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904章 失婴
    他推开病房的门,请宁朝军与钟蕾进去,然后给沈晓欣一个眼色,沈晓欣点点头,走过来。●⌒

    宁朝军好奇的看着沈晓欣,很快想起来她的身份,笑着点点头,然后跟沈白丁婕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谁的电话?”沈晓欣出了病房,低声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宋玉雅一个同学得了白血病,我去看看能不能治。”

    “白血病?”沈晓欣蹙眉道:“有希望吗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只能试着治治看。”

    “年纪轻轻就得了这个病,真是……”沈晓欣叹口气道:“好吧,你快点儿赶回去,今天就走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打算坐今晚的飞机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晚上送你过去。”沈晓欣道:“大哥这边你别担心了,我会照料,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待宁朝军与钟蕾出来,方寒打个招呼,才与沈晓欣一块回到病房。

    宁朝军与钟蕾出了医院,来到车里,钟蕾蹙眉道:“不行,我得给瞳瞳打个电话!”

    “打电话干什么?”宁朝军启动车子。

    钟蕾道:“你没发现那女的?是你们区长的妹妹?”

    “应该就是她。”宁朝军道:“我听说过区长有个非常漂亮的妹妹,果然名不虚传!”

    “哼,漂亮!”钟蕾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宁朝军忙笑道:“当然喽,比你还是差了一筹,但也算难得的美人,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“她跟方寒的关系绝不一般!”钟蕾哼道。

    宁朝军道:“哪有这么邪乎,他们可能是亲戚吧。”

    “亲戚还是情人我还看不出来?”钟蕾没好气的道:“你以为我这生意是白做的?!”

    宁朝军皱眉道:“如果说他们是情人,那张瞳一定知道!……方寒是区长妹妹的男朋友。所以才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瞳瞳打电话!”钟蕾拿出手机,刚要拨通却被宁朝军按住。

    宁朝军道:“你先别跟张瞳说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怎么能瞒瞳瞳?!”钟蕾不满的道。

    宁朝军道:“你什么都没搞清楚就打电话,太鲁莽了,万一不是咱们所猜的呢?”

    “不是最好,瞳瞳会理解。”钟蕾道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。”宁朝军摇摇头:“女人一旦有了男朋友,那就是男朋友第一。你说了方寒的坏话,张瞳能愿意?枉做小人嘛!”

    钟蕾不满的道:“你这人想问题太复杂,哪有这么多弯弯绕绕!”

    “总之你这次听我的,装作不知道。”宁朝军道:“谁也不会多说什么,张瞳已经离过婚,还要再让她分手?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瞳瞳的命真不怎么样,净碰上这种花心男人!”钟蕾无奈的摇摇头道:“老宁,你要注意!”

    “一定一定。”宁朝军忙点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第二天傍晚抵达了纽约。灯火通明的机场大厅里,宋玉雅宛如一株百合花静静站在那里,素淡的白色衬衫与牛仔裤,一看就知道是大学生,素洁淡雅而知性。

    看到方寒出现,她迎上来,清冷脸庞露出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“克莱尔到了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已经等在庄园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两人来到一辆奔驰车里。宋玉雅开车很稳,缓缓驶出机场。花了半个小时到了方寒的庄园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的克莱尔,方寒不由感叹,美女都是扎堆的,美女的朋友也往往是美女,眼前这个克莱尔就是难得的大美女。

    她长得很有明星范,深邃的双眼挺直的鼻梁。细腰与翘臀形成致命诱惑,浑身散着慵懒的妩媚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方寒?”克莱尔正在草坪上散步,穿着牛仔裤与格子衬衫,衬衫下摆系紧,露出细腰与圆圆有肚脐眼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嗨。克莱尔,感觉怎样?”

    “糟透了,真不走运,得了这个病!”克莱尔摆手道:“方寒你真能治好我的病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试试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挺好奇中医的,很玄妙的理论,与现代医学完全是两个体系。”克莱尔道:“我觉得有希望!”

    方寒露出笑容:“有信心就好,希望才是强大的力量,不过我如果医治,你必须一切都听我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克莱尔做个“ok”手势。

    三人来到湖边,方寒搭上她手腕,克莱尔好奇的盯着方寒看,觉得很奇妙的诊断方式。

    她对这种诊断方式不太信服,觉得单纯听心跳来诊断病像是开玩笑,太落后了,远不如医院的诊断方法。

    方寒放下她手腕,扭头道:“化验单呢,病历呢?都拿过来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要看那些吗?”宋玉雅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西医的诊断还是非常厉害的,与中医的诊断方法相结合最好,拿来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马上去拿。”宋玉雅道。

    她从椅子里起来,小跑着到客厅,很快又跑回来,跑这几步很优美,脸不红气不喘,看得克莱尔非常羡慕。

    方寒一一翻看了化验单与病历,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懂这些?”宋玉雅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不能懂?”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据我所知你只学了中医,没学过西医吧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只有中医还是有局限性,我正在学习西医,勉强能看懂这些指标吧,只做参考。”

    “她已经挺严重的,再这么下去很快就得做化疗。”宋玉雅蹙眉道:“有什么办法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扶正祛邪,只有这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骨髓不造血,中医能调节过来?”宋玉雅道:“我觉得有点儿玄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别小瞧了中医,先试试看,七天过后如果没什么效,那还是回医院老老实实等着血型匹配吧。”

    “克莱尔?”宋玉雅看过去。

    克莱尔痛快的点头:“当然。我相信方寒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今天开始治疗。”方寒道:“去客厅吧,我做个针灸,然后要做个药浴。”

    三人起身离开湖边,来到客厅,克莱尔对中医颇有了解,问他需不需要脱衣服。辨别下针的位置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,很快给她用了针,然后开始写了一份药方,让奥本海默去抓药,并准备药浴用的桶。

    当初因为训练克拉拉安保的创始人,用了药浴之法,设备还在,奥本海默很快准备好了药与药桶,开始加热。

    当克莱尔的针灸结束。药桶已经从沸腾变得温热,方寒让克莱尔脱了衣服进去坐着。

    克莱尔落落大方,丝毫没犹豫,直接把衣服脱了露出小麦色的身子,圆臀细腰高峰,形成夸张的“s”曲线,动人心魄。

    方寒神情自若,克莱尔钻了进去。很快露出痛苦的表情,宋玉雅看向方寒。方寒摇摇头:“十五分钟,克莱尔,你需要坚持十五分钟,明天要二十分钟,依次往下延长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克莱尔咬着牙道。

    方寒没再多说,比起死。这点儿罪又有什么,相信克莱尔不会放弃,能咬着牙坚持住。

    他知道药浴的滋味,药力迅速的涌进身体,好像浑身蚂蚁在爬。又痒又疼简直是一种酷刑。

    克莱尔咬牙坚持,针灸的时候非常舒服,懒洋洋软绵绵,好像浑身的骨头都化去了,如置身天堂,药浴的时候却痛苦万分,如在地狱,随后的七天她每天都这么过。

    七天之后,克莱尔又去医院检查了一次,结果大有起色,给了她巨大的信心,给了她真正的希望。

    方寒一直躲在纽约的庄园,给克莱尔治病之余,时间大部分都用在陪叶琳娜身上。

    这天早晨,方寒练完功后正要给克莱尔针灸,忽然接到电话,他一看是沈晓欣的,忙接起来。

    沈晓欣的声音急促:“小志浩被人偷走了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小志浩?”

    “就是大哥的儿子!”沈晓欣道:“昨晚他们睡觉的时候忘了关门,今天早晨起来发现孩子没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马上回去!”方寒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已经报了警,但警察没有线索,监控被蒙住,什么也没拍到!”沈晓欣哼道:“警察推测这是一个团伙,是惯犯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别着急,我会找到他,让你大嫂也别急,你先找孙明月,她现在是市局的副局长!”

    “大哥已经找警察,我会去找孙警官!”沈晓欣道。

    方寒放下手机,脸色阴沉,没想到还会有这种事,偷婴儿偷到了沈白身上,他是区长,一声令下,全部的力量都会动起来。

    他虽然只是区长,市里的领导们一定是同仇敌忾,把所有力量都动员起来追捕,否则他们都没了安全感。

    方寒放下手机,扭头道:“玉雅,签证办好了吧?”

    “办好了,出什么事?”宋玉雅问:“什么孩子?”

    方寒把事情三两句话一说,宋玉雅脸色也变了,忙道:“你要回去?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今晚坐飞机走,你跟克莱尔随我一起,治疗不能停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宋玉雅点头,克莱尔正走进来,宋玉雅上前扯着她到一旁,把方寒的事说了,克莱尔也痛快的点头。

    她也想去中国看看,到底是怎样的国度与文化。

    给克莱尔治疗完,方寒又去跟叶琳娜告别,然后晚上乘坐飞机,第二天抵达了海天。

    沈晓欣过来接他,先把方寒送到医院,再送宋玉雅与克莱尔回别墅,丁婕已经病倒,沈白还在强撑着。(未完待续请搜索,更好更新更快!

    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