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848章 特工
    丽莎笑道:“方寒你跟安妮是男女朋友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。[

    这个丽莎看起来像东欧血统,五官精致而立体,身段儿高挑如模特,散发着撩人气息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道:“你的专辑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正准备着呢。”丽莎摇摇头:“这次感觉不太顺,可能卖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不是请了大量高手帮忙吗?”安妮科尔道:“很多著名的作曲家作词家写的歌,不合你的意?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歌是不错,但我不喜欢唱。”丽莎烦恼的摆摆手:“公司非强迫我转型,要走性感路线!”

    “性感路线?”安妮科尔抿嘴笑起来:“跟你的风格挺像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自己的歌,安安静静的听着很舒服,性感路线太浮夸!”丽莎不屑一顾的道:“他们只为了赚钱,根本不顾我的感受!”

    “这些唱片公司不都这样嘛!”安妮科尔拍拍她肩膀:“想开一点!”

    她扭头对方寒笑道:“丽莎是歌星,你不大关注娱乐圈,可能不知道,她的歌迷可有数千万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丽莎摆手道:“跟你比起来可差远了,你可是世界级巨星,对了,现在记者们正追你屁股后面吧?”

    安妮科尔笑笑:“习惯了,过一阵他们的热情就散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真的很过份!”丽莎撇嘴道:“这帮家伙竟然把我给排除了!”

    安妮科尔“卟哧”一声笑了,摇摇头。

    丽莎悻悻然。旁边一直沉默不语的布斯特也笑起来:“丽莎,他们怀着恶意,你又没男朋友,传绯闻没有卖点。”

    “别人也觉得安妮科尔没男朋友呢!”丽莎哼道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笑道:“多数人都知道我跟方寒的关系,我们只是没亲口承认罢了,而且方寒的身份又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倒也是。”丽莎轻笑:“方寒可是米国英雄,你要是让他不痛快,所有人都让你不痛快!”

    安妮科尔白她一眼,方寒摇头失笑。

    布斯特道:“方寒。你的画风独立于所有人流派。隐约可以看出抽象派的风格,不知师承哪位大师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我是野路子,没拜过师父,只是自己画着玩的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琢磨的?”布斯特惊讶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也不算自己琢磨。是跟一位朋友学了一阵子。基本的技法弄通了。然后就自己乱画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你的天赋真让人嫉妒!”布斯特摇头感慨道:“我学画二十年,作品却远远不及你!”

    丽莎笑道:“布斯特你的写作天份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比方寒差远了。”布斯特摆手:“我写的书很少人喜欢,方寒的书则不然。本本都是畅销书排行榜上的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没说话。

    布斯特道:“世界上是有天才的,方寒这种真的让人很绝望!”

    安妮科尔摇头:“哪有什么天才呀,别人都以为他天赋好,却看不到他的努力与付出。”

    “安妮,你们一直在一起?”丽莎问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点点头道:“我们在一起有一段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传绯闻那会儿就在一起了吧?”丽莎感慨道:“真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她看方寒面貌平平,坐在一旁也没什么存在感,虽然有一身好功夫,品德出高尚,就是觉得他配不上安妮。

    像方寒这种人多的是,功夫好顶多是个保镖,品德高也不是最关键的,即使有这些光环,仍远不如安妮,委屈安妮了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笑眯眯的道:“丽莎,你不找个男朋友?”

    “我——?”丽莎摇摇头:“我自由自在的多好,找个男朋友管着自寻烦恼!”

    这像这次的事,安妮科尔一闹绯闻,马上就得跟方寒解释,肯定低眉顺眼低声下气的,她可受不了这个罪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笑道:“你是因为没感受过美好,真是可怜!”

    “我宁要自由!”丽莎哼道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道:“布斯特,你们什么时候走?”

    “怎么,我在纽约有一个画展,过两天就要离开。”布斯特笑道:“让你惹上绯闻,实在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这些媒体就这样,过一阵就没事了。”安妮科尔温婉的笑道:“祝你画展顺利!”

    “我真羡慕方寒。”布斯特笑道:“有这么美丽动人的女朋友!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你想得那么好。”安妮科尔道:“你们意大利的美女很多,时尚之都的模特更是美丽!”

    布斯特摇头:“不一样的,她们多是没有灵魂的美女,无法打动人心,不像安妮你这般内外皆美!”

    丽莎抿嘴笑道:“布斯特,人家男朋友在呢!”

    布斯特微笑:“方寒不会介意吧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布斯特,你一直是学画,没做别的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布斯特摇头道:“我一直跟着老师学画,后来老师去世,我就自己周游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没有见过你的画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布斯特笑道:“我纽约的画展就在下周,欢迎你过去看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身边没有画?”

    “都在画廊,我身边没有。”布斯特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给安妮来一幅素描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可以吗?”布斯特看看安妮科尔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虽不知方寒用意,却默契的点头微笑:“这是我的荣幸,咱们就在这里画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找画笔。”丽莎笑道。

    她起身去了咖啡馆的柜台,一会儿过后。拿来了画具,方寒笑了笑,看来这里的艺术氛围很浓郁,咖啡馆里竟备有画具。

    布斯特没再推辞,架起画具给安妮科尔画肖像,他画得不快,与众人一边说话一边画,聊的多是娱乐圈的八卦,消息很灵通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话不多,只是淡淡微笑喝咖啡。丽莎一直跟方寒说话。她对fbi很有兴趣很好奇。

    方寒解释了一番,两个小时后,布斯特完成了肖像素描,没有染颜色。画上的女子与安妮科尔确实相似。

    “好画功!”安妮科尔接过画。打量几眼。笑着赞叹:“布斯特不愧是著名的画家!”

    “比方寒的如何?”丽莎笑眯眯的问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笑盈盈看一眼方寒,扭头道:“谢谢你,布斯特!”

    布斯特笑道:“我知道画功比不上方寒的。”

    “各有特色吧。”安妮科尔笑道。

    她一眼就看出布斯特的深浅。确实是有功力,但比起方寒的勾魂摄魄差了太远,根本不是一个层次,没资格比较。

    丽莎笑道:“方寒,要不你也画一张?”

    方寒摆手笑道:“我还是不献丑了,天不早了,咱们撤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想去逛街呢。”丽莎笑道:“咱们四个出去逛一下,就会打破绯闻了吧,安妮?”

    安妮摇头失笑:“没用的,不理他们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她瞥一眼布斯特,没想到布斯特这么老实,方寒一出现他马上就消停,不是先前所说即使有男朋友也不能让他退缩,要竞争到底。

    今天的布斯特安静而乖巧,不像是见到情敌,反而像是孩子见到大人,老老实实的。

    她都要怀疑,布斯特是不是怕方寒动手打他,所以才这么老实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们就先告辞了,我还有事。”布斯特开口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好,那就再见。”

    他伸出手与布斯特握一下,揽着安妮科尔出了咖啡馆,很快有记者围上来,不停的拍照。

    方寒与安妮科尔回到别墅,安妮科尔把自己扔到沙发上,把那张画抛到一边,笑道:“方寒,这个情敌的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方寒坐到她身边,她顺势偎到他怀里,懒洋洋的道:“是不是觉得他有点儿不对劲儿?”

    “嗯,你的感觉很正确。”方寒点点头道:“你觉得不对劲儿是因为他杀过人,身上有煞气。”

    “杀过人?”安妮科尔蹙眉道:“难道是个杀人犯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可不是杀人犯,而经过特殊训练的高手,可能职业特工,杀的人可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杀多少人?”安妮科尔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手上起码有十条人命,是经过职业训练的高手,以后最好不要跟他见面。”

    “怕他杀我?”安妮科尔笑道。

    她对自己的功夫也有信心,随着方寒尽心的指点,她每天也坚持修炼,功夫越来越深,不管是速度还是力量,已经超出正常人的范畴,职业运动员也不如她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他可能是怀着特殊目的接触你。”

    “接触我干什么?”安妮科尔失笑道:“要是特工的话,我根本没什么情报,不值得他们费心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是冲着我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,那倒也是。”安妮科尔蹙眉,沉吟片刻,缓缓点头:“他们拿你没办法,刺杀不成,就用这一招,是为了乱你的心?”

    方寒露出一丝笑意:“他们很厉害,捉到了我的弱点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们都是你的弱点,是不是?”安妮科尔白他一眼道:“他们要把我抓起来,逼你去救,然后杀你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恐怕不仅仅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有什么手段?”安妮科尔歪头看他。

    两人的脸庞近在咫尺,她莹白如玉的脸,黑亮的大眼眨了眨,散发着致命的艳丽,令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方寒即使是她的男朋友,常在一起,偶尔也会有惊艳之感,她是得天独厚的美女,不仅美在气质与容貌,还有风情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就怕他们胁迫我给他们做事!”

    “……确实卑鄙!”安妮科尔缓缓点头,她是娱乐圈里闯出头的。虽然单纯却不笨,那些手段不是不会使,只是懒得用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以后有新朋友要小心一点,提高警惕!”

    “他们何必用这种手段?”安妮科尔蹙眉道:“直接把我捉了去就行,何必要用特工一步一步接近我?”

    “他们第一步要取得你的信任,然后才能让人不知不觉的出国,避开我的眼线。”方寒叹口气:“防不胜防!”

    “直接绑了我,你有办法吗?”安妮科尔歪头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我这个fbi的首席顾问不是吃闲饭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能找到?”安妮科尔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也知道直觉的威力,我的直觉很准,想找你能直接找到。他们跑不掉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安妮科尔点点头:“布斯特是特工。我真没想到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以后这种事还会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怎么办?”安妮科尔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会给他们一个警告,让他们知难而退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警告呢?”安妮科尔笑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:“算了,这些事你就别管了!”

    安妮科尔撇嘴:“是不是要对付布斯特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想打你的主意我怎么可能放过他?”

    “你要杀他?”安妮科尔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我不会轻易杀人,他只会生病躺到床上。不能再做特工。不会有生命危险。”

    安妮科尔歪头看他。明眸眨了眨,想看透他的心:“方寒,你是吃醋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当然吃醋。不过如果他不是居心叵测,也不会这么对付他,公平竞争嘛!”

    “哼,公平竞争!”安妮科尔抿嘴笑起来。

    她看得出来方寒的紧张,顿时觉得甜蜜,笑道:“好像我会改变心意一样!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确实很帅!”方寒无奈的道:“女人杀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是那么肤浅的?!”安妮科尔哼道:“娱乐圈里帅哥多的是,不差他一个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好吧,咱们什么时候出发?”

    “今天就走好不好?”安妮科尔道:“这些记者太烦人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看到这个美丽的小岛,澄静的天空,辽阔无边的大海,还有细细的沙滩,无一不让方寒迷醉。

    小岛上只有两人,各种生活设备却齐备,几座屋子连在一起,游艇与船停泊在码头,直升机停在屋后。

    岛上与外界没有什么不同,除了只有他们两个。

    这座小岛与世隔绝,生活物资需要从陆地上运过来,这里飞到夏威夷只要十分钟,很方便。

    两人躺在沙滩上,穿着泳衣,方寒赤着上身,安妮科尔穿比基尼,露出魔鬼身材,雪白的肌肤在阳光白得闪眼,圆翘的臀从细腰往下突兀而起,惊心动魄,还有高耸的双峰,无一散发着致命诱惑。

    方寒懒洋洋躺在她身边,看着蓝天白云,这么安静悠闲的日子可不多:“这种生活挺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我恨不得一直生活在这里。”安妮科尔懒洋洋的回答,眯着眼睛:“方寒,我们就住在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能受得了寂寞?”

    “只要有你在,我就受得了!”安妮科尔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里偶尔过来住住挺不错的,真要生活在这里,还是太偏僻,以后等我们老了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等到什么时候?”安妮科尔不满的道。

    她一直有个想法,跟方寒生活在这里,当初买下这个岛时就有这个想法,这是她去年刚买的岛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时间过得很快,一眨眼就过了半辈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以后会一直不分开吗?”安妮科尔叹息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当然没问题,难道你会移情别恋,或者过够了这种日子,想找个男人嫁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安妮科尔摇摇头叹息:“我的朋友们都说我是不清醒状态,被你迷住了,以后清醒过来会后悔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爱情就是这样,你的朋友们不错嘛。”

    米国这边的文化与中国不同,讲究的是尊重个人**与选择,不会横加干涉,往往只说好话不会扫兴,尤其安妮科尔这种情况,顶级巨星,朋友们敢给她泼冷水实在难得。

    “她们?”安妮科尔哼道:“她们呀……”

    她摇摇头说话了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有这种朋友还是不错的,起码不会让自己太得意张扬,只听顺心的话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她们总瞧不起你,我实在气不过。”安妮科尔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她们没有义务瞧得起我,况且我也没什么了不起的,何必要所有人都瞧得起?”

    “你这想法真的怪!”安妮科尔歪头看他:“别人是恨不得所有人都尊重自己,喜欢自己,你偏偏不在乎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他们的眼光有什么好在乎的,只要你们不讨厌我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,比所有人都骄傲!”安妮科尔抿嘴笑道,她很喜欢方寒这种骄傲的方式。

    两人把手机扔到屋里,只有卫星电话开着,或者钓鱼或者烧烤,阳光浴,冲浪,潜水,或动或静玩得不亦乐乎,恨不得一直这样。

    可惜这般美好的生活不能持久,英格丽特打来的电话,来跟方寒求救,她手下有一个探员失踪,没到二十四小时,但她觉得不太对劲儿。

    方寒接到这个电话,只能马上动身,开上直升机返回纽约,他已经考过了飞行员执照,能够独立开直升机,当然这其中也有博格纳的帮忙。

    方寒抵达纽约时,英格丽特在机场接他,一袭职业装,细长的眉毛轻蹙着,笼罩着一层忧虑,她拿来了失踪警察的贴身物品,一上车就交给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摸了摸那个银色十字架项链,冲紧张的英格丽特点点头:“人还活着!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长舒一口气,忙道:“远吗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就在纽约。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