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707章 查案
    六个伤者原本在呻吟,金针扎下之后,他们马上停止了呻吟,惊奇的看着方寒,又看看自己身上的扎,觉得很神奇。

    赛琳娜很机智,把话筒递到一个左臂炸没了的中年人嘴前,他脸色苍白,左臂上白骨森森看着非常吓人。

    赛琳娜强忍着不看,镜头却忠实的给了一个特写,很多电视屏幕前的人们禁不住呕吐。

    赛琳娜忙问:“先生,你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好!”中年男人咬着牙,被爆炸熏得黑乎乎的脸狰狞吓人,恨恨道:“我今年的运气一直不好,妈的!狗屎!我的胳膊!”

    赛琳娜道:“先生节哀,上帝保佑,能在爆炸中活下来,又被方寒先生救出来!”

    “是,我很感谢方寒,他是个好伙计!”中年男人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胳膊疼吗?”赛琳娜问他:“方寒扎的针管用吗?”

    “噢,很神奇,胳膊不疼了!”中年男人点点头。

    呼啸声响起,人们让出地方,警车,消防车,救护车一同驶过来,警察,消防员与医生从车里钻出来,往大楼里冲去。

    摄像头马上聚焦过去,赛琳娜没离开方寒,摄像头一直在拍着他的举动,看他用针,看他做按摩,额头的汗把黑灰冲出一道道印子。

    摄像师显然很好奇他在做什么,不时的给他的手与脸部做特写,方寒顾不得他们。这里两个伤员病情很重,内脏出血,他在镜头下又不能用圣术,只能依靠医术与功夫。

    医生们跑过来,看到六个人忙看向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有行医执照,他们伤势很重,这位脾脏出血,右肾也有损伤,这位……,……那根针是止血止痛的。输血时可以拔下来。最好准备好麻醉,ok,交给你们了!”

    他一一指出六人的伤情,四个医生在一旁拿听诊器诊断。点点头吩咐助手用药。然后慢慢送上救护车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“方寒!”安妮科尔跑过来。蹙眉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解决了!”

    赛琳娜忙凑过来,递上话筒:“方寒先生,能聊两句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没什么可聊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原因促使你冒险冲进去?你知道这座楼随时会坍塌吗?”赛琳娜认真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道:“看到那位母亲的焦急与担心。我只能冲进去,没有想得太多,本能驱使吧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,你跟安妮科尔一起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赛琳娜忙问:“那你跟安妮科尔是男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扭头看向安妮科尔,安妮科尔道:“这是个人**恕不奉告,方寒,该回去了!”

    方寒冲赛琳娜歉然笑笑:“抱歉,我有点累了。”

    赛琳娜还要再问,安妮科尔已经拖着方寒出了人群,人们有的吹哨,有的鼓掌,赞赏方寒奋不顾身救人之举。

    方寒在人们的赞赏声中离开,自然的搂着安妮科尔。

    赛琳娜面对镜头,微笑道:“美女与英雄,他们两个很般配,现实比电影更精彩,祝愿他们能够一直在一起,这里是安迪购物中心,我是赛琳娜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与安妮科尔进了车,缓缓离开,安妮科尔打量着方寒,拿出湿巾给他拭拭脸,嗔道:“刚才太危险了,你不该进去的!”

    她既自豪又担心,方寒这种高忠品质让她赞叹崇拜,却又担心他会出现意外受伤。

    方寒开着车笑道:“我能应付的,咱们的绯闻又要炒热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其实大众对明星的私生活很宽容的,你不吸毒,不酗酒,只不过女人多一些,根本不会损害形象,这次之后,他们对你会更宽容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我只希望他们能对你们宽容一些!”

    安妮科尔微笑道:“这次之后,你的形象会很正面,我们也会跟着沾光的,大伙也会更宽容看待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吧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好奇的问道:“这次事故是人为的,还是意外事故?”

    方寒沉下脸来哼道:“人为!”

    “真是可恶!”安妮科尔恨恨一捶丰腴浑圆的大腿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道:“你能抓到他们吗?”

    方寒缓缓摇头道:“当时没来得及搜寻证物,看看f逼那边的情况吧,未必能侦破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抓住他们!”安妮科尔恨恨道:“他们一定还会做案!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尽力吧!”

    两人回到别墅,坐下看电视,报道多是方寒救人的那一幕,不停的重复播放着,然后报道了伤亡统计。

    赛琳娜兴奋的宣布,这次爆炸并没有人员死亡,只有受伤的六人,已经被级警察方寒救出,送入医院后情况稳定,没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赛琳娜说道:“我们在当场曾经看到方寒给每个人扎了一针,据医学专家说这是针灸术,针灸大家并不陌生,这么神奇的针术却是非常罕见,医学专家埃德蒙博士正在研究,六个人身上扎针的位置并不相同,为什么能够止住血,为什么能止住疼痛,埃德蒙博士,这是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镜头里出现一位头雪白的老者,穿着白色大褂,神情严肃,缓缓点头:“方寒先生所施展的针灸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针灸,是更高层次的医术,这是东方古老而神秘的医学精髓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了笑,西医与中医的研究基础不同,西医是建立在尸体解剖上的医学,中医是建立在气功内景上的医学。针灸正是针对经络而设,而且并不仅仅是固定的经络,每个人的血气运行各有规律,气功修炼程度不够,感应不到这种血气运行,就无法真正学会针灸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懒洋洋偎在他身上:“没想到出去一趟遇到这种事,你接下来要忙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寒是f逼的高级顾问,这次的事件闹得很大,现在米国人的神经已经很脆弱。这种爆炸事件轻易扯动所有人的心弦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要把这个案子破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没有人命。真要感谢你。”安妮科尔感慨道:“可惜不是每一次你都在,不是所有人都这么幸运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很难杜绝这种灾祸,所以你要好好练功,到时候能够逃得掉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安妮科尔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虽然没人命伤亡。她却感受到生命的脆弱。如果没有方寒。这六个人一个也活不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当天傍晚,英格丽特就来到安妮科尔的别墅,她有些不自在。虽然自信,在安妮科尔跟前仍有几分压力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不仅美貌,也洁身自好,是个完美的女人。

    安妮科尔对英格丽特很热情,笑着递上一杯咖啡一盏茶后,退出客厅,回到楼上忙自己的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看一眼楼上,笑道:“你这次又出风头了!”

    她穿着一件银灰色职业装,宛如一位职场成功的女丽人,精明干练,眼波荡漾着妩媚,惹得方寒心动。

    “证据搜集得怎么样?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这样的案子很难又很容易,难是搜集证据难,嫌疑人太广,如大海捞针,容易是有反恐法案,不必非要证据就可能直接拘人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明白他所指,摇摇头叹口气:“没找到有用的证据,没找到爆破装置碎片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没找到?”

    “很可能是有人在事后特意把证据拿走了!”英格丽特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无奈的道:“现场的证据没有爆炸物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紧锁,他再有能耐遇到这种情况也没办法了,没有爆炸物,他就不可能顺着气息找到人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苦笑:“这个案子很急,我们的时间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几天?”

    “一个星期必须破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去现场看看吧,有监控吧?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监控找到了。”英格丽特点头道:“没现嫌疑人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先去看看监控,再去现场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陪安妮了?”英格丽特指指楼上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支持我尽快破案,我上去说一场。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白他一眼哼道:“我去车上等你!”

    她说罢转身就走,不想看到方寒与安妮科尔卿卿我我的样子,会郁闷难受,睁不见心不烦。

    方寒很快来到车上,两人到了f逼洛杉矶分部,是一座小楼,此时正忙成一团,来来往往有警察与f逼探员。

    方寒与英格丽特来到一间办公室,开始看监控,方寒把四个摄像头的录相一起快播放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方寒忽然按了暂停,开始放大,从几个角度分析,最终指了指画面上一个戴着棒球帽的削瘦男子:“是他!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凑过去看了看:“怎么能断定是他?”

    “直觉。”方寒道:“看他的举止,能感觉到紧张,动作很不协调,非常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他?”英格丽特问:“不会是想偷东西的吧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看看能不能找到他的正面。”

    他按一下继续播放,最终那男子坐下来试了一双鞋,试了试不满意,就离开了,从镜头里消失。

    方寒按了暂停,放大之后,可以看到男子把一个东西放进了鞋里,然后放开,若无其事,动作非常隐秘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皱眉,她观看了三遍,结果一无所获,这一幕太快太隐秘,若非暂停与放大,根本看不到。

    她摇摇头:“可惜没有正脸。”

    没有正脸即使拍到也没什么用处,购物中心那么多人,根本不可能一个一个排查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