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727章 摧毁
    方寒与博格纳在远方一个三层楼上看着这边,月光朦胧如水,夜色挡不住方寒的眼光。

    博格纳道:“他们在里面吧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知道是不是老巢!……我能认出正义与秩序的气味,但感应不到,只能找到拉法尔。”

    “拉法尔在里面,又有正义与秩序的在,应该是吧?”博格纳道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摇头。

    他还是不能断定,也有可能只是正义与秩序的一个据点,看守拉法尔的一个据点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……”一连串的枪声响起又很快停下,方寒摇摇头。

    博格纳的脸色也不好看,他听到这枪声的密集程度就知道没几个人,不可能是老巢。

    “走,下去看看吧,看有没有活口。”方寒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吩咐过留活口。”博格纳道,方寒先前叮嘱过他要留活口,他严令特战队的人留活口。

    两人下楼,开着车很快到了树林外,两个特战队员在警戒,看到车灯照过来马上端起枪瞄准。

    博格纳首先下车,两个队员认出他,枪口朝下,博格纳冲他们点点头,说声辛苦了,与方寒进了树林。

    走了一百米左右,一座两间木屋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这两座被树木掩映的木屋是度假屋,全部松木所建,穿了原色漆,与周围的树木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此时两座木屋灯火通明,屋外也照着卤气灯,照得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二十几个特战队员围住木屋,枪口朝地,随时能抬枪射击。

    博格纳与方寒进了左屋,看到一个高大壮硕的男人正坐在椅子上,全身五花大绑像被套在鱼网里,脸色灰败,无可奈何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一个特战队员凑过来,低声跟博格纳说了几句话,看一眼拉法尔。

    博格纳皱眉道:“拉法尔,你说自己是被绑架的?”

    “是的,这位探长,我需要给妻子打个电话。”拉法尔说道。

    博格纳道:“你妻子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在德州,她两天没接到我电话一定很担心。”拉法尔说道。

    博格纳摇摇头:“你现在不能打电话,需要你配合调查,什么人把你绑过来的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拉法尔摇头道:“他们忽然冲进我家里,然后绑住我,蒙上我双眼带到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“能听出他们是什么地方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好像有犹他州的口音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说了什么没有?”

    “他们让我交出仓库里的存货。”

    “交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为了活命只能交出去。”

    博格纳恨恨道:“很好,给我仓库的地址!”

    拉法尔麻利的报出一个地名:“探长先生,我想你们现在找不到他们了,今天早晨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仓库里有炸药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拉法尔摇摇头:“没有太多武器,只是一些轻重型的枪,还有几箱手雷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生意很好!”博格纳哼道。

    拉法尔摇头道:“最近生意很淡。”

    博格纳看向方寒,方寒离开到了旁边屋子,里面躺着四个人, 一个死去,另三个都被绑得紧紧的,都有伤在身。

    方寒蹲到三人面前看看他们伤势,没有致命伤,特战队的人忠实执行博格纳的命令,尽量减少杀伤。

    方寒看着这三人,两个青年一个中年,中年人是个俊朗的白人,静静看着方寒,平静而冷漠,矜持气质中带着高贵,是个很有修养的人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仔细打量他,又看看另两个青年,他们神色也很平静,只是冷冷瞪着他。

    博格纳来到方寒身边道:“要怎么办?……他们嘴里问不出什么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试试看吧,找到他们的神像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这三个东西吗?”一个特战队员拿过三枚黑色神像,散发着幽幽光泽,有一种吸引目光的魔力。

    方寒接过三个雕像,摸了摸,吸纳了其中的力量,转化为圣力,拿起一个放到中年人身前:“这个是你的吧?”

    中年人淡淡点头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说起来,你是正义与秩序里的重要人物吧,怎么这么不小心被抓住了呢?”

    中年人淡淡道:“我只是平常的人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叹了口气:“正义与秩序,为什么不把人命当人命呢,……好了,你们有什么行动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会说吗?”中年人平和沉稳的看着方寒:“正义需要生命来警醒,秩序需要毁灭来重建,庸俗的世人需要巨响来惊醒!”

    方寒看向另两个青年,他们紧抿着嘴,一言不发的瞪着方寒,神情平静而冷漠,戾气充满了心间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道:“找个地方我们好好聊一聊,博格纳,把人弄回去,我要仔细审一审。”

    “能审得出来?”博格纳皱眉道。

    他对正义与秩序的口供并不抱信心,都是些不怕死不怕疼的家伙,即使有药也没办法催毁他们的意志。

    这就是宗教分子的可怕,精神意志专注惊人,意志的力量胜过**的力量,会变得格外强大,无法摧毁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试试看吧,让他们都出去吧,我单独跟这位先生呆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博格纳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才不在乎方寒用什么办法,只要能问出有用的情报就好,他现在已经急了眼,万一让正义与秩序得逞,自己的事业也就完了!

    众人都退走,方寒拿张椅子坐在中年人身前,盯着他双眼:“我叫方寒。”

    “汉克斯。”中年人平静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温声道:“你对黑神教的教义真的相信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汉克斯轻轻点头:“黑神教是伟大的信仰,我是黑神的奴仆,死后也归于黑神座下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们黑神教创教之主有过异相。”方寒沉吟道。

    汉克斯道:“黑神的神力无穷。”

    “那真是神力吗?”方寒摇摇头道:“不过是修炼出来的功夫而已,并没有那么神奇。”

    汉克斯淡淡微笑。

    方寒伸手轻轻一招,桌子上一本书飞起来落到他手里。

    他又打了个响指,五步远处的杯子“啪”一声粉碎,化为一堆粉末,又轻轻一吹气,那堆粉末簌簌飞起来,在空中飘散成一个黑神图案,最终慢慢散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汉克斯三人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道:“是这种异相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汉克斯难以置信的指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不知当初的教主可有这般本事?”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汉克斯瞪大眼睛道:“你是黑神的使者?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道:“如果这就是黑神使者的本事,那黑神不信也罢,只是寻常的功夫而已。”

    汉克斯摇摇头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们正义与秩序想在哪里发动袭击?”

    他缓缓伸出手按到汉克斯额头,汉克斯一下昏迷过去,随后身体轻轻颤动,好像在打摆子。

    方寒看出汉克斯是正义与秩序的重要人物,这种人物知道得更多,另外两个年轻人根本不会知道什么。

    但汉克斯是个意志坚定的家伙,信仰虔诚而狂热,自己的搜魂术很可能失效,需要先打垮他的心防,于是展示一下所谓的神迹。

    片刻后,方寒松开手,脸色阴沉,起身推开门,冲博格纳招招手。

    博格纳急步到他跟前低声道:“问出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在天空剧场!”方寒沉声道:“今晚就会发动袭击,时间不多了,看看来不来得及吧!”

    “今晚?!”博格纳脸色一变,转头看看天空,月亮在天空挂着,宛如冰轮缓缓流转。

    “马上打电话,看能不能来得及吧!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博格纳马上开始拨通电话,声音急促,心急如焚,现在可能已经晚了,剧院已经开始演出,人们都进去了,可以引爆了!

    方寒道:“别急,说清楚了,我们马上过去!”

    “走走。”博格纳忙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开车,博格纳坐在一边打电话,声音很大,先是给cia打了电话,接着是fbi,最后是119。

    方寒把车开得飞快,往天空剧院赶去,却没抱什么希望,可能赶不及过去了,但愿爆炸能晚一点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他们抵达了剧院,剧院外面已经拉了警戒线,剧院所有人都被疏散,行动非常有效率。

    防爆小组与拆弹小组都就位,方寒与博格纳抵达时,看到了英格丽特,她正在现场指挥。

    看到方寒与博格纳过来,英格丽特松口气,忙道:“你们可算来了!……是炸弹袭击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所有人都撤后,再后退百米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的。 ”英格丽特毫不犹豫的执行,马上吩咐下去,警戒线开始外移,百米之内的建筑物里所有人都要疏散。

    “找不到爆炸物吗?”博格纳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凡事总怕万一,我不敢太自信,……依我看,还是别派拆弹小组的人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博格纳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等一晚上,明天看看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能拆除?”博格纳不死心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……我来吧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英格丽特毫不犹豫的道:“方寒,你不是拆弹专家,是外行,不能乱来!”

    博格纳也点头道:“是的方寒,你不行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想试试先找到炸弹,很可能是定时炸弹,藏得很隐秘,别人未必找得到!”

    “方寒你别乱来,太危险了!”博格纳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对危险有感觉,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摇头:“不行,你再厉害也挡不住炸弹!”r1152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