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712章 意外
    阿特丽斯点点头:“上帝保佑!”

    梅丽莎笑道:“这下我也放心了,乔治这老家伙的身体跟他的脾气一样硬,不应该得病嘛,阿特丽斯你也受折磨了一番,吓坏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是吓坏了!”阿特丽斯叹道:“再怎么说不怕,真正面对死亡,也会怕的,活着真是幸福的事!”

    “有这个感悟,这场误会就有价值,还要感谢那家医院呢!”梅丽莎笑眯眯的道:“哪家医院?”

    “圣彼得医院。~~~~”阿特丽斯不在意的摆摆手:“人家也未必是故意的,但我确实得谢谢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圣彼得医院……”梅丽莎点点头道:“乔治这次的表现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很坚强。”阿特丽斯笑道:“他面对死亡很不在乎,我是吓坏了,真不能想象没有他怎么活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梅丽莎叹道:“我常跟米勒说,我要死在他的前面,不准他先死!”

    “你呀……”阿特丽斯摇头失笑:“这个可说不准,世事往往不尽人意,很难如自己所想。”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,别净说这些,安妮,你最近有什么片子要拍吗?”梅丽莎摆摆手笑道:“你选片的眼光非常好,跟我口味很合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有一部动作片。”安妮科尔笑道:“我不能透露太多,挺酷的一部片子,剧本很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很期待。”梅丽莎笑道:“什么时候能上映?”

    “圣诞节差不多。”安妮科尔道:“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应该在圣诞节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梅丽莎道:“看到乔治。我也很害怕,去医院查了查,还好没什么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身体是很重要。”阿特丽斯道。

    梅丽莎很健谈,而且说话的度很快,来去如风,说了一阵子就匆匆离开,好像还有要事。

    阿特丽斯长舒一口气,无奈的道:“说谎真不是容易的事。”

    安妮科尔笑道:“难为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理解方寒的苦衷。”阿特丽斯道。

    梅丽莎做事很急,而且她嘴很快。一天之后就把圣彼得医院误诊乔治为肝癌的事捅给了媒体。

    顿时媒体如闻了腥的猫。把圣彼得医院围起来,追着院长采访,圣彼得医院是不是真的误诊了乔治议员的病。

    圣彼得医院言人怒斥了这个说法,召开记者招待会。重申这次绝不是误诊。因为纪律的原因。不能将病情档案公布,但国会议员乔治先生绝不是误诊,是经过两次复诊之后的精准结论。

    有记者问。那乔治议员真的是肝癌晚期吗?

    言人沉吟一下,摇头道:“没有乔治先生的同意,我们不能宣布他的病情,但请大家放心,诊断绝对是准确的。”

    记者们七嘴八舌的议论,看来乔治先生确实是肝癌晚期,太可惜了,他是个正直的人,值得尊敬。

    言人是个中年女子,沉稳平和:“请大家不要听信谣言,我们圣彼得医院是全米最好的医院之一,对患者负责,有重大疾病绝对会进行复诊。”

    又有记者问,那乔治议员到底是不是肝癌晚期。

    人言人仍是摇头,她不便透露患者的病情,这是违法的,但圣彼得医院绝没有误诊。

    她说完之后就告辞离开,没容记者们多问,反而惹得记者们更加好奇,他们已经笃定乔治患了肝癌晚期。

    于是他们涌到乔治家外蹲守,一看到乔治与阿特丽斯就跑上去追问,是不是患了肝癌晚肝,有什么想对民众说的。

    乔治与阿特丽斯不胜其扰,他们已经跟方寒过誓要保守秘密,所以不能多说,免得把方寒牵涉进来,多说多错,这些记者们的鼻子比狗还灵,不能不防。

    最终记者们没从乔治夫妇那里得到确切的消息,却不妨碍他们采访梅丽莎,梅丽莎是个大嘴巴,坦然的说,乔治确实被圣彼得医院诊断为肝癌晚期,是她亲耳听说的,绝不会错,但现在乔治已经没事了,圣彼得医院显然是误诊,难不成乔治被治愈了,那真是天大的笑话!

    记者们再次兴奋起来,乔治夫妇拒绝接受采访,圣彼得医院一口咬定绝没有误诊,他们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,很可能乔治的肝癌真治愈了!

    难道现在癌症的特效药研究出来了,却没有面世,不给大众使用?

    这个论点一抛出来,惹来民众的关切,于是媒体越拼命的追寻真相,惹来所有人的关注。

    乔治看到这个情况有点失控,无奈的找关系,慢慢压下去,而且寻找新的话题来转移民众注意力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尤里斯开车来到庄园,停下车进了庄园,正要穿过草坪往实验室里去,叶芙根尼娅从正中的主别墅出来,迎面走来。

    来到近前,叶芙根尼娅打量着他:“尤里斯,还习惯吗?”

    尤里斯点点头:“很平静的日子,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过惯了惊险刺激生活的,真习惯?”叶芙根尼娅歪头看他:“有点儿寂寞难受吧?”

    尤里斯微笑:“还好,慢慢习惯了,还是这种日子舒服,而且呆在庄园里很有安全感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的安保设施很严密。”叶芙根尼娅点点头道:“是方寒亲自改装的,很难有人不知不觉侵入。”

    “我呆在这里很舒服。”尤里斯道:“觉得自己老了,想过宁静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护身符你要拿着,是方寒送过来的。”叶芙根尼娅递给他一块玉佩:“他身边的人都有。”

    “护身符?”尤里斯接过玉佩,笑笑:“真管用吗?”

    叶芙根尼娅正色道:“你觉得方寒会送没用的东西?……你试过就知道了。总之小心保管,随时带在身边,很可能救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尤里斯正色点头,他也觉得方寒不会送人无用的东西,绝不是一般俗物,可能真能带来好运气呢。

    叶芙根尼娅沉吟道:“方寒说你今天会有危险,所以催我把这护身符送给你,还叮嘱你要带着,别自己找死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有危险?”尤里斯皱眉道:“难道安全部的人?”

    叶芙根尼娅摇头:“谁知道呢,照理说他们胆子吓破了。不敢再来。但伊万诺夫不是个正常人,说不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记住了。”尤里斯点点头道:“我会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最好晚上别回去,直接住这里。”叶芙根尼娅道。

    尤里斯摇头:“我还是回去自在。这里虽大。毕竟是方寒的家。我不习惯住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随你,小心点儿别被人家干掉了!”叶芙根尼娅道。

    尤里斯淡淡微笑,自信而从容:“想对付我——?那就来试试!”

    他是战场英雄。是从枪林弹雨里过来的,还怕安全部这些小家伙们?他们来了要好好教他们一课!

    “你还是那么自信,很好!”叶芙根尼娅点点头:“你忙吧,我今天不陪你了,要出去办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尤里斯点头。

    他到了实验室,又研究了一番饮料的配制,让口感更加柔和,还有一份更加坚硬甘冽,形成不同的口味,适应不同的人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他从实验室出来,直接离开庄园来到车里,开着车往外走,打起十二分精神,防备有人刺杀。

    他的车停在庄园的停车场,不会有人做手脚,因为这里都装着监控,外人根本不可能进来,当初方寒已经防备过有人进来给车做手脚,所以防备严密,不给人可趁之机。

    汽车缓缓驶离停车场,然后慢慢往外走,他打量四周非常小心,防备远处的狙击手。

    他对狙击很有经验,哪些位置利于狙击心里有数,躲避这些关键区域,一直小心翼翼的往前走。

    车子慢慢提,终于完全离开了庄园区域,很快进入大道,车提起来之后他就没那么担心,这样的车很难狙击。

    他长舒一口气,车子进入车流里,他的安全感回来了,左右看一眼,现没什么不正常,越放心,暗笑方寒故做神秘,哪有什么危险!

    “砰!”忽然一声闷响传来,尤里斯忙竖起耳朵,这并不是枪声,好像是轮胎爆开的声音。

    尖厉的急刹车声在前方响起,跟着前面的车歪歪扭扭撞向路边,他因为车过快,甚至来不及刹车就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车子重重撞到前面车屁股下,跟着眼前一黑,气囊打开后,他昏昏沉沉的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……”身后连续传来撞击,让脖子都快断了,后面不停的有车撞到自己的车。

    他眼前昏昏沉沉,一阵阵黑,嘴里有股铁锈味道,他知道伤着内脏了,很可能是内出血,需要马上急救。

    他缓缓吐出一口气,竭力的让头脑运转开来,片刻后,他能够想事情,从腰间摸出刀子,扎破气囊。

    他想钻出车子,一用力却眼前阵阵黑,身体是虚弱的感觉,胸口闷得厉害,伸手摸了摸。

    忽然一道清凉的气息从胸前的衣兜里传来,钻进他心口,一下解除了他头疼与胸口闷疼,丝丝凉意不停的涌进来,在恢复着他的力气。

    约摸两三分钟,他已经彻底清醒,恢复了力气,打开车子出来,身后是五辆车撞在一起,前面则有两辆车。

    这是一起汽车连环相撞事故,显然是前面有辆车汽车爆胎引,纯粹意外,并非有人要杀自己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