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894章 难题
    郑元平盯着前面的路,笑道:“所长放心,这个我拿手,一定审得他小时候尿裤子都交待!”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你那一套未必对所有犯人都管用。↖”

    李婷笑眯眯的道:“小郑精通审讯心理学,犯罪心理学,现在是显身手的时候啦!”

    “包在我身上!”郑元平笑道。

    孙明月摇摇头没多说,郑元平是个人才,但年轻气盛难免有傲气,有时候是好事,有时候需要磨一磨他锐气。

    一路很顺利的返回城关所,然后组织审讯,孙明月累了一天,没继续跟进,交给了郑元平他们。

    孙明月没急着汇报,让他们注意一点,然后先回了家,虽然只是坐在方寒身边,没怎么动,她却累得不轻,精神疲惫。

    第二天她恢复了精神,回来上班,刚到办公室还没等坐下,郑元平脸色阴沉的敲门进来。

    “蔫头耷脑的,不顺利?”孙明月打量他一眼,指指对面沙:“坐吧!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进展!”郑元平一屁股坐到沙里,摇摇头,咬牙切齿:“妈的,真是块茅坑里的石头!”

    孙明月拿起水杯,轻啜一口白开水,慢悠悠的问:“什么没问出来?”

    “只问出姓名。”郑元平哼道:“他咬死了自己什么也不知道,被冤枉的”

    “调查他的情况了吗?”孙明月问。

    郑元平道:“胡劲已经着手查了,估计没什么戏。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敲门声响,孙明月说了声“请进”,胡劲胖墩墩的身子挤进来:“所长,男的叫刘明福,女的叫单红。刘明福是军人出身,现在做生意,现在有千万身家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皱眉:“有犯罪史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胡劲摇头:“看上去很清白,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,甚至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家庭情况呢?”孙明月问。

    胡劲道:“父母都不在了,还有一个女儿一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孩子?”孙明月沉吟。明眸转了转:“他们呢?”

    “都死了。”胡劲摊摊手道:“去年被车撞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孙明月精神一振:“去年被车撞,交通认定呢?”

    胡劲道:“肇事者是个女人,嗨,把油门当成刹车了!”

    孙明月摇头,这种事很无奈,这种情况不少见,偏偏没什么办法,总不能让女人不能开车。

    “多大的女人?”孙明月问。

    胡劲道:“二十四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满意的点点头,胡劲看着胖乎乎的。却是个人才,很细心,记忆力惊人。

    郑元平道:“老胡,那三名死者多大?”

    “一个二十四,两个二十五。”胡劲道。

    郑元平一拍巴掌,兴奋道:“所长,这就说得通,刘明福这家伙把女儿的死牵怒于人。死者里没有那个肇事者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胡劲摇摇头。

    郑元平一怔:“没有?!”

    胡劲摇头:“肇事者不是海天人,三个被害人没有肇事者。而且与刘明福没什么人际交集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怪了……”郑元平皱眉摸着下巴:“难道是他强烈悲痛而产生了自毁倾向?把儿女的死迁怒于所有二十四岁女人?”

    “有这个可能。”胡劲道:“但没证据,这么推断没用,我已经搞到他们的住宅,咱们今天去搜搜看。”

    “想找到凶器不容易。”孙明月皱眉道:“你们要有思想准备,嫌犯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,想找凶器……很难!”

    郑元平道:“总要试试吧。所长?”

    孙明月摆摆手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郑元平胡劲他们离开,快要中午吃饭时才回来,垂头丧气,并没找到凶器,家里根本没什么可搜的。只能接着审刘明福。

    不排除夫妻联手做案的可能,但通过半天一夜的审讯,他们觉得单红很可能并不知情,刘明福有问题,偏偏意志坚韧,疲劳审讯法不怎么管用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回到临海听风轩的别墅,这座别墅更合他的心思,他甚至有在旁边再买一座的打算,被李棠打消了这念头,有钱也不能这么乱花,她只有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别墅有点儿空荡,他过来正好。

    李棠就在国内,他不想去找齐海蓉,免得被撞破了大伙都不开心,他回到临海听风轩住了一晚,第二天一早,他正在练功做早课时,李棠她们回到别墅。

    他听到动静下楼,李棠海伦蒂娜与李雨莎正推门进来,李棠神采奕奕,海伦蒂娜无精打采,李雨莎笑眯眯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来了?”方寒笑着走下楼:“不在京师好好玩玩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就回来了。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李雨莎把箱包拿到楼上,笑道:“叔,婶给你买了几套衣服,要放到你衣橱里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放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把自己扔到沙上,叹道:“我觉得挺有意思啊,李棠你也太没用了!”

    李棠白她一眼道:“想玩过两天再过去就是了,反正两个小时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哼道:“精神都耗在坐车上了!……方寒,你的案子破了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忙!”海伦蒂娜摇头道:“在米国是f逼的顾问,在国内也是警方的顾问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没办法,帮朋友的忙。”

    “男的女的?”海伦蒂娜精神一振,笑道:“是个美女吧?”

    孙明月打电话的时候,她就在方寒身边,听到孙明月的声音,下意识就觉得孙明月是个美女。

    “还好吧。”方寒道:“这次是连环杀人案,不能不帮,现在忙完了,可以继续陪你们玩。”

    “你所谓的陪我们就是自己呆在家里。我们自己出去玩!”海伦蒂娜不满的哼道:“也不怕闷死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摇头。

    李雨莎把箱子拿上去,各放到各的房间,把方寒的衣服拿出来摆到橱子里,下楼来开始做早饭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这两天真能歇一歇了,晚上我们去海边烧烤吧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道:“方寒,给我们讲讲你破的案子呗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了笑:“真没什么好讲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要保密呢!”海伦蒂娜白他一眼不再多问。只讲起了自己的经历,她们三个去哪儿玩,有什么好玩的。

    方寒听得津津有味,海伦蒂娜的视角很独特,同样的景色,在她眼里与他眼里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方寒继续钻进书房里研究,李棠与海伦蒂娜李雨莎三人在海天游玩,准备要烧烤的东西。

    中午吃过饭后。他们坐在沙里看一会儿电视,准备午睡,然后起来喝个下午茶。

    方寒坐在沙里,身边偎着柔软幽香的李棠,电话铃声响起,李雨莎起身拿过手机递过来。

    孙明月要过来,结果现望海花园的别墅里没人,于是打电话过来问。方寒把临海听风轩的位置说了。

    方寒然后打了个电话给保安,让门口的保安放行。否则孙明月根本进不来,小区的安保极严,不逊于望海花园。

    他刚放下电话,李棠就问:“明月还有事?”

    “可能还没处理干净尾。”方寒道:“也顺便来看看你这个偶像。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你不是把案子破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案子的嫌犯意志很坚定。”方寒摇头道:“往常的时候把人一抓,就崩溃了,这个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证据?”海伦蒂娜讶然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证据不足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能抓人呐!”海伦蒂娜道:“抓了也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是个连环杀人犯。第一要务是把人抓住,否则还要杀人,证据可以慢慢搜集。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不以为然的摇头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门铃响,李雨莎过去开了门。孙明月一身警服英姿飒爽的踏步进来,摘下帽子,黑亮的短显得精明干练。

    李棠走上前笑着打招呼,介绍了海伦蒂娜,听海伦蒂娜以正宗纯正的普通话跟自己说话,孙明月惊奇的看她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有困难了?”

    孙明月无奈的道:“没找到凶器。”

    “凶器……”方寒沉吟:“找不到了,凶器已经不存在了!”

    “不存在……,他把凶器毁了?”孙明月皱眉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嗯,毁灭了。”

    “麻烦了!”孙明月叹道。

    她知道毁灭凶器的手段非常多,有经验的很容易做到,刘明福反侦察能力强,显然精通这方面的知识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只能想办法撬开他的嘴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熬了一晚上加上一天,没效果,……也不能用刑,证据不足的情况下他会当庭翻供。”

    “这案子要是在米国,根本没办法。”海伦蒂娜道。

    孙明月笑了笑:“不抓他他会接着杀人,无论如何要把他收拾了,方寒,有办法吗?”

    方寒叹口气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我知道你精通审讯,要是别的犯人我不会勉强你,可这家伙真要放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着摇摇头,真无法想象把人放了会有什么后果,刘明福就是个反社会的疯子,充满自毁情绪,就是一颗炸弹,他下次不知道会杀几个人。

    “我试试看吧。”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能去看看吗?”海伦蒂娜伸伸手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白他一眼,看向李棠,李棠摊难手表示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孙明月露出笑容:“谢谢你方寒,……我再拘他一天,看看能不能熬出他的话,不行你再出马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。(未完待续!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