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907章 释放
    方寒很快出现,沈晓欣刚做出两道菜。⊥

    听到门铃响,沈娜轻盈的跃出沙,两步冲上前拉开门,娇笑道:“小方老师!”

    她扑到方寒怀里,方寒拍拍她后背:“行啦,又不是多长时间没见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很久了嘛!”沈娜放开他,嗔道:“小方老师你真过份,带我一起去见识一下不行啊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些穷凶极恶之辈不见也罢。”

    “长长见识嘛,下次一定要带我,好不好嘛!”沈娜摇着他胳膊撒娇。

    沈晓欣从屋里出来:“娜娜,别捣乱!”

    沈娜嘟嘟红唇:“妈你真扫兴!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边玩去!“沈晓欣冲她摆摆手,扭头看向方寒:”还顺利吧?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,抓住一个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沈娜沏了一杯茶端给方寒,搂住他胳膊:“这么快就抓住,难道没反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挺老实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没意思了。”沈娜撇撇红唇道:“那么坏的家伙,长得什么样?”

    “忠厚老实。”方寒摇摇头,所谓相由心生,但往往又人不可貌相,两者看着彼此矛盾,其实不然,仔细看总能看得出,一般人没这么敏锐的观察力。

    沈娜道:“这个世界真可怕!”

    方寒笑起来:“安全意识最关键,……嫂子没问题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了。”丁婕抱着孩子轻轻晃动,神情安恬。

    沈白道:“这次要不是方寒你,真不知道会生什么事,太可怕了!”

    丁婕也心有余悸:“这种人就该杀,他们一定不是初犯,不知祸害了多少家庭!”

    她最知道这种痛苦。如同世界毁灭,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饶了他们!”沈白缓缓道。

    他大小也是区长,虽说不是什么高官,也有一套关系网,在职权范围内施加一些压力,足够他们喝一壶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大哥你别动手。自会有人处置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?”沈白看向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道:“这种罪犯进了监狱也不会安生,会很难过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让他们多判几年!”沈白道:“不能便宜了他们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该判几年就几年,你还是别插手,否则会落下口实,你不是正在关键时候吗?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沈白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要升官?”

    “八字没一撇呢。”沈白道:“经过这件事,可能更没戏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争取一下怎知结果?……对了,我跟市委的周秘书有点儿交情,要不要引见一下?”

    “周学兵周秘书?”沈白沉吟道:“他倒是能帮上忙。”

    “那过两天我给你引见一下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沈白有点儿不好意思,很快又抛开这个想法。看看沈晓欣,她并不在意,只是看着方寒喝水,所有精神都放在方寒身上。

    他暗自摇头叹气,妹妹还是那么不通晓人情世故,不食人间烟火,不知道这是多大的事情。

    看遍周围但凡有点儿身家的哪个不是靠着官员,不是官员贪污受贿。关键在于信息的不对称。

    像一些城市规划之类的情报,或者别的政策。提前一步知道就会获得巨大的好处,有些项目放在哪里都行,稍微一倾斜就是巨额财富。

    身为官员的亲戚或者朋友,提前知道了这些情报,使用正当的手段就可以轻易的获得巨大回报。

    国家一些对公司的优惠政策,给这个公司也可那个公司也行。稍微往自己公司一斜就是巨大利润。

    沈白想到这里摇摇头,可惜妹妹跑到国外,根本不想沾自己的光,所以也不在意自己升不升官。

    沈白压下纷涌的思绪问:“你跟周秘书的交情到什么程度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还好吧,一般的忙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相当不一般了。”沈白笑道。

    官场中人的交情格外不同。帮忙是非常重要的选择,往往意味着欠人情,欠人情是要还的,这是官场的潜规则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的关系网更强一些,你们可以互引援奥,会有些用。”

    “用处大了去!”沈白笑道:“这非常重要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现在的关键是不能犯错,否则再好的关系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会放手。”沈白缓缓点头:“忍他一时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沈晓欣做了十四个菜,两个汤,丁婕经过剧烈感情波动,这会虚弱却不想吃饭,好一通喝汤,沈白则胃口大开,六人把所有菜都消灭干净。

    沈晓欣晚上想留下来照顾丁婕,丁婕正处于月子里,身体虚弱需要人侍候,大哥沈白粗手粗脚的她不放心。

    丁婕却拒绝了,让她明天再来不迟,不差这一晚,今晚他们想独自呆着,没必要伺候。

    沈晓欣没勉强,跟方寒沈娜一起回到她的家。

    回到家后,沈娜知趣的跑回自己房间不出来了,方寒与沈晓欣过二人世界,自然是一番折腾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孙明月早晨起来,练完一遍功夫后神清气爽,到楼下吃饭,她住在父母的楼上,吃饭打扫卫生之类的都不用自己操心。

    她一进来,看到父亲正拿着水洒给兰花冲洗叶子,懒洋洋打个招呼,坐到沙上看电视。

    “听说市里出了个大案?”孙伯扬慢腾腾的问,他身材高大,拿着花洒显得兰花格外的小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孙明月点点头,开始调频道,最终停在一个英文频道上,里面有李棠的身影出现。

    “医院里面有抢婴儿的,是不是真的?”孙伯扬问。

    孙明月扭头看他:“爸,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武馆的消息灵通着呢!”孙伯扬得意的道:“抓着这帮断子绝孙的家伙了吗?”

    “抓到了。”孙明月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还行。”孙伯扬满意的道:“要是抓不到这些家伙,你这个警察也别当了!”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放心吧,人已经抓到看守所了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刚说完,手机响起,拿出来看看,脸色顿时阴沉下来:“人放走了?……谁干的?……混蛋!谁给他的权利放人?!”

    她忽然沉默下来,半晌后冷笑道:“没有证据,有意思!……我知道了,你别乱传!”

    她秀美的脸庞阴沉着,慢慢放下手机,孙伯扬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盗婴案主犯被释放了!”孙明月哼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抓的吗?”孙伯扬道:“不经过你同意就把人放了?……谁这么大的胆子,你现在可是副局长!”(未完待续!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