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788章 蒋家
    “那就回去吧。”安妮科尔道:“别耽搁了你的学习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想回来住以后有的是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吧……”安妮科尔心不在焉的点点头,她其实不想回去,想跟方寒尽可能的住久一点。

    一旦回到米国,方寒就不是自己的了,需要与很多女人分享他的时间,每次都是匆匆来去,实在让她不满足。

    方寒看她这样,当然不能马上回去:“这次的事还要小心,我觉得你还是再过一阵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能留下?”安妮科尔患得患失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再住一个星期!”

    安妮科尔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就是不知道你这么久不出现,影迷们会不会忘了你!”

    “一部作品出来就解决问题。”安妮科尔道:“现在导演们都有片子了,我还是等等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他们在这里看似悠闲,克拉拉那边没闲着,安妮科尔决定自己开一家经纪公司,由克拉拉她们帮忙打量。

    克拉拉一直在搜集好莱坞的内线情报,哪个导演要拍什么片子,找什么样的演员,什么剧本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了这些消息,才能有针对性的挑选角色,如果不知道这些,当放出消息时已经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那些闯荡好莱坞的生手想真正面试成功的机会微乎其微,有一大半因素就是落后一步,一步迟步步迟。根本没机会。

    这天中午时分,方寒与安妮科尔一块逛待回来,坐在沙上歇息,讨论中午吃什么饭,忽然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方寒过去开门,一个穿着灰色中山装的中年人进来,面容清瘦,温和而有威严,气度不俗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平静的看他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露出微笑:“你好方先生。我姓蒋。蒋平江,我父亲病重,想请方先生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请他先进来坐下喝杯茶。

    他脑海里思维电转。能找到自己门上的绝不是一般人物。而且还自恃能够请动自己的。身份也绝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安妮,这是蒋先生。”方寒笑道:“我女朋友安妮科尔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安妮小姐,打扰了!”蒋平江用英语说道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却用汉语微笑道:“你好。蒋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安妮小姐的汉语真的很好。”蒋平江微笑道:“音非常纯正,佩服!”

    汉语是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之一,有四个声调,对外国人来说非常不适应,他们都只会两个声调,所以说起汉语往往会有僵硬感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微笑道谢,然后起身帮两人沏了两盏茶,坐到方寒身边。

    方寒请他喝茶,笑道:“蒋先生知道我会医术?”

    蒋平江喝一口茶后摇头叹道:“我来得冒昧了,但实在没办法,家父的病确实没办法了,只能请方先生了!”

    他笑道:“我跟江海是好友,跟他通过电话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蒋平江从怀里掏出手机,拨通了一个号:“老江,我到方先生这里了,……好的。”

    他把手机递给方寒,露出笑容:“江海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方寒接过手机,江海的声音传来:“老三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大哥,蒋先生在我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嗯,蒋平江跟我是小,两家也关系很好,你能帮就帮帮他吧,蒋老爷子虽然跟父亲不对付,毕竟以前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方寒没多问,痛快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要是不能治也别逞强。”江海道:“早是撤手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明白。”方寒答应。

    “好了,挂了,你跟安妮过来吧,看看你嫂子。”江海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好吧,看过蒋老爷子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江海挂断了手机,方寒把手机递给蒋平江,笑道:“我收拾一下咱们马上出,是在京师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蒋平江点头道:“飞机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好的,失陪一下。”

    安妮科尔跟他一块上了楼,低声道:“我要一起去吗?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明眸陡然一亮:“真的?”

    方寒笑眯眯的道:“一块去吧!”

    安妮科尔聪明过人,当然明白蒋平江绝不是一般人,应该是很厉害的大人物,方寒要是带着自己,意味着自己身份确定,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又迟疑一下:“没关系吗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不能太委屈你了!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方寒!”安妮科尔搂住他,红唇送上来。

    方寒亲亲她红唇,笑道:“好啦,赶紧换衣服吧,尽快出!”

    安妮科尔忙活开了,给方寒搭配衣服,再给自己换一身,忙了一刻钟两人才下了楼。

    蒋平江看到他们下楼忙站起来,方寒笑道:“走吧!”

    三人出了别墅,外面已经有四个黑西装大汉站在两辆奥迪车旁,蒋平江请两人坐到前面的车,然后坐到副驾驶上。

    汽车缓缓加,沉稳的在车流里穿梭,蒋平江道:“父亲从去年开始就一直卧床,身体一天比一天差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是什么病因?”

    “脑梗。”蒋平江道:“作了一次之后,半边肢体不能动,虽然经过医生的调理与康复好一些,去年底日子又作了一次,就不能下床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这没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蒋平江道:“今年开始,父亲的身体衰弱得很快,胃口越来越差。什么补药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没再用药吧?”

    “一直吃着药。”蒋平江道:“但效果很一般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每个人都有其寿元,寿元一到,神仙难救。”

    蒋平江叹了口气:“方先生你去帮忙看看吧,我知道方先生你医术如神,能起死回生,要是先生你也没办法,我们也就不再抱希望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我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三人很快到了军用机场,然后乘机到了京师,再坐车来到一座山腰的别墅,别墅戒备森严。

    方寒对这样的气度不以为异。安妮科尔却是头一次见到。论权力之盛,国外与国内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也是见过场面的,见过不少的议员与高官,却没有一个有这种森严气势与压迫感。

    方寒在蒋平江的陪同下很快进了别墅。来到客厅时看到一帮人坐在沙上说话。愁云惨雾笼罩着客厅。

    这些人多数是中老年。没有年轻人,看到方寒三人进来,忙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平江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位就是方先生!”蒋平江道:“诸位长辈。我带方先生上楼看看父亲,稍后再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,快去吧。”众人三三两两的答应,好奇的看着方寒,方寒的年纪太轻了,而且又是中医。

    他们的想法跟平常人一样,中医是一门讲究经验的技术,没有充足的经验根本无法形成高明的医术。

    方寒的年纪太轻了,甚至还没有毕业,不过方寒的名气又是极大,让他们生出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方寒来到二楼一间屋子,一个老者躺在床上,鼻子戴着氧气管,一个少妇正静静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方寒来到近前打量这老者,一脸的皱纹与老人斑,看不出年轻时候的样子了,闭着双眼静静躺在那里,显得非常瘦小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,少妇扭头看过来,蒋平江道:“这是方先生,给父亲看病,这是拙荆孟颖。”

    “方先生。”少妇孟颖轻轻打招呼,似乎怕把老者惊醒了,低声道:“爸他还有救吗?”

    方寒上前来到床边,摸了摸老者干瘦的手腕,片刻后轻轻点头:“老爷子寿元未尽。”

    蒋平江眼睛一亮,忙道:“这是说……?“

    方寒扭头看他:“我可以试一试!“

    蒋平江激动的道:“好好,谢谢你方先生,拜托了!“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只能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有什么要准备的吗?”蒋平江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准备一根人参吧,切成片沏成水,慢慢给老爷子用。”

    “爸他很难进食了。”少妇孟颖说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待会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拿出金针,好像是随意的扎进去,一眨眼扎了九根针在蒋老爷子胸口,右掌按到他额头。

    蒋老爷子忽然一颤,跟着金针轻轻颤动,有的左右摆动,有的前后摆动,方向各不相同,甚至有的撞到一起。

    慢慢的这些针变得一致,好像风吹麦浪般起伏,方寒慢慢松开手,金针也慢慢平息晃动。

    蒋平江与孟颖目瞪口呆的看着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蒋老爷子忽然呻吟一声,慢慢睁开眼。

    方寒迅拔下针,扭头道:“准备人参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准备!”孟颖忙道,飞快的离开屋子。

    蒋平江激动的握住蒋老爷子的手:“爸!”

    蒋老爷子目光渐渐清明,看看蒋平江又看看方寒,最终又看向安妮科尔,安妮科尔摆摆手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爸,这是方先生,我请来的神医,这是方先生的女朋友安妮。”蒋平江握着蒋老爷子的手说道。

    蒋老爷子轻轻点头,目光落在方寒身上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道:“老爷子安心静养吧,休息一阵就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蒋老爷子开口说话,声音涩,却还是说了出来:“我要见马克思啦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老爷子目前还见不到马克思。”

    “甭折腾了。”蒋老爷子轻咳一声:“我也累了!”

    “爸,方先生医术神奇,一定能治好你的!”蒋平江忙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病,是老。”蒋老爷子的话越流畅了:“谁能治得了衰老?谁能长生不死?”

    ps:状态极不好,写不动了,明天尽量补上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