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809章 审讯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方寒与英格丽特的飞机在一座公路上空盘旋,方寒指了指公路上一辆正在奔驰的通用越野:“是他们。{ 3”

    “越过去,在前面等他们!”英格丽特哼道。

    直升机加速,斜掠过公路,从旁边绕了一个弯,不让汽车上的人看到直升机,然后停到公路旁的空地上。

    方寒与英格丽特跳出机舱,英格丽特问:“等战术小组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只有四个,没必要等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英格丽特道:“最好抓活的,找到他们的组织,彻底消灭他们!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道:“带拒车钉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英格丽特道:“战术小组应该带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想了想:“那只能人为制造事故了!”

    他缓缓推断了旁边一棵腰粗的柏树,吱吱嘎嘎声听得不远处直升机飞机员心惊胆颤,这可是一棵自己腰一般粗的好树,即使一只巨熊也撞不断,方寒却慢悠悠的一点一点的推倒,非人的力量!

    英格丽特也暗自心惊,知道方寒一身功夫高深之极,却从不知他的极限在哪里,看他的样子,推倒这棵树根本没用全力,这是何等惊人的力量,身体里好像藏着一条龙!

    方寒拍拍手,打量着斜倒在公路上的柏树,满意的点点头,这样一来汽车是不可能过去了,他们也不至于警惕。

    方寒转身朝飞行员打了个手势。英格丽特扬声道:“伯恩,你先把飞机藏起来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飞机员伯恩忙点头,螺旋桨再次转动,直升机拉起来,缓缓消失在他们视野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道:“真能捉住他们吗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他从怀里掏出枪,英格丽特也拿出枪,两人把枪收回袖子,站在路边,看起来好像要搭便车。

    一辆通用越野车飞速驰来,看到前面的树与方寒英格丽特。车子缓缓减速。然后两个枪口伸出车窗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方寒抬手就是三枪,枪口顿时落回了车里。

    越野车划了一个大s弧线,然后猛的转弯,想要调头逃走。“砰!”方寒又一枪射出。

    越野车“砰”一下撞到了树上。安全气囊打开。车前的两人被困住不能动弹,后面两人撞碎汽车玻璃飞出车外,落到树的另一边。

    方寒一步跨到两人身前。分别踹了一脚,两人肩膀分别中了一枪,汩汩流血,胳膊被染红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则跑到车边,一个手刀敲昏一人,方寒到了车另一边,也把另一人敲昏。

    “就是他们!”英格丽特恨恨道。

    她相信方寒的判断,但凡事皆有万一,万一是无辜的路人那麻烦就大了,但看到他们毫不犹豫的开枪,她就知道抓对人了。

    他们分别把两个家伙拖出越野车,然后拿出相片比照了一下,然后拿出一个尺子量了一下他们的身高:“错不了,一米八零,一米七零,一米七五,一米七六!”

    他们四个被摆成一排,只有眼睛能动,好像被绑住了封住嘴,但嘴里什么东西也没有,是被方寒封了穴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等我帮我录音,我先审一下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里?”英格丽特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他们应该有逃生的路线,先找出来!”

    这样的行动一般要先找好退路,一定有人接应,一旦他们过了规定的时间不出现,接应的人很可能离开,再也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待会儿我录音!”英格丽特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又拍了他们一掌,顿时闷哼声响起,四个人的身体不停的颤动,好像被电击。

    他们脸庞肌肉扭曲,狰狞吓人,英格丽特面不敢色的盯着看,他们再狰狞也吓不住英格丽特,她看得出来四人正遭受着非人的痛苦,却丝毫没有同情怜悯,想到他们四个的暴行,她恨不得把他们杀了。

    他们脸色通红,涨了一圈,好像随时会爆炸,汗水迅速出现一层密密麻麻汗珠,这些汗珠又很快成形,流淌下来,运动衫一眨眼功夫就湿透,好像被露水打湿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他们像从水里出来的,浑身**的,喉咙出发一声声闷哼,身体像虾一样的蜷曲扭动。

    方寒分别拍四人一掌,他们顿时停止颤动,一动不动,黯淡无光的眼珠也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死了?”英格丽特皱眉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死不了,他们想死可没那么容易!”

    他伸手又一拍一个青年,温声道:“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
    脸色恢复正常,不那么涨红扭曲的脸庞,这青年相貌甚是英俊,眼珠缓缓转动望过来,艰难的扯动一下嘴角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明白了,你不想说。”

    他拍一下青年,青年闷哼一声,身体再次颤动,脸上肌肉扭曲,再次承受刚才的痛苦,甚至比刚才更痛苦。

    方寒望向另三个,分别拍一下他们,温声道:“你们有没有想说的?”

    三人皆扭过头,一脸不屑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再次拍了他们一掌,叹道:“看来是受过刑讯训练的,这个组织不可小瞧。”

    “能问出来吗?”英格丽特问:“这些家伙很难缠。”

    刑讯训练可没那么简单,不是随随便便的挨打与对痛苦的忍耐,而是建立在真正的科学与心理学上,需要特殊的技巧才能让心理不崩溃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他们受过再好的训练也没用,别着急,慢慢来。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摇头道:“实在不行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是一个好机会,不能错过了。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手机忽然响起。她看一眼:“是战术小组,他们要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再等几分钟,让他们停下待命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英格丽特明白方寒的顾虑,不想让人看到他在刑讯逼供,免得落下口实。

    她接通了电话,发出原地待命的指令,合上手机:“真有办法撬开他们的嘴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人的精神力量很强大,也很脆弱,只要找对方法很容易击溃,他们坚持这么久已经很难得。不知道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他们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法是真正的痛入骨髓。比外力施加的刑讯更可怕,能够摧毁一个人的心防与意志,意志再强也无法脱离**存在,除非像他这种修炼精神力量的人才有希望。凡夫俗子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又过了五分钟。他们四个开始翻白眼。如癫痫发作模样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吓一跳,忙看向方寒,方寒神色自若。静静的观看他们,细致而从容,好像握着鱼竿看鱼上没上钩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看看手机的时间,没有催促,四人翻白眼之后,彻底的闭上了眼,昏迷过去了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忙问:“昏过去了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“要弄醒他们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“昏过去没知觉了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即使昏迷过去也会感受到痛苦,这是真正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人体关闭感官通道是一种自我保护机制,昏迷过去就失去知觉,但方寒手法奇异,即使昏迷也无法断开痛苦,反而更加清晰,痛苦放大十倍。

    又是五分钟后,方寒拍了他们一掌,四人苏醒过来,躲避着方寒的眼神,面对方寒时会生出莫名的恐惧,就像羊面对狮子,纯自本能无法自抑。

    方寒温和的道:“现在可以说了吧?……接应你们的是谁,在哪里能找到他们?”

    他指了指先前的英俊青年:“你来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萨墨尔,英宁,在纽约!”英俊青年垂头丧气的回答。

    方寒看向英格丽特,英格丽特已经打开了录音机,皱眉道:“纽约?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带我们过去见他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英俊青年老老实实的点头,像完全换了一个人,乖巧柔驯,丝毫没有反抗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看得古怪,觉得不可靠,给方寒使眼色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让战术小组的人过来带走他们三个,我们去会一会萨墨尔与英宁,怎么样?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蹙眉问:“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假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英格丽特拿起手机,拨通了战术小组,发出指令,让他们前来接应。

    又过了五分钟,三架黝黑森冷的武装直升机出现在他们上空,缓缓降落,舱门打开,三个战术小组眨眼间跑到英格丽特跟前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指挥他们把三个家伙带走,三架直升机很快离开,方寒与英格丽特乘坐的直升机稍晚一会儿也离开了。

    方寒三人坐上越野车,英格丽特开车,方寒与那青年坐在后面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一边开车一边看后面,方寒与青年温和的聊天,好像平常人一样说话,丝毫看不出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方寒问了青年的姓名,青年名叫哈里亚,原本就是纽约人,后来与朋友一起出国,参加了神圣和平组织,成为一名精锐战士,为了解放全人类,推翻政府而战斗。

    他们是会进行杀戮,人活到世上就是为了死亡,没有人是不死的,早死晚死没什么区别,只要死得有益,对人类的解放与和平有益就好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这个家伙纯粹是被洗脑了,说什么也没用,他根本听不进去,只能让他恐惧让他服从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听得皱眉不已,恨不得把他的脑袋撬开,看看到底装了些什么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