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869章 绑架
    这天早晨,方寒起床依例做早课,在后花园里静静的练功,动作舒缓如打太极拳,比太极拳还要慢。

    练了一会儿,詹姆斯也来到后花园,独自一人精神矍铄,已经不必玛丽推着轮椅帮他动。

    他来到后花园,冲方寒摆摆手没多说,他知道方寒的规矩,练功时不能说话,他在花园里做一遍体操又回去。

    这一个星期来,方寒每天给詹姆斯针灸一次,詹姆斯很快感受到了异样,呼吸渐渐有力,精神健旺,不需要再吸氧,走起路虎虎生风,不像以前那样走几步就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他回到客厅,玛丽与安妮科尔正在做早餐,安妮科尔亲自动手,煎着一块块牛排。

    詹姆斯坐到沙拿起报纸,然后叫道:“安妮,你们上报纸了!”

    安妮科尔漫不经心的盯着煎锅:“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詹姆斯抖抖报纸没好气的道:“你们两个上了头版,上面说你们要结婚了!”

    安妮科尔扭头看一眼,笑着继续煎牛排。

    玛丽走过来:“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詹姆斯把报纸递给她:“你们也太不小心了!……对了,报纸上说的不是真的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真的?”安妮科尔笑道。

    “结婚啊!”詹姆斯没好气的道:“不是会真的吧?”

    “听他们胡说八道!”安妮科尔笑道:“可能是胡乱猜测吧。”

    玛丽读了一遍,摇摇头:“上面说你们回来见我们,这是要订婚,很可能一年之内就会完婚,说得跟真的似的!”

    她笑起来:“这么猜也有几分道理!……安妮,你们先订婚吧!”

    安妮科尔失笑。摇摇头。

    玛丽放下报纸走过去:“安妮,你们交往有一段时间了吧?我看你们去年就传绯闻,你这还是头一次。”

    安妮科尔信奉笃行教义,洁身自爱,即使在复杂的好莱坞也能洁身自好,很少传出绯闻。传绯闻也只是为了宣传,事后即散,往往现是误会,像方寒这种切实无疑的是头一次。

    詹姆斯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道:“不急。”

    玛丽道:“安妮,男女间相处不是时间越久越好,趁着热乎劲还在,赶紧结婚过日子最好!”

    “妈妈,你跟爸爸不是恋爱了四年才结的婚?”安妮科尔笑道。

    玛丽摇摇头:“我跟你爸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安妮科尔笑道:“其实都一样,还是慢慢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慢慢来!”詹姆斯忙点头道:“男人都会掩饰自己,一定要多相处才能露出本性,匆匆结果要是离婚会更痛苦!”

    “我会看着办的!”安妮科尔道。

    詹姆斯与玛丽对一眼,无奈的摇摇头,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米国这边的传统即是如此,到了十八岁一切自己做主,外人甚至父母都无权干涉过多。

    方寒做完早课后进来,詹姆斯道:“方寒。我们谈谈!”

    “谈什么?”方寒坐进对面沙。

    詹姆斯把报纸递过去,方寒扫一眼笑着摇头:“媒体的话不能当真。詹姆斯,你想把安妮嫁给我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詹姆斯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道:“詹姆斯你太让我伤心了,我救了你!”

    “你骗了我!”詹姆斯撇撇嘴:“我还去检查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明天就结束治疗,你可以去医院复诊了,会是好消息!”

    詹姆斯哼道:“你跟安妮的事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听安妮的!”

    “你不想结婚,是不是?”詹姆斯道:“你是个花心的坏小子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詹姆斯!”玛丽叫一声。

    詹姆斯瞪一眼方寒。摆摆手道:“好吧,我不管他们了!”

    第二天,方寒拔了针,笑道:“恭喜你詹姆斯,已经没问题了。今天正式结束治疗!”

    玛丽忙道:“方寒,他已经好啦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方寒点点头笑道:“他现在已经痊愈,可以去医院做个检查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就去!”詹姆斯道。

    玛丽笑道:“谢谢你方寒。”

    方寒看一眼身边的安妮科尔笑道:“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安妮科尔抿嘴微笑。

    手机铃声响起,方寒拿出来看一眼,忙接通,齐海蓉的声音响起:“方寒,柔熙被绑架了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“刚才!”齐海蓉道:“经纪人跟她一起上完课要回家,出门就被人推进了车里扬长而去,经纪人吓坏了,打电话过来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什么也没看到?”

    “一辆奔驰商务车,没挂车牌!”齐海蓉道:“我还没报警!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道:“你有怀疑对象,是吧?”

    “我怀疑是姓郑的!”齐海蓉沉声道:“无法无天,肆无忌惮,也只有他敢这么干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上一次的事还没抹平?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这姓郑的这么可恶!”齐海蓉深吸一口气,叹道:“这件事怨我,没请个保镖!”

    她自责的是上一次事没让方寒出手,因为怕方寒得罪了姓郑的,毕竟省长的公子,能量巨大。

    她实在没想到姓郑的狂到这个份上,一次出手不算,还要闹下去,好像不死不休一样,早知道这样,不如上一次让方寒解决了那家伙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多长时间了?”

    “快到半小时了!”齐海蓉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。”方寒道:“你拿柔熙身边的东西回你别墅,我马上过去,先别报警!”

    “嗯,我明白!”齐海蓉沉声道。

    方寒放下电话,神色平静,微笑道:“安妮。我有点儿事。”

    “要马上走?”安妮科尔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一直在学汉语,颇有成果,听清了方寒刚才的电话,皱眉道:“方寒,很严重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还好吧,……詹姆斯。玛丽,我要先走一步,改天再来看你们!”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儿?”詹姆斯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有点儿急事,安妮,你开车送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安妮科尔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离开别墅,进了安妮科尔的车。

    坐在车上,安妮科尔问:“方寒,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柔熙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安妮科尔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被绑架了!”

    安妮科尔蹙眉:“要赎金?”

    方寒叹口气:“要是这样还好办了,就怕不是为了赎金!”

    “那是想害她?”安妮科尔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蹙眉道:“坐飞机回去要十二个小时以上。能来得及吗?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叹一口气:“我只能用非常的方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方法能赶回去?”安妮科尔明媚的大眼一眨不眨透着好奇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有些奇异的本事,你不要吃惊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安妮科尔笑道:“能让我吃惊的可不多!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,然后消失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怔了怔,不由自主探手摸摸副驾驶座位,空荡荡的没人,方寒确实消失了。

    她明眸大眼瞪得更大,扭头四顾:“方寒?方寒?”

    没人回答,方寒的气息消失无踪。好像从没出现,刚才只是做了一场梦。醒来之后一切皆空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摇头失笑,这可不是功夫,更像是魔法!

    她坐了一会儿回到别墅,詹姆斯与玛丽已经换好衣服,正要出门,看到她进来很奇怪。

    玛丽问:“安妮。你没送方寒去机场?”

    安妮科尔摇头:“打车去了,你们要去医院?”

    “你爸要检查一下。”玛丽道:“方寒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“可能不回来了。”安妮科尔摆摆手:“不用我送你们去吧?”

    “我能开车。”玛丽笑道。

    詹姆斯道:“玛丽,经艾米医生约的是九点!”

    “安妮,我们走啦。”玛丽摆手笑道:“早餐你自己吃吧,他要检查不能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安妮科尔心不在焉的点点头。慢慢上楼。

    玛丽摇摇头,与詹姆斯一块出了别墅,坐进车里:“安妮跟方寒感情很深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詹姆斯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玛丽系上安全带,熟悉的启动车子,缓缓驶出别墅:“我觉得方寒这小伙子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他有什么好的?”詹姆斯哼道:“个子不高,长得不帅,跟安妮不配!”

    “男人的长相不重要。”玛丽摇头道:“他很有才华,又是作家又是画家,是真正的天才!”

    詹姆斯撇撇嘴。

    玛丽笑道:“詹姆斯你是嫉妒方寒吧?”

    “嫉妒!?”詹姆斯不屑的冷笑。

    玛丽笑眯眯的道:“你觉得方寒夺走了安妮,占据了你在安妮心目中的地位,所以不喜欢他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詹姆斯哼道。

    玛丽摇摇头:“所有的岳父跟女婿都是敌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配不上安妮!”詹姆斯道。

    玛丽笑道:“你觉得安妮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,没人能配上她。”

    詹姆斯扭过头去。

    玛丽道:“要是你的病真治好喽,你还反对他们在一起?”

    詹姆斯道:“我不会因为这个改变想法!”

    玛丽笑眯眯看他一眼:“如果有这么个女婿,你以后就不怕生病了!”

    “哼!”詹姆斯重重哼一声。

    两人因为有预约,到了医院很快检查,结果很快出来,看到了肿瘤消失,好像从来没出现过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非常健康,比得上年轻人,医生很好奇他是怎么变成这样的,玛丽跟詹姆斯什么也没说很快出来,决定叫上安妮科尔一块庆贺。

    方寒此时已经回到海天的别墅,齐海蓉推门进来时看到他正坐在客厅的沙上。(未完待续!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