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899章 轻视
    他敲敲门,一个漂亮的美女服务员拉开门,微笑看着他,方寒不认识这服务员,看来是新招的。

    “先生?”她微笑问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找张瞳。”

    “是方先生吧!”她微笑道: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方寒踏入包厢,圆大的桌子只坐着三个人,桌子太大显得人小,张瞳站起来摆摆手。

    方寒扫一眼即把三人收入眼底,张瞳简单的t恤与牛仔裤,清纯如女大学生,却又散发着迷人气质,如一株芬芳的玫瑰。

    她身边坐着一个美女,脸白如玉五官精致,透着一股精干气质,是女强人型的,另一边坐着一个中等个子的青年,笑容满脸,方寒知道他是个官场中人,带着官场中人独特的气息。

    方寒一眼扫过,走过去笑道:“我没来晚吧?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没开吃呢。”张瞳笑道:“我来介绍,钟蕾,我闺蜜,这是他男朋友宁朝军,也是我的同学。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冲两人点头,坐到她另一边。

    “方先生在哪里高就?”坐下后,宁朝军笑道:“张瞳可是我们班里的一朵花,方先生好福气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还在上研究生,……菜点好了?”

    他看向张瞳。

    张瞳道:“点好了。”

    宁朝军笑道:“春雪居的包厢没有预定是拿不到的,美女就是面子大,佩服佩服!”

    张瞳抿嘴笑道:“可不是我的面子,方寒跟老板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方先生在东南大学读研究生?”钟蕾问,明眸波光闪动,带着几分审视眼神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在东南上的大学,在麻省理工读研究生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高材生呐。”钟蕾点点头:“张瞳。你可是老牛吃嫩草啊!”

    张瞳拍一下她笑道:“胡说什么呢!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们看起来挺搭的,走出去没人会觉得你年纪大。”钟蕾笑道:“你是逆生长啊,越来越年轻!”

    宁朝军赞叹道:“就是就是,看来你过得很幸福,我们也就放心啦!”

    一看张瞳的样子就知道她过得幸福,美丽惊人。好像浑身都在发着光,时光好像在她身上停止不动。

    张瞳哼道:“你们觉得我离婚就凄凄惨惨是不是?”

    钟蕾摆手笑道:“我一直挺替你着急的,我这阵子在捉摸我的朋友圈,想帮你找男朋友,老宁也帮忙,看来我们是白忙活了!”

    “那我谢谢你们两口子啦!”张瞳笑道。

    包厢门响起,菜开始端上来,一个接一个,一口气把十二道菜摆上。包厢上菜有优先权,这是春雪居约定俗成的规矩。

    方寒没怎么说话,钟蕾与宁朝军看他是个闷葫芦,越发好奇张瞳是怎么看上他的,长得一般,言谈举止也一般,看不出有什么独特的,学霸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。

    “瞳瞳。你爸当校长了啦?”钟蕾挑了一筷子菜放下来,慢慢拭一下嘴角。笑眯眯的道:“你也算官二代了。”

    张瞳点点头:“别提了,我爸那人你不是不知道,我根本沾不到光,倒是有不少麻烦!”

    钟蕾道:“伯父也太不合时宜了,你看现在哪个当官的不捞钱,伯父这么干可不成。你得说说他。”

    宁朝军轻咳一声,看一眼钟蕾。

    钟蕾瞪他一眼:“看我干什么,我说得不对?!”

    宁朝军道:“当官的也不是都这样,也有好的,别一竿子打翻所有人嘛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你!”钟蕾哼道:“做婊子还立牌坊!”

    宁朝军无奈的摇头:“注意影响!”

    “在瞳瞳跟前。影响什么?”钟蕾没好气的道:“你们当官的就是虚伪!”

    宁朝军摊摊手示意投降,冲张瞳道:“瞧瞧她这张嘴,我是怕了她!”

    “那没想过换个女朋友?!”张瞳笑盈盈的道:“不换女朋友也行,养个小三嘛,好像当官的流行这个吧?”

    “我的姑奶奶的,饶了我吧!”宁朝军忙抬手做投降状。

    钟蕾哼道:“他敢!”

    张瞳笑眯眯的道:“蕾蕾,你可得看好他,男人没一个好东西!”

    “经验之谈!”钟蕾用力点头:“当初看老高是多老实的一个人,结果呢,真是人不可貌相!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,提老高干什么!”宁朝军哼道。

    钟蕾看一眼方寒笑道:“不好意思,说顺嘴啦,……方寒你是学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数学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数学家,够高大上的!”钟蕾笑道,横一眼张瞳,倒是有点儿明白张瞳为什么喜欢上方寒了,跟当初的高波一样,都是数学家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数学家有点儿怪,但无法否认他们杰出的智商,绝不是一般人,个个都是要在智力上仰望的怪物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:“我还没什么成果,称不上数学家。”

    “能被张瞳看上,那准错不了!”钟蕾笑道:“来,我敬未来的大数学家一杯!”

    她端起酒杯站起来,方寒站起来笑道:“你们不开车了?”

    “春雪居有代车司机,尽情喝就行!”钟蕾笑道:“大数学家,痛快点儿,干了!”

    她一仰头,一杯红酒全倒里嘴里,干净利落,翻翻酒杯,滴酒不落,杯子干干净净,有女中豪杰的风范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陪着喝了一杯。

    张瞳笑道:“蕾蕾开了一家贸易公司,每年有上亿的销售额,是小富婆,是酒场老将!”

    “我那点儿家底算什么啊!”钟蕾道:“不够有钱人塞牙缝的,就是混口饭吃!”

    张瞳道:“你呀,知足吧,要不是老宁照顾,你能做得起来?”

    宁朝军忙道:“我可没搞特殊,都是她自己折腾出来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张瞳抿嘴笑道:“上次还有同学羡慕。说有个当官的男朋友就是好,就说国外贸易展览吧,要是没你的关系,哪有蕾蕾的份儿?”

    政府每个月会组织国外贸易展览会,携一些公司去参加国外的贸易展,或者单独中国贸易展专场。这些有政府背书的公司很得国外的信任,是钟蕾公司的主要客户来源。

    要不然她没出国,没有国外人脉,怎么可能把出口贸易公司做起来。

    宁朝军笑道:“这可不算违规,只是职权范围内的倾斜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没人举报你!”张瞳道:“现在谁不这么干?”

    钟蕾又端起一杯酒:“我还是羡慕你,靠才华活着,不像我,要整天去应酬。为钱拼命。”

    张瞳在学校的工资就不低,再加上在天娱公司教舞蹈有数十万年薪,活得轻松自如,悠然自在,生活质量极高,自己远远不如。

    钟蕾冲方寒笑道:“大数学家,咱们再喝一杯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。看得出这个钟蕾是个爽快人,养成了商场女强人的性格。打酒官司可不是好主意。

    他倒是无所谓,酒对他而言跟水没区别,喝多喝少就是跑几趟卫生间的事,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张瞳道:“蕾蕾,悠着点儿,喝那么多干嘛!”

    “方寒的酒量很好吧?”钟蕾道。

    张瞳哼道:“他喝不醉的。你别白费功夫啦!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钟蕾斜睨方寒:“有这么大的酒量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五十三度能喝两瓶,再多就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海量!”钟蕾竖起大拇指,放下酒杯道:“那好吧,今晚最后敬你一杯,恭喜你拿下张瞳!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方寒痛快的又喝一杯。

    宁朝军替他斟了一杯酒。笑道:“方寒,对将来有什么打算,要在国外发展,还是回国?”

    方寒道过谢,道:“看情况吧,还没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瞳瞳在国内,你不回来?”钟蕾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是搞数学研究的,纯粹的理论研究,不用守在实验室,只要有个安静的环境就好,可以两头跑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也行。”钟蕾点点头笑道:“瞳瞳,行呀,你们两个小日子可够悠闲的!”

    张瞳本身就是搞艺术,方寒是数学家,凭他的学历进大学做老师没问题,两人过得可够清贵的,不像自己一身铜臭味,庸庸碌碌。

    张瞳道:“你就别说我啦,你自己不也一样,老宁年纪轻轻就是区主任,政坛一颗新星呀,前途无量。”

    “副主任。”宁朝军忙道。

    张瞳笑道:“凭你的聪明劲儿,将来一定是主任的。”

    钟蕾跟着笑起来:“他这人擅长钻营,是吃这碗饭的。”

    宁朝军不满的叫道:“喂喂,什么叫钻营,好像我不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钟蕾白他一眼:“你难道是好人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还可以吧。”宁朝军笑道。

    众人说说笑笑,酒至半酣,钟蕾要去卫生间,宁朝军忙起身陪着,出了包厢之后慢慢走。

    钟蕾笑道:“怎么样,瞳瞳这个男朋友靠谱吗?”

    宁朝军摇头道:“书呆子一个,不过张瞳也就喜欢这样的,没办法,萝卜白菜各有所爱!”

    “可惜了。”钟蕾摇头叹道:“觉得他配不上瞳瞳。”

    “张瞳是离过婚的,不能跟从前比了。”宁朝军道:“所以也降低了自己的标准,理解。”

    钟蕾忙道:“这话你可别跟瞳瞳说,她要翻脸的。”

    宁朝军笑眯眯的道:“我有那么傻嘛,不看僧面看佛面,看在张瞳的面子上也不能给他难看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算你聪明!”钟蕾拍下他肩膀。(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