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748章 感谢
    “死丫头,会跟我打埋伏了!”张瞳一回到家,张择中坐在沙上斜她一眼冷哼道。《

    张瞳脱了淡粉色外套,露出黑毛衣紧裹着的曼妙身段,笑吟吟道:“爸,什么埋伏呀?”

    她心情很好,他们同意自己跟方寒交往,可惜她却不能真跟方寒在一起,即使这样也让她很高兴。

    “我这个校长是方寒帮忙弄的?”张择中瞪着她问。

    张瞳坐到他身边,给自己倒一杯茶,笑着点点头:“嗯,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!”张择中哼道。

    张瞳茶杯停在嘴边,扭头惊奇的看他:“怎么啦?……爸,他这个忙帮错了?”

    “谁让他帮的!”张择中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张瞳道:“我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净给我丢人!”张择中恨恨道:“好嘛,我倒要沾女儿的光了!”

    “爸,沾女儿的光不丢人!”张瞳抿嘴笑道:“知识分子的清高虚伪劲儿又来了吧?”

    “谁清高虚伪了?!”张择中有些羞恼的哼道:“我是没想到!”

    张瞳道:“人家方寒帮了你这么一个大忙,你一点不感激,反而要责怪?天下间可没有这种事!”

    “瞳瞳,你就气我吧!”张择中瞪她。

    张瞳笑吟吟的道:“爸,当校长的滋味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张择中点点头,气势被压住了,一腔怒火无处。只能哼道:“托你的福了!”

    “爸,这件事也算巧。”张瞳道:“方寒前两天回来,我跟海蓉顺跟说了一句,他就不声不响给办了!”

    张择中越恼怒:“不声不响?很容易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容易呢。”张瞳道:“他可是从不求人的,而且江书记很清正,当然没给他好脸色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择中点点头:“江书记的官声很好。”

    江海在省里的威望非常高,他为官清正,从不收别人的好处,从不循私,不管是对手还是朋友都很敬佩。

    为官之人有两个致命弱点。一是家人一是情人。往往会毁了他们的原则,江海既没有儿女也没有情人,无弱点可言。

    张瞳道:“江书记很反感家人插手官场的事,这次是方寒亲自去见他。拜托他。爸你就知足吧!”

    “哼。我要谢谢江书记。”张择中道:“他嘛,今晚找他过来吃饭吧!”

    “要好好感谢他?”张瞳笑道。

    张择中道:“怪不得他有这么多女人,是因为江书记的关系吧?”

    “爸。你又来了!”张瞳不满的道:“能不能别揪别这个不放啊?你这样还怎么聊天啊?”

    张择中哼道:“海蓉也是因为这个跟他在一起的吧?”

    张瞳拍拍额头,无奈的瞪他。

    张择中呵呵笑道:“好吧好吧,我知道海蓉不是这种人,真不明白他到底有什么好的!”

    “相处一阵就知道啦,”张瞳笑道:“他就像一杯水,乍一尝没什么滋味,但很快就离不开他。”

    张择中不屑一顾:“一杯水,一杯水那是淡而无味,你喜欢这种男人!?”

    他看到女儿在面前这么维护那小子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张瞳笑道:“爸,我不是小女孩了,不喜欢刺激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但愿你这次能认准了!”张择中无奈的道:“他有什么喜欢吃的跟你妈说吧,好好招待他,毕竟帮了一个大忙!”

    如果没有方寒的出手相助,他这一辈子绝不可能做上校长位子,不可能有机会施展报复,会是截然不同的人生,不管怎么说,方寒确实是自己的贵人,总要谢一谢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接到张瞳的电话时,正跟齐海蓉在八一广场的电影院看电影,这部好莱坞电影实在不怎么样,情节空泛而苍白,让他这个作家看不进眼,齐海蓉也觉得不怎么样,听到手机震动,两人一块出来不看了。

    八一广场是综合性大型购物娱乐中心,除了电影院,还有饭店,咖啡厅,甜品店,游戏厅,吃喝玩乐齐全,完全可以在这里消磨一天。

    齐海蓉以前没少跟张瞳一块过来,感觉截然不同,有方寒陪着,看着周围一对对年轻情侣,她感觉自己仿佛变成了少女,回到上学的时候,甜蜜而美妙,正是这种甜蜜与美妙才让她舍不得离开方寒。

    两人出来,方寒接通了张瞳的电话,听到她的邀请,方寒捂着手机跟齐海蓉说了,齐海蓉点点头:“答应吧,送佛送到西,演戏演全套!”

    方寒答应了张瞳,放下手机后笑道:“可能这次能大功告成,张瞳以后就自由了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一身白衬衫加牛仔裤,清纯得好像女大学生,却别有一番妩媚与娇艳,格外的诱人。

    方寒搂着她笑道:“你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最后一场戏别演砸了。”齐海蓉笑眯眯看着他:“是不是挺兴奋的?”

    “兴奋什么?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“能被他们承认,现在是以上门女婿的身份登门了。”齐海蓉笑吟吟的:“你也可以为所欲为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着摇头:“你呀……”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张瞳这丫头也够可怜的,碰上了你!”

    方寒搂着她细腰,笑道:“遇到我怎么会可怜?别乱吃醋了,我跟张瞳没什么事!”

    “自欺欺人!”齐海蓉白他一眼,拍开她腰间的大手:“要不是遇到你,她也不用受相思之苦,偏偏还不能表现出来,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着摇摇头,一脸的怜悯。为情所苦是真正的痛苦,与外在的痛苦截然不同,外在痛苦可通过调节心态而减轻,她却是自多折磨无法脱。

    方寒搂着她找了一家饭店,叫了几盘菜,一边吃一边聊,决定下午去海边玩,商场里面太闹了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方寒开车来到海天大学的教职员工宿舍区,提了两瓶酒来到他家楼下。张瞳正披着外套抱着胳膊等着他。身姿婀娜曼妙。

    看到方寒过来,她忙迎上来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等了很久?”

    “我刚下来!”张瞳笑靥如花,明艳动人:“我爸是要感谢你呢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瞳道:“不是我告诉的,从别处听到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消息传得也太快了!”

    “官场就这样。”张瞳道:“上面领导稍有风吹草动下面都能知道。你跟江书记的关系瞒不了人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。走吧。”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张瞳挽起他胳膊上楼。一路上遇到两个中年妇女,笑眯眯冲张瞳打招呼,非常热情。还玩味的盯着方寒看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,这两中年妇女根本毫无顾忌的盯着他看,好像认准了他是张瞳的女婿。

    张瞳也红了脸,却没辩解,心里反而喜滋滋的,挽着方寒胳膊到了门口,按响门铃。

    张母推门出来,看到方寒顿时露出笑容:“方寒,快进来!”

    “伯母。”方寒笑着唤一声。

    张母笑道:“方寒,你不忙吧?”

    “不忙不忙。”方寒笑道:“恭喜了。”

    张母抿嘴笑道:“还不是靠你嘛,快进来。”

    三人说着进了屋,张瞳给他拿来拖鞋。

    张择中坐在沙上打量着方寒,方寒笑着叫一声“伯父”,张择中哼一声,指指沙。

    方寒坐到他对面的沙上,笑道:“恭喜校长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夸奖自己吧?”张择中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江书记不是徇私的人,如果校长德才缺一都不会同意,我没帮什么忙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是江书记的义弟?”张择中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江书记的父亲是我的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?”张择中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我是唯一的徒弟,跟一家人没区别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张择中点点头:“你运气不错嘛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的运气一直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开饭。”张择中道:“你跟张瞳的事我们不过问了,随你们年轻人折腾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看一眼张瞳,张瞳也望过来,两人目光交接,忙又转开,看得张择中与张母暗笑,恋爱中的人呐。

    张择中也没那么反感了,起码方寒是爱张瞳的,这瞒不过他的眼睛,装是装不出来的,至于将来确实不好说,海誓山盟与结婚都没什么用,人心易变,可能张瞳先变心了呢。

    张择中拿出一瓶白霜葡萄酒,得意的对方寒说,这葡萄酒绝对是精品,喝醉了不上头。

    张瞳道:“爸,这酒就是方寒送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海蓉?”张择中歪头问。

    张瞳笑道:“这酒是方寒酿的,他在米国有个酒庄,就做这种酒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……”张择中点点头道:“好酒。”

    张母道:“不便宜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伯母也喝一杯吧,这酒算是药酒,对身体很补,一个星期喝一杯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就喝一杯。”张母笑眯眯的道,她今天格外高兴,觉得方寒与张瞳坐在一起很般配。

    张择中一看方寒这表现就知道这酒绝不便宜,摇摇头道:“你的精力够用吗?又是上学又是开酒庄,还要在f逼做事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还好吧,有专门的人负责,我只是提供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,你跟我说句实话,到底有几个女人?”张择中轻咳一声,缓缓问道,双眼紧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爸——!”张瞳嗔道。

    张择中没理她,只盯着方寒一眨不眨的看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