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714章 集 合
    方寒微笑站在门外:“安德烈,你好。”

    安德烈呵呵大笑,把他拉进来:“快进来,苏珊!”

    苏珊看到方寒怔了怔,然后露出笑容,方寒笑着说冒昧前来打扰,十分不好意思,安德烈呵呵笑着说没必要太客气。

    方寒坐下后扫一眼屋里。

    安德烈笑眯眯的道:“叶琳娜已经下班回来了,正在楼上休息呢,招呼她一声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安德烈,苏珊,我这些日子一直在外面瞎忙,没时间过来看望,实在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安德烈摆摆手:“知道方寒你很忙,前一阵子还在电视上看到你呢,你事情多,没必要过来看我们。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毕竟是我把你们连累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叶芙根尼娅这丫头。”安德烈道:“她当初进军队我就反对,偏偏拗不过她,最终闹成这样!”

    苏珊上楼把叶琳娜叫下来,方寒没拒绝,他实在思念得紧,一直想见她偏偏没有时间与机会。

    叶琳娜跟着苏珊下楼,扫一眼方寒,淡淡道: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脸色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他双眼紧盯着叶琳娜,无法抵制感情,叶琳娜则目光躲闪,不与他对视,安德烈与苏珊对视一眼摇摇头,他们两个真是能折腾。

    叶琳娜没说话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今天过来是想确认一下你将来的计划,是继续跳舞,还是转到别的上面。”

    他现叶琳娜一阵时间不见,憔悴一些,却变得越动人。

    “我会一直跳舞,直到跳不动。”叶琳娜道。

    “跳舞非常辛苦。早早转到幕后多好?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叶琳娜道:“我喜欢跳舞,不跳舞的日子很无聊单调。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着点头:“既然这样的话,你的身体需要好好调理了。”

    叶琳娜蹙眉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现在的身体用力过度。留下无数的暗伤,现在年轻看不出来。老了的时候就麻烦了,一起爆出来,伤病缠身,寿命不长。”

    “别胡说!”叶琳娜哼道。

    苏珊忙道:“方寒,跳舞不是锻炼身体的吗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锻炼也要有个限度,她跳舞太累,越了身体的极限,反而损伤身体。……我的话是真是假很容易判断,你们中央歌舞团的人有很多退休的吧,他们是不是个个疾病缠身,痛苦无奈?”

    叶琳娜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安德烈与苏珊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方寒说中了,马上变了脸色:“这怎么行,叶琳娜,不准再跳舞了!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我会注意减少运动量。”叶琳娜道。

    安德烈扭头看向方寒:“方寒,可有什么办法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办法倒是有,需要叶琳娜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快说快说。”安德烈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传她几招保养身体的功夫。再配合针灸,应该能祛除旧伤,没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呀。方寒你的医术很厉害。”安德烈点点头:“叶琳娜,乖乖听方寒的,不准犯倔脾气!”

    叶琳娜道:“要学多久?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道:“要看你学习的快慢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开始?”

    “现在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叶琳娜点点头:“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就在这里吧,你应该有练功室吧?”

    “随我来。”叶琳娜起身,临上楼时扭头道:“妈,再多做点牛排,他的饭量很大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眯眯的道:“苏珊,我能吃十块牛排。”

    苏珊眉开眼笑的挥手:“放心吧,交给我!”

    她家里没那么多牛肉。方寒与叶琳娜一上楼,她就支使安德烈去旁边的市买牛排。让他快一点。

    安德烈一边换衣服一边道:“这两个家伙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苏珊白他一眼:“谁知道呢,方寒挺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安德烈撇撇嘴。女儿的男朋友就是父亲的天敌,他对方寒感激是感激,仍难免吃醋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两人来到练功室,方寒努力移开眼光,不让自己去看她诱人的红唇,沉吟着拿过她手腕。

    雪洁如瓷的手腕凉凉的,摸着非常舒服,方寒送进去一道内力,很快探明她身体情况,确实如自己所说,她的暗伤非常多,练功过度所致,芭蕾是优雅的舞蹈,却并不适合养生,只是业余爱好还好,能增强体质,但专业的芭蕾舞者却很容易过度。

    叶琳娜觉得暖洋洋的很舒服,微眯眼睛差点儿要睡过去,方寒也微眯眼睛,仔细感应着她身体的状态。

    他要根据她的体质与身体情况创造出一门功夫,针对她的情况改善她体质,对抗她所受的磨损。

    “嗯,我要用三次针,今天明天后天。”方寒说道。

    叶琳娜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怅然的放开她手腕,叶琳娜也觉得一阵空虚,暗自叹口气。

    方寒拿出针盒,让她趴下,然后取六针扎进她后背,然后又让她坐起来,又在前面扎三针。

    叶琳娜盘膝坐着,低头看看晃动的金针,不但不疼,反而有麻酥酥的感觉,好像有微弱的电流注入身体,身体所有不适仿佛都被融化,消失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你太拼命了,年纪轻轻却一身暗伤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。”叶琳娜笑笑:“我们这一行,如果不拼命很难做好。”

    “竞争太激烈。”方寒道:“你的舞蹈造诣很高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有舞蹈家都是拼命练才成就的,没有侥幸。”叶琳娜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想成为舞蹈大师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叶琳娜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这条路可不好走,你要有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我早就想清楚了,这是我从小的梦想。”叶琳娜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道:“好吧,那我就祝你梦想成真。”

    两人不再说话,只是彼此注视。

    与方寒不见面时。叶琳娜还能控制自己的感情,当方寒出现在她跟前,微笑看着她。跟她说话,她的感情越来越汹涌。再也无法压抑,只能转开目光不看他,拼命提醒自己冷静。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,方寒把针拔出来,微笑道:“可以了,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叶琳娜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把针放回盒子,怀入怀里,端量着她。忽然伸臂把她搂进怀里,她身子一僵,随即软下来,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方寒拥抱着她,感受她温软的身体,慢慢噙住她红唇,她阖起眼睛,任由红唇被他侵略,轻啃慢咬,她鼻息渐渐粗重。浑身热。

    方寒只是轻轻吻着她,用力搂紧,两人似乎融为一体。心中的*宛如汹涌的海浪一波接一波。

    他却拼命的克制住,越是克制的感情越醇厚浓郁,延长这个过程是无穷的乐趣,直奔主题反而会降低这种乐趣。

    良久过后,叶琳娜拼命推开方寒,娇喘吁吁,玉脸酡红如醉,眼波要滴出水来般明亮。

    方寒叹口气,无奈的道:“叶琳娜。对不起,我控制不住自己。”

    叶琳娜摇摇头。不敢看他,低声道:“不是要教我功夫吗?”

    方寒拍拍脑门儿。道:“我现在脑子不太清楚,要回去好好想想,明天来再教你吧。”

    叶琳娜点点头,拉开门往外走,她怕呆下去自己会出丑。

    安德烈提着肉进来时看方寒与叶琳娜下楼,狐疑的打量叶琳娜,她的样子不太对劲儿。

    叶琳娜白他一眼嗔道:“爸,他今天不留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刚买的牛排。”安德烈忙道:“方寒,咱们好好喝一杯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安德烈,明天吧,我明天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苏珊也从厨房里出来挽留,叶琳娜把方寒推出门外。

    她一回来就挨苏珊的斥责:“你这丫头真过份,怎么把人家赶走了!”

    叶琳娜被安德烈看得心虚,强装镇定:“他今天有事,明天再来!”

    她说着跑上楼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马青峰拿着公文包,进了军区机关大院,他现在是军区参谋部的一个参谋,戴着一幅眼镜,文质彬彬,整天就是坐办室处理文件。

    他进了办公室,开始拿起扫帚打扫卫生,打扫完卫生,再给办公室里另一位同事沏好茶,刚坐下,一个穿军服的老者进来,笑眯眯的道:“小岳,又来得这么早!”

    马青峰笑道:“王老,你这时间点掐得真准,不早不晚!”

    “这是多少年的功夫啦!”老王笑眯眯的道:“小岳你不必这么干,办公室就咱们爷俩,不必见外。”

    “基本的礼节嘛。”马青峰笑道:“我还有很多要向王老你请教的,怎能不做事白请教?”

    “哈哈,现在的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可没有喽!”老王摇头失笑。

    马青峰忽然眉头动了一下,笑道:“王老,我今天要请个假。”

    “哦,什么事?”老王问。

    马青峰指指胸口:“老毛病又犯了,浑身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那快回家休息休息。”老王忙道:“你这伤还真是麻烦,只能慢慢调养,不能出力气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这个小岳是负伤从部队退下来转入文职的,心脏挨了一枪,又不能动手术,只能慢慢调养。

    马青峰笑道:“那就麻烦王老你了。”

    他这个伤是假的,是最好的缺勤借口。

    “咱们这是清水衙门,没什么事,别操这么多心,赶紧回去吧!”老王摆手笑道。

    马青峰点点头,拿起公文包缓缓离开,手腕上的表在轻轻跳动,他找了个无人地方,在手表上按了五下,顿时表面浮现一行文字,是他要集合的时间与地点。(未完待续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