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870章 手段
    齐海蓉怔了怔,没有多问,她是知道方寒的瞬移能力,能够以一定的代价瞬间从米国返回海天。

    她知道这个代价不少,但一直不知道需要什么代价,想来这种惊世骇俗,打破世间的代价绝不低。

    “这是柔熙的衣服。”齐海蓉递给方寒一个袋子:“你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方寒摇摇头:“我马上行动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迟疑一下:“……不要冲动。”

    她是怕方寒见到什么气愤的场景而冲动的杀人,再怎么说也是省长的公子,杀了他后果太严重,无法承受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我的车有油吧?”

    “加满了。”齐海蓉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提着衣服出了别墅,钻进他的车里扬长而去,齐海蓉站在别墅前,看着方寒车子的影子,暗暗担心。

    她不怕方寒救不出张柔熙,只怕方寒气愤之下动手杀人,即使有江海的庇护也很麻烦。

    方寒车子度很快,夜幕下的海天市灯火辉煌,晚上十点钟正是热闹的时候,车子也很多。

    方寒脑海里装着海天的地步,哪个地段容易堵车,哪个地方不会堵车,即使绕远路也要避免堵上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他开车来到一家私人会所,停下车后,保安过来挡住,说这里是私人会所,不对外开放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摇头道:“我找郑石,我是他二哥!”

    两个孔武有力的保安看看他,方寒这一身衣服低调却奢华,是安妮亲帮他订制的,乍看普通,仔细一看就觉得不凡。

    两个保安也是有眼色的。看到方寒这一身西服,点点头放行,方寒缓步进了大门,里面是一个照壁,绕过照壁里面是四合院,灯笼一排排高挂。映亮了院子,正屋与两侧厢房都灯火通明如白昼,里面却没什么声音。

    方寒径直往正屋走去,两个大汉从回廊下面迎过来,还没等靠近,方寒轻轻拍两下他们肩膀,两人顿时僵住一动不动,方寒走出两步后,他们软绵绵滑倒在地。

    方寒继续往里走。推开门,正屋摆着一张八仙桌,在明亮的灯光下闪烁着紫漆漆的光泽。

    八仙桌旁坐着两人,一个是张柔熙,美丽的脸庞苍白无血色,正气愤的瞪着坐对面的英俊男子。

    英俊男子三十岁左右,眉毛细长,嘴唇细薄。有点儿女相,透着一股阴柔。阳刚气不足。

    看到方寒进来,他拿着酒杯皱眉瞪道:“你是新来的,懂不懂规矩!?”

    “方大哥!”张柔熙大喜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招手,张柔熙想起身却又跌回原位,方寒扫一眼皱眉看向英俊男子:“你干的?你是郑石吧?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!”英俊男子冷冷道:“你知道我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道:“你胆子不小!……我是方寒,柔熙我要带回去!”

    郑石冷笑:“原来是砸场子来的。看来我郑石的名气不够大,压不住你这愣头青!”

    方寒走到张柔熙跟前,食指轻轻一划,把张柔熙与椅子绑在一起的绳子登时断开,张柔熙恢复行动。一把扑到方寒怀里。

    方寒拍拍她肩膀,温声道:“好啦,都过去了!”

    张柔熙紧抿红唇不让自己哭出来,被猛的推进车里的惊恐,看到郑石时的绝望与恐惧,从看到方寒这一刻起全部爆出来,她能控制自己不哭出来已经是了不起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姓方的,你要英雄救美!?”郑石站起来,拍拍巴掌:“说真的,挺佩服你的!”

    方寒淡淡看着他。

    郑石道:“上一次这么做的已经喂鱼了,你呢,现在退出去我不跟你一般计较,一条道走到黑谁也救不了你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你想对付我?”

    “你不仁我不义,不对付你对付谁!”郑石冷笑,斜睨一眼张柔熙:“还以为是个雏,看来头汤早被人喝了,真是没意思,枉费我一番苦心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张柔熙明眸瞪他。

    有方寒在身边她胆气大壮,原本对郑石又惧又恐,现在化为了愤恨,恨不得把郑石一巴掌拍死。

    方寒扭头叹道:“柔熙,你的功夫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张柔熙惭愧的低下头。

    她当初可是学了一阵功夫,还跟方寒及李棠交过手,实战经验很厉害了,他们出现得太突然,猛的把车停下,然后把她往车里一推,跟着捂住她的嘴,她没昏迷却浑身软绵绵的使不出劲。

    她刚才一边跟郑石拖延,一边运功想化解了麻药,效果很一般,毕竟时间太短了,麻药的份量又很足。

    很显然,他们知道自己身怀功夫,所以用了这些手段,她想到这里恨恨瞪一眼郑石。

    郑石笑眯眯的道:“我最喜欢这种小辣椒!”

    方寒叹口气:“功夫落下了吧?你呀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着摇摇头,一步跨到郑石跟前,拍拍他肩膀:“郑公子,我希望你别再打扰柔熙,你说呢?”

    郑石缩肩膀,没好气的道:“算啦,我大人大量,饶你一回,张柔熙既然不是雏,我也没兴趣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那就好,告辞!”

    郑石冷冷看着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张柔熙已经恢复行动,麻药的劲儿被方寒的内力完全洗去,精神奕奕,恨恨的道:“方大哥,就这么饶了他?”

    方寒几步带着她出了会所大门,两个保安还不知道生了什么,点点头看着他们进了车。

    方寒启动车子笑了笑:“不饶了他还能怎么样?打他一顿?”

    “报警啊!”张柔熙哼道:“他这是非法拘禁!”

    方寒失笑:“警察不可能抓他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是省长公子?!”张柔熙恨恨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你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张柔熙道:“难道就让他这么无法无天,今天是我,明天可能就是别人,真是可恶!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,无奈的摇摇头:“这就是现实世界,你今天能全身而退已经是了不起!”

    “方大哥。要是不是你,我今天就完了!”张柔熙扭头定定看着方寒,明眸如水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其实依你的功夫完全能避免这种事,回去后好好练功,娱乐圈这潭水很深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张柔熙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种事还是少见的,你也不必愤世嫉俗。把所有人所有事都看成这样!”

    “方大哥,你是怎么找到我的?”张柔熙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功夫练到家之后也会有我这种直觉,看到那件衣服了吧?”

    他指指身后座位上的袋子。

    “是我的吧?”张柔熙拿过来看看,抬头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凭着这件衣服我能找到你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厉害!”张柔熙赞叹。

    两人说说笑笑,方寒直接送她回家,临下车前,方寒说道:“郑石以后不会再来烦你,要是有警察找到你,你就实话实说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的。”张柔熙疑惑的看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。摆摆手,车子驶动慢慢离开她的视野。

    张柔熙站在楼下,看着夜空的繁星,觉得这一晚的经历太复杂,太曲折,忽然觉得平淡生活是多么的美好,娱乐圈的精彩也伴随着黑暗。

    今天要不是方大哥出马,自己可能要遭受想像不到的伤害。往后怎么做人,一辈子就算毁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。她恨恨跺脚,这个姓郑的,要是自己功夫还在的话,一定要把他的小弟弟阉掉,让他再使坏!

    她看了一会儿天空的星星,恢复心情后回到家。父母都在看电视,看到她就是一通埋怨,嫌她回来太晚,要注意身体,不能因为年轻就这么熬夜。

    张柔熙回答了几句回到屋里睡觉。晚上做了一夜上的噩梦,不时的醒来,第二天早晨起来时无精打采。

    看到她这样,父母主张她请一天假,没必要这么拼命,张柔熙考虑到方寒今天可能会去公司,坚持去上班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搂着齐海蓉躺在大床上,方寒做完早课,看齐海蓉还赖在床上,两人索性又做了一回晨练,她浑身瘫软成泥,趴在方寒怀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明媚的阳光照在窗上,屋里变得格外明亮,齐海蓉懒洋洋的道:“要是你每天能回来就好啦!”

    方寒失笑:“这次挪移回来,需要修炼一年!”

    “损耗这么厉害?”齐海蓉道:“不过也值得,要不是你回来,柔熙这回就被毁了!”

    她对这些公子哥的手段知之甚深,要是换了老油条,还勉强能承受,柔熙这种鲜嫩新人根本无法承受,会把她击垮,甚至会自杀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柔熙的运气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拿郑石怎么样吧?”齐海蓉问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一下,点点头:“他不能再做恶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齐海蓉抬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我用了一些手段,初期看不出来,慢慢变会演会成病症,会缠绵榻上无法自理。”

    “活该!”齐海蓉恨恨道:“他做的坏事数不清,谁让他有一个好老子呢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会比死了还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单是我知道被他弄自杀的女人就有五个!”齐海蓉叹道:“这家伙早就该死了!……不过你不会惹麻烦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手尾很干净,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齐海蓉叹息摇头。

    她还是有点儿担心,永远不能少瞧官员的智慧,尤其是做了省长的,即使有一点儿怀疑都会给方寒惹来杀身之祸。(未完待续!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