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905章 找到
    病床前坐着沈白,正握着丁婕的手,神情憔悴,好像老了几岁,孙明月一身警服,静静坐在沈白身边,秀美的脸庞紧绷着,严肃庄重。±,

    看到方寒进来,孙明月忙起来,沈白抬头看看他,拍拍蒙着被子的丁婕:“方寒来啦!”

    丁婕掀开被,露出憔悴的脸,红着眼睛道:“方寒,你能帮我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大嫂别担心,会找到的!”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沈夫人,只要方寒回来就好办了,他最擅长追捕,这帮家伙逃不出方寒手掌心!”

    “方寒,求求你,把志浩找回来!”丁婕拉住方寒的手:“没他我也活不下去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嗯,交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他扭头望向孙明月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全市警队都出动了,排查嫌疑人,目前估计他们没逃出海天,这帮家伙是惯犯,手段很熟练,分工明确。”孙明月道:“凭目前的手段很难找到他们,只能出动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逃出海天?”方寒皱眉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预计是凌晨三点左右盗走了婴儿,应该有窝点,先藏在窝点一阵再离开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他不在海天!”

    “离开海天了?!”孙明月皱眉,怪不得一无所获,动员了所有的出租车司机,还有全部警员,一辆车一辆车的排查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婴儿身上有他的能量,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,毫无难度,关键是婴儿的安全,要在他们能伤害婴儿前抢回来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方寒摇头:“幸好离开了!”

    如果没离开海天,他们看警察大规模出动。一定猜得到这是高官的儿子,为了脱身很可能把婴儿害了,断了后患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他横一眼孙明月,孙明月与他默契十足,看懂他的眼神,无奈的道:“这案子不是我负责。是局长直接下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太外行了!”方寒道:“孟局长是老刑侦了啊!”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孟局长高升了,现在的局长是郑文凯,空降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这么胡闹就没人干涉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新官上任三把火,谁也不敢违了他的意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叹口气,现在的官场就是这样,政治决定一切,立场决定一切,而不是做事。

    沈白听出不妥,忙道:“方寒。他们不该这么查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次运气挺好,他们已经跑出海天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运气不好呢?”沈白皱眉问。

    他这两天心交力瘁,思维远没有平时的周密与细致,全被负面思绪所充满,担忧焦虑痛恨,没顾得想太多,觉得他们是专业的,交给他们没问题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大哥你想想。要是这些人看到如此大张棋鼓,他们会不会害怕。要怎么做才能脱身?”

    “杀了孩子?!”沈白脸色阴沉下来,他从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测别人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是逼着他们杀孩子,我不信做这种事的还有良心,早被狗吃干净了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丁婕脸色苍白,惶急的看着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还好人已经跑了,孩子暂时是安全的。我会找到他们,抱回孩子,我保证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都靠你了,方寒!”沈白缓缓道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现在行动?”

    她没告诉沈白方寒的身份,即使他们是一家人。她一直奉行保密守则,没为了安沈白丁婕夫妇的心而泄密。

    “大哥大嫂,你们一起去,找到孩子,你们要认一认到底是不是志浩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沈白道,丁婕也用力点头,她看到一丝希望,如溺水者抓到一根木头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我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娜娜呢?”

    “她去公安局那边。”沈晓欣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在这边,万一有什么事电话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沈晓欣点点头,拍拍丁婕的手:“方寒是fbi的首席顾问,刑侦是一绝,放心吧大嫂,会找到志浩的!”

    “嗯!”丁婕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她掀开被下床,对虚弱的感觉视而不见,匆匆穿上鞋:“咱们快走吧,早早追上这帮该死的家伙!”

    她觉得偷婴儿的应该千刀万剐,不仅仅是伤害自己,是伤害一个家,摧毁一个人生。

    孙明月忽然接到一个电话,说了两句回来,皱眉道:“局长想过来慰问一下区长。”

    沈白冷笑:“不敢当!”

    他已经恨上了这个新官上任的局长,差点儿害了自己儿子,就为了烧三把火就枉顾自己儿子的命,他身为警察局长难道不知道这么做的风险?那也太小瞧这个局长了!

    孙明月看看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就说出去找儿子了,晓颀你能应付吗?”

    沈晓欣摆摆玉手:“没问题,交给我,你们赶紧走,别磨蹭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开着孙明月的陆虎,风驰电掣跑了两个小时,来到一个小山庄,幸亏是陆虎底盘高,才摇摇晃晃艰难的前进。

    隔着海天市约摸三百公里,这里与海天却天壤之别,村里的房子十座有六座是泥墙泥房子,大瓦房的占不到一半。

    方寒载着他们径直来到一个大瓦房前,通过大门往里看。

    这座房子估计是村里最气派的,干净的水泥院子,红瓦房,铝合金窗户,窗明几净,三间主房连在一起,两侧各有一个厢房。

    东南角有一窝鸡正发出喔喔的叫,干净的院子里很安静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儿?”丁婕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志浩就在这儿,明月,我先进去探探路,你先别进去,别惊着他们!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孙明月做一个ok手势。她后退两步来到门旁,不让屋里的人看到自己,警服还是很扎眼的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大哥大嫂你们等等,我先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小心点。”沈白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敲敲门环进了院子,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走出来,气质精悍。一看就知道不是好路数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大哥你好,我打听一下路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儿?”男子打量着方寒,神情很疏离警惕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南王村,在这一片吗?”

    他从导航仪上知道这是小虎村,旁边不远就是南王村,笑道:“我还想喝口水,没想到这么远。”

    “你从哪里来?”男子来到近前:“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找个老朋友,多年没联系了,想过来看看。没想到南王村这么难找,又累又渴,受这个罪啊!”

    他说着轻轻一拍男子,男子一下停住,然后被方寒扶着往里走,正屋卧室炕上有个三十多岁的女子正抱着一个婴儿晃悠,婴儿正睡觉。

    没等女子开口,方寒一步跨到炕前。轻轻拍一下她,轻巧的接住婴儿。他没被惊动,只是叭嗒叭嗒嘴又睡回去。

    方寒拍一下男子,男子动了动,喝道:“你是谁?你要干什么?!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不是自己的吧?”方寒道,轻轻摇动,他动作虽然轻柔。婴儿却醒过来,“哇”一声哭起来。

    女子不能动,眼珠乱转,露出焦急神情直直看着婴儿。

    方寒扬声道:“进来吧!”

    孙明月他们进屋,看到方寒怀里的婴儿。丁婕忙扑过来,大喜:“志浩!志浩!我的志浩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大嫂,能断定是志浩吗?”

    “他大腿和屁股上都有胎记!”丁婕把孩子接过来,小心翼翼,翻了翻衣服露出两块胎记。

    方寒能断定他就是志浩,体内的气息骗不了人,而且每个人甚至婴儿都有独特的味道,方寒五官敏锐非常,能闻得到。

    但这套说辞不能跟警察说,不算证据,只有常人能看到的标志才算证据,能直接拿走志浩。

    最终要抽血化验来判定是他们的孩子,这些都是程序,对丁婕而言一切都不在乎,眼里只有志浩。

    丁婕不理会众人眼光,直接拿出左乳塞到志浩嘴里,哇哇叫的婴儿一下消停,津津有味的吃奶。

    丁婕这才有功夫抬头看,瞪着房子的男女主人:“是他们偷了我的志浩?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我看未必,……明月,剩下的都交给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我打电话招人过来,他们不是盗婴的,是买婴的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猜是这样,你们可以审一审。”

    “那盗婴团伙呢?”孙明月蹙眉道:“要抓住他们,要不然会有多少家庭被摧毁?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等你们同事来了,把大哥他们捎回去,我们去找盗婴团伙!”

    “能找到吧?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方寒伸出手,把婴儿手脖子上的银镯子拿下来:“这应该属于他们的!”

    “还会留下银镯子?”孙明月蹙眉。

    方寒看一眼房子主人夫妇,摇头道:“这又是一大笔钱,算是敲诈,你们花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夫妇二人闭嘴不说话,只恨恨瞪着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别以为只有盗婴犯罪,买婴也犯罪,你们要是老实交待,可以从轻处罚,要不然就等着坐监狱吧!”

    “三万!”男子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问:“婴儿呢?”

    “也是三万。”男子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你们没孩子完全可以去领养一个,为什么要买孩子!?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符合领养条件!”男子愤怒的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看看他又看看女子,摇摇头,国家政策真没法说,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,他们只想自己,没想到失去婴儿的父母会何等痛苦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