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908章 斗争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城关所的新所长!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归你管的吗?”孙伯扬放下水洒,来到孙明月身边坐下:“为什么放人?”

    “说是没证据。”孙明月摇头道:“……不行,我得好好问问他!”

    “别急。”孙伯扬摆一下手:“明月,我觉得这件事你还是先跟方寒说一声,毕竟是他抓到的人,你给弄丢了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蹙眉叹道:“我都没脸说!”

    “这又不是你的错,你没脸什么!“孙伯扬笑道:“方寒比你聪明,以后凡事跟他商量着来。”

    “他够忙的了,我哪能随便打扰。”孙明月摇摇头摆手道:“这次要不是涉及到沈区长,他根本不会来!”

    “他跟沈区长什么关系?”孙伯扬问。

    孙明月看他人一眼,摇头道:“算了,这是个人*,爸你就别问了!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机密,我问问怎么啦?”孙伯扬没好气的道:“你跟我这个爹还有什么保密的!”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沈区长的妹妹是他女朋友,知道了吧?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一家人呐,怪不得!”孙伯扬恍然,随后又道:“不对啊,我记得他女朋友不是李棠吗?”

    “他不止一个女朋友!”孙明月哼道,冷下脸来:“好啦,我去找他!”

    她起身拿起衣架上的警帽就往外走,孙伯扬忙道:“还没吃饭呢!”

    “不吃啦!”孙明月摆手拉开门走了。

    孙伯扬冲从厨房里出来的妻子摇头:“这丫头,风风火火的,太不稳重,都是副局长啦!”

    妻子没好气的道:“老孙你也别整天把副局长挂在嘴边炫耀!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最年轻的副局长,这还不能炫耀?”孙伯扬笑眯眯拿起花洒继续伺弄那几盆兰花,哼起了歌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穿着紫竖纹睡衣坐在沙发上,神情闲适,平静的看着孙明月:“放跑了?”

    孙明月轻轻坐到他身边。咬着唇点头:“我刚才得到的消息,新任的城关派出所所长王坤把人放跑了,因为没有证据!”

    方寒笑起来:“他还挺讲原则嘛!”

    “原则,哼!“孙明月撇撇红唇冷笑:“他是郑局长上任后调来的心腹,是个老滑头,还讲原则!”

    沈晓欣发鬓高挽。随意穿一套家居服,淡雅宜人,正在厨房里忙活,沈娜跑下来拿果汁,倒了两杯拿过来。

    孙明月接过果汁道了一声谢。把怒火压下去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要不,他给电话装了监控,或者就是放长线钓大鱼,特意把人放出来的?……这些都要弄清楚,别急着发难,万一他有后招,正等着你上钩呢,那可是威严尽失。灰头土脸!”

    “他要真这么干我也不会生气。”孙明月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放心吧,那家伙跑不掉,所以你不用急。先稳住,……明月,你该学学怎么当官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懂这个啊!”孙明月哼道。

    沈娜乖乖坐在一边静静听着,一句话不出,声音也不出,尽量把自己隐起来。兴致盎然的听他们说话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要明白,权力不仅仅是职位。还需要能力与智慧,你年纪轻轻身居高位。有无数人嫉妒恨,巴不得你丢脸,他们会在暗处使绊子,你要是跌几个跟头,上级会对你失去信心,你的权力也会缩减,这可不是小事,是举足轻重的大事,得重视起来!”

    “我真不懂这些。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对心理学很有研究,那就把手下当成犯人一样研究,看透他们的心思,找到对付他们的办法,那就没问题了!”

    “把他们当犯人……”孙明月笑起来:“那可真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人其实都一样,找到他们的*与性格,摸清他们的感情,那就能看清楚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真够累的!”孙明月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以为当官就那么容易,一天到晚坐在那里发号施令就行?那是需要每时每刻都斗智斗勇的!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明白了!”孙明月点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件事你想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我先按兵不动,过两天再说。”孙明月沉吟道:“如果人真跑了,那就追究王坤的责任!”

    “你明白王坤为什么干这种蠢事吗?”方寒问:“局长能把他倚为心腹,调来当城关所的所长,绝不是蠢人!”

    孙明月想了想,抬头道:“是想破坏这个案子?……他怕咱们破了案,抢了局长的风头?……或者说局长对我有敌意,想打压我?”

    她能感觉到一股敌意扑面而来,就是从新任局长郑文凯身上发出的,到底为什么有敌意她还没弄清。

    “他这么做有两个可能,或者是局长指使,或者是自作主张,但他不会有什么过错,毕竟是没证据。”方寒轻啜一口果汁,继续分析:“即使有点儿过错,有局长在后面撑腰,总会找到机会复职,或者更进一步,所以他有恃无恐,知道你拿他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我的手下!”孙明月恨恨道:“就不怕我给他穿小鞋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方寒笑笑。

    孙明月哼道:“我有的是机会收拾他!”

    “有局长在上面打着伞,他不怕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沈娜撇撇嘴,暗自感慨,成人的世界果然够阴暗的,一天到晚勾心斗角,舅舅可能也是这样,这样的日子过得有什么滋味?!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那只能瞪着眼,眼睁睁看着嫌犯逃走?”

    “第一步你要找到证据,这不难吧?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孙明月点点头,破案如打靶。如果找不到靶子没有目标,当然是大海捞针艰难无比,一旦确定了靶子,那打中靶子并不难,警察的力量还是很强大的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找到证据。才能说明他干了一件错事,如果造成了重大后果,那他的罪过就大了,局长想包庇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孙明月哼道:“我还不信收拾不了他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你当初的上司是孟局长,不用乱想,只要好好破案。现在可不行了,你摊上这么个新局长,有得受了,对了,孟局长高升到哪了?”

    “调去省公安厅当副厅长了。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。笑道:“哟,你的后台也挺硬嘛,可以跟新局长掰掰手腕了!”

    他松一口气,如果孟光荣调去外省,那她就抓瞎了,会被新局长压得抬不起头,官大一级压死人,她憋屈日子不会短。现在又不一样,孙明月是孟光荣的心腹爱将,一定会给孙明月撑腰。他能升官大半还有孙明月与自己的功劳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孙明月回局里之后,一个电话打出去,半个小时后,一个魁梧壮实,英气勃勃的青年敲门进来:“孙局,找我?”

    “杨铁树。给你个任务!”孙明月坐在办公桌后面没动,指指沙发。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她身上,脸如白玉。眼眸如星。

    杨铁树压下心跳坐到沙发上,腰板挺直,庄重严肃,沉声道:“孙局吩咐就是!”

    他是刑警大队的大队长,孙明月是刑警大队指导员出身,后来调去城关派出所当所长,现在又成为市公安局副局长,刑警大队与城关派出所里她的关系网非常结实庞大。

    郑文凯成为局长之后,原本想把王坤调到刑警大队当大队长,却被上面压下来了,只能退而去其次成为城关所当所长。

    官大一级压死人,即使城关派出所还听她的,有新任所长在,孙明月原本原属下会很为难,她就死了驱使他们的心思,于是叫来了刑警大队的大队长。

    孙明月紧绷玉脸,清亮目光仿佛两泓宝剑刺入杨铁树心底:“市儿童福利院有个叫王长喜的,我断定他是八零五盗婴儿的主犯,昨天晚上我把他扔进看守所,今天早晨被城关所的王所长以无证据的原因释放了,……我要你把王长喜的老底查清楚,组织人手,找到他们盗婴的证据!”

    “王长喜……”杨铁树念叨两声:“哪三个字?”

    “胜者为王,长短不一,喜气洋洋!”

    “我马上去查!”杨铁树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“注意保密!”孙明月道:“我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件事!”

    杨铁树沉声道:“我会秘密调查,什么时候要结果?”

    “越快越好,我怀疑这个王长喜已经潜逃!”孙明月道:“你要负责的是找到证据,不是抓人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杨铁树狠狠点头:“放心吧,交给我就行!……孙局,王坤那老小子成心恶心人是吧?”

    孙明月蹙眉看他。

    杨铁树道:“我早就觉得这老小子不是个好东西,果然!……孙局,要不我找机会收拾收拾他?”

    孙明月没好气的道:“你收拾他,正好给别人借口收拾你,长点儿脑子行不行?!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他这么嚣张?!”杨铁树忿然于色:“太猖狂了他!”

    “我难道不想收拾他?”孙明月摆摆手:“可收拾他不能硬来,要智取,这次就是个机会,就看咱们能不能抓得住!”

    杨铁树狠狠道:“明白了,孙局你放心,我回去马上办!”

    “再说一遍,保密!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杨铁树点头,起身离开,动作干净利落,轻轻合上门。

    孙明月揉揉眉心,轻叹一口气,随即又打起精神,拿出文件看,既然做到这个位子,就要迎难而上!

    ps:还有一更,马上奉上。(未完待续)

    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