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746章 庆祝
    董千里胖乎乎的,逢人带着三分笑,好像弥勒佛似的,他笑眯眯打量着张择中:“行啊老张,真人不露相啊!”

    “真人?说谁呢?”张择中放下茶杯,坐到旁边沙上:“不会是我吧?”

    “瞧瞧!瞧瞧!”董千里指着他不停摇头:“老张啊老张,你这人什么都好,就是有一点,知识分子式的虚伪!”

    张择中没好气的道:“少啰嗦,有话赶紧说!”

    “老张,我是向你道喜了!”董千里摇头叹气道:“争来争去,没想到真正的高手在身边,防不胜防呐!”

    “你这老董,说话越来越没谱了,到底怎么回事,我这一头雾水呢!”张择中瞪眼。

    董千里胖乎乎的脸上露出讶容:“看来你真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知道什么?!”张择中没好气的道:“我这刚上班,还没见到人呢,你是第一个!”

    他来得最早,办公楼里没遇到同事,所以没听到什么消息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真的不知道。”董千里惊奇的道:“老张,我要称呼你一声张校长啦!”

    张择中也是精明过人之辈,皱眉道:“校长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校长的位子是你的了!”董千里嘿嘿笑两声:“我是白忙活一场啊,腿都跑断了,你倒好,稳坐钓鱼台,不声不响的就上去了!……你是不是早就胸有成竹?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张择中摆摆手,皱眉道:“你的意思不会是说,正校长的位子是我的吧?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!”董千里一拍他肩膀,忙又放下,嘿嘿笑道:“以后可不能这么放肆喽,官大一级压死人呐!”

    “就你怪话多!”张择中没好气的瞪他一眼:“不是哄我玩吧?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有那闲情逸志吗?!”董千里苦笑。摇摇头道:“张校长,说说呗,哪来的关系?”

    张择中摆手:“你还不知道我?哪来什么关系!……看来组织是英明的。该什么人上就什么人上呐!”

    “照你这意思,我就不该当这校长?!”董千里没好气的哼道。

    张择中笑眯眯的道:“平心而论老董。你的资历与表现能比得过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就是比你差个博士嘛!”董千里哼道:“我这些年没功劳也有苦劳吧,学校里大大小小的杂事哪个不是我负责的?”

    “智者劳心愚者劳力。”张择中呵呵笑道:“你就是辛苦的命!”

    “张校长,说说呗,到底走了什么门路?”董千里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张择中斜睨他:“换了你你会说吗?”

    董千里拍着大腿叹道:“我这不是好奇嘛,一直知道你没什么门路,防着老陈,老荆,也想过会空降一个。就是没想到会是你!”

    张择中呵呵笑道:“现在还没宣布呢,说不定忽然换成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!”董千里摇摇头:“我有消息来源,你还真是……,看来我没这个命了!”

    等到张择中退休,董千里也要退休了,两人是同岁。

    张择中道:“命里没有莫强求,就像我,没去跑官无欲无求的,偏偏还真落到我头上,要相信组织嘛!”

    “滚蛋!”董千里没好气的一摆手:“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走啦!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骗我,我跟你拼命!”张择中哼道。

    董千里斜他一瞧:“瞧瞧你的胆子,还校长呢!”

    他拉开门离开。

    张择中坐立不安。有点莫名其妙,他确实没有门路,对校长的位子根本想都不敢想,董千里,老陈,老荆,门路都很硬,都比他强得多,没想到最终却是自己坐上宝座。

    这种从天而降的好事他想都不敢想。至于说组织英明,他又不是小青年。不会这么天真。

    他皱眉想了一圈,确实没有什么助力。太奇怪了,难不成真是董千里戏弄自己?!

    敲门声响起,进来一个主任,笑呵呵的给张择中道喜,恭敬的称呼校长,舍去前面的姓。

    张择中笑着摆手,最后还没定下来,不能算数,万一闹一声乌龙那就成笑柄了,还是叫张校长的好。

    张择中正小心翼翼忐忑不安中,省组织部的副部长到了学校,在会议室里宣布了任命,张择中成为海天大学的校长,一位德高望重的教授接替他原本副校长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位教授没什么背景,骤登高位,不停的望向张择中,他平时跟张择中最近,以为是张择中的推荐。

    张择中面不改色,暗暗惊奇,揣测自己得了哪位大人物青眼,否则断不会有如此大的人情,如此一来他的校长位子稳稳当当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张择中满面春风的回到家,路上所遇的老师都恭敬亲热的称呼校长,比原来热情了几分,校长与副校长只差一个字,地位千差万别。

    他推门进屋,张母笑眯眯替他拿鞋:“真成校长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择中点头,呵呵笑道:“天上掉馅饼,没想到我张择中也能遇上,真是老天有眼!”

    “今天有不少人登门套近乎。”张母摇摇头道:“太热情了,真是受不了,一个校长而已,你以前也是校长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能一样?!”张择中踌躇满志的摆摆手:“根本不是一回事,不准收礼,谁的礼也不准收!”

    “明白明白。”张母笑道:“我都让他们拿回去了,他们也知道你的脾气,没怎么坚持。”

    张择中道:“咱们都是老家伙了,也没什么可享受的,瞳瞳也能养活自己,没必要贪钱!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张母道:“我这辈子也没奢望过什么好日子!……谁提拔的你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张择中摇摇头,皱眉道:“真是奇怪了,这件事透着蹊跷,也可能是平衡的结果!”

    他说完摇头,自己都不信。苦笑道:“我都糊涂了!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张瞳回来了,穿着一身黑毛衣牛仔裤。曲线优美动人,挺拔优雅。笑着跟张择中道喜。

    张择中心情好,和颜悦色,父女两人的冷战好像停止了。

    张母笑道:“你爸这辈子的理想终于实现了,今天好好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张瞳笑道:“给爸庆祝庆祝!”

    “你爸的运气真好,这个校长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!”张母笑眯眯的进了厨房,跟张瞳笑道:“男人呐不能没有事业,前一阵长吁短叹的,现在一下就精神百倍。年轻了十岁!”

    张瞳抿嘴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就是不知道哪个大人物看中了你爸。”张母摇摇头。

    张瞳笑笑没说话,来之前方寒说过,先别跟他说,过两天再提不迟,在这个大喜日子别找不痛快,这对方寒太不公平!

    她紧抿唇死死压住自己说出来的冲动。

    母女二人很快做了一桌子菜,张瞳还陪张择中喝了两杯葡萄酒。

    “真是好酒!”张择中长长叹息一声,放下酒杯:“白霜葡萄酒,瞳瞳你哪来的?”

    张瞳笑道:“好喝就行,总不是偷来的!”

    “这酒真的不错。我拿两瓶给朋友。”张择中道。

    张瞳忙摇头:“不行,爸,这是给你喝的。你要送送别的!”

    “这酒的口感真好,而且喝下去很舒服,送人最好。”张择中笑道:“我又喝不了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张瞳道:“爸,这酒可是我好不容易从海蓉那里弄来的,产量非常稀少!”

    她说到这句话时,眼前又泛起方寒的脸庞,当初她拿回这酒时,方寒已经叮嘱过,就说是齐海蓉的。免得他拒喝,这酒对身体极好。滋补身体,他现在需要这种滋补。

    张瞳也知道一旦说是方寒送的。父亲绝不会再喝,但不说出来,心里却歉疚难抑,一阵阵难受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很贵喽?”张择中皱眉。

    张瞳迟疑一下,无奈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多少钱一瓶?”张择中问。

    “具体的我也不知道,只知道很贵。”张瞳道:“海蓉不差那点儿钱,关键是产量少,有钱也买不到。”

    张择中点点头:“嗯,我确实没在市面上看到过,看来产量确实稀少,海蓉这丫头确实没得说!”

    “今天这大喜日子,应该叫海蓉过来!”张母道:“我去打电话!”

    张瞳道:“海蓉在外面有事呢,今天过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海蓉这丫头真好,你抢了他男朋友,她也没恼。”张母摇头感慨。

    “妈——!”张瞳蹙眉。

    “大喜的日子还是算了吧。”张择中摆手道:“别提那个家伙,一想到他我就烦!”

    张瞳苦笑,低头吃饭。

    张母也觉得不该提,笑道:“你爸当了校长,以后家里的人会很多,瞳瞳,你回来住吧。”

    张瞳道:“我喜欢清静,受不了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你呀……”张母无奈的道:“你这个性格怎么能交男朋友?!”

    不出去走动,没有机会结识别的男人,现在这个时代酒香怕巷子深,她一头陷进方寒的情网出不来了。

    张瞳道:“妈,你就甭操心了,吃饭吃饭!”

    今天大喜的日子,难得一家人高兴,一旦说到自己的事又要闹僵,还是不提为妙。

    张母也知道这个道理,只能压下来,笑眯眯的道:“老张,来来,我们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张择中呵呵笑着干了一杯,他精神旺盛,酒量也变大了,三人不知不觉喝了一瓶白霜葡萄酒。

    开第二瓶的时候,张瞳悄悄给换了酒,白霜酒的劲大,这么喝太浪费,反正父亲现在也喝不出好坏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张择中神清气爽的起床,挥了挥胳膊,觉得豪气万千,年轻了十几岁。(未完待续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