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747章 知情
    他出了卧室来到客厅,看到张瞳穿着黑色紧身舞衣正在伸展身体做运动,类似于瑜伽又不像瑜伽,动作很舒缓而优美,散着淡淡幽香。{{}

    他现女儿是越来越漂亮了,身材也越来越好,比离婚前年纪了几岁,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可惜明珠暗投给了那个臭小子!

    “你这酒确实不错。”他坐到沙上拿起报纸抖了抖:“喝醉了不上头,反而很舒服。”

    张瞳“嗯”了一声,不想谈这个话题:“爸,你当了校长,我是不是要避嫌,去别的学校?”

    “避什么嫌?”张择中哼道:“你这个老师是名正言顺,是真正实力获得的职位,谁说也不怕。”

    张瞳道:“总是让人不舒服的,要不我还是去东南大学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张择中皱眉道:“你去东南大学?是不是因为方寒?他现在又不在东南大学!”

    张瞳摆手:“不是,就是觉得不该让爸你为难嘛,身为校长要以身作则,不然不好带队伍,腰杆不硬不是?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瞎操心。”张择中摆手道:“你呀,好好找人男人嫁了,甭跟方寒瞎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瞎混呀!”张瞳忍不住顶嘴,她听到眨低方寒的话就觉得特别刺耳,气不打一出来。

    张择中哼道:“他能跟你结婚吗?”

    “结婚就那么重要吗?”张瞳紧抿樱唇,倔强的道:“爸。我看透了婚姻,没想象的那么美好,也不是必要的!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不想结婚,一直跟他不明不白的在一起?”张择中皱眉,声音不自觉的严厉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们两个真是!”张母从厨房里出来,嗔道:“大清晨的置什么气,别说了!”

    “妈,不是我跟爸置气,是他说话太难听了!”张瞳娇嗔:“什么叫不明不白呀。一本结婚证有什么用?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年轻不懂事。怎么会没用呢?婚姻是找个伴侣,将来老了能在一起做伴,彼此扶持,不会孤单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社会上有多少离婚的?”张瞳不以为然的道:“我跟高波不就这样?一张结婚证有用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!”张母忙道:“高波那样的少见!”

    “我看所有男人都一样!”张瞳冷笑:“男人的本性就是占有更多女人。专一是因为没能力。有能力有机会的绝不会放过!高波是这样。所有男人都是这样!”

    “胡说!”张择中怒斥。

    张母笑道:“你爸没能力没机会吗?不是好好的?”

    “我爸这样的男人有几个?”张瞳摇头道:“现在的社会都这样,爸你也别看不惯,你能自律。但不能勉强别人也这样!”

    “方寒不行!”张择中道:“他女人太多,顾不来你!”

    “别听媒体胡说八道,他没那么多女人!”张瞳道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!”张择中哼道:“他年纪太轻,办事不劳心性不定,你们两个不合适,要找也找个年纪差不多的。”

    “年纪跟我差不多的都找小姑娘。”张瞳摇头道:“爸,你那一套跟社会脱节了,还是别管我了!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爸!”张择中瞪眼。

    ‘好啦好啦!“张母忙把张瞳拖进厨房,剜她一眼:“你就别刺激他啦,你跟方寒真要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瞳抿着嘴点头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,真是傻丫头!”张母摇头道:“跟年纪小的男人在一起会很辛苦,你要照顾他。”

    “他年纪小心理很成熟。”张瞳忙道。

    张母问:“他到底几个女朋友啊?”

    张瞳摇摇头:“我不管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够傻的!”张母白她一眼道:“这些都不了解怎么能在一起,你年纪不小了!”

    她觉得张瞳现在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,跟高波在一起是因为相亲,没有谈恋爱就结婚,不明白爱情的滋味,骤然碰上了就无法自制,彻底陷进去了。

    她跟张择中商量过,不那么激烈的反对,棒打鸳鸯从来是没好结果,只会让他们感情更炽热,还是让他们自由展,慢慢就会冷淡下来,张瞳现在是情迷心窍,以后慢慢清醒过来就不能容忍方寒的花心了。

    况且一辈子不好好谈一场恋爱太遗憾了,这次算是张瞳弥补遗憾吧,就让她任性一回。

    张瞳道:“知道那么多徒增烦恼!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们不管你了。”张母道:“你想跟他就跟他吧,反正我跟你爸都不看好你们,不用多久就会分手。”

    张瞳道:“结婚都能离婚,谁也不敢说一直在一起,不合适就分开呗,何必勉强!”

    “对,不合适就分开。”张母忙点头:“别勉强自己!”

    “妈,你们真同意?”张瞳难以置信的看向母亲。

    张母无奈的摇摇头,打开油烟机开始炒菜,张瞳忙大声道:“妈——!”

    张母摆手道:“同意同意!”

    张瞳从厨房里钻出来,对张择中嗔道:“老张同志你真不地道,明明同意了还要气我!”

    张择中抖抖报纸,没好气的道:“你这丫头,我说什么也没用,索性让你自己吃亏,吃过亏就知道我们都是为你好!”

    “对对,你们是为我好。”张瞳凑过去揽住他脖子,笑眯眯的道:“可是没有调查就没言权呐,你们对方寒不了解。”

    “不了解?!”张择中撇撇嘴哼道:“满世界的报纸新媒都写着呢。”

    张瞳搂着他脖子笑吟吟的道:“爸你也知道那些媒体,为了搏版面吸引眼球什么都敢说。不管是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空穴来风总有点谱吧?”张择中哼道:“总之他是个花心的坏小子,这总错不了!”

    “爸,你这是偏见,被外界愚弄了!”张瞳摇头道:“他是有点儿多情,但有才华有德行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跟你说这些根本没用,你听不进去!”张择中摆手道:“你现在的状态把臭的都当成香的,缺点看成优点,以后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爸你也听不进去!”张瞳摇头:“你现在是把香的看成臭的。以后也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!”张择中笑起来。指指她:“等以后吃过苦头,别来我们这里哭!”

    “爸,你该换身衣服了!”张瞳笑眯眯的道:“不能像以前那么穿了,太老土!”

    “我没那么多讲究。”张择中道。

    张瞳道:“你可是代表着海天大学的形象。起码的形象设计是需要的。我今天去帮你买两身衣服!”

    “行啊。你就折腾吧。”张择中知道女儿的眼光很好,由得她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张择中来到校长办公室,崭新而古色古香的桌椅。书架里摆满了名著,都是大部头,两盆绿萝衬得办公室生机盎然。

    他一下就喜欢上这里,当初来这里时,他从没想过会成为这间办公室的主人,老天待自己不薄,还有施展抱负的一天!

    敲门声响起,董千里把胖乎乎的身子挪进来,一脸的笑容,呵呵道:“校长还那么早!”

    “习惯了,老董,你也这么早哇!”张择中笑着请他坐下,亲手沏一杯茶,与从前没有两样。

    董千里忙伸手拦住他,要自己沏茶,笑道:“你现在是校长,可不能再让你动手,我来我来!”

    “你这老董,就会做怪!”张择中没好气的道:“这里是学校又不是官场,没那么多讲究!”

    “要的要的。”董千里笑道:“校长你可得注意,该维护威严就得维护威严嘛,不能太平易近人了!”

    “好啦。”张择中摆摆手道:“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这么早等着我,到底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校长你知道咱们学校有个小金库吧?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?”

    “听说这个小金库被何校长取光了!”董千里摇摇头:“他做得忒不地道,太气人了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嗨,我是谁呀,消息灵通得很,我还知道你被江书记看中了!”

    “你消息倒真是灵啊!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!”董千里得意的道:“校长你真是好福气,命里没有莫强求,我算真正活明白了!”

    “你哪得来的消息?”张择中笑道。

    “天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!”董千里道:“校长你有一个好女儿呀,我偏偏生了个没用的儿子,整天好吃懒作,正事不干,更别提帮我了!”

    张择中皱眉:“瞳瞳?”

    董千里也是眉眼通透的人物,一看张择中的表现,忙道:“瞳瞳的男朋友就是江书记的义弟,你不会不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!”张择中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瞳瞳的男朋友叫方寒是不是?”董千里摇头失笑:“校长你还真是傻人有傻福,竟然不知道!……方寒是江书记的义弟,那就是一家人,你这个校长不就是他一句话的事儿?!”

    张择中半信半疑:“你是说省委的江海书记?”

    董千里笑道:“还有哪个江书记?!……看来真不知道,老张,你真是运气好得让人想撞墙呐!”

    “等等,等等!”张择中摆手皱眉道:“方寒怎么会是江书记的义弟?”

    “这就不知道了。”董千里摇头:“省委很多人都知道方寒,平时很低调,不显山不露水,经常在国外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家在农村,父母双亡了吗?”张择中皱眉道。

    董千里笑道:“确实是这样,但他偏偏是江书记的义弟,有什么内情就没人知道了,反正瞳瞳命好,老张……校长你的命也好哇!”

    张择中脸色不太好看,董千里一看不妙,忙知趣的告辞。

    张择中在屋里走来走去,最终打了个电话给张瞳,让她中午回家吃饭。

    ps:年度最佳作品评选开始了,一直对自己的书没信心,才能差写得不好,但到底在哪个位置一直没有谱,大家如果觉得还好就投投票,觉得一般就算,让我有个自知之明,谢谢啦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