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699章 刺杀
    方寒道:“叶芙根尼娅在我家呢。[”

    “不在医院?”叶琳娜蹙眉。

    她湛蓝的大眼盯着方寒,樱桃般的红唇紧抿:“她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已经没有性命危险,走吧。”

    叶琳娜没再多问,坐到了副驾驶位,她父亲坐到后面,很惊奇的打量着方寒,看样子两人很熟,一个在米国一个在圣彼得堡,怎么会认识?

    叶琳娜扭头道:“这是方寒,叶芙根尼娅就是他救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方先生!”安德烈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他红光满面,看不出得过肝癌的样子,感慨道:“叶芙根尼娅的命很好,有你这位贵人救命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摇摇头。

    苏珊笑道:“方先生跟叶芙根尼娅要结婚吗?”

    方寒一怔忙摇头:“苏珊你误会了,我跟叶芙根尼娅可不是那种关系,只是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?”苏珊惊奇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她一直以为救叶芙根尼娅的她的男人,否则谁会冒这么大的险做这种事,跟政府做对纯粹是找死,不是因为感情怎会这么冲动。

    叶琳娜忙道:“妈,叶芙根尼娅跟他真不是你想的那样,……方寒是跟我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苏珊恍然的瞪大眼睛,看看方寒又看看叶琳娜。

    叶琳娜点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不好意思的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安德烈道:“你们怎么会认识的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去圣彼得堡旅游遇上的叶琳娜。”

    “叶琳娜,你嘴真够紧的!”安德烈哼道。

    四人交谈用的是中文。安德烈一家子在中国生活了很久,中文非常流利,只听声音还以为是京师人。

    叶琳娜不好意思的笑笑,瞥一眼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其实我跟叶琳娜也只是好朋友,并不是你们想的这样,救叶芙根尼娅只是顺手帮忙,没那么困难。”

    “别开玩笑了!”安德烈摇头道:“安全部的人从不吃亏,一定会报复回来,你现在很危险,知道吗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安德烈扭扭身子前探道:“安全部的人会来刺杀你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已经来过了。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很厉害。”安德烈打量着他笑道:“哦。你就是那个小姑娘李雨莎的师父吧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呢。”安德烈恍然笑道:“你是有大本事的,所以不怕安全部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我对安全部也挺头疼。”方寒笑道:“但没办法,总不能看着叶芙根尼娅被处死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。你是个重情义的人。”安德烈感慨的叹息。

    苏珊道:“叶芙根尼娅怎么受伤了?”

    “是安全部干的吧?”安德烈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没多说。叶琳娜看他一眼。没多问。

    一家人很快到了方寒的庄园,安德烈苏珊只感慨了一下,顾不得多看。急着看叶芙根尼娅。

    叶芙根尼娅正在湖边坐着看书,听到动静转头过来,忙迎上来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叶芙根尼娅,你们先聊,我去安排一下他们的住处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忙离开,他们一家人见面定然会激动会流泪,他在一边会让他们尴尬,而且也需要叶芙根尼娅好好劝他们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吃过饭后,方寒与叶琳娜在草坪上漫步,平坦的草坪茵茵绿意映然,踩在上面从脚掌传来柔软感。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:“叶琳娜,你们决定了吗?”

    “安德烈与苏珊都不想留下。”叶琳娜摇头道:“他们觉得政府不会为难他们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安德烈的失业难道没有政府的影子?”

    叶琳娜摇头道:“安德烈不相信,米国虽好,不如在原来的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叶琳娜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叶琳娜叹口气:“他们年纪大了需要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要回去,是不是?”方寒平静的问。

    叶琳娜看看他,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着摇摇头:“看来我是白费心思,这一切都是白做了!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方寒。”叶琳娜凝视他,湛蓝的眼睛闪着光芒:“我其实不值得你这么做!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值就值!”方寒沉吟道:“叶琳娜,你如果真回去,可能会被逮捕投进监狱,你可以问一问叶芙根尼娅,我十分不明白安德烈与苏珊的想法!”

    叶琳娜蹙眉:“真这么危险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还不至于为了留住你而说谎,你可以问一问叶芙根尼娅!”

    “叶芙根尼娅说了我们回去会很危险,到底为什么?”叶芙根尼娅问:“叶芙根尼娅的事已经过去了不是吗?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一下,叹道:“安全部的人一直在追杀叶芙根尼娅与我,想一劳永逸,你觉得用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叶琳娜想了一下最终摇头:“想不出来,难道你们要假死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赔礼道歉?”

    方寒笑起来,这想法太天真了,把人心想得太美好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叶琳娜嗔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把出指令人解决掉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刺杀安全部的人?”叶琳娜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别无选择,所以你们一旦回去定要被逮捕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疯了!”叶琳娜忙道:“你真杀安全的人,永远别想有好日子过,会一直追杀你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现在已经这样了,还能更坏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要去刺杀吗?”叶琳娜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叶琳娜蹙眉道:“太危险了,你别去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人往往是身不由己的。我也不想去,但想刺杀成功,只有我亲自动手,叶琳娜,这些事叶芙根尼娅不想跟你说,不想让你接触这些,我也不想,但更不想你们回去受苦!”

    “你非要去?”叶琳娜叹道。

    方寒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会劝安德烈跟苏珊留下!”叶琳娜轻轻点头,忽然上前抱住他送上红唇。

    方寒紧紧搂住她狠狠亲吻,良久她喘不过气了才松开。

    叶琳娜娇喘吁吁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放心吧。我不会有事!”

    叶琳娜忽然脸红。转身一溜小跑逃走。

    方寒笑眯眯看着她的背影,直到她钻进了别墅,才坐到湖边,懒洋洋看着湖面的悠闲的天鹅们。

    半晌后。叶芙根尼娅来到方寒身边坐下:“你跟叶琳娜说了要去刺杀图灵的事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她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泄露了?”叶芙根尼娅歪头看他。伸了个懒腰。她头一次说这么多的话,精神疲惫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相信她,你决定怎么安置他们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会安排的。”叶芙根尼娅道:“你不用操心了。你跟叶琳娜……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没什么希望了。”

    叶芙根尼娅默然,方寒为叶琳娜做得太多,叶琳娜还不改变心意,她都觉得心太冷硬了,叶琳娜不是这样的人呐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一切都顺其自然吧,我不会勉强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个好男人。”叶芙根尼娅道,暗自叹息,只可惜有太多女人。

    叶琳娜对感情看得太重,不想掺杂任何因素,不会因为感激而跟他在一起,两人在一起的原因只有一个——爱。

    方寒失笑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两人不再说话,静静看着湖面细纹片片,天鹅悠游,湛蓝的天空倒映在湖面上,空气格外清新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在俄安全部办公大楼外开车转了一圈,远远看了几眼,凭他的目力,能够清楚看到临街每一个房间里的人,只要出现在窗户外,他就能看清楚,图灵的房间临街,能够俯看整个都市的风景。

    身为安全部的负责人当然知道安全的重要性,但毕竟在国内,没那么多的安全问题,在安全与享受之间,图灵还是选择后者。

    方寒看到图灵的房间,然后悄然离开。

    图灵身形魁梧高大,鹰勾鼻子令他的脸庞阴沉威严,自有一番慑人的气度,他五十多岁,正是男人的黄金年龄。

    清晨来到办公室时,他没感觉出屋内有什么异样,像往常一样把外衣挂起来,坐到宽大的椅子里长长舒个懒腰,准备要开始一天的文件批阅,他拿起笔翻开一本文件,刚写了一个字,动作忽然停住,一动不动,片刻后缓缓趴倒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当秘书进来汇报工作时,他趴在桌子不动,漂亮的女秘书以为他在休息,昨晚可能太劳累没有睡好。

    她悄悄的退出,一会儿过后,一个军官过来求见图灵,秘书见他身份特殊,只能硬着头皮进了办公室,轻轻唤图灵。

    唤了两声,图灵毫无反应,秘书只能上前轻推,却现身体僵硬沉重,于是转到图灵脸那一侧,现他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她吃了一惊,忙试一下图灵呼吸,身体已经冷硬,毫无气息。

    随着她的惊叫,图灵的死讯飞扩散开,安全部大楼进入戒严状态,任何人不能出去。

    随后进入紧急调查,图灵遗体进行解剖,现他是心梗死,并无外力的痕迹,他是心脏病作,非人为因素。

    通过大楼的监控,并无外人闯进来,一切迹象都说明他的死很正常,然后调查了他家里。

    图灵一个人居住,他夫人与儿子都没跟过来,安全部的专家们检查了他的房间,并无收获,甚至找了周围的监控,并无外人靠近。

    方寒安然返回纽约,所有人都没把图灵的死跟他结合到一起,但他知道,一旦新上任的部长探听他的情报,就会怀疑图灵是他杀的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