静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,你怎么打算的?”宋玉雅问:“要接受采访吗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道:“依我看还是接受吧,要不然他们不会罢休,一定想方设法的缠着你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没什么可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一定非常好奇你是怎么破的案。”海伦蒂娜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说了他们也不信,懒得说。我准备去纽约躲一阵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,你该涨薪酬了!”海伦蒂娜道:“不该只拿十万!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!”王莹忙点头道:“太亏了!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道:“薪酬不仅仅是钱的问题,还是一个价值与态度问题,反映了你的价值,他们如果不涨薪酬,那就太没诚意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算了,不差那几个钱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差?!”王莹哼道:“多几万能买一辆车啦!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道:“方寒,你是不是不准备干了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我挺喜欢这份工作,既自由又刺激,而且做这份工作能体现我的价值所在。”

    王莹笑眯眯的道:“你的功夫也能派上用场,要不然太浪费了,你又不用美容养颜,还每天花那么多时间练功。”

    她看方寒那么专注的练功,常常觉得替方寒屈得慌,好像练屠龙术,武功再好也没用处,尤其在米国,枪支处处,功夫再好也不如一把枪,她们练功是为了调理身体美容养颜,方寒没这份需要却比她们练得更多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嗯,是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道:“你在外面不该这么说,别被f逼抓住弱点,他们一旦知道你的想法,会趁机压价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起来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道:“别把他们想得太高尚,他们跟一般的公司没什么不同,都想把员工的工资压到最低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好吧,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笑道:“方寒,我做你的经纪人好了,谈判的事就交给我,保准给你争取一份好的合约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起来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这个主意好哇,海伦蒂娜很精通谈判的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还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桌上的手机忽然响起,方寒拿过来瞧一眼,是英格丽特的电话,他直接接起来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在电话里问他想不想接受采访,方寒拒绝,英格丽特就轻描淡写的略过,她然后说方寒有时候回去一趟,他们谈谈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答应,他会尽快过去跟她会面,因为他能听得出英格丽特有心事,声音迟缓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后。海伦蒂娜斜睨他一眼不说话,王莹抿嘴笑着,不时望一眼厨房里的罗亚男。

    罗亚男她们的听力敏锐异常,方寒的电话清晰无比的响在她们耳边,一个字都不漏。

    罗亚男端了一盘水果过来,弯腰看一眼方寒:“你今天可以去纽约。英格丽特似乎遇到难题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准备回f逼,应该犹豫。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放下白色棋子,皱眉道::“方寒你觉得英格丽特该回f逼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蹙眉:“可f逼背叛了她,她一定有阴影,对f逼不信任,还能在f逼工作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英格丽特喜欢在f逼工作,觉得这份工作有意义。”

    “警局不一样吗?”海伦蒂娜不解的道:“一样的破案,听说她做得挺不错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不一样的,警局不能完全挥她的才华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英格丽特非常优秀。”海伦蒂娜点点头:“不过f逼做法太让人不满意!”

    “政客嘛……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的建议还是让她回去?”海伦蒂娜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蹙眉想了想:“实在不行,我觉得她可以辞职休息两年。”

    方寒失笑道:“这不可能,她是工作狂,不可能休息!”

    “想清楚到底想做什么,过怎样的人生。”海伦蒂娜道:“当初我迷茫的时候就曾经休息一阵时间,离开时尚圈来上学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身世不同,想法也不一样。”方寒道:“关键是她喜欢破案,很刺激很有成就感。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道:“那她有什么烦恼的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“去看看她吧。”海伦蒂娜道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今天就去吧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来到英格丽特的家时。电视开着,茶几上摆着一瓶红酒一个酒杯。还有一盘点心。

    “自己一个人喝酒?”方寒讶然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穿着家居服,金披散,妩媚娇艳。

    “我喝了两杯。”英格丽特亲亲他嘴唇,露出笑容:“没想到你这么快过来,还以为要明天呢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咱们喝一杯?”

    他坐到沙上,英格丽特拿过一个杯子。方寒把两个杯子都斟了一半,然后举杯轻碰,喝一口尝尝,味道还不错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喝白霜酒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这里有一箱白霜葡萄酒,她平时不太喝酒。每天都在忙案子,回来就累得不想动弹。

    “这瓶酒是当初我破了一个案子的奖励。”英格丽特摇摇头道:“白霜酒喝了太可惜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还不错的酒,f逼那边没什么事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了。”英格丽特摇摇头道:“外面的记者已经撤走,明天就是总统规定的时限,如果不是你,大伙就惨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我嘛,运气好而已,你回到f逼不开心?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叹口气:“如果不是你,我根本回不到f逼!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我,你也不可能离开f逼!”方寒摇头笑道:“我知道了,你是觉得自己不是凭实力回到f逼!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她这一次回f逼不是别的,全是因为方寒,如果不是方寒故意闹别扭,f逼不会把自己再召回去,这无异自打嘴巴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英格丽特,你这个想法不太对,不过也难当,你的性格就是如此,如果想改变这种局面,那就好好努力吧!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能够成为f逼最顶尖的特工,一是因为高的智商,还有就是这种舍我其谁,天下第一的性格,这是她从小养成的,方寒也没想着改变。

    这一次她能回到f逼全因为自己,如果不是自己就回不到f逼,这让她很受打击,即使方寒是她男朋友。

    方寒暗自摇头笑,如果在平时,英格丽特对不如自己这件事并不在意,甚至很自豪,毕竟她想找的就是这样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但这次的事不一样,这完全就是否认她的工作,她一直自傲于工作的优秀,没想到却成为拉拢方寒的棋子,根本不是因为工作本身的优秀才回到f逼。

    这让她怀疑起了自己的价值,好像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重要,自己回不回f逼并没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方寒把英格丽特抱进怀里笑道:“英格丽特,不是你不重要,而是你不够重要,如果你能达到我的功夫,那f逼一定要求着你!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有些软弱的偎在他怀里,叹道:“我什么时候能做到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想追上我现在的水平,五年就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五年?”英格丽特抬起头,湛蓝的眼睛看着他:“五年能行吗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会帮你!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道:“我永远追不上你!”

    方寒笑起来,点头道:“你应该明白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真让人沮丧!”英格丽特叹道。

    方寒拍拍她肩膀:“就像你的智商与别人不一样,他们怎么也追不上,这是上天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白他一眼道:“我明白,我会努力练功的!”

    方寒松口气,看起来她心结打开了,打开心结有时候很难,有时候很容易,英格丽特本身就是聪明人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偎在方寒胸口,低声道:“我听到消息,f逼想跟你续约,你的合同快到期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还没到呢。”

    “纽约警局有聘你做顾问的意思,f逼紧张了,想提前跟你续约。”英格丽特抿嘴笑道:“你现在很抢手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纽约警局凑什么热闹?”

    “这一次的事让他们看清楚了自己的无能。”英格丽特道:“他们明白了多需要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去纽约警局的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这话不要跟别人说。”英格丽特道:“你现在有一幅好牌!”(未完待续!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