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865章 收获
    游出百米外,李棠停下来,转头过来,大声道:“还没到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差不多啦!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该拿一套专业的潜水设备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没有必要,应该离岸边没有多远,就快到了,要不你在这边等我?”

    “走吧!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,继续往前游,李棠紧随其后,她的体力远远超过正常人,算是超人级别,游起来速度很快不输于方寒。

    又游了一百多米,方寒停下,笑道:“到啦,就在这下面!”

    李棠抹一把脸上的海水,大声道:“要是潜不下去别勉强,咱们明天找专业的潜水器!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你在这边等我,很快就好!”

    “赶紧的!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两人踩着水说话,海面被灯光照得亮如白昼,即使站在远处也能清晰的看到他们。

    此时岸边有几对情侣正偎依着散步或者搂在一起亲吻,偶尔瞥一眼过来,没有在意,来这里玩的人们都解放开平时的束缚,做些离经叛道的事很平常,不值得大惊小怪。

    方寒低头钻里海里,李棠踩着水慢慢打着旋,看方寒潜下去的方向,偶尔把头探进海水里看,可惜海水浑浊,即使她目力过人也没办法看出太远,只能隐约看到方寒正在往下游。

    方寒越游越往下,好像没有压力的存在,很快消失在她的视野。她皱眉看了一会儿抬头出海面,深深吐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片刻后,她再次把头钻进海水观看方寒。寻找他踪迹,隐隐有几分担心,海里还是有危险的,还好这里不是深海,距离海底有限。

    约十分钟左右,当李棠再次把头潜入水下观看时,看到了李棠的身影。正轻飘飘的往上游,无拘无束灵动如鱼,比海里的鱼更像鱼。

    李棠往后游了游。待方寒“哗”的钻出海面,忙迎上去:“冷不冷?”

    方寒抹一把脸上的海水笑道:“没问题,咱们回去!”

    “有收获?”李棠忙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李棠露出笑容:“总算没白来一趟,回去吧!”

    两人往回游。游到了一处礁石处。是灯光换暗处,然后加速离开了海岸边,不想被外人看到。

    两人回到别墅,李棠等不及洗澡,忙问:“有什么收获?”

    方寒拿出一枚银色的十字架递给李棠:“就是这个!”

    李棠接过十字架,上下打量一眼,摇摇头:“就这么个小东西?有什么价值吗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:“对别人来说一般,对我却是无价之宝!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李棠点点头。知道涉及一些神秘学的东西,她是不了解的。功夫的层次不到,再怎么说也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我去洗澡啦!”她把十字架递给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笑眯眯的道:“一起!”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:“各洗各的!”

    她知道方寒冒着坏水呢,一旦一起洗,一定要做坏事,还不知道要洗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方寒把十字架往桌上一抛,抄手抱她冲进浴室,宽敞的浴室里传来李棠的尖叫声,随后是婉转悠扬的呻吟,令人闻之血脉贲张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卧室宽大的床上,柔和的灯光笼罩,屋里很温馨。

    娇艳欲滴的李棠躺在方寒怀里,薄被遮住了她美妙的身段儿,只露出诱人的锁骨与圆润莹白的肩膀。

    方寒手里把玩着那个银色十字架,露出若有所思之色,李棠玉脸酡红如醉,眉梢带着撩人春意,懒洋洋的道:“这东西有什么可看的,工艺很简陋!”

    这银色十字架与精致一点儿没关系,就是干巴巴的十字架,没有什么优秀工艺与美感可言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叹道:“这东西的主人一定是位了不得的大人物,很可能是红衣主教!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样?”李棠不以为然,懒洋洋看一眼它:“就是教皇的十字架又有什么了不起的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不信教,所以觉得没什么,要是教众知道了那非把它供起来不可!”

    李棠嗤一声笑:“至于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位十字架的主人值得尊敬,他的信仰非常纯粹!”

    李棠无奈的道:“对你有什么用?难道你要卖钱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我准备卖一个好价钱,……嗯,送去拍卖行!”

    上一次他卖了个十字价,价值不菲,远远超出想象,这次的十字架历史更悠久,会更值钱,起码要百万米元。

    “对卖多少?”李棠问。

    方寒把估价说了,李棠惊讶的看看它,点点头:“看来还真不一般,好吧,那就送拍卖行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想换辆车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李棠摇头:“这边的习惯跟国内不一样,车再好也只是代步工具,没必要太花钱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给你一半儿,你随便花吧。”

    李棠斜睨他一眼:“你倒大方,我不缺钱,你不是缺钱嘛,留给你吧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再缺钱也不差这点儿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李棠点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把玩着十字架,露出笑容,这十字架的价值无法估量,架上所蕴的圣力已经被他吸纳干净,很惊人的圣力,十字架的主人信仰虔诚而纯粹,远非正义与秩序那些家伙可比。

    李棠懒洋洋的道:“只找出一个十字架不太过瘾,要是找出一艘沉船或者宝藏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失笑:“你倒是真敢想!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你不是直觉很准嘛,找不到?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。笑起来:“你别说,还真有可能!”

    李棠精神一振,翻身跟他脸对脸。吐气如兰:“真有宝藏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不知道是什么,但这东西上面的气息还有牵连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李棠问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道:“你刚才那么一说,我直觉跳动一下生出感应,可能真有沉船,与这个十字架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宝藏吗?”李棠问。

    方寒失笑:“哪有这么容易有宝藏?那些宝藏往往都被人打捞上来啦,当初有这么一股风潮,很难幸存下来!……沉船嘛倒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没宝藏。捞个沉船有什么意思?”李棠撇撇红唇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对这个十字架的主人很好奇,想看看到底是什么身份,说不定船上有答案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李棠点点头道:“你要自己打捞。还是找专业的人帮忙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明天先坐船去看看在哪儿,再决定怎么弄。”

    李棠笑眯眯的道:“要是宝藏怎么办?”

    方寒失笑:“你把世界想得太美好啦,没这样的好事儿,捡到这十字架已经很好了!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。我的运气一直很好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。搂着幽香柔软的她开始睡觉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李棠刚一起床,看到床上是空着的,知道方寒习惯了早课,也起来练了一会儿功夫。

    待一趟功夫练下来,她浑身暖融融的,精神健旺,于是去厨房里做饭。做完了饭,没去打扰方寒。窝到沙发里看书。

    她不太喜欢看书,但又觉得自己的无知,只能逼着自己看,利用碎片时间看看书,不会集中一大段时间,否则就是一种折磨。

    她来到好莱坞才发现米国这边都习惯于读书,虽然很多人都有阅读障碍,大多数人都在闲暇时间看看书,她也养成了习惯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方寒下楼,看到李棠在看书,打声招呼,李棠起来端菜摆桌子,方寒帮着拿碗筷,两人坐下吃饭。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咱们今天就去找宝藏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好啊,要租条船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海滩那边就有,是不是?”李棠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不要抱太大希望,权当出去游玩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明白。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两人吃过饭后去了海边,然后找了一艘游艇,方寒会开游艇,不必驾驶员,两人又置了两套潜水设备,都是高端货,能在海里下潜很深很久。

    游艇驶出二十里左右,看不到玛雅湾,慢慢停下,方寒抛下锚,来到甲板上,看到李棠正躺在遮阳伞下的椅子上,太阳镜衬得脸庞如白玉。

    阳光很有热力,照在身上有火辣感觉,李棠躺在遮阳伞下享受着清凉,海风还是很凉爽的。

    “是这里吗?”李棠摘下太阳镜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这就里了!”

    “这算深海区了吧?”李棠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我查过资料,这里是浅海,不太深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想自己下去?”李棠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有危险?”李棠蹙眉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有危险我会避开,再说了,实在不行我还是能跑掉的,放心吧,很快上来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李棠点点头:“你可要小心点儿,先换衣服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先下去看看,不用潜水服。”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:“别逞强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潜水衣不太灵活,我先下去啦!”

    他说着把t恤衫一脱,裤子也脱下,只穿了一件游泳裤翻身跃入海里,直接没了影子。

    李棠紧盯着海面看,一会儿就有点晕,海面轻晃,看久了觉得自己在晃动,忙转开眼睛,打量远处粼粼的海面。

    她知道方寒有秘术,能够在水里自由呼吸,通过皮肤呼吸,所以他在水里如鱼儿一样自在,不必非戴氧气罐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海面一直没动静,李棠的心慢慢提起来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