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773章 救治
    海伦蒂娜撇撇嘴:“我看咱们还是换个地方吧,他不在,我有点害怕!”

    她说着扫视四周,看看对面的树林,原本觉得深邃神秘,现在却有些阴森可怕了。{

    罗亚男笑道:“你不是不待见他吗?”

    “说是那么说,他不在真的没安全感,你不这么觉得?”海伦蒂娜笑道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亚男,海伦说得有理,我们还是赶紧吃完了撤吧,这里确实不太安全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也点头。

    罗亚男无奈的看看她们,摇摇头。

    王莹笑道:“那就赶紧吃吧,我的汤炖好了,可以吃啦!”

    她们开始吃饭,吃过饭后就收拾东西,装进车里之后开车返程,一边走一边埋怨着方寒扫兴。

    张柔熙欣赏着四周景色,倒没觉得扫兴,能出来一趟已经不错了,看看路边的风景也很好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与方寒的直升机停到一家医院的楼顶,刚下飞机,英格丽特便打了电话,说了两句就沉下脸来。

    方寒看看她,英格丽特低声道:“已经停止心跳,……咱们晚来一步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“刚刚。”英格丽特道:“不到五分钟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让他们坚持做心肺复苏,保持呼吸,不要让大脑缺氧!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没多问,直接吩咐下去。

    她挂了电话匆匆往下走,一边问道:“还有救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要看过才知道。大脑缺氧太久,即使救过来也会有后遗症,看他的运气了!”

    两人来到电梯前时,已经有两个黑西装大汉等在那里,不让电梯活动,看到他们来,他们点头示意,英格丽特与方寒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电梯直通到急救室所在的一楼,出了电梯,外面有两个医生在等。一个中年一个青年。

    中年医生忙道:“英格丽特。这位就是方寒先生?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道:“是他,莫顿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情况不好,他五分钟前已经停止心跳,一直在做心肺复苏。”中年医生无奈的道:“但这是徒劳的。其实莫顿先生已经去世了。”

    “脑波呢?”

    “也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的功夫。四人来到急救室。急救室前已经站满了人,多是黑色西装,多数是中老年。目光炯炯望向方寒他们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冲众人点点头,他们让开一条路,麦克站出来:“方寒,你可来了,快救莫顿吧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朝人群里的熟悉议员点头,没多说话直接进了急救室。

    急救室内,十几个医生围在一张病床前,一个青年医生满头大汗在做心肺复杂。一个中年美妇站在床头,捂着嘴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“麦克,他就是方寒?”有人问道:“真的能救莫顿?”

    “莫顿已经不行了。”麦克摇头叹道:“方寒不出手他就死定了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该死的!”有人愤怒的低吼,莫顿出事他们感同身受,这些家伙连州长都敢杀,更别提他们,太可怕了!

    “看来要加强反恐力度。”有人喃喃自语道:“不能让这帮家伙如此肆无忌惮!”

    “是该加强打击了。”麦克摇头道:“f逼与cia一直不对付,他们亲密合作才能最大限度的防止这类事件!”

    “可惜……”人们摇头。

    f逼与cia的不合由来已久,矛盾无法调和,是近百年积累下来的恩怨,岂能轻易化解,如此下去矛盾只会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英格丽特道:“方寒来了!”

    周围的医生让开一条路,方寒来到近前,看一眼哭成泪人的中年美妇:“我需要得到家属的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方寒?”中年美妇抹一把泪,深吸一口气缓缓道:“我是莫顿的夫人布莱克,我相信你!”

    方寒扭头看向四周,对英格丽特道:“让他们签保密协定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英格丽特点头,把事先准备好的保密协定拿出来一一分给众人,然后道:“快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摸了摸莫顿的手,莫顿虽然戴着氧气罩,却能看出他相貌的英俊,是个英俊的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他摆摆手,示意正在做心肺复苏的医生下来,然后从怀里拿出金针,九根金针一一扎进莫顿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莫顿身子猛的一颤,然后出长长的呼气声,身体仿佛受到电击,然后又落回床上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嘀……嘀……嘀……”心波与脑波同时复苏。

    人们顿时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方寒拔下心口的两根扎,从新扎到小腹位置,手指“砰砰”两下点中莫顿的胸口,传来击打皮球的声音。

    莫顿陡的睁开眼,茫然的看着天花板,然后左右转头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!”布莱克惊喜的唤道。

    莫顿看向她,露出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方寒摘下他的氧气罩,退到一旁,布莱克握住莫顿的手,喜极而泣,莫顿笑笑,虚弱的道:“布莱克,我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布莱克忍着泪水拼命点头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低声道:“他不要紧了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弹头已经取出来了,但身体创伤不小,伤了元气,要好好养一阵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。”英格丽特长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麦克议员等四个议员一力坚持请方寒过来,方寒如果没能救活莫顿,麦克议员他们他损失了信誉,如今是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方寒温声道:“布莱克,让他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。”布莱克用力点头,握紧莫顿的手:“亲爱的。你睡一会,我就在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莫顿望向方寒露出笑容,他认得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:“莫顿先生,我们又见面了!”

    布莱克忙道:“亲爱的,是方先生救的你,不是方先生来,你再也见不到我了!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方寒。”莫顿微笑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好好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他轻轻抚一下莫顿额头,莫顿觉得睡意涌上来,慢慢闭上眼睛睡了过去。只是几次呼吸的功夫。

    众人都轻轻吐出一口气。目光奇异的看向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把金针拔出来收回盒中,然后对布莱克道:“他需要慢慢调养,不要用急药,没什么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方先生!”布莱克紧紧握住他的手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道:“方寒。还有追察凶手的事。……他们逃了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一个没逮住?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摇摇头道:“估计是用直升机,他们火力太猛,形成完全压制。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好吧。去看一下现场。”

    两人离开急救室,麦克迎上来:“方寒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没问题了,我去看看现场,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麦克捶一下他胸口,笑道:“我就说你能行!……好吧,过后咱们再聊,先去看看莫顿!”

    众人涌进急诊室,医生们来不及拦他们已经进去了,然后看到了莫顿静静的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麦克道:“布莱克,莫顿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,只要好好调养就好,麦克,这次真是谢谢你!”布莱克用力点头,脸上已经抹去泪水,恢复了端庄雍容。

    麦克笑道:“我跟莫顿是好朋友,当然不能看着他死,上次我跟莫顿的经历一样,没有方寒我也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医术非常神奇。”布莱克道。

    麦克道:“你们要保密,方寒讨厌麻烦!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布莱克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她通过方寒让众人签保密协定就知道他的心思,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他的本事,是怕麻烦。

    神医固然风光却容易得罪人,像今天这样,如果还有另外一个人性命垂危,他要救哪一个?救一人就会得罪另一个人,被怀恨在心,如果是有权势的,很可能受报复。

    两人不再多议论,免得外人听去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与英格丽特坐上直升机,停在一片警察包围的现场不远,然后步行来到被警戒线围住的大楼前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亮一下证件,与方寒进入警戒线内,方寒打量四周,地上血迹斑斑,惨烈的气息还缭绕在周围。

    “有保镖伤亡吗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摇头:“他们都穿着防弹衣,受伤都是在四肢,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莫顿没穿防弹衣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真够大胆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要风度不要温度的性格,觉得穿上防弹衣太影响形象。”英格丽特摇头失笑:“经过这次应该老实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有弹头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有。”英格丽特道:“我去找一下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仍在打量四周,观察地势,想象当时是怎样的情形,以便于确定有几个人。

    照理说他们的护卫很严密,不会出现这种纰漏,自从几任米国总统遇刺,政府机关对于护卫就很重视与精通,不是专业人士很难攻破护卫网。

    这次没有伤亡,就只能通过证物寻找,如果没有证物,那真的没办法迅找到凶手。

    他眉头忽然皱了一下,望向斜对面的大厦,瞥了一眼迅移开,然后继续转悠,英格丽特拿了一个证物袋过来:“这是弹壳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十点钟方向的大楼顶有人,派人过去看看,注意别惊动了他,他正在盯着这边。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脸色一沉:“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她觉得这是挑衅,是肆无忌惮,对警察与f逼的无视,缓缓点头,然后拿出手机吩咐了几句。

    她让属下开车离开,然后从别处包抄过去。

    “咱们要马上追捕吗?”英格丽特问。

    方寒摸了摸证物袋里的子弹,缓缓点头道:“他们没走远,过去看看吧,先别叫人。”

    两人进了车里,方寒坐副驾驶指挥,英格丽特开车,两人开到一家酒吧前停下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一眼这家“黑鹰酒吧”,外面霓虹牌子熄灭了,显然还不到营业时间,只在晚上开。

    方寒指了指:“他们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闯进去,还是叫人?”英格丽特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还是我来吧,这些家伙太危险!”

    他缓缓来到门前,轻轻一按,门被拉开,方寒迅钻进去,英格丽特紧随其后,双手握枪。

    方寒大步流星的往里走,直接穿过一楼来到二楼,楼梯口站着两个魁梧雄壮的大汉,瞪在眼睛望着方寒,没反应过来他干什么。

    方寒自然的摆摆手,似乎是打个招呼,继续往上走,两个大汉反应过来,忙伸手去掏枪。

    方寒陡的加,一步跨到两人跟前,在他们碰到枪时方寒的手已经按到他们胸口。

    两人瞪大眼睛吃惊的看着他,软绵绵的往下滑,方寒伸手一搭,轻轻扶住然后放到一边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看也没看这边,明亮双眸左右扫视,防止有人忽然出来袭击,虽然知道方寒耳闻八方眼观六路,她仍不敢大意,小心无大错,子弹不长眼。

    方寒放下两人接着往里去,轻轻推开一个房间的门,一步跨进去,里面没有什么声音传出来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没跟着进去,在外面警戒,方寒很快出来,又推开另一个房间的门,里面传来“砰砰”两声枪响。

    “方寒?”英格丽特忙叫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进来吧!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来到屋里,看到四个青年躺在地毯上,屋里充斥着酒味与烟味,混和在一起很难闻。

    “没受伤吧?”英格丽特忙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看来是军队出身,感觉很敏锐!”

    他已经尽量不出声音,刚一推开门,却有两人开枪射击,要不是他身法快可能已经中枪。

    他们应该没听到外面的动静,因为他根本没出声音,却能及时警觉,定是敏锐的直觉所致。

    他们能有这种敏锐直觉,固然是惊弓之鸟,一直处于紧绷的情绪,所以格外的敏锐,但一般人绝没有这么敏感。

    “要是军人就麻烦了!”英格丽特道。

    如果是一般复仇倒还好,要是恐怖袭击,那麻烦就大了,高官们会人人自危,不敢露头。

    目前为止,恐怖袭击并没有专门针对政府高官的,多是面对平民百姓,他们算是开了先例,更关键的是他们差点儿成功了,这会极大的鼓舞其他人,好像告诉世人米国政府高官是纸老虎,针对他们的刺杀会疯狂上涨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现在把人叫来吧!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起身打了电话,十分钟后,三辆f逼的车过来,把十个人带走。

    方寒拍拍手:“好啦,我该撤了,还有野营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回去?!”英格丽特没好气的道:“这件事重要还是野营重要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对我来说,野营重要。”

    ps:无奈的说一句,又停电,我现在在农村老家,线路出现问题,这三天一直停电,今天好像来修的,一修就是一天,但愿明天不再停电了。

    今天会熬夜写,尽量补完昨天欠的那一更,让自己更努力一点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