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874章 介入
    两拨人没坐在一起,隔了几排,偶尔目光相接,露出笑容,觉得挺好玩的,不时看一眼对方。∑.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广播声响起,提醒检查进入候机室,方寒先起身,李棠她们坐着还没动。

    方寒刚来到检查台前,还没等伸手递上登机牌,身后传来急乱的脚步声,跟着四个黑衣人急奔向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看着他们,无奈的摇头:“埃尔顿,这是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方寒,我有事跟你商量!”埃尔顿大口喘着气,竭力平静下来:“咱们坐下说怎么样?”

    方寒扭头看看上方的钟表:“我该登机了,飞机不等人,有什么事我回来再说吧!”

    “方寒!”埃尔顿无奈的道:“这班机先不登了,咱们回去总部,又有案子要你帮忙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国内有急事呢,不能耽搁,案子可以先等一等,回来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等!”埃尔顿忙道:“想必你也听说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我刚回剑桥城,一直在度假,真没听说什么案子,不过不管多大的案子,不是还有你们在嘛!”

    “方寒,这次的案子只能请你帮忙。”埃尔顿道:“我们一直在努力,没办法破案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看着他。

    埃尔顿道:“方寒,这次的案子顾及到全米警察的尊严,必须得破!”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:“……好吧,先破案!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方寒!”埃尔顿大喜。

    方寒扭头看一眼不远处的李棠:“走吧,尽快破案!”

    李棠看到这边的情况,恨恨的跺脚,方寒身边的海伦蒂娜道:“方寒你不回去了?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没办法,走不开。”

    “那边的事呢?那是一条命啊!”海伦蒂娜哼道。

    她智商常。仅凭方寒一句话就编了一个谎言,故意给埃尔顿他们出难题,增加难度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个情况我能回去吗?”

    “依我看还是先回去,把人救了,再回来破案也不迟,反正破不了的案子。早一天晚一天没什么区别!”

    “晚一天就可能有警察被杀!”埃尔顿忙道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扭头道:“警察不能死,一般人就要死?方寒如果不回去,也会有人死!”

    埃尔顿一怔,扭头看看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失笑:“好啦,走吧!”

    埃尔顿忙道:“方寒……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叹口气:“别听海伦胡说,走吧,尽快把案子破了!”

    他冲海伦蒂娜摆摆手,往外走去,海伦蒂娜站着目送他们离开机场大厅。钻进汽车里消失。

    李棠走过来:“真是可恶!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笑道:“这帮家伙终于憋不住了,早就该逼一逼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人命不人命的?”李棠忙道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笑盈盈的道:“方寒刚才不是说了嘛,我在胡说啊,骗他们玩的!”

    “你胆子够大!”李棠竖起白生生手指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哼道:“这帮家伙太气人了,……李棠你要上飞机吗?”

    “算了!”李棠转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坐上汽车,埃尔顿坐他身边,打开了公文包,取出一叠照片递给方寒:“这是受害人的现场照片。”

    方寒扫一眼。一叠照片拍得很清晰,现场每一寸都清清楚楚。比人眼看得更清楚。

    “没有证物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埃尔顿摇头:“没有!……现场什么线索也没有,包括脚印与凶器,没有摄像头,没有目击者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显然凶手是很了解被害者的,很可能先细致调查,通过精心准备再动手。那就需要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埃尔顿点头:“专家们也分析是这样,距离上一个案子一个星期了,足够他下一次行凶!”

    “以前间隔是多久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“时间逐渐缩短!”埃尔顿皱眉道:“开始是两个月,再到后来的一个月,三个星期。两个星期,这担心他会缩短至一个星期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不是不可能,所以要尽快破案,……一点线索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埃尔顿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我又不是神,一点线索没有,我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大伙都没办法了,希望都在你身上了!”埃尔顿道:“咱们先去现场看一看吧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只能去看看了。”

    汽车驶到一个小型机场,一架直升机停在那里,方寒与埃尔顿上了飞机,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飞了三个小时左右,直升机停在一直小镇上,埃尔顿道:“这里就是上一次的案现场,帕顿镇,镇上一共五名巡警,死者名叫布洛克斯,很高大魁梧的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他在哪里遇害的?”

    “在一个树林里。”埃尔顿道:“咱们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还有两名f逼的探员跟着他们一起,下飞机后没有进镇子,直接来到一片树林前。

    一条小河穿过树林中央,能听到淙淙的河水声,宁静而美好,却在这种地方生了凶杀案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布洛克斯躺下的地方。”埃尔顿停在河边,指了指一处地方:“因为有点偏僻,现他已经是四十八小时之后。”

    方寒打量四周,在河边转了转,无奈的摇摇头:“没什么可看的,不是第一现场!”

    “不是?”埃尔顿皱眉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走吧,找找看!”

    他离开河边,离开树林,沿着一条通往山里的路走去,走了约有一里路,忽然停下,指了指道旁:“是这里。”

    东一块西一块的野菜,还有一堆堆石头令这片山显得很荒凉,也不够可爱,似乎很少有人过来。

    方寒蹲下来,拿手抹了抹地上褐色的一块,抬头道:“这里应该是第一现场,没有挣扎的痕迹,要么是熟人,要么是偷袭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偷袭。”埃尔顿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既然是偷袭,那就要躲在一个地方,应该会留下痕迹。”

    “大伙找找看!”埃尔顿吩咐,其余两个警探开始寻找,这里是荒凉的山地,很容易寻找人的痕迹。

    片刻后一个警察扬声道:“这儿!”

    众人走过去看,在一堆石头后面是重物压过的痕迹,地上的鞋印模糊,显然是知道警方的破案手法,防着这一手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能推测出有人趴在这里,可惜此人谨慎,什么线索也没留下,显然是精通反侦察术,不是一般人。(未完待续!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