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898章 问题
    “李棠不在,你怎么吃饭?”孙明月问。√∟,

    她对方寒的习性有了解,知道不喜欢做饭,平时都是李棠她们做,她们一不在,方寒可能就要饿肚子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叫外卖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孙明月起身道:“我们出去吃,我请客!”

    方寒爽快的答应:“也好!”

    两人出了别墅,坐上孙明月的车,来到一家偏僻的私家菜馆,菜馆人不多,一共摆了四桌,不大的屋子灯光柔和。

    “这里每天只做四桌菜,多了不做。”孙明月笑道:“以前来过吗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打量四周,屋里摆的是古典家具,古色古香,在灯光下泛着油光,厚重凝练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菜做得怎么样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不能点菜,是套餐,这处地方可不好找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眯眯的道:“我还真知道这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今年新开的。”孙明月道:“你在米国那边混,当然不知道喽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真能控制人数?”

    “会员制,还要提前预定。”孙明月道:“我有一张会员卡,还是占了职务之便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有心啦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李棠回去,你怎么不走?”

    “这边更清静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孙明月摆好碗碟,似笑非笑:“不会是躲女人吧?”

    方寒横她一眼:“不是!”

    “那你在这边躲什么清静?”孙明月不解的道:“李棠在那边,安妮科尔在那边,还有沈晓欣也在那边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阵子在搞研究,需要绝对安静的环境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搞什么研究?”

    她知道方寒的志向是做个研究员,专心致志的搞研究,而不是警察。虽然他破案的本事神奇,也无法改变他的志向。

    “数学。”

    “我上学的时候数学就是短腿。”孙明月摇头道:“很枯燥的东西,有那么好玩吗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数学的奥妙无穷,非常美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你想法真够怪的,我一看数学公式就头疼,还美呐!”

    “你在破案过程中也要用到数学。”方寒笑道:“博弈论听说过吧?”

    “那个呀。也不算什么。”孙明月不以为然:“只是个例,凭经验也能做到,你能呆多久?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多呆一阵。”方寒看着服务员袅袅走过来,木盘上的三大盘菜散发着热气:“就看老天做不做美了,很漂亮!”

    这三大盘菜颜色漂亮,一看就有食欲,飘散香味淡淡的,却很诱人,方寒是吃家。一看就知道美味。

    “一共十二道菜。”孙明月笑道:“咱们正好。”

    十二盘菜很快端上来,菜量很大,很有鲁菜的风格,方寒与孙明月早就拿起筷子开吃。

    十二道菜很快进了两人肚子,吃过饭两人没急着散伙,孙明月建议到海边走走,开车到了滨海大道,把车停在一边。下车到了海边,踩着沙滩散步。

    巨大的氙气路灯照得海边如白昼。再往远处则是海面,灯光照不到,月光照在海上,波光粼粼,海浪拍打着礁石,发出有节奏的声响。

    两人沿着海边漫步。懒洋洋的没说话。

    走了一会儿,孙明月道:“方寒,我知道你那边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你没必要送葡萄酒的,太贵重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白霜葡萄酒的价格太高,我都不敢喝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是卖给别人的。你哥喝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孙明月失笑:“他倒是喜欢,可也不敢多喝,太贵喝着心惊胆颤的,还是别送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哥喜欢酒,葡萄酒送给他我愿意,没必要有负担,朋友之间哪有这么多讲究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够财大气粗的!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自己酒庄的东西不心疼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个想法。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才是你请客的目的吧,什么事?”

    孙明月白他一眼道:“我哥想做国际刑警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看她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不好?”孙明月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打消这个念头吧,国际刑警可没那么好玩,没必要,他现在的前途已经很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要退役了,想趁年轻去闯一闯。”孙明月道:“我也劝他,可他不想去公司上班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先去旅游。”方寒道:“他也不缺钱,出去看看长长见识,再决定自己要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有你这话就好。”孙明月露出笑容:“我哥他能听进你的话,我跟爸爸劝了好几回都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要退役?”方寒道:“我记得他要升士官的。”

    “犯纪律了。”孙明月哼道:“打了人,被部队记大过处分,他灰心失望,不想当兵。”

    方寒看看她,没多问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打了他惹不起的人,换了个人早被开革出去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道:“退役也好,我改天去看看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最好。”孙明月没客气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孙明月开车把方寒送到望海花园,夜色已深,小区里很安静,很多家的灯都灭了,开始睡觉。

    方寒下车后,孙明月打个招呼就开车离开,方寒则走到了齐海蓉的别墅前,按响门铃。

    他看到别墅里还有灯光,齐海蓉显然还没睡,他没提前打电话,想给齐海蓉一个惊喜。

    门被打开,方寒拉开门进去,进入客厅里,齐海蓉与张瞳都坐在沙发上。穿着薄薄的睡衣,娇艳迷人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打声招呼,齐海蓉迎上来,嘴角带笑,方寒笑着冲张瞳打个招呼:“这么晚,打扰啦。”

    张瞳肌肤如雪。眸子如钻石般熠熠闪光,抿嘴笑道:“有人巴不得你打扰呢,我就不做灯泡啦!”

    她袅袅上楼,很快消失,齐海蓉扑进他怀里,方寒伸臂把她横抱起来,噔噔噔上了楼,别墅里很快响起若有若无的呻吟。

    方寒睡了一个好觉,第二天早早起来。做完早课下楼,齐海蓉昨晚被折腾了半夜,睡得很晚,仍赖在床上不起。

    他上楼看到了张瞳,她已经做好了早餐,坐在沙发上看报纸,容光如雪,娇艳迷人。

    方寒发现她越发的美丽了。整个人的气质越发浓郁迷人。

    看方寒下楼,张瞳抬头横他一眼。又低头看报纸,没说话。

    方寒莫名的有点儿心虚,在她对面坐下:“有什么新闻?”

    张瞳淡淡道:“鸡毛蒜皮的小事加上国家大事,还能有什么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最近过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怎么样!”张瞳道。

    “嗯——?”方寒拿起茶盏轻啜一口,这茶显然是张瞳沏的,她算到了方寒下楼的时间。方寒的生物钟精准异常,比钟表还准确。

    张瞳道:“我爸知道你在外面的风流韵事,要我跟你断交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动。

    张瞳哼道:“学校里的老师跟他提的,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,何况你弄得满天风雨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没想到国内也能看到。”

    “一般人看不到。可学校里有外文老师,也有外教,他们顺便一提,被老张听进去了!”张瞳哼道:“仔细一打听,还不一清二楚?你的老底儿被扒个精光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……要不就分手吧!”张瞳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看着她:“分手之后呢?”

    “我耳根子也就清静了!”张瞳白他一眼:“我现在都不敢回家,回去他们就在我耳边念叨个不停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要不,我去见一见?”

    “你去了又怎么说?”张瞳哼道:“还是算了吧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就这么分手?”

    张瞳道:“他们是铁了心棒打鸳鸯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要是分手,他们还不是要逼着你相亲?”

    “现在也一样。”张瞳道:“现在也在念叨,要我甩了你,再找个男朋友!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张瞳道:“你闹得也太过火了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我小瞧了这些记者,确实是失误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他们说那些都是炒作宣传,不是真的。”张瞳叹口气,摇头道:“他们没那么好糊弄,反正我现在挺烦的,不光是他们,就是朋友同学也想给我介绍男朋友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。

    张瞳道:“她们比我还着急,说我现在是女人最好时光的末端,再不把自己嫁出去就没人要了!”

    方寒低头喝茶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吃饭?”张瞳道:“海蓉的早饭是甭想吃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要上课?”

    “上午有课。”张瞳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就吃饭吧,我送你去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瞳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吃过饭,方寒开车送她去学校,然后回来,齐海蓉还在睡懒觉,方寒没催她起床,到楼下看书。

    快到中午,齐海蓉才起床,洗漱过后来到楼下吃饭,一边与方寒说话,整个人好像在放光。

    吃过饭送她去了公司,方寒看了一下午的书,到了傍晚,接到张瞳的电话,要去帮忙救场。

    一个同学请她吃饭,很亲密的一个闺蜜,她也是个操心的,想替自己介绍男朋友,张瞳想让方寒亮亮相。

    方寒痛快的答应,仍旧一身休闲打扮,出现在春雪居,大堂领班认识他,忙要通知李春雷,方寒摆手,让李春雷不用过来招呼自己,然后进了张瞳所在的包间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