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733章 过关
    进了别墅后,张瞳懒洋洋坐到沙发上,齐海蓉笑道:“效果怎么样,把他逼走了吧?”

    “看来是放弃了。”张瞳点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进来,坐到沙发上,笑道:“张瞳你好像挺惆怅的,是不舍得了?”

    张瞳白他一眼道:“我是觉得无聊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无聊的?”齐海蓉笑道:“消除了一个麻烦,你应该觉得很轻松啊?”

    “是轻松了,但又有点儿复杂。”张瞳摇摇头叹道:“我真是上年纪了,多愁善感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又恢复年轻了。”齐海蓉笑道:“心态年轻了,下次他不会再来了吧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。”张瞳摇头,扭头道:“方寒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小事一桩,明天我就走了,海蓉张瞳你们不过去玩玩?”

    “过去干什么?!”齐海蓉哼道:“看你左拥右抱!”

    张瞳抿嘴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哪有你想得那样!……语诗真不去国外看看?”

    “我劝劝看吧。”齐海蓉道:“这丫头被你害了,现在都找不到喜欢的男孩了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摇摇头。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我知道她以你的模板在找男朋友,可惜每个人都是独特,哪能有一模一样的人!”

    “过两年就好了。”张瞳笑道:“她会慢慢懂得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吧。”齐海蓉叹道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第二天傍晚准备走,都上了齐海蓉的车,要启程去机场,忽然接到一个电话,是张瞳打来的。

    方寒接过电话后看看齐海蓉,齐海蓉看着他,方寒把手机按到免提上:“张瞳?”

    张瞳道:“方寒,你上飞机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呢,正要去机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张瞳似乎在措辞,不知道怎么说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?”方寒问:“有话就说!”

    张瞳道:“我爸妈邀请你过来做客,方便吗?”

    方寒看向齐海蓉,齐海蓉抿嘴笑着摇摇头:“张瞳,伯父伯母在身边吗?”

    “海蓉,我是张择中!”平和的声音响起:“你跟方寒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是伯父呀,我正要送方寒去机场呢。”齐海蓉忙正色道:“要方寒现在过去吗?”

    “方寒要实在忙就算了。”张择中道:“下次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忙道:“张校长,我没问题,现在就过去打扰吧?”

    “过来吧。”张择中道。

    张瞳挂断了电话,齐海蓉吐吐舌头,扭头道:“你认得张伯父?”

    “我当初出国到科尔萨门下,正是张校长推荐的,否则也进不去!”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看来张瞳帮了你大忙。”齐海蓉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过去吧。”齐海蓉叹口气道:“这就麻烦了,到时候你怎么说呀?……他知道我们的关系吧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张瞳说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齐海蓉道:“真是麻烦喽,那我就不跟你去啦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,笑起来:“看来你也有怕的人呐,怎么,心虚了?”

    “谁心虚了!”齐海蓉不服气的道:“张伯父他逮着机会就训人,我算是怕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别去了,我自己进去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怎么说?”齐海蓉蹙眉道:“要是不知道我跟你的关系还能蒙混过关,现在嘛……”

    她摇摇头,张择中可不是一味教书育人的书呆子,人情练达,洞察世事,是很厉害的人物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实话实说的话,他可能逼张瞳继续相亲,那我只能装到底了,就说我跟你分手,跟张瞳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挨骂了!”齐海蓉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先顶过一时再说,过了这一阵不会逼得这么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齐海蓉想了想,勉强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自己开车进了海天大学,来到教职工宿舍区,来到张瞳的家,按响门铃时,张瞳过来开门。

    她穿着一身灰色长毛衣,宽松的毛衣让她更显苗条婀娜,给方寒使了个眼色,扬声道:“爸,妈,方寒来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进屋,先把两瓶葡萄酒递给张瞳,笑着进屋:“校长,伯母。”

    张择中坐在沙发上看书,放下书摘下眼镜,呵呵笑道:“方寒,快过来,瞳瞳,倒茶!”

    张瞳沏了两杯茶,一杯递给方寒一杯递给张择中,张母笑眯眯打量着方寒,笑道:“方寒,听说你跟瞳瞳好了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:“伯母,一直想过来拜望的。”

    张择中哼了一声道:“真的假的?你们现在小年轻就喜欢弄虚作假,不会两人窜好了糊弄我们吧?”

    “爸——!”张瞳嗔道:“你说什么呢!”

    “瞳瞳不至于。”张母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眯眯看着三人,不多说话。

    张择中轻咳一声:“好吧,那我问问你,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?瞳瞳你不准说话,方寒你说!”

    方寒看一眼张瞳,张瞳有点焦急,两人的话要是对不到一起那就露馅了,麻烦就大了!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要说真正在一起,是在米国,张瞳生病那一阵吧。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张择中点点头,张母也笑起来,显然方寒过关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张瞳年纪比你大?”张择中问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跟张瞳走在一起,人们觉得她比我小吧?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张母点点头:“瞳瞳比以前年轻了,你又成熟稳重,确实显得比瞳瞳大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!”张择中用力咳嗽两声,瞪一眼张母。

    张母这才恍然,不好意思的笑笑,示意张择中说话,自己乖乖闭嘴。

    “我听瞳瞳说,海蓉是你的女朋友?”张择中似笑非笑的盯着方寒:“现在呢,还是你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方寒怔了怔,露出苦笑。

    张母忙道:“老张,你瞎说什么呢,你也真敢想!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敢想。”张择中哼道:“是现在的年轻人敢做,什么都做得出来,海蓉现在还是你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爸——!”张瞳没好气的道:“人家上门是客人,没你们这样的,好像审犯人一样!”

    “这小子抢了我的女儿,我就不能多问几句?!”张择中哼道。

    张瞳摇头道:“方寒正要回去,你们一句话他乖乖来了,却受到这待遇,太过份了!”

    张择中也觉得有点过了,哼道:“方寒,科尔萨对你的印象不错,说是你百年一遇的天才。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:“科尔萨教授过奖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外他们动不动就天才,伟大,夸人没个谱,不能当真。”张择中点点头道:“但科尔萨不一样,他性子苛刻,鸡蛋都能挑出骨头,你看来真的入了他的眼,我头一次听他这么夸人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人都会变的,可能科尔萨教授现在喜欢夸人了!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他。”张择中摆手道:“他对别人还是那么苛刻,……你做了什么大事让他那么夸奖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我一直在遵从科尔萨教授列出的书目读书,每周他要考我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跟他学习要比别的教授吃更多苦,他格外讲究基础,信奉金字塔理论,底层越扎实,越能堆高。”张择中笑道:“跟他手下学习,是别人学习量的数倍,你能受得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方寒点点头:“就是觉得时间不够用。”

    “再不够用也能谈恋爱是不是?”张择中哼道:“方寒你可想好了,瞳瞳是离过婚的,你现在脑袋发热,将来别后悔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很清楚自己做什么,我喜欢的是张瞳这个人,不是她的身份与其他,离过婚更知道珍惜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这么想最好。”张择中微笑道:“瞳瞳不年轻了,却还单纯,能跟你在一起我倒是放心,海蓉那边呢?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,张校长还真是精明,知道齐海蓉那边是关键,无奈看看张瞳,张瞳道:“海蓉跟他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为什么分手?”张择中笑道:“我听他们不像是分手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分手了但还是好朋友。”张瞳说道:“他们性格不合,方寒又一直在国外,距离远了感情也淡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张择中缓缓点头道:“海蓉也是好孩子,就是性格太刚硬,没办法,环境与职业所造就。”

    方寒看一眼张瞳,露出苦笑,这下谎可撒大了,将来没好果子吃,张瞳也真敢胡说。

    张瞳给了他一个眼色,示意放心,接着说道:“妈,还不吃饭吗?”

    “对对,吃饭!”张母忙道:“方寒,尝尝我的手艺,听张瞳说你的饭量很大,就多做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方寒表示感谢,看她们摆好饭菜,然后坐一起吃饭,张择中拿出两瓶茅台,非要跟方寒好好喝一杯。

    他的酒量非常好,跟方寒一人一瓶茅台,结果都没什么事,张择中看方寒神色如常,双眼清明,知道灌不醉他,也不再徒劳。

    吃过饭时的气氛很好,一团的气,张择中与张夫人没再逼问方寒,对他的身世颇为了解,不想揭他的伤口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方寒与张瞳一块出来,张瞳开车送方寒,他喝了酒不能开车。

    “我算是过关了吗?”方寒坐在副驾驶上笑道。

    张瞳摇头:“差得远呐,我爸没那么好糊弄,够呛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。

    张瞳道:“我爸准会打电话给科尔萨了解你的情况,你一下就露馅了!……你也真够风流的!”

    方寒摸摸鼻梁:“这么说他会反对?”

    “绝对的!”张瞳道。r1152

    s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