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895章 逃脱
    孙明月告辞离开,海伦蒂娜盯着方寒看,李棠也好奇的看他,李雨莎在一旁抿嘴笑。¢£

    “我脸上有花?”方寒摸摸脸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问:“方寒,你精通审讯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略懂一点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中国话叫闷葫芦的家伙竟然精通审讯,开玩笑吧?!”海伦蒂娜歪头打量着他,摇摇头:“开玩笑!”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反差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平时话少,能省则省,外人看来有点儿沉闷无趣,而审讯是一种话术,是一种说话的高端技巧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是说话少,但不是不会说话,这有什么奇怪的?……你们别把眼瞪这么大好不好?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歪头道:“你是怎么会这个的?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天赋吧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!”海伦蒂娜撇撇嘴:“是在f逼学的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摇头道:“f逼真不教这个,好啦,散散步睡个午觉,该干嘛干嘛吧!”

    “那晚上的海滩烧烤还举行吗?”海伦蒂娜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方寒起身上楼,很快换了一身装束,要出去散散步,在小区里散步是一种享受。

    李雨莎跟过来,跟他一起。

    看着两人出了客厅,海伦蒂娜摇摇头:“古怪的家伙,还精通审讯,真不知道怎么学来的!”

    她不相信有无师自通这种事,审讯术可不是一般的技巧,是心理学的应用,是需要学习的智慧。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管那么多干嘛,要出去散步吗?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海伦蒂娜点点头。

    李棠即使是在小区内也不能跟方寒走一起,免得走漏了消息。

    方寒与李雨莎漫步在树荫笼罩的路上。神情悠然自得,偶尔碰到一对对老年夫妇在溜达。

    “叔,我觉得功夫练到瓶颈了!”李雨莎道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:“练到顶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怎么练也没感觉进步。”李雨莎点点头道:“很古怪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方寒伸出手,李雨莎把雪白手腕递过去,两人脚下不停。好像一对情侣牵着手,没惹周围注意。

    片刻后方寒放下她皓腕,笑道:“不错,你很用功,……回去再教你一套功夫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功夫?”李雨莎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太阴炼形。”方寒道:“你现在的身体能承受住。”

    “很霸道的功夫?”李雨莎兴奋的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会让你生脱胎换骨一样的变化,你先前身体不够强,没办法承受,现在可以练了。”

    “练成之后会有什么变化?”李雨莎问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:“打破先天的限制,身体更完美。练起功夫来事半功倍,进境会很快,对了,会变得更漂亮!”

    “能达到叔你的程度吗?”李雨莎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点点头:“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李雨莎眉开眼笑:“那我一定要练成!”

    她非常喜欢功夫,也喜欢练功,沉浸其中的感觉妙无穷,所以能一直静心苦练。远非李棠罗亚男她们能比。

    她功夫越深,越能体会到方寒功夫之高深莫测。如渊似海,可望而不可及,这时听到有一丝可能追上他,喜不自胜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别高兴得这么早,太阴炼形可没那么容易练,不是成的功夫。需要日积月累!”

    “那要多久?”李雨莎忙问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她一眼,想了想:“你要练的话,最少要五年。”

    “五年啊……”李雨莎想了想:“那时我二十五,也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有这个耐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李雨莎的心性不错,不急于求成。不急功近利,能够静下心来慢慢的练,这个时代很少有这份心性了,他那抛在一边的徒弟们也不成。

    他所谓的太阴炼形其实是从梦中世界的教廷弄来的月神祝福,是一门顶尖的炼体术,效果惊人,但修炼条件很苛刻,李雨莎修炼进度很快,现在终于达到了修炼的条件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方寒吃过饭,正在看书,接到了孙明月的手机,于是准备出,孙明月亲自过来接他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缠着要一块去,想看看方寒是怎么审讯的,到底审讯术有什么威力,强烈要求下,方寒只能跟孙明月说。

    这件事违反规定,而且海伦蒂娜的身份也敏感,涉外往往都是大事,容易扩大化。

    孙明月想了想,痛快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她很快开车抵达,接上方寒与海伦蒂娜一块离开,一个小时后,再次把两人送回来。

    李雨莎在楼上练功,李棠在楼下看电视,一边打扫着家务,因为方寒的存在,她不想让外人进来,只能自己打扫。

    看到两人这么快回来,李棠惊奇的迎上来:“审完了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李棠看向海伦蒂娜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撇撇嘴,哼道:“这也太简单了吧,两句话就投降了,一口气交待了犯罪经过,真是个变胎的家伙!”

    她听了刘明福交待的犯罪经过,浑身寒,这种人简直是炸弹,反社会反人类,应该直接击毙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杀人犯?”

    “一口气杀了四个女人,还是跟他女儿一般年纪的少女,他真能下得去手!……他自己不幸,要让所有人都不幸!”海伦蒂娜摇头:“他的心灵已经扭曲,太危险了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道:“即使送监狱,他也可能会杀人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就交给监狱方吧。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摇摇头,她听说过那些冷血杀手,这次亲身见过,很平静很平和的一个人,偏偏毫无人性,真的很可怕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吓着了吧?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白他一眼:“我不怕这种混蛋!”

    “你们即使有功夫在身也不能大意。要有安全意识。”方寒道:“不是不可能遇到这种人!”

    “我的安全意识还是不错的!”海伦蒂娜道,歪头看看李棠,李棠笑道:“我也有这个意识!”

    欧美国家的安全意识很强,因为学校就有这方面的教育,国内的教育则缺失这一块。

    方寒上楼继续看书,海伦蒂娜躺进沙里看电视。长长叹口气:“我后悔了,不该跟去的!”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见识了他的审讯术?”

    “非常厉害!”海伦蒂娜看一眼楼上,摇头道:“几句话功夫,那家伙就老老实实招了,非常神奇!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说话有什么神奇的?就是找准对方弱点,瓦解他的心理防线呗。”

    “嫌犯的状态就是装着盔甲,怎么可能随便解甲?”海伦蒂娜道:“我以为要跟他一番苦斗,你来我往斗上半天,哪想到方寒只是几句话就让他松了口。非常平常的几句话,这才是厉害!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摇头感慨,要是方寒的话很犀利,她固然敬佩,也不会这么啧啧赞叹,关键是方寒的话很平常,就像平时的聊天,一点儿看不出厉害的。

    “这回终于能清静了。咱们再找个地方玩吧?”李棠道:“去南方,那边有很多山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海伦蒂娜笑道。

    他们晚上在海边弄了一个烧烤。就在临海听风轩对面不远处,别处的沙滩有管制,这处的沙滩也管得很严,对小区用户却宽松。

    他们四个吃吃喝喝,玩得很尽兴。

    第二天中午,方寒正在吃饭。又接到孙明月的电话,李雨莎把电话拿给他的时候,李棠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方寒不好意思的笑笑,接通了电话,片刻后皱眉:“跑了?有意思!……行啊。你过来接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李棠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人跑了!”

    “谁?那个凶人犯?”李棠问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蹙眉道:“方寒,那家伙非常危险,警察不严密看管,怎么会让他跑了?……这是严重的失职!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他们大意了,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警局就这么弱?”海伦蒂娜皱眉道:“嫌犯这么容易逃掉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是看守所出问题了,他也算神通广大!”

    从派出所逃走不算难事,可刘明福是在看守所,也就比监狱差了一层,还是戴着手铐脚镣的。

    方寒也没想到他能逃走,这种事几乎没生过。

    “是有人帮他吧?”海伦蒂娜道:“我看那里很严密的!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。”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刘明福的身手不错,是个高手,没想到这么厉害,当初一拍捉住了他,也让孙明月错过了对他身手的认识,没仔细叮嘱看守所,否则看守所会让两个警员专门盯着他,也不至于出这种事。

    凭他的身手再有外人配合,逃出看守所并不是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“会惊动媒体吗?”海伦蒂娜道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。”方寒苦笑。

    一旦惊动了媒体,那就是大丑闻,会有一批当官的落马,牵涉的就多了,孙明月甚至也可能因此受责。

    这就要看上面的意思,让不让媒体知道只在一念之间,国内的媒体与国外的媒体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“你要帮忙追回来?”海伦蒂娜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抿着红唇哼道:“直接击毙算了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道:“这种冷血家伙就不该活着,这次逃出去一定会再杀人!”

    她自从听了刘明福的交待,心里的冷意寒意一直在外涌,从不知道人之性会到这般程度,太可怕了,简直不敢在外面活动,这个世界太危险。(未完待续!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