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886章 入股
    “李棠真够忙的,不是回来度假嘛!”江小晚道。︽

    李棠无奈的摇头:“我也想度假,可有金导相邀盛情难却。”

    “金导为什么偏要婶回来?”李雨莎道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这次很可能获奖,如果不来会得罪评委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方寒点头道:“再怎么样也不能得罪这些评委,他们要铁了心不给你奖,那绝对麻烦!”

    这些评委们的脸皮厚度绝对是一流,只要心里有了偏见,不管外界怎么喧哗也不会改变主意,这种事很多。

    人活在这个世界就不可能为所欲为,必须妥协,否则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那好,就玩上一天,明天再回去不迟,出席完了颁奖晚会,再回来玩。”

    “小晚姐,你要呆一阵子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江小晚摇头道:“没几天清闲日子,公司那边步入正轨,我刚刚清闲下来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就好好休息几天!”

    江小晚斜睨他一眼:“不会又指派我做什么吧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目前没什么了,专心做好饮料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笑眯眯的道:“咱们的饮料对付其余的,小菜一碟,根本毫无还手之力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们告咱们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正当竞争。”江小晚道:“他们说咱们的价格太低,属于倾销性质的价格战。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小晚姐,你们饮料的价格不比外面的低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请人检测,说是其中有益成分很多,成本很昂贵,却卖了跟他们差不多的价格。违反了成本价格,属于不正常竞争。”江小晚摇头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:“人家说得也没错。”

    他们公司所出的饮料能够那么畅销,能够碾压同侪,根本原因还是原料的优胜,这些原料是经过聚灵阵的加持,改变了原本的性质。从而成为有益身体滋味美妙的原料。

    从这方面来说,这些原料是无价的,是这个世界独一无二的技术,无人能够弄出来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让他们告去吧,这都是扯皮的官司,他们是为了牵扯咱们的精力,交给律师做就好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律师的费用可不低。”

    还好有乔安娜在,她在律师界很有人缘,已经组建了一个律师事务所。仅代理方寒几个公司就足够。

    江小晚哼一声:“比起咱们赚的钱,九牛一毛,真没想到饮料市场是这么暴利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话最好不要跟外面说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喽。”江小晚白他一眼道:“我又不傻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也要小心这些大鳄们用盘外招,商场如战场,是残酷的你死我活,不能大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防备着呢。”江小晚点点头道:“正在想办法收购一家电台还有两家报纸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现在遇到点儿困难,需要你出动啦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需要政界的力量帮忙,你找几个议员疏通一下关系吧。要不然收购不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报纸电台是喉舌,虽然米国那边没有国内的宣传管制。却更加复杂,电台报纸后面往往都是庞大的政治势力。

    没有深厚的根基根本不可能收购成功,会阻力重重,江小晚现在就遇到了阻力,金钱在米国的威力强大,但钱也不能收买一切。也需要与权相结合。

    江小晚笑道:“只要你能说通关系,那就没问题了!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歪头道:“小晚,饮料那么赚钱?”

    江小晚点点头:“就跟抢钱一样!”

    江小晚看她半信半疑,笑道:“海伦你是不是觉得,既然这么暴利。为什么没人做?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道:“暴利往往会成为追逐的目标。”

    “有三大饮料公司霸占着市场,新开的公司根本没办法存活。”江小晚摇头道:“人们习惯了他们的口味,先入为主,很难喜欢新出的口味,如果不是方寒的秘方,我们也没办法赚钱。”

    “秘方很重要。”海伦蒂娜笑道:“方寒你是怎么得到的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没说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撇撇红唇:“可惜没能投一股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要入股?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么赚钱,我的钱也是闲着,当然想入股。”海伦蒂娜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也不是不能通融,不过你应该明白公司股份的价值,可能要吃一点亏。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歪头笑道:“看来你要狠宰我一笔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可是你心甘情愿的!”

    江小晚笑道:“海伦,你很敏锐嘛,放心吧,就是吃再大的亏,将来也会赚到的!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笑道:“好吧,我会请人评估一下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这不行。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蹙眉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目前饮料公司还处于萌芽,很脆弱,需要保密。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道:“那总不能你说是多少就是多少吧?”

    方寒摊摊手耸耸肩膀,做出无奈状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瞪着他一瞬不瞬,明媚的大眼蕴着怒气。

    方寒笑眯眯看着她。

    李棠李雨莎她们没说话,静静观看,感觉到空气中的紧张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海伦蒂娜最终无奈的哼一声,狠狠瞪着方寒:“这次就随你,当我运气不好被偷了!”

    方寒失笑:“海伦,你可以不入股的!”

    “少啰嗦!”海伦蒂娜没好气的道:“我会找律师跟你谈判的!”

    方寒笑眯眯的道:“欢迎!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哼道:“你一点儿没绅士风度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绅士风度太耗钱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吃过饭后,方寒去树林里练功,江小晚慢慢走过来,站在一旁看他练功,不说话。

    半晌后。方寒收了功,江小晚递过毛巾,月光如水,树林笼罩着静谧,天地格外的安静。

    “方寒,你这一招很厉害。”江小晚笑道:“拉海伦入伙是一着妙棋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没办法。咱们的根基太薄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别人方寒绝不会同意入股,饮料公司太赚钱了,就跟抢钱差不多,一本万利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能入股一是方寒他们相信她的人品,再者是她家族的深厚背景,比方寒认识的几个议员更强大。

    有了他们家族的加入,饮料公司的根基算是稳了,可以与那些大的饮料公司打擂,也可以收购电台报纸。

    江小晚叹口气:“我也没想到这些饮料巨头这么难缠。官司会一直打下去,直到公司真正成长起来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别想有消停的日子,而且需要请更多的律师,这方面的投入不能小气,会有越来越多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江小晚点点头皱眉道:“还好有乔安娜,要不然我要被累死了,这一招还是很毒辣的!”

    用官司耗她的精力,要不是有可信的律师。这一招的威力无穷,现在有乔安娜。她倒可以省心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放心吧,他们打不垮咱们!”

    “有你在,我当然不怕他们!”江小晚撇撇嘴道:“实在不行,直接端了他们的老窝!”

    方寒失笑:“看来小晚姐你对他们怨念深重呐,这种幼稚的话也说得出!”

    江小晚白他一眼道:“你倒好,有钱大爷。甩手掌柜,什么也不用管,真是羡慕呢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小晚姐你习惯忙碌,过不惯我的日子!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,跟苦行僧似的。当然,苦行僧是要戒色的!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摸摸鼻子无奈摇头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我看海伦对你也有意思,你小心点儿!”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:“没有的事儿!”

    “女人的直觉!”江小晚哼道:“她要是对你没意思,干嘛来这儿,她也是大忙人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精神旺盛,好奇心强,很好奇中国的文化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好奇中国文化?!”江小晚撇嘴道:“还不是因为喜欢一个中国人,所以爱屋及乌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小晚姐,咱们不说这个行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怕你弄不好,因爱成恨,最终闹得不愉快!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有这个信心!?”江小晚哼道:“人心难测,你觉得你就一定吃得住她们!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行!”江小晚哼道:“我看呐,你早晚要栽在女人身上!”

    方寒轻咳一声:“小晚姐你呢,不想找个男朋友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现在有心思找男朋友吗?!”江小晚没好气的道:“一天到晚忙,忙忙忙,还男朋友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生活不能全部是工作,小晚姐你应该接触不少男人,就没有中意的?”

    江小晚斜睨他:“怎么,迫不及待的想我嫁人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父师母不是一直着急嘛,让我帮着参谋参谋,帮帮忙牵线搭桥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想法呢?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眯眯的道:“我当然不想小晚姐嫁人,太自私了吧?”

    “算你有点儿良心!”江小晚白他一眼哼道:“我早就看透了男人,没一个好东西!”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两声没反驳。

    他也确实有这个感觉,男人这东西就是这样,只要有条件都想三妻四妾,想天下美女尽入怀中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傍晚时分,李棠简单吃一点儿饭,晚上会有晚宴,倒也不会饿着,颁奖晚会不会举行太长时间。

    夜幕低垂下来,方寒坐在临风听风轩别墅的客厅的沙上。看着李棠穿着一件黑色晚礼服,站在镜子前端量,无奈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李雨莎站在一边,打量着李棠,满意的点点头笑道:“婶,你这一套绝对压过所有人!“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我可没这想法!“

    “你没这想法可不行。“李雨莎道:”别人都在想方设法压倒你呢。婶,咱们要给她们一点颜色瞧瞧!“

    “莎莎你真够好斗的!”李棠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不压别人别人就压你,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嘛,李棠,你的妆不淡吧?”

    李棠摇摇头:“我不喜欢太多的妆,现在都是高清电视,化多少妆观众能看得清清楚楚,真没必要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婶的皮肤这么好。这么漂亮,化妆太可惜了!”李雨莎忙点头:“婶不化妆就压得住她们化妆的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是脸上的粉不多,不够白,相片照出来会黯淡无光吗?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。”李棠摇头。

    李雨莎笑道:“现场的灯光很好,而且现在的相机也更厉害啦,叔,你在家里看着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我会观注的,小心点儿。别被人家暗算了!”

    “有我在呢。”李雨莎道。

    娱乐圈里的明争暗斗是主旋律,绝不会平平静静。都是外表和谐,都心照不宣的掩盖着丑陋黑暗。

    李雨莎的手机响起,她拿出来低头瞧了瞧,抬头道:“婶,主办方的车到了,咱们走吧。还要去接金导!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李棠点点头:“我们就走啦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替我问金导一声好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李棠点头。

    她知道方寒与金导之间的关系,两人可谓忘年交,远比自己跟金导的交情深厚,毕竟是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李雨莎先到外面,片刻后进来:“婶。走吧。”

    李棠与李雨莎出了别墅,外面已经停着一辆加长林肯,方寒没出来送,只在窗口看着她们离开。

    林肯车很快来到了一座五星大酒店前,刚一停下,金导演一身灰色西装站在酒店门口。

    他虽然名声在外,却没什么人认得出来,毕竟是幕后的导演,人们只知道名字不知道人。

    李棠下车,微笑看着金导。

    金导忙摆手:“上车上车,咱们上车说话。”

    李棠轻轻点头再次上了车,与金导坐在后排,李雨莎则坐在副驾驶位上,冲金导微笑。

    金导演呵呵笑道:“李棠你这么客气干什么,我原本准备去接你的!……怎么样,方寒跟你一起吧?”

    “金导,我该过来的。”李棠笑道:“他没来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们分手了,我才不信!”金导呵呵笑道:“是外面瞎传吧?”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是烟幕弹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金导演无奈的摇头道:“不管虽然是烟幕弹,也是要小心的,演艺圈的婚姻太脆弱,况且你们还是男女朋友!”

    “我会的。”李棠点点头:“不会出问题。”

    金导演摇摇头:“方寒也真是的,这么重要的场合也不来陪你!”

    “我没认他来。”李棠道:“外面媒体记者会乱写一通。”

    金导演道:“你今晚很可能再次封后,这种事方寒应该亲自到场的,要不然你也会觉得遗憾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还好吧,他对我获不获奖并不关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?!”金导演皱眉道:“他不支持你演戏?”

    “支持倒是支持。”李棠笑了笑:“就是没把演戏当成什么大事,只当成我的爱好,只要我喜欢就好,他并不奢望我会有什么成就!”

    “他这想法不对!”金导演摇头道:“要知道得奖可不容易,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,有多少演员演了一辈子戏什么奖也没捞着?!李棠你的演技很好,但好的演技未必一定会得奖,还需要好的片子,好的对手,总之得奖可没那么容易!”

    李棠苦笑道:“其实得奖对我是了不得的大事,对他来说很平常,……这也不怨他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看着年轻,一肚子的老思想!”金导哼道。

    李棠摇头:“不是这样的,其实我觉得他的想法没错,金导,柔熙这丫头怎么样?”

    她主动转移了话题,不想再继续说下去,因为很难说得通,方寒经历的事都是生死攸关的大事,自己的得奖比起来就是小事一桩,没那么重要。

    林肯车平稳的往前行驶。

    金导道:“柔熙姑娘也不错,挺有悟性的,虽然比不上你,培养一下也很有前途。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相信在金导的磨砺下她会开窍,进步很大。”

    “是,她演艺很用心很用功,进步非常大!”金导点点头笑道:“我都恨不得把开头拍过的重新拍一遍!”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能遇到金导是她的造化,就像我当初一样。”

    金导呵呵笑着摆手:“不敢当不敢当!……李棠你能达到现在的境界是你努力的结果,你比所有人都努力。”

    李棠的努力不仅仅在于挤时间演练,还在于用心程度,她全身心的投入角色里,几乎完全放弃了自己,这可不容易做到,有违人的本性,所以才能突飞猛进达到今天的地位。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我知道仅仅努力是不够的,要是没有金导的指点,我还在苦苦摸索呢。”

    金导演笑道:“我不指点也会有别人指点,遇到你这种执着于演技的年轻姑娘,老家伙们都会忍不住。”

    李棠抿嘴笑起来,她确实受了很多前辈的指点,在平辈中她的人缘很一般,好像冷傲冷莫无法接近,拒人于千里之外,没人敢靠近,但在前辈圈里她却非常受欢迎,大伙碰到跟她一块演技时,都会指点她几招,她如饿似渴的吸收,努力化为自己的东西,不断的提升着演技,才能达到今天的境界。

    她如今能凭着演技在好莱坞站稳脚跟,离不开这些教授自己的前辈们,李棠感慨万千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金导摇摇头,现在的年轻人都浮躁得要命,恨不得马上成名,马上赚千万亿万,成为全国瞩目的大明量,李棠这种淡泊的性格很罕见。(未完待续!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