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702章 震慑
    方寒指指地上躺着的四个大汉。/顶/点/小说 23wx..

    沈晓欣笑道:“你感觉到了?……走吧,今晚做饺子,别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他在四个大汉跟前蹲下,慢慢摸摸他们额头,眯着眼睛叹了口气:“铁锤帮的人,胆儿肥了!”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他们是铁锤帮的?抢劫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可能别有隐情吧,走吧,不管他们!”

    他在四人身上轻轻拍了拍:“回去给你们老大捎个话,没有下一次!”

    他起身揽起沈晓欣进了自己的车,沈娜在后面跳脚,嘟囔他见色忘义,太不够朋友了,她要自己开车。

    沈娜把车开得飞快,方寒载着沈晓欣在后面跟着。

    沈晓欣坐在副驾驶上笑道:“你惹娜娜干什么,我今天出来得晚了,她气儿一直不顺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大哥什么时候过来?”

    “下个星期吧,”沈晓欣摇头道:“他现在太忙,又升官了,而且儿子马上要出生,忙得一团乱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回去帮忙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他岳父岳母在呢,我插不上手,太闹腾了,我看嫂子有孩子最高兴的就是他们了!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方寒点点头:“你签的画廊准备推出你的作品了?”

    “也是下个星期开始,”沈晓欣摇头道:“其实我的画作在国内还好,到这边就差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现在的画有灵魂。应该挺好卖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不准做托!”沈晓欣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两声,无奈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原本真有这个打算,万事开头难,只要打开局面,往后再卖就顺利了,开头不顺,会越来越难,画廊也会没信心,推广的力度也会减弱。

    “这四个家伙到底怎么回事?”沈晓欣问。

    她是内慧型,看着不显山不露水。是不表现出来。其实心里什么都明白,因为超然对待生活,看得更通透。

    四个大汉不是认错人,也不是抢劫。看他们的眼神。显然要绑架他们。否则一开始就掏枪了。

    停车场有监控,如果他们掏了枪,她们两个直接就下杀手。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们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很可能是针对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沈晓欣点点头:“他们知道你的弱点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还是让叶芙根尼娅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他几个女人身边都有保镖,罗亚男她们三个是在哈佛校园,除了上课就是去图书馆,放学有他直接接送,找不到下手的机会,安妮与李棠身边都有保镖,没那么容易,只有沈晓欣孤身一人最易绑架。

    “不多叶芙根尼娅一个。”沈晓欣笑道:“她现在是你得力助手,来这里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那我让克拉拉安排两个保镖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一个人呆着,保镖跟着太不舒服了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看着她,叹道:“好吧,随你!”

    他有精准的直觉感应,现在有瞬移及治愈术,只要没咽气就能救回来,所以底气十足。

    沈晓欣笑道:“李棠现在又去拍戏了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她闲不住,喜欢演戏,也只能随她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抿嘴笑道:“你这点最讨人喜欢,不强迫对方接受自己的想法,充分的尊重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快乐生活最重要,让你们快乐才是我一直努力的目标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笑道:“叶琳娜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方寒与沈晓欣的关系很独特,与其他女人都不同,她更成熟更沉静,方寒有什么事都会跟她说。

    沈晓欣笑道:“她真是个好姑娘,你运气总那么好!”

    不是每一个美女的心灵都那么美,方寒却总能碰上内外俱美的女人,这种运气真是令人咋舌。

    方寒笑眯眯的摇头:“她呀,太倔强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喜欢的吗?”沈晓欣斜睨他一眼哼道:“你呀,太贪心了,再这么下去,真有人会受不了的!”

    方寒正色点头:“我知道!”

    他已经决定不再对女人动心,即使动心也不能再去招惹,有身边这些女人已经知足了。

    沈娜开得飞快,回到家里,气哼哼的瞪着方寒,不跟她说话,方寒三两下就破了冰,三人其乐融融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三天之后的一个早晨,方寒正在吃早饭,海伦蒂娜正跟他绊嘴,忽然门铃响起,叶芙根尼娅去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一身蓝色职业装,英姿飒爽的进到客厅,看到他们正在吃饭,于是说道:“我没吃饭呢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笑道:“那就一起吧!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不客气的坐到方寒身边,罗亚男笑道:“英格丽特你是没事不登门,又有案子了?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扭头瞥方寒一眼:“铁锤帮是不是你做的?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动:“铁锤帮?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道:“铁锤帮的帮主范恩特死在自家床上,被人一枪击中额头直接毙命,是你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:“别乱说,我可是守法的好公民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你喽。”英格丽特没好气的道:“你跟他动手干什么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冤枉,好了好了,饭快凉了,赶紧吃吧!……fbi要查这个案子?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摇摇头:“当然不会查,为这些人渣不值得浪费警力,我就是好奇谁能做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内讧吧。”方寒道:“混帮派的都想上位,他挡住别人的路。当然要杀他。”

    道上的消息传得很快,方寒又是举足轻重的人物,黑帮都有点儿怕他,对他的消息也极外关注,知道铁锤帮惹了方寒。

    现在铁锤帮帮主死在自己家里,几乎没人能做得到,即使特种部队的战术小组来了,范恩特也逃得掉。

    现在所有道上的人都知道范恩特是被方寒杀的,是对铁锤帮招惹他女人的惩罚与震慑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身为fbi精英,自然有不少的线人。知道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英格丽特无奈的道:“你呀。收敛一点,范恩特虽是人渣,杀了还是违法的,真被人抓到把柄就麻烦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来就是为了这个?”

    英格丽特道:“我怕你收不住手。一个两个还有侥幸。多了总会有意外。我可不想去监狱里看你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有数,不会有那一天的!……最近没大案子?”

    “这一阵子很平静。”英格丽特点点头:“报纸上尽看到你的风流故事了,你算是火遍全米!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叹道:“英格丽特。我算最无辜的!”

    “你无辜什么呀,都赖你!”罗亚男笑道。

    她们顿时七嘴八舌的议论开去,方寒明智的闭上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尤里斯身为大使馆的武官,居住在大使馆的区域内,保安严密,在纽约这个地方,属于最安全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操纵铁锤帮的人去绑架沈晓欣母女,想要令用她们来强邀方寒出现,从而将他捉住。

    只要在大使馆区域内,米国就无权干涉,他可以从容的审问,甚至秘密处决了方寒,解决掉这个心腹大患 。

    一个不把俄政府放在眼里,随便杀安全部部长的家伙,比起世界上最大的恐怖组织更可怕,他一直觉得要不择手段除去这家伙。

    可惜从铁锤帮传来坏消息,不仅没成功,反而搭上了范恩特的命,范恩特其实是安全部的线人,暗地里搜集情报传到国内,可惜因为这件事而丧命,尤里斯知道自己的过错不小,更要把方寒处死。

    方寒好像全无防备,却很难对付,尤里斯想过刺杀,来到这里之后才真正了解到,刺杀对方寒根本没有效果,正义与秩序组织的最可怕的人体炸弹拿他都无可奈何,靠狙击枪更不可能,只能用阳谋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尤里斯觉得还是在方寒的女人身上着手,只有捉住他的女人,才能逼他束手就缚,才有机会杀他。

    清晨时分,尤里斯睁开眼,忽然脸色一变,觉得不对劲儿,忙转身看看四周,没有异样。

    他皱着眉头来到卫生间的时间,抬头照一下镜子,顿时脸色大变,他额头位置画着一个黑点,有食指粗,乍看好像一个弹孔。

    他忙摸摸额头头,只是黑色炭素笔所画,没有疼痛感觉,看来是有人恶作剧,在自己额头上画的。

    他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,自己独自一人住在这里,没有什么朋友,也没有亲人,他性格内向不喜欢人际交往,所有的时间都用来研究人心与情报。

    谁在自己额头画的这个,显然是在自己睡觉的时候,而自己睡觉一向警醒,稍有风吹草动就会醒来,这是在战场上养成的习惯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进来,即使没有动静自己也能感觉得到,如此警醒的自己却没能发觉到自己额头这个黑点。

    他盯着这个黑点看了一会儿,理解了对方的意思,显然是一个警告,这次只是画的,下一次就是真的开个孔了!

    想来想去,在这个时间做这个事情的只有方寒,他这是在警告自己,震慑自己。

    尤里斯忽然蹙起眉头,他能不知不觉的靠近自己,画上一个圆点,那就有充分的时间杀自己,为什么不杀了自己呢?

    换了自己早就动手杀人,免去无穷麻烦,为什么还多此一举的先行警告,他应该知道自己不吃这一套。

    他咬咬牙,放水要洗脸,忽然又一愣,手掌心写着几个字:明日傍晚七点,蓝山咖啡厅见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