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751章 震慑
    方寒第二天早晨起床,做完早课下楼时,张瞳正戴着围裙在厨房里忙活,看到他下来,招呼一声:“方寒,什么时候吃饭?”

    “饭好了吗?”方寒笑道。《》《》 ..

    她穿着一身米黄色毛衣,围裙恰好挡住胸前的高耸,多了几分居家主妇的娴静味道,但她的脸色有些憔悴,一看就是睡眠不足,思虑过度。

    他坐到沙发里,打开了电视:“昨晚没睡好?”

    电视里正是娱乐新闻,播放的正是宋浩与吴桐的消息,主持人一脸惋惜与遗憾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是铜号组合,风靡大江南北,是无数少男少女的偶像,长得帅,舞跳得好,嗓子好唱功好,偶像的外貌唱将的实力。

    这样的组合几乎是通杀的,没人能够阻挡,原本人们以为他们会一飞冲天,达到,成为华语音乐圈最尖的组合,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就是再喜欢他们的人也难免会失望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娱乐圈真的太乱了,李棠的运气确实不错,这铜号组合也是天娱的人物,却仍有人敢捋虎须,收拾这两人。

    昨晚齐海蓉打来电话,把事情的经过了一遍,两人是受陷害,有人想收拾他们两个,她会处理,让方寒不必担心,好好跟张瞳过二人世界吧。

    方寒没把她的话当真,安静的睡了一夜,睡得很安详,给张瞳帮了这个忙。他好像放下了这段感情一般,不再那么心急火燎,不再迫不及待,反而看开看淡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他们到底怎么回事?”张瞳坐到他身边,淡淡幽香飘到他鼻中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海蓉是被人陷害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不开个新闻发布会明了?”张瞳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没那么简单,陷害他们的还挺有门路,海蓉空口是没用的,可能需要做通当事人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张瞳问:“看来要运用关系了,你要不要出动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海蓉没,可能是不需要吧。”

    “海蓉可能不好意思开口。”张瞳白他一眼道:“你还要她张口呀。应该主动的帮忙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她做事有自己的一套办法。而且应付过这么多风浪,也有自己的人脉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够相信海蓉的!”张瞳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如果贸然插手,海蓉反而觉得我不尊重她,还是等等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敢陷害他们的绝不是一般人。”张瞳道:“海蓉的人脉非常广。一般人可不敢惹她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猛龙不过江呐。”方寒缓缓头。

    张瞳叹道:“她一天到晚这么忙。太辛苦了。真是佩服她!”

    方寒头。

    “你有时间多回来陪陪她。”张瞳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头。

    “吃饭吧?”张瞳问。

    “好,吃饭!”方寒答应,起身进厨房帮张瞳端菜。张瞳没拒绝,一个递过来一个送过去,很有家的感觉。

    张瞳忽然觉得温馨甜蜜,两人好像夫妻一样,她看一眼方寒,他正专注的端着菜,她不由的脸红了。

    方寒感觉到她的目光,没敢回望,两人低头默默吃饭,吃过饭后,方寒忙起身:“张瞳,你收拾吧,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张瞳头。

    方寒有儿狼狈的上了车,径直驶车离开,张瞳刚出了别墅,手还没能抬起来就看方寒的车只剩下车屁股了,再一眨恨就不见了影子。

    张瞳跺跺脚,哼一声,随后又抿嘴笑起来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齐海蓉两天后返回海天,傍晚时分回到别墅,张瞳还没下班,她在别墅内转了转,气息没有什么变化,卧室里好像还残留着方寒的气息。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把自己摔进床里,埋头躺了半晌,感受着方寒的气息,懒洋洋的不想起来。

    良久过后,脚步声响起,张瞳下班回来看到屋里亮灯,知道是齐海蓉回来了,于是上楼来找她。

    张瞳推门进来,齐海蓉一动不动,就是不想动弹。

    张瞳坐到床边笑道:“想方寒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齐海蓉哼道。

    张瞳笑道:“我知道你想他啦,实在受不了就打个电话呗!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想他呢!”齐海蓉翻身仰躺,紫色的紧身毛衣展现出她峰峦起伏的动人曲线。

    张瞳道:“事情处理好了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。”齐海蓉头,斜睨她一眼:“怎么样,没趁我不在的功夫把他拿下?”

    张瞳顿时脸一红,白她一眼嗔道:“你这人!总疑神疑鬼,吃没味儿的干醋,我跟方寒是清白的!”

    “什么清白不清白!”齐海蓉懒洋洋的笑道:“我又不是瞎子,你们郎有情妾有意的,就差一层纸没捅破!”

    张瞳红着脸道:“胡八道!”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张瞳,我难得大方一回,你别不好意思了,上吧!”

    张瞳嗔道:“我才不上当呢!”

    “过了这村儿就没这店儿了!”齐海蓉笑眯眯的道:“我可能很快反悔的,张瞳!”

    张瞳白她一眼道:“行啦,别开玩笑了,你不用方寒帮忙?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用。”齐海蓉摇头。

    张瞳问:“真能应付得来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的!”齐海蓉傲然哼道:“刑菲这女人越来越放肆了,这次给她个教训让她长长记性!”

    “刑菲?你们公司以前那个大明星?”张瞳问。

    齐海蓉头:“当初好不容易把她捧起来,她却不长进。甘愿做了人家情人,真是没出息!”

    “我看她过得也挺好吧?”张瞳道。

    齐海蓉撇撇嘴摇头道:“好什么好?可能养尊处优了,但人一闲就来烦恼,我看她的心都扭曲了!”

    “给高官当情人有那么难受?”张瞳蹙眉道。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环境很重要,她以前在娱乐圈是女王,但到了情人圈里,她就不行了,嫉妒与不甘足以让人成魔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张瞳沉吟着头:“你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来面条凑合一下就行。”齐海蓉懒洋洋的。

    “没胃口?”张瞳道:“那也得吃东西,我做两个清淡的菜,方寒不在了也要好好吃饭!”

    “行啊。”齐海蓉道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来到省委大院。见到了穿着睡衣的李秀娜。她一脸的喜气,气色比上一次见到好得多,因为感冒已经痊愈。

    感冒对于所有医院来都是束手无策的,但在方寒的手下却很轻易的驱除。李秀娜恢复了健康。

    方寒再次检查了一次。头。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江海陪在一旁,看方寒头,笑道:“老三。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没问题,大嫂安心养胎就好,这一阵子别做重体力活,但也不要闲着,慢慢走一走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要走一走,别一直躺在床上不动。”江海忙道。

    李秀娜穿着睡衣,显然刚从床上下来,白了江海一眼:“我不是怕动了胎气嘛,心一没坏处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大嫂,没必要那么心,反而对身体不好,放心吧,该运动就运动,像平时一样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李秀娜笑道:“我也觉得闷得慌,躺床上太难受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大嫂可以多散散步,但不要去外面的大街上,在大院里就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就听方寒的吧。”江海道。

    “明白啦。”李秀娜笑眯眯头。

    她给方寒沏了一杯茶,退了出去,让他们正事。

    江海问:“你跟张择中的女儿没关系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我调查过,你们不是男女朋友。”江海盯着他哼道:“怎么,想追求人家?祸害人家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:“大哥你想岔了,我只是帮个忙,她是海蓉的密友。”

    “海蓉那丫头的事……”江海摇头道:“真是胡闹!”

    方寒忙问:“海蓉那边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她没告诉你?”江海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不我也没多问,只知道有人陷害她的人,她正在危机公关,应该没什么问题,多损失钱罢了。”

    在他看来,没有性命危险就不是什么事,随便折腾就是,他没必要插手,有事折腾比闲着无事强得多。

    江海道:“妹跟我过了,是罗家烈的情人搞鬼,栽赃陷害那俩伙子,又通过关系要重罚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重罚?”

    “半年的劳动改造。”

    “她疯了吧?”方寒皱眉道:“太肆无忌惮了吧?”

    江海摇头道:“没办法,女人疯狂起来没有理智可言,罗家烈这些年也不像话!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:“海蓉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她要通过律师起诉派出所。”江海道:“会扯出一批人来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起来:“难道是大哥收拾烂摊子?”

    江海无奈的头:“妹打电话过来了,只能是我!……方寒,这件事你要引以为戒,女人们的理智是脆弱的,不能相信她们,要时时心她们闯祸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随她们喜欢吧,只要不是违法乱纪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……”江海指指他道:“回去劝劝海蓉,别这么任性胡闹,得饶人处且饶人吧,我会处理那几个办事的,就别闹上法庭了!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道:“大哥是要维持官员的脸面?”

    “海蓉这么做,得罪了一大批人。”江海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么做也会震慑一大批人吧?……大哥,这次就依海蓉吧!”

    江海叹口气摇头道:“你呀你,这么下去怎么得了!……你女人那么多,会有多少麻烦?!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