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915章 画展
    “孙局,你说咱们斗得过他吗?”杨铁树问。︽

    孙明月笑笑:“斗不斗得过都得斗,我算看出来了,官场的生活就是这样,斗争是永恒的主题,生命不息战斗不止!”

    杨铁树摇头笑道:“当官还真不容易!”

    “得先调整好心态,与天斗其乐无穷,与人斗其乐无穷,有这种想法才能在官场生存。”孙明月点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漫不经心的说着话,王长喜与另一个嫌犯低头耷脑,闷不声的听着,表情茫然而怆然。

    孙明月不时从后视镜里瞥一眼两人,还带着防备心理,防止他们有特殊手段解开手铐逃脱。

    杨铁树道:“这些家伙够倒霉的,偏偏去偷区长的儿子!”

    孙明月斜睨他一眼,没说话,她是女人,对失去孩子的感觉体会犹深,虽没有亲身体会,却也能感受到那种绝望与痛苦,对家庭毁灭性的打击。

    杨铁树道:“估计他们要重判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孙明月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很不满国家的法律,对这种犯罪不重视,特殊国情应该有特殊的法律,国内家庭只有一个孩子,孩子的地位尤其重要,不像当初计划生育之前,每家都有几个孩子,丢一个虽然痛苦却不会这么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杨铁树哼道:“这帮家伙真该死,丧尽天良!”

    孙明月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杨铁树道:“孙局,要是咱们失败了会有什么后果?”

    “调职离开呗。”孙明月淡淡道:“放心吧,只要守规矩不乱来,没有把柄,就没人能把你怎么样!”

    “嘿嘿,那倒也是。不是还有孟局嘛!”杨铁树笑道。

    孟光荣是他们的底气所在,是真正的嫡系,是老领导,现在孟光荣升到了省公安厅,他们所以不怕郑文凯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回到别墅时,现沈晓欣正在收拾屋子。戴着围裙,忙得额头有一层细细汗珠,越显得额头光洁如玉。

    方寒进屋后伸手搂她入怀:“娜娜走了?”

    沈晓欣偎在他怀里:“她的功课太紧,不能不走,临走时还抱怨你不去送她呢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真的有急事,抓偷志浩的嫌犯呢。”

    “抓到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刚刚抓回来,一个也没跑!”

    “能判多少年?”

    “这个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都该杀!”沈晓欣哼道:“我不能想象娜娜没有了会怎么样,太可怕了!”

    她虽善良却是单亲妈妈。最能体会到孩子被偷走的痛苦与愤怒,对这些家伙深恶痛绝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对了,今天美术协会的邀请我参加画展。”沈晓欣道:“我觉得很突然,没有思想准备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笑道:“画展?很不错的机会啊!”

    这种画展也是一种承认,沈晓欣先前的水平参加不了这种协会主办的画展,能加入进来就是一种莫大的肯定与资格。

    “多少画家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一共十家,叫青年十杰画展,我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成为青年十杰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道:“你一直呆在国外。不停提升,一直在出作品。在国外也有一定的名气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对生活很淡泊,但对绘画却很认真,不仅在刻苦的学习,还一直在作画,而且每幅画都有进步,现在已经是不俗。

    她在国内顶尖的画院学过。又去法国顶尖画院学过,后来又到了米国这边的画院,师从明师,采数家之长,而且又有方寒的影响。经过这些打磨已经形成自己独特而鲜明、极有表现力的画风,独树一帜。

    况且她不是没有根脚的,她的老师是中央美术学院德高望重的老师,在画家圈子里影响力巨大,沈晓欣把自己的画作寄给自己老师看,请他指点,给了老师惊喜,然后顺便推她出来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她的老师,她不可能崛起那么快,即使她有高明的画作,也需要时间的慢慢积累,这就是天时地利人和,还有一点运气。

    沈晓欣摇摇头道:“国外有名气没用,我一直没签国内的画廊,没有画廊的推广,没人会提起我。”

    她是圈里人,当然知道规矩,想出头可没那么容易,需要画廊在背后做公关工作,否则凭自己的本事闯,可能自己死了也出不了名,历史上被时间淹没的天才画家太多了!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没签画廊便有老师,你可不能小瞧了你老师的能量,我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能出头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虽然喜欢绘画,但天赋并不高,所有的提升都是后天一点一滴付出的努力,这种大器晚成很难在早期成名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沈晓欣道:“我觉得自己画得不够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你没看到他们的画作。”方寒摇头失笑:“你一直看的都是大师之作,跟着的老师也都是明家,所以眼光太高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参加?”沈晓欣蹙眉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当然要参加,而且要挑最好的作品,一鸣惊人!”

    “不用啦。”沈晓欣道:“只要有人喜欢我的画就好,没必要追求那些虚无的名气。”

    她并不认为名气能决定画的好坏,画家的好坏也不是名气能够左右的,圈内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名气这个东西很重要,可以影响人们的感情,看一位大师的画作与看一个平常画家的画作,能一样吗?”

    往往看大师之作时,会怀着期待与崇敬,无形中拔高了作品的品质,看平常画家的画作,可能就换成挑剔与批评的眼光。

    沈晓欣白他一眼,脱离了他的怀抱:“你不想在国内办画展?”

    “有那必要吗?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虽说现在国内的富豪越来越多,但他的画作更热烈更逼人,没有国内画家的含蓄,好像不太合国人的胃口,反而在欧美很受热捧。

    况且,论起赚钱来,还是赚米元更过瘾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应该让他们开开眼界,现在国内的画家们需要刺激一下,给他们点儿灵感。”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:“还是免了吧,我不讨这个嫌,……你还要做画?”

    “我想从先前的画作中挑出三幅。”沈晓欣道:“每个人三幅,不能再多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你嫂子那边怎样?”

    “她精神很好,白天不用我伺候了。”沈晓欣露出笑容:“她现在很幸福!”(未完待续!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