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914章 争锋
    ps:看《都市圣骑录》背后的独家故事,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,关注公众号(微信添加朋友-添加公众号-输入dd即可),悄悄告诉我吧!

    王坤脸色阴沉,恨不得在孙明月美丽的脸上来一巴掌,封住她的红唇,没想到孙明月这么拉下脸来训自己,好像训孙子似的,句句呛人毫不留情面,讽刺挖苦令人抬不起头。∽↗,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算了!人已经放跑了,现在说什么都晚啦,现在能做的只能尽力弥补,解铃还需系铃人,这个任务交给你!”

    “孙局?!”王坤道:“你当初没给我说清楚,再者说,当时确实没证据,我也没做错。”

    “做没做错你清楚!”孙明月摆手道:“放人你挺擅长的,人既然是你放跑的,你负责抓回来,应该吧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王坤皱眉道:“他已经跑了,想抓着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管不了那么多,蒌子是你捅下的,自己负责!”孙明月摆手道:“我只给你一个星期,如果一个星期抓不回人,那这个所长你也别干了!”

    “孙局,我不能保证!”王坤摇头道:“孙局你是警察出身,应该知道抓捕一个逃犯的困难!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你不能接下这个任务?”孙明月冷下脸来:“你什么意思?是要我去负责抓回来?”

    “这个,我可以负责抓捕,但没办法保证一个星期能抓到人。”王坤道。

    他心有底气,自己有局长撑腰,这件事做得没什么过错,确实当时没证据乱抓人。局长会保自己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那你要多久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王坤摇头。

    孙明月冷笑:“看来你这个所长不想干了!”

    “孙局,我觉得谁都没办法做到,一个星期根本不可能抓到人!”王坤不服气的道。

    他知道孙明月这是借题发挥,自己私自放人是在打她的脸,打击她的威严,借机在城关所立威。这么做也是被她所逼。

    他成为城关所的所长后才发现这里铁板一块,水泼不进,自己这个所长说话根本没人听,所里的人都唯孙明月马首是瞻,自己的话是耳旁风!

    自己是局长亲自调来的,肩负着开拓局面之重任,是马前卒,完不成这个任务就是自己没用,很可能被局长放弃。

    第一步就是在城关所站住脚。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要迅速站住脚,唯一的办法就是打压孙明月的威严,从而令城关所众人敬畏自己。

    他不可能满天下的说自己是局长心腹,打孙明月的脸,孙明月却不能奈何自己,用这种方式来表明自己后台之硬。

    刚把人放了的时候他也担心,因为据他所知孙明月的脾气很火爆,生气之后甚至会动手打人。他最怕孙明月不顾一切的跑来跟自己闹,自己毕竟是下属。挨一顿打可能白打,毕竟她是女人,在人们的印象里,女人是身娇体弱,打人也不会疼。

    没想到孙明月一直没动静,他长舒一口气。觉得孙明月是认清了形势,知道奈何自己不得,所以不做无用功,没想到她在这里等着自己,真是够厉害的女人。怪不得年纪轻轻就能成为副局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在一个星期内抓到人?”孙明月冷笑道:“你无能,觉得别人都这么无能?……我不管这些,限期破案,我只给你一个星期,如果你一个星期抓不来人,那你就走人!”

    “孙局,你这是为难我!”王坤摇摇头,想让自己走人根本不可能,局长不点头她没有这个权利,她只是副局长而已!

    孙明月冷冷道:“要是有人能做得到呢?”

    “真能做到那我甘拜下风!”王坤道。

    孙明月暗骂狡猾的家伙,一点不受激不上当,她想刺激王坤愤怒之后发狠话,却没能如愿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你认为自己多久能把人抓到?”

    王坤默然不语,他实在没把握,一个人如果成心潜逃,没有全国的警力配合的话,几乎抓不到人。

    “一个星期!”孙明月摆手道:“忙你的吧!”

    “孙局……”王坤忙道。

    孙明月扬声道:“小田,替我送送王所长!”

    田燕微笑着进来,笑盈盈看着王坤:“王所长,我送您,请——!”

    孙明月起身拿起旁边水壶,细心的给一盆兰花浇水,兰花摆在墙角位置,它不能承受直晒。

    王坤气极败坏的瞪一眼孙明月,转身离开,一声没吭。

    田燕很快回来,笑道:“局长,王所长去了局长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“哼,有意思!”孙明月冷笑一声,继续低头洒水。

    经过一场一个小时的会议,孙明月端着茶杯出了会议室,忽然被局长郑文凯叫住。

    郑文凯身形削瘦,瓜子脸,高鼻梁小小的眼睛,戴眼镜看着文质彬彬,更像大学老师,不像一个执掌公安局的局长。

    “孙局,来我办公室,咱们聊两句。”郑文凯发出邀请。

    孙明月停下步子看他一眼,点点头: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她暗自冷笑,打了狗主人就跳出来了,来者不善呐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局长办公室,这间办公室隔着她的办公室有五个房间,但两人很少到彼此的办公室里,只有在会上碰头时说话,平时很少交流,只是见面打个招呼而已。

    孙明月打量一眼这办公室,墙上挂着几幅字画,“无欲则刚”四个大字遒劲苍虬,气势逼人。

    “局长的字真不错。”她赞叹一句。

    “坐坐,呵呵,孙局你可过奖啦,我就是随便写写陶冶情怀。”郑文凯呵呵笑道:“真不是什么好字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的年轻人不会写字了。”孙明月摇头道:“书法艺术真要失传,挺可惜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……,我们的传统文化是很珍贵的。可惜要随着时代而消亡。”郑文凯感慨一声。

    这时秘书端了两杯茶进来,分别端给两人,轻轻关上门。

    “来,我有一个同学在西湖那边住,每年都要从他那里掏来几斤好茶,尝尝味道。”郑文凯端起茶杯。

    孙明月端杯低头一瞧。金黄色的茶叶根根竖起如旗,赞叹道:“好茶,闻着就香!……可惜我不太懂茶,给我喝这个太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“茶再好也是喝的。”郑文凯笑道:“孙局,我听说盗婴案有进展了?”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是,查出嫌犯了,可惜人已经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真够可惜的。”郑文凯放下茶:“应该让刑警队的人追捕吧?”

    “嫌犯原本被我抓住,正想第二天审讯,结果早晨一看。人已经被王所长放跑了。”孙明月摇头道:“现在倒好,人已经没影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坤把人放跑了?”郑文凯皱眉道:“他不至于这么蠢吧,犯这种低级失误?”

    “我也很难相信。”孙明月道:“听说王所长是局长的爱将,照理说是很能干的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对王坤还是很了解的,精明强干,不然我也不会把人调过来帮忙。”郑文凯道:“不过人嘛都有犯糊涂的时候,他这次确实做错了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我一直很不理解,王所长知道人是我抓回来的。贸然把人放掉之后没派人监视,硬生生把人放跑。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一伙的呢!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郑文凯忙摆手笑道:“孙局,这可不能开玩笑,他们两个确实没瓜葛,不认识!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?”孙明月蹙眉道:“他是怎么看我的,难道我就是那种不讲道理胡乱抓人的人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这都是上下没能沟通好。如果听说他放了人,直接派人盯着,挽救一下也不至于造成如今的局面。”郑文凯叹气。

    孙明月“蹭”的一下冒火,他这话是嫌自己做得不够好,把责任推到自己身上了。真够可恶的!

    她微微冷笑:“局长,王所长把人放了,我马上就派人去盯着,他会怎么想?会觉得我不信任他,会说我小肚鸡肠,这怎么开展工作?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郑文凯也知道自己刚才这话有点儿过份,微笑道:“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,总要抓人的吧?”

    “他放跑了嫌犯,就让他去抓吧,这很公平吧?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郑文凯道:“孙局,王坤刚调来的,工作还没能进入状态,依我看,还是刑警大队出动吧?”

    孙明月冷冷道:“工作没进状态就乱来?把我好不容易抓到的犯人给放跑了?谁给他的胆子这么干!”

    郑文凯脸皮抽动一下,按捺住火气,孙明月这是当面骂自己啊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刚调进来就迫不及待的做事,我不相信他的举动不是针对我,身为下属敢这么干,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家伙!”

    “是是,他是有错。”郑文凯苦笑道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局长,如果人人都像王坤这样,我们怎么指挥下面的人,我们这些当副局的也这样,那市里还不乱套了?!”

    郑文凯听得出她话里的威胁,王坤这么干不受到惩罚,那就是鼓励她也这么干,他这个当局长的就成光杆司令了。

    郑文凯叹口气道:“王坤这家伙做事不讲规矩,委实过份,是该进行批评,这样吧,让他将功赎罪,把嫌犯抓住!”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我给他一个星期的时间他嫌短,还给我讲条件摆困难,局长,这种家伙要是我的兵,我早收拾了,可他是局长你的爱将,不看僧面看佛面,只能忍一忍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忍!”郑文凯忙道,他脸皮发热,暗骂不已,这王坤真够无能的,给孙明月找到了发作的机会,孙明月也忒厉害了,得理不饶人,丝毫没有一般官场中人的行事规矩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那我就给他一个星期时间,他要是做不到,就降一级。没问题吧,局长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一个星期……”郑文凯苦笑道:“一个星期确实太短了,我觉得嫌犯早就跑出省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有能力,一个星期足够。”孙明月淡淡道:“一个星期还捉不到逃犯,那他的能力也不堪为所长。”

    “孙局。你能在一个星期内捉到嫌犯?”郑文凯皱眉,强忍着怒火,笑眯眯的道:“不能吧?”

    孙明月笑了笑。

    郑文凯道:“要知道王坤是有点儿能力,但比起孙局你还是差点的,孙局你能做到他不行!”

    孙明月暗骂老奸巨滑,郑文凯就是不上当,轻咳一声道:“局长,原本这件案子已经破了,因为王所长的肆意妄为而无法抓捕到嫌犯。我实在不甘心,这件案子是局长你的首秀,难道眼睁睁看着演砸了?”

    “嗯,你说得有理。”郑文凯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他想的更远,现在只有孙明月在闹,想处理王坤,如果其余几个副局长也知道了,那自己真的颜面无存。丢脸丢大了!

    他想通过盗婴案站稳脚根,来到海天之后才发现。这个局长没那么容易做,手下骄兵悍将需要收伏,而不是一上来就乖乖的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当然,在这件事上我也有责任,没能盯紧了王所长,要是局长实在舍不得问责。那就算了,权当这件事没发生过!”

    郑文凯笑道:“呵呵,孙局能这么之宽宏大量真是感激不尽,我替王坤谢谢你啦!”

    孙明月摇头道:“他刚调过来,对我缺乏信任。其实局长你也一样,这是正常情况,毕竟以前没相处过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。”郑文凯摆手笑道:“孙局的能力我还是非常相信的,你的大名我是久仰了!”

    孙明月笑道:“是我的臭脾气吧?”

    郑文凯笑眯眯的道:“人家都说孙局的脾气大,能耐也大,这件事还是要拜托你啦,把嫌犯抓住!”

    “我尽力试试吧。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“我会让王坤尽力配合,绝不准他乱来!”郑文凯道。

    孙明月点点头:“谢谢局长!”

    她知道这一下足够郑文凯受的了,以后王坤就得老老实实的,要是再闹幺蛾子,郑文凯饶不了他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嫌犯逃亡,这对王坤来说是没办法了,全国这么大,往哪个穷山村里一跑根本不可能抓得到人。

    对孙明月却简单得很,她打了电话给方寒,方寒痛快的答应。

    他开车送克莱尔与大卫浩克上机场,宋玉雅跟着一起离开,她请了几天的假,既然克莱尔已经治好了,宋玉雅也不想再耽搁时间。

    方寒送他们去机场后,再与孙明月汇合,两人开着车跑了一天,在一个小山村找到了王长喜,通过王长喜问出了其余三个人的下落,一块逮住,第二天返回了海天。

    孙明月返回海天之后,先打电话给杨铁树,杨铁树开着车来到海天高速路的入口处,接上了四个嫌犯还有孙明月。

    方寒一直主张隐藏自己的身份,不想让别人知道,孙明月也一直配合,让他先行离开。

    杨铁树亲自开着一辆吉普车,王长喜与另一个嫌犯在车后,孙明月坐在副驾驶位置。

    “孙局,这次怎么找到的他们?”杨铁树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他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,知道王长喜先前被抓住,后来被新来的城关所所长王坤放走,让杨铁树很气愤。

    看来他亲自查这个案子,终于找到了王长喜他们的罪证,结果王长喜他们已经跑得没影儿,本以为这辈子算是抓不到他们了,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落网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保密。”

    “孙局,跟我还保什么密啊!”杨铁树不满的看她。

    孙明月横他一眼道:“跟你怎么就不要保密了?……杨铁树,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杨铁树忙笑道:“我可是你最忠心的心腹!”

    “哼!”孙明月重重哼一声才放过他,懒洋洋的道:“开你的车吧,别管那么多了!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老z?”杨铁树道。

    孙明月蹙眉:“怎么什么人都知道老z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杨铁树点头:“也只有老z才有这种本事,……我可不是说孙局你不行!”

    孙明月哼道:“我知道我比不过老z!……不过你是听谁说的?”

    “这种风格挺像他。”杨铁树道:“局长,我真的想知道谁是老z!……真的是传说的那个人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该知道的就别问!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杨铁树笑眯眯的道:“孙局,这次姓王的家伙看还有没有脸!我看局长你是太仁慈了,对这种家伙不该手软,直接赶走就是了!”

    “没那么容易。”孙明月摇头道:“你以为我不想赶他走?但他是局长的人,不能乱动。”

    杨铁树道:“他就仗着有局长撑腰才敢乱来,敢触孙局你的霉头,真是找死!”

    孙明月摇头道:“想赶他走没那么简单,需要一步一步来,可能需要你的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杨铁树拍胸脯点头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你也小心点儿,上面一直盯着你呢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局长想换掉我,换成自己的人。”杨铁树哼道:“这也太过份了,不给咱们活路!”

    孙明月斜睨他一眼:“你也有活路,可以直接投靠过去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做不来!”杨铁树哼道:“这位局长大人这做事的风格真的很讨厌,太霸道!”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郑局长还是很厉害的,你小心点儿别犯错,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!”

    杨铁树笑道:“嗯,一定每天请示!”

    孙明月叹口气道:“小胳膊拧不过大腿,咱们得团结起来。”

    她是下定决心跟郑文凯斗一斗,他不仁在先,也怨不得自己暗动手脚,不然他还以为自己是泥捏的呢。(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,炫酷手机等你拿!关注起~點/公众号(微信添加朋友-添加公众号-输入dd即可),马上参加!人人有奖,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!)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