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745章 落定
    江海道:“都多大年纪了,怎么可能呢!”

    方寒笑眯眯的道:“你跟大嫂不到六十吧,怎么不可能,还有七十生子的呢,恭喜大哥了!”

    江海强忍兴奋摇摇头:“感冒有没有影响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调理一下就好,……大哥,大嫂年纪毕竟不小,要小心一点,别出去了,就呆在家里养胎吧!”

    “那是一定的。”江海点点头。

    李秀娜眼泪溢满眼眶,几乎要哭出来,江海摇头道:“瞧你,有什么可哭的,这是大喜事,去跟爸妈说一声吧。”

    李秀娜忙摇头:“先别说,万一空欢喜一场呢!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方寒的判断。”江海道:“况且这次有方寒在,一定能保住孩子的,你就安下心吧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大嫂以前是习惯性流产吧?”

    李秀娜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年轻的时候流了四次产,后来不能有孩子了,找多少好医生也没用,医生不是神仙。

    这一直是他们夫妻的心病,两人年纪时是恋爱结的婚,感情深厚,江海不同意离婚另娶,江承也够开明,没逼他们离婚,但一直没有孩子确实成了他们的心病。

    江河夫妻为了不惹他们伤心,过节的时候不把孩子带回家,让他们去姥姥家,却让他们夫妻更痛苦,但没表现出来,外表装作不在意。

    轻易有孩子的夫妻很难理解无法有孩子的痛苦与绝望,江海夫妻绝望之后就决定五十岁去领养一个孩子,免得老来无子而凄凉。

    没想到惊喜突出其来,李秀娜竟然怀孕了!

    方寒道:“大哥,这次我亲自来护理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能在身边最好。”江海点点头。

    李秀娜抹一把眼泪。笑道:“方寒,我最近是觉得身体越来越好,越变越年轻了。但怎么会怀孕呢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大嫂是苦尽甘来了,命好呗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你的功劳。”李秀娜道:“你配的药酒我一直坚持喝。你大哥也喝着药酒。”

    他们是老夫老妻了,近些年来夫妻房弟之事越来越少,江海太忙,官场的事又太耗精神,每次回到床上疲惫不堪,根本没精神干别的。

    自从喝了方寒的药酒,两人的精神与体力都越来越好,好像回到了年轻的时候。床弟的事越来越频繁,接近刚结婚那阵儿。

    她从没想到自己会怀孕,现在一想就感觉水到渠成,肯定是因为身体好的缘故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药酒大哥跟大嫂你都别喝了,今天开始喝别的,大嫂你就安心养胎吧,有我护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全拜托你了!”李秀娜抿嘴笑道。

    她知道方寒的医术神奇,无病不克,对他很有信心。

    江海道:“好啦,告诉爸妈吧。让他们高兴高兴,我跟方寒谈点事儿。”

    李秀娜笑着点头:“方寒,中午想吃什么。”

    方寒摆手:“大嫂。我中午回去吃,不在这边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准走!”李秀娜道:“好容易来一趟,中午就在这儿吃,你大哥今天也不上班。”

    江海道:“今天上午去钓鱼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两人坐到书房,江海道:“我查过这个张择中,确实是个人才,你跟他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江海的书房不仅不大反而有点狭窄,甚至昏暗,光线不明亮。需要打开台灯才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方寒却暗自赞叹,这个光线恰能令人心思沉静幽邃。轻易的沉静下来,能够脱离现实。进入迷离奇妙的书中世界。

    这绝对是高明的大师设计出来的,平常人根本不会懂这些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跟张校长的女儿是好朋友。”方寒道:“听说这次校长出缺,很多人在奔走,他却很安静,无欲无求,就忍不住替他说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女儿?!”江海皱眉道:“他女儿多大年纪?”

    “没你想的那关系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江海哼道:“老三,你该收收心了,天下美女无数你能都占住?别到头来熊瞎子掰苞米,一个也不剩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大哥,我有数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数才怪呢!”江海哼道:“多少英雄豪杰栽在女人身上?你呀你,爸他不舍得说你,你就胡折腾吧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又不是当官的,没有作风问题。”

    江海知道再说无益,道:“张择中的女儿跟你真没关系?”

    “说一点关系没有也不对。”方寒沉吟道:“算是很好的朋友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你!”江海无奈的道:“我查了一下,张择中确实符合条件,这件事就这么办吧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谢谢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因为他确实符合,风评不错,所以才提他,否则你再怎么说我也不会答应!”江海哼道。

    “明白明白。”方寒笑道:“二哥那边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他——?!”江海摇摇头道:“老夫聊少年狂,跟年轻人似的,一天到晚想打仗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是好事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弄的那个雷虎部队让他太兴奋,我看很危险。”江海不以为然的道:“他是将军,不是冲锋陷阵的士兵!……总之我说的他不听,你有时间劝劝他。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我也劝过,没用,过了兴奋劲就好,……二哥还能往上升一升吗?”

    “他到这个地步已经很难得,再往上……”江海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看二哥不甘心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江海哼道:“他不甘心有什么用?反而容易坏事,人贵在知足,有自知之明,他没戏!”

    方寒叹口气:“二哥听不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等他碰得头破血流就知道厉害了。”江海摆摆手道:“走吧,今天上午去钓鱼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喝了一会茶,方寒从书房里挑了一本书。两人开着车来到一座水库,交了钱然后摆上鱼竿。

    这座水库已经有不少的钓客在,两人穿着专业的设备。身处其间丝毫不显得特别。

    一上午方寒什么没钓到,江海的收获不少。却全都放了,两人空着手回到别墅,李秀娜已经做好了饭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方寒离开省委大院回到天方马术俱乐部,碰上了赵语诗,她眉眼带笑的迎接他进别墅。

    赵语诗心情很好,所有的马都没问题,终于度过了难关。而且说服了家里,她确定要去米国留学。

    届时她会放下所有的重担,只专心于学业,而且能跟罗亚男她们一起,不会像现在这么孤单。

    方寒跟她聊了几句,知道她要去哈佛学工商管理,下个月就会过去,他恭喜了两句,赵语诗冰雪聪明,是高材生。进哈佛并不是难事,而且她的门路广阔,能找到出名的教授推荐。更是容易。

    两人聊了几句,傍晚时分,齐海蓉过来,他才一起回到别墅。

    别墅里灯火通明,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张瞳穿了一身黑毛衣,静静正在沙里看电视,娴静优雅,见两人回来,她懒洋洋的道:“饭已经做好了。要不要马上开饭?”

    “嗯,吃饭吃饭。”齐海蓉接过方寒外套放好。感叹道:“饿死了,今天真是不顺!”

    张瞳白她一眼:“你哪天是顺的。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三人坐下,方寒低头吃饭,齐海蓉道:“方寒,你今天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一个长辈那里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还要保密吗?”齐海蓉歪头看他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齐海蓉白他一眼道:“真会吊胃口,是替张瞳办那件事吧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找了找人。”

    张瞳紧抿嘴,看他一眼又低下头,没说话。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那有把握吗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应该差不多了,但不到最后谁也说不准会不会有变数,低调点儿为妙。”

    张瞳道:“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齐海蓉嗔道:“张瞳,你就别客气啦,放心吧,方寒办事很稳当,张校长这回当定这个校长了!”

    方寒横她一眼,齐海蓉笑道:“是找的江书记吧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。

    齐海蓉笑眯眯的道:“别想瞒过我,我的消息很灵通,官场上的消息传得格外快,你们两个去钓鱼了!”

    方寒蹙眉。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江书记的一举一动都会成为人们的聚点,有不同的解读,知道你跟江书记关系的不多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一直刻意低调,而且知道的人也不扩散,不到一定层次并不知道自己跟江海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所以很多人都好奇,你到底是何方神圣,怎么会跟江书记钓鱼,而且是私人身份。”齐海蓉摇头失笑道:“他们打破头也想不明白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不会有闲话吧?”

    “很多人巴不得有这些闲话!”齐海蓉笑眯眯的道:“有时候闲话的作用很大,你怕什么?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张瞳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瞳忙回过神,摇摇头:“没,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在是想怎么报答方寒吧?”齐海蓉抿嘴笑道:“以身相许吧,我不介意的!”

    “你净胡思乱想!”张瞳白她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闭上嘴低头吃饭。

    星期一早晨,张择中像往常一样早早来到办公室,擦擦桌子抹抹椅子,沏上茶,再给花浇上水,差不多到上班的时间。

    他刚坐下就听到外面敲门,说了声“进来”,一个老头推门进来,是跟他同是副校长的董新民,这一阵忙得很,打点上下,使尽全身解数,想要坐上校长的宝座。

    “老董?”张择中起身拿杯亲自沏茶,笑道:“星期一就有事儿,怎么有功夫来我这儿?”(未完待续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