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790章 报答
    四人坐到桌边,葛妙妙歪头看着安妮科尔,笑道:“真没想到安妮的汉语说得这么好呢。”

    “安妮学了半年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厉害!”葛妙妙赞叹道:“而且安妮比在电影里更漂亮,那为什么化妆呢?”

    安妮科尔笑道:“是因为灯光的需要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如果没有化妆,再好的皮肤也会显得很黯淡,懂了吧?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呀……”葛妙妙歪头道:“可惜化妆让安妮失色了几分呢,太可惜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已经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葛妙妙点点头:“安妮化妆已经很漂亮了!……我听说安妮你病了。”

    安妮科尔看一眼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是装病呢,没办法的事,有些事情身不由己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干什么好事了?”周小钗哼道。

    她对方寒再了解不过,方寒这语气一出她就知道方寒一定耍阴谋了,一定暗算别人了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安妮不想与经纪公司签约,不想他们骚扰就回国躲一躲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简单?”周小钗看一眼安妮科尔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抿嘴微笑,装作没看到周小钗的眼神,她是演员,控制自己的表情是一碟小菜。

    “方哥哥,我也想留学。”葛妙妙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马上哼道:“闭嘴!”

    葛妙妙不服气的道:“妈,凭什么我不能留学啊?!国内大学教的这些东西根本没什么用!”

    “谁说没用的?!”周小钗没好气的道:“你不会自学一些有用的?你以为国外大学教的就有用?!”

    “起码更先进一些嘛。”葛妙妙道。

    “想从学校里学到社会有用的。根本不现实!”周小钗哼道:“学校的知识永远落后于社会,你要做的是培养学习的习惯,打好根基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觉得学校太僵化了,而且也没什么大师。”葛妙妙摇头道:“想学习还是要跟大师的,国内的制度根本培养不了大师级人物!”

    “好啦,我不想跟你辩论!”周小钗摆手道:“你先问问自己能不能过去爷爷奶奶那一关吧!”

    周小钗一直住在海天,葛妙妙几乎是被爷爷奶奶带大的,感情深厚,她就是老两口的掌上明珠,真的是含在嘴里怕化了。捧在手上怕捏了。一时一刻也不能离开。

    她现在上了大学住宿舍里,每个星期必须回来,否则老两口就要去学校找她,让她很无奈。

    葛妙妙长长叹口气。无奈的摇头:“人呐。真的太不自由了!”

    “还自由?”周小钗撇嘴哼道:“真是幼稚。你看方寒,他一身本事谁能比得过,比你强了百倍吧。他自由吗?!”

    “起码方哥哥能去国外留学!”葛妙妙哼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撇嘴道:“你以为他是想出国留学才去的?”

    “师母,嘴下留情吧。”方寒苦笑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白他一眼道:“不好好说说,这丫头不会死心!”

    葛妙妙好奇的问:“难道方哥哥不是自愿出的国?”

    “咳!”方寒轻咳一声:“是这样的妙妙,我当初去国外是与米国的警察交流,然后顺利转学过去。”

    葛妙妙点头:“我想起来啦,你是当警察,然后跟米国的警察交流,上学还能做警察,真厉害!”

    “厉害什么,瞎折腾!”周小钗没好气的道:“他现在已经辞职了,不做警察,只在那边读书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辞职呀?”葛妙妙不解的问,明媚的大眼盯着方寒,眨了眨:“当警察不错呀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有很多麻烦,没办法只能辞了。”

    “总之他是身不由己,你以为世界是你的,想干什么就干什么?!”周小钗冷笑道:“思想幼稚!”

    “真是可惜了!”葛妙妙叹息道:“我也想当警察呢。”

    “当警察没那么美好。”方寒笑道:“而且很危险,还是算了吧,不小心会连累家人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一般的警察想连累也连累不着,方寒你碰上的都是穷凶极恶之辈,一般的警察可没那个能力!”

    “女孩最好不要当警察。”方寒笑道:“警察很影响心态的,每天见到的都是世界的黑暗面,心灵难以保持阳光。”

    “那方哥哥你受影响了吗?”葛妙妙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还好吧,知道光明与黑暗都存在才是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啦,妙妙你就别胡思乱想了,老老实实上你的学吧,考研究,到博士,然后安安稳稳过日子!”周小钗道。

    葛妙妙很不服气的撇撇嘴,方寒暗笑,葛妙妙撇嘴的神态与师母一般无二,真不愧是母女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笑盈盈看着没说话,她是赞赏葛妙妙的话,自己的人生需要自己选择与闯荡,不能依别人的安排去生活,那样年老的时候会很后悔。

    她如果当初听了父母的安排,过平静的生活,现在也不可能取得这般成就,只不过一个平常的家庭主妇而已。

    “师母,妙妙实在想去留学的话,就去哈佛吧。”方寒笑道:“罗亚男她们一宿舍的人都在哈佛上学,跟我住一起,我每天接送她们上课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吧。”周小钗摇头道:“你够忙了,她去凑什么乱!”

    葛妙妙原本兴奋的脸色顿时凝固,又恢复了无精打彩,哼道:“妈你真没意思!”

    “以后你就知道我有没有意思了!”周小钗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不再多劝,葛妙妙不走的话。师母可能也不会去米国,实在可惜了,他无奈的叹口气,无奈道:“师母,明天开始我教你另一套功夫吧!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周小钗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,你得注意练功,什么也没有身体重要!”

    “明白明白!”周小钗不耐烦的摆手道:“我会每天练功的!”

    方寒还是不放心:“你的体质原本就弱,再不练功,很快会出问题的!”

    “你真啰嗦!”周小钗哼道。

    葛妙妙道:“方哥哥,也教教我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嗯。也教你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第二天与安妮科尔一块到了蒋家。蒋平江与孟颖迎出来,进了客厅时,现蒋老爷子正端坐在沙上,手里拿着拐棍。

    方寒露出微笑:“老爷子看起来精神很好。”

    蒋老爷子拄着拐棍笑眯眯看着方寒。一脸的皱纹好像都堆积到一起。呵呵笑道:“看来是老天不收老头子啊。送来你这么个神医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老爷子,神医可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神医谁是神医!”蒋老爷子哼道:“把我从鬼门关拉回来,谁还有这个本事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:“老爷子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精神百倍。好得不能再好了,好像年轻十岁!”蒋老爷子把拐棍一放就要站起来。

    方寒忙摆手:“别别,老爷子还不宜做剧烈活动,以舒缓为主!”

    他昨天在治疗时送入一股内力,大补了蒋老爷子的元气,要不然他还是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,即使死不了出不会这么生龙活虎的吓人。

    蒋平江夫妇真的吓得不轻,一个奄奄一息快咽气的病人一眨眼就变成这样,委实太神奇了,太吓人了。

    蒋老爷子没有逞强,又坐回沙里呵呵笑道:“小方,你说你用得到底是什么医术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有这么好的效果,一是我学的针法正宗精妙,二是配合了我的功夫,缺一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气功吧?”蒋老爷子摇头道:“我也见过不少气功大师,没这么神的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老爷子你见过气功大师,但这些大师没能与医术相结合,所以效果差了些。”

    “小方你还别说,真有气功与医术都不错。”蒋老爷子摆摆干枯的手:“像老胡啦,老张啦,都是气功与医术顶尖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可能就是碰巧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糊弄我,我还没老糊涂呢!”蒋老爷子哼道:“他们的功夫都比不过你,小小年纪,真是……,还是老江厉害!”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了一声没说话,拉过蒋老爷子的手腕,探了探,点点头:“老爷子你的身体底子好,但注意不要太耗神太耗力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蒋老爷子点头道:“我就是险死还生后激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你今天的运动就过了!”蒋平江道。

    他当时听方寒说要父亲要运动一小时还觉得不信,现在却是信了,只看父亲现在的劲头,甭说一个小时,两个小时也可能。

    蒋老爷子哼道:“我一点没觉得累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现在是我的气给老爷子撑着,还是要悠着点的,即使精神亢奋也要忍着别乱动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明白。”蒋老爷子点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拿出针来,又给蒋老爷子扎了一次,拔出后就告辞离开,蒋平江夫妇没多挽留,也没说报酬之事。

    蒋平江夫妇送方寒与安妮科尔离开后,回到客厅,蒋老爷子坐在沙里平静的问:“平江,你准备怎么报答人家?”

    “父亲,你的意思呢?”蒋平江问。

    蒋老爷子摇头道:“钱他好像不缺,女人也不缺,说实话,有老江家在,咱们还真帮不上什么忙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也不尽然。”蒋平江微笑摇头。

    蒋老爷子道:“快说说。”

    蒋平江道:“父亲你可能不知道这位神医的底细,我调查清楚了,人年轻,有才华,但有一个缺点——多情!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