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850章 分手
    “你是觉得躲避显得没有男人气度,是不是?”英格丽特问。++++

    方寒道:“有些事躲是躲不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事只能躲。”英格丽特道:“你要是不躲,那怎么说,坦然承认还是否认?要是不承认也不否认,不如躲一躲。”

    方寒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他跟李棠是情侣,尽管媒体上多有自己的绯闻,他从没有正面承认过,绯闻的女主角也没承认,所以只能是绯闻,名不正言不顺。

    现在却不一样,他们拍到了他跟安妮科尔在一起晒太阳的照片,可谓铁证如山不容抵赖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笑眯眯的道:“随你啦,你今天要回哪儿?安妮那边还是李棠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方寒摇头苦笑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抿嘴笑道:“谁让你这么贪心!……我知道你们国内的思想,觉得男人只要优秀就可以有很多女人,这边的想法不一样,再优秀的男人也不能花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明白的。”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三妻四妾的传统思想一直根植在国人的血脉里,米国这边没有这种思想根源,所以不能理解不能宽容这种做法。

    他皱眉想了一会儿,叹道:“我回剑桥城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英格丽特不再多说,她只将主意说出来,至于方寒遵不遵从她不在意,方寒的想法往往高于她,她已经习惯。

    方寒返回剑桥城的别墅时已经是傍晚。别墅里只有海伦蒂娜一人,抱着大腿坐在沙里懒洋洋的看电视,穿着一身居家服,美艳动人。

    “她们呢?”方寒转头看看,别墅里再没别人,有几分空旷寂寥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放下笔直修长的大腿:“去参加派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们的派对还真不少。”方寒摇摇头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道:“米国年轻人都是派对动物,她们已经算是克制的,很多人一个周要参加六场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上楼换了衣服。

    待他下楼,海伦蒂娜已经沏了一杯茶放在茶几上,热气丝丝缕缕。散出淡淡清香。

    方寒端起茶杯轻啜一口。懒洋洋倚到沙靠垫上,电视里正播放新闻,出了丑闻,一位议员与办公室秘书有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。这些议员比起国内的官员的舒适度有云泥之别。多一个女人就这么被追穷猛打。

    “你跟安妮在夏威夷度假?”海伦蒂娜歪头看他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安妮科尔所拥用的小岛属于夏威夷州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摇摇头:“这帮记者够讨厌的,他们是听到风声了吧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。”方寒摇头道:“没有不透风的墙。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叠起大腿,正色看着他:“方寒。你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不管他们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次你躲不过去,最好还是早早解决。”海伦蒂娜摇头道:“你们被抓个正着!”

    从前方寒与安妮科尔在一起的证据只是一起逛街,或者住一套房子,但方寒在贝弗利山庄有房子,且跟安妮科尔是隔壁,能圆得过去,这一次则不然,显然是安妮科尔的度假岛,只有两人,还穿得那么少,一看就知道两人的亲密程度,根本没法推脱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早晚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不小心一点儿!”海伦蒂娜摇摇头:“谁也救不了你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实在不行只能躲一躲。”

    “回国?”海伦蒂娜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道:“也行,你现在不用每在都躲记者,他们很疯狂的,想躲过去可不容易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苦笑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道:“李棠那边知道消息了吧?”

    “打过电话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笑眯眯的道:“她一定很生气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!”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你好像很高兴,终于有热闹可看了,是不是?!”

    “哈!”海伦蒂娜笑一声,又压住:“我等这一天等了很久!”

    方寒横她一眼摇摇头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道:“就像喜欢放火的终有一天要被自己烧死,你这些事哪能一直隐瞒住?”

    方寒摆手道:“咱们不说这个了,我准备明天回去躲一躲!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回来?”海伦蒂娜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看情况吧,我现在也不必每天都上学。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横他一眼哼一声。

    一提到这个她就生气,高智商的自己在方寒跟前真的太笨,毫无抵抗力,硬生生用了半年就追上自己四年的努力,老天也太不公平,不仅智力高,还让他得到几个美女。

    方寒露出笑容:“她们去谁那边,我去接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得路?”海伦蒂娜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:“不是有你嘛。”

    “九点吧,起码九点才能回来。”海伦蒂娜道:“太早过去她们也回不来,你又是讨厌这种派对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们派对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是哈佛的学生,不会太疯狂。”海伦蒂娜道:“罗亚男她们也都是有功夫在身的,谁能强迫她们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我上去看会儿书,九点咱们再走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,你是不想看到我,是不是?”海伦蒂娜沉下美艳的脸。

    方寒诧异的看看她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哼道:“我看你巴不得从我身边离开,不想跟我呆一块儿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是争取时间学习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耽误你学习?”海伦蒂娜冷冷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这么个大美女在身边,我心不能安静。当然耽搁学习!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露出一丝笑容,哼道:“胡说八道,你是嫌我多嘴,嫌我烦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别人懒得跟我烦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哼,你知道就好!”海伦蒂娜笑容更大,白他一眼:“要是别人我才懒得多说!”

    方寒忙点头:“对对,我上去啦!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白他一眼,没再多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李棠卸了妆,与李雨莎一起上了车。刚开出庄园大门。一群记者蜂涌而上挡住路,闪光灯亮成一片,映亮了李棠冷艳的脸庞。

    李雨莎扭头道:“婶,要直接开走?”

    “嗯。走吧!”李棠摆摆玉手。

    李雨莎按了按喇叭。卡宴缓缓往前走。不顾记者们的阻挡,渐渐冲出他们包围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拍戏的庄园从后视镜里渐渐变小直至消失,李雨莎轻声道:“婶。这么一直躲着也不是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叔他都躲了,我为什么不能躲?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李雨莎打着方向盘,道:“尽快辟清谣言总好过让他们乱写,他们写得太离谱太气人,我都想打人了!”

    李棠摇头道:“让他们写去吧!”

    李雨莎道:“保罗倒是高兴了,这下不愁宣传!”

    方寒与安妮科尔原本就一直传着绯闻,这一次却是决定性的,轰动全米甚至全世界,李棠身为三角恋其中之一,记者们疯狂的追逐,对她正在拍的戏宣传效果极大。

    要不是安妮科尔同时出演另一部片子,记者们甚至会想他们是不是自导自演为了宣传电影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保罗这吝啬鬼恨不得一分钱掰开两分用,真是少见!”

    李雨莎道:“婶,你的戏分差不多完成,要不要让他们集中拍一下,回到国内去躲躲?”

    李棠摇摇头:“他正在国内呢,我不能回去,否则记者们又要乱写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。”李雨莎点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返回李棠的别墅时,又被一群记者挡住,夕阳快要落到西山下,这些记者们精神都不太好,守着一天疲惫不堪。

    看到李棠的车过来,他们一窝蜂般涌上来挡住车,李雨莎无奈,按了按喇叭还是没能让他们让开。

    李棠拍拍她肩膀:“算了,我下去说两句吧!”

    “婶……”李雨莎担忧的看她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看这架式,不开口是不行了,早晚要说话,索性跟他们说明白,你不用下车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李雨莎摇头。

    她先解开安全带下车,然后推开涌上来的记者们,给李棠打开车门,护着她出来。

    李棠双手下压,淡淡道:“大伙不用挤,我回答大家三个问题,这位记者朋友!”

    那个高大健壮的中年记者精神一振,忙开口问道:“李女士你好,我们想问方寒先生是不是你男朋友?”

    他说着话尽力的探长手臂,把录音笔往李棠嘴前凑,可惜身前挡着一圈记者不能如愿,只能远远隔着收音。

    李棠沉吟一下,摇摇头:“我们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分手?”中年记者忙问。

    李棠没回答,葱白玉指朝另一个白人青年小伙子一指,很帅气很精神的小伙子:“第二个问题,这位记者朋友。”

    青年记者忙道:“请问李女士对方寒与安妮科尔的恋情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李棠淡淡点头道:“他们在一起很般配,祝福他们能够幸福!”

    青年记者道:“李女士你有什么话想对方寒先生说吗?”

    李棠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她伸手指向另一个年轻姑娘,很漂亮的栗美女:“第三个问题!”

    栗姑娘惊喜的道:“我想问李女士有男朋友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李棠摇头,冲众人挥挥手:“我没什么可说的了,诸位记者朋友们,再见。”

    她迅捷的退回车里,李雨莎跟着关上车门,然后打开车门钻里车里,按了按喇叭。

    这一次,记者们迟疑的散开。让汽车通过,驶入了别墅区。

    李雨莎不时瞥一眼后视镜,看李棠的脸色。

    “别看我,看路!”李棠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李雨莎小心翼翼的问:“婶,没生气吧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生气的!”李棠哼道:“我早就料到会有这种场面,没什么大不了的!”

    “下次遇到婶与叔在一起,记者们会气疯的!”李雨莎抿嘴笑道。

    李棠与方寒还有安妮科尔商量了一个主意,当拍到另两人在一起时,第三人要说已经分手。

    这一次是方寒与安妮科尔在一起,李棠要说已经分手。分了手再跟别的女人在一起。众人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下一次如果拍到方寒与李棠在一起,安妮科尔那边会说已经分手,男女之间分分合合,尤其娱乐圈的女星。太平常了。

    尽管这样有耍人之嫌。但只要能说得过去。大伙可能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只图看个热闹,真正关心的人又有多少。

    李棠忽然抿嘴笑起来。摇头道:“这个主意真够损的,不愧是方寒!”

    李雨莎道:“叔这一招只能应付一时,大伙都不傻。”

    汽车缓缓停到别墅前,两人下了车,别墅里很安静,没有记者跟过来,看看天空也没有无人机。

    两人进了别墅开始忙活,换上家居服戴上围裙,李雨莎与李棠一块做饭,一边闲聊,说起拍摄的进度与将来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婶,要不要也买个小岛?”李雨莎道:“这边买岛最大好处是能一直拥用,不像国内那样只有使用权。”

    李棠苦笑:“哪有钱?”

    “婶,我可知道你赚了不少!”李雨莎一边择菜一边笑眯眯的回答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不够买个小岛的。”

    李雨莎笑道:“婶你赚那么多钱留着干什么呀,叔那边又不是没钱,尽管花就是了,能买座小岛!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黄药师!”李棠摇头:“花那么多钱买个岛,又不常住,太浪费,有那钱还不如买几套别墅!”

    “那去贝弗利山庄买套别墅?”李雨莎问。

    “去那边干什么!”李棠摇头。

    李雨莎知趣的没再提,贝弗利山庄虽好,但安妮科尔在那边,抱着王不见王的原则,李棠不想在那边住。

    李雨莎道:“婶,拍完这部戏,咱们要不要回纽约休养一阵,庄园里的隐秘性还是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纽约庄园那边的安保非常严格,绝对不会让无人机飞过来拍照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李棠点点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清晨抵达的海天机场,刚从出机口出来,看到张瞳一袭黑色连衣裙静静站在不远处,肌肤如雪,光洁如瓷,宛如一株百合花静静绽放。

    他走上前微笑看着张瞳,张瞳要接他的箱子,被他躲过。

    张瞳没再动手:“小欣有事来不了,差遣我来接你!”

    “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方寒皱眉问。

    张瞳道:“不是晓欣出事,是柔熙。”

    “柔熙怎么啦?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她受伤了。”张瞳与他并肩来到停车场,进了宝马suv:“拍戏时摔伤,摔着内脏,挺严重的!”

    “拍戏受伤是难免的,有生命危险?”方寒道,李棠就没有这个顾虑,有功夫在身能避免受伤。

    “暂时没有,……但想恢复也挺难,可能人就要废了,起码需要一两年的康复,所以小欣只能请你回国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去看看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他原本不想躲到国内,只要呆在剑桥城的别墅,宅着不出来,那些记者们就无计可施,这座别墅区的安保极好,记者们进不来。

    结果接到了沈晓欣的电话,让他回来帮忙,也没说帮什么忙,方寒直接飞回来,听到这消息也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张瞳打着方向盘出了车库,驶出机场:“先回家休息一下,上午等查完房再去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嗯,也好。”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张瞳精致的脸庞挂着淡淡笑容,有几分疏远。

    方寒感觉到了异样,扭头看她:“你们这阵过得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嗯,挺好的。”张瞳回答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有男朋友了?”

    张瞳冷淡的道:“没呢。”

    方寒歪头道:“我哪里得罪你了?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敢!”张瞳哼一声:“你在国外过得很精彩嘛,还去夏威夷度假,真是逍遥自在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你们也知道了!”

    张瞳撇撇樱桃般红唇:“你搅得满天下沸沸扬扬,谁能不知道,国内的男人把你当成英雄人物!”

    方寒摸摸鼻子无奈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张瞳道:“在私人岛上度假很好玩吧?”

    “是不错。”方寒点点头:“自由自在没有拘束,可惜还是没能挡得住那些记者!”

    “真够享受的!”张瞳哼一声不再说话,默默开车直到别墅。

    方寒进别墅换了衣裳,练了一会儿功,下楼时,张瞳已经把早餐做好,坐在沙上看电视。

    方寒笑眯眯道谢,与张瞳一块吃早餐,张瞳一直不搭理他,显然是真的生气,方寒没话找话说。

    吃完早餐方寒出别墅慢慢在小区里溜达了一圈,先回自己别墅看看,里面打扫得干干净净,像是有人住。

    他无意中来到沈晓欣的别墅时,看到别墅里有人,皱眉翻进院子看客厅的窗户,里面是沈白。

    方寒吓了一跳,趁着沈白没现自己忙翻出院子,他知道一旦碰上沈白,准没有好话给自己。

    他这一阵也常去沈晓欣那里,每个周都要去,形成习惯,沈晓欣过得很安静淡泊,自由自在,知道沈白对他很不满,一直要找机会说道说道。

    他对上沈白只能败退,没办法强硬,不如不见。

    逛过一圈,他回到别墅时,张瞳已经换好衣服,方寒也换了衣服,两人出去医院。

    方寒坐在副驾驶位上,打量着周围感慨道:“海天的变化不小!”

    周围的建筑有变化,广告位有变化,虽然不大,但整体的感觉已经不同,给方寒物是人非的感觉。

    张瞳道:“你才离开多久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过两年回来时,可能会感觉到很陌生。”

    “你过两年才能回来?”张瞳蹙起细弯的眉毛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初步有这个的打算。”(未完待续!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