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920章 回家
    方寒跟着再次出动,又找到另一个嫌犯,他没在纽约停留,直接乘着直升机回到剑桥城的别墅。≧,

    他回到别墅时是黎明时分,来去匆匆已经是一夜过去,方寒精力体力过人,没有疲惫感,静静打开别墅的门进入客厅。

    他刚坐到沙发上,楼上就有了动静,罗亚男她们的功夫都深了,感觉敏锐,听到了声音。

    罗亚男穿着丝绸睡衣,乌黑秀发披散,慵懒妩媚,轻盈的下楼:“方寒?”

    她说着按下开关,客厅水晶灯亮起来,顿时灯火通明如白昼,方寒坐在沙发上微笑:“把你吵醒了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……?”罗亚男走过来坐到他身边,带着淡淡幽香:“这个点儿没航班吧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乘专机过来的,给fbi办了事,刚完事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终于还是去找你了?”罗亚男起身给他倒一杯白开水,看着方寒接过去喝一口,她摇摇头:“媒体上一直在分析,讽刺挖苦,预测他们一定会请你出马,果然被他们猜中了!”

    方寒放下水杯:“看得出来他们不想找我,可实在没办法,抗不住压力。”

    “米国这些警察确实挺无能的。”罗亚男坐在他身边,睡衣下白生生的大腿贴着他大腿,幽香不时钻入他鼻孔:“警察被杀了,全部警力都动员起来还找不到凶手,太让人失望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人力有时尽,这俩凶手运气不错,恰好没监控没目击者,根本没法找!”

    “不管怎样,大伙都失望。”罗亚男摇头道:“这两天已经有抗议游行,说纳税人的钱都用来养废物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你们没去凑热闹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敢。”罗亚男失笑:“去的话一定会成为头条。现在媒体与民众都很敏感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这次的事影响确实很恶劣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出名了。”罗亚男摇摇头蹙眉:“我觉得这不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也没什么,这跟国内的情况不同,越有才华越获得尊重,干脆直接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罗亚男雪白如玉的小手送进他手掌:“走吧,上楼洗个澡好好补一觉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睡了,你今天有什么计划?”

    “今天在家陪你。怎么样?”罗亚男抿嘴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握紧她小手,笑道:“那最好!”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我刚好忙完回来,结束了一个假期实践活动,王莹她们也都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她们已经放假,一直没回国是因为学校的假期实践活动,看似很随意的活动,却需要经过认真的调查,分析,研究。最终形成论文,需要有独特的观点才能通过,难度丝毫不亚于一场毕业论文。

    两人没说几句,王莹揉着眼睛下楼,她也穿一身月白色丝绸睡衣,娇美的脸庞挂着睡容,呆呆的看一眼方寒,摆摆手又往回走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王莹。不打个招呼?”

    “睡觉,困死啦!”王莹懒洋洋的上楼。一步一步很缓慢很艰难,好像没了力气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,拉着罗亚男一块上楼,王莹一边上楼一边嘟囔:“总算舍得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装听不到,免得自讨没趣,他洗过澡后回到卧室。自然是一室春光,折腾了好一番,天光大亮才搂着罗亚男眯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待他们起床下楼时,宋玉雅王莹与赵语诗海伦蒂娜都在,目光齐唰唰盯着方寒与罗亚男看。

    罗亚男顿时脸红耳赤。羞得想钻进地缝里,方寒坦然的摆手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方寒,你破了那案子吗?”王莹搂着抱枕,急切的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来到另一边沙发上坐下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与宋玉雅正在做早饭,赵语诗与王莹正在下棋,都停下手上的动作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过来的?”王莹问:“怎么天快亮才回来?”

    方寒把经过讲了一遍,又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,而且她们多知道一点儿也增强一点安全意识与经验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两个凶手都抓到了?”王莹讶然道:“昨天还有游行示威呢,把警察骂得狗血淋头!嘻嘻,你够厉害的!”

    “方寒,他们两个是什么人?”宋玉雅在厨房里扬声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一个是快餐店的服务员,一个是汽车销售员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会杀警察?”宋玉雅蹙眉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我没多问,人已经抓到,就看他们怎么找证据,剩下的我不管。”

    “愚蠢的家伙们,警察也敢杀!”海伦蒂娜摇头道:“不过这一次警察真的太丢脸了!”

    谁都知道警察是杀不得的,一旦杀了绝对逃不掉,但这一次的事给了人们一个希望,警察没有想象那么厉害,这造成的影响太恶劣,警察的生存环境会进恶化。

    也难怪他们憋不住,非要去找方寒过来,因为这么下去,警察的威严将彻底丧失,人们一旦对警察没了畏惧,后果是毁灭性的,国家很可能陷入动乱。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你就这么轻易回来,没提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。

    他即使提要求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提,会给人趁人之危的印象,在资本社会更需要信用与品格的力量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道:“这么好的机会呀!不过你应该在这个时候提,不该在破案前提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没什么条件,他们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估计这次你又要受勋!”海伦蒂娜道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摇头道:“但愿换点儿别的!”

    在米国,勋章的作用只是荣誉而已,并没什么实质性的特权,顶多有点儿津贴与乘机便利,还不如换点儿钱实在,方寒对这个不感冒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摇头失笑:“勋章的作用很大的,是对这个社会做出多大贡献的象征,可以赢得人们的尊敬,表面看上去没什么实惠,其实是一种无形的力量,一旦遇到纠纷打官司,好处非常大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不需要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那倒也是。”海伦蒂娜无奈的道:“你就是一个宅男,咦,看电视!”

    这时王莹正漫不经心的打开电视,电视里正播放一个记者发表会,她们都认出了被话筒围绕起来的中年女子,正是纽约警局的发言人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