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697章 解决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闹大了也没用?”

    “没用。 ”马青峰道:“他靠山很硬,根本不理会这些,只盯着荆愧不放,非要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方寒慢慢点头,靠山够硬是能顶住压力的,国内百姓的话语权微不足道,根本无法影响上层。

    “教官,怎么办?”马青峰道:“让荆愧回营地,还是继续逃亡?”

    “荆愧有什么想法?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马青峰道:“荆愧情绪还算稳定,通缉对他没什么影响,就是不想离开营地,想回来。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道:“他现在不能回去,免得落下把柄,先找个地方安置他,慢慢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教官,能有什么办法,那公安局长像疯狗一样紧咬着不放,荆愧总不能去自首吧?”马青峰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再想想,你安抚好荆愧,别让这小子再冲动了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他是担心荆愧一怒之下转身把公安局长杀了,这种事并不是不会发生,换了自己是荆愧就会这么干。

    “是,我会安抚好他。”马青峰说道。

    方寒挂上手机后,直接拨给了江河:“二哥,雷虎一个队员遇到麻烦了,只能请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江河似乎正在车里,大声说道:“你都解决不了,不是小事啊,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说方便吗?”方寒道:“你身边没人吧?”

    “你等一下。”江河道。

    方寒听到他命令停车,然后“砰”的一声关上车门。手机里隐约传来汽车驶过的声音。

    江河道:“好啦,说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根据外面的杂音,知道他已经下车,于是说道:“一个队员杀了人,正被通缉。”

    “杀人了?!”江河声音陡的提升:“为什么杀人?”

    方寒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,江河冷哼道:“他犯了罪自有军事法庭审判,他现在呢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仍在逃呢,我准备保他,二哥想出主意吧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犯罪了就得伏法。”江河道:“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他是被逼的,换了是我也要杀人。二哥真不帮忙。那我只能把他弄出雷虎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他在国内不能呆就来米国。”方寒道:“我好不容易训练出来的人,……再说也给你们当官的提个醒,别肆无忌惮鱼肉老百姓,兔子急了也能咬人。让他们长长记性!”

    “方寒。你这思想很危险呐。”江河道。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二哥。你到底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江河想了一会儿叹道:“雷虎他是不能呆了,因小失大,将来会惹麻烦。……就去你那边吧,至于这边,我会想办法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,你真要放弃他?”方寒挑了挑眉头:“这可是以一敌十的人才,真舍得?”

    江河无奈的道:“我当然不想,可已经这样只能放弃,雷虎将来会被所有人关注,留下他会连累雷虎所有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你帮忙送过来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他没说那公安局长的事,知道江河绝不会放过他,放弃这么个优秀人才江河一定怒气冲冲,自然要出这口气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安妮科尔枕在他腿上,她一直在学习中文,想更深入的了解方寒就需要知道中国的文化,隐约听清了方寒说话内容。

    待方寒放下手机,她随口问:“谁杀人了?”

    方寒将事情经过说一遍,安妮科尔蹙眉叹道:“他确实违法了,可能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如果能用法律惩罚凶手,他也不会冲动,他要杀人是因为法律不会惩罚凶手!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安妮科尔吃惊的瞪大眼:“难道政府**到这种程度了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一声叹道:“总会有这种发事,在这里有钱人杀人不能脱罪?”

    安妮科尔点头:“能。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:“这个世界一直是这样的,只能适应,我会呆一个星期,这几天准备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安妮科尔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教你练功,再看几场电影?”

    “要一直宅在家里?”安妮科尔笑问:“是怕出去被记者拍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当然也会去外面逛逛,吃点东西,或者去外面看电影,随他们拍去!”

    “好啊,那咱们就常出去吧。”安妮科尔笑道。

    她心理很矛盾,既想别人知道她是方寒的女朋友,又知道不该让别人知道,损害自己形象。

    两人在别墅里并不无聊,都是安静的性格,读读书然后交流一番,再看看电影,或者去游泳里玩,或者练一会功夫,即使两人静静坐着也觉得很甜蜜舒服,恨不得时间停驻于此时。

    两人出去时被记者拍照,令这场热闹越发升级,人们看到方寒与安妮科尔的举止亲昵,都怀疑两人到底分手没有。

    访问安妮科尔时,她笑称自己与方寒的关系已经超越了男女朋友,而是一种亲人般的感觉,因为她的命是方寒救的。

    两天后,方寒在自己贝弗利山庄的别墅客厅里见到了荆愧,他一身灰色西装,戴着墨镜,很酷很帅气。

    “教官!”荆愧用力行一礼,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指指对面沙发,修长的叶芙根尼娅站在他身后,湛蓝的大眼静静看着荆愧。

    荆愧干净利落的坐下,双手放到膝盖上,笔直如松的坐着,一言不发,双眼平视看着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荆愧,雷虎你是注定要离开了。有思想准备吧?”

    荆愧点点头:“是,教官,我明白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国内也别想回去了,实在思念父母就把他们接过来,说说你的打算吧。”

    荆愧摇摇头:“一切听从教官吩咐,我没打算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在这里找个工作,过安静的日子,还是去国外闯荡一下,参加雇佣军?”

    荆愧皱眉想了想:“教官,我不想冒险。妹妹没了。我要是再有三长两短,他们没办法活下去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道:“给你一个新身份,安稳的生活吧,有三个去处。一是安保公司。或者饮料公司。再有一个则是唱片公司,你选一个吧,叶芙根尼娅会带你过去看看。看过之后你再选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教官!”荆愧大声道。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叹道:“谁让我教你功夫呢,算是欠你的,去吧,努力工作好好赚钱,争取早日把父母接过来,离开那个伤心地!”

    “是!”荆愧用力点头,他迟疑一下,低下头:“……教官,对不起!”

    方寒横他一眼:“你知道你的做法很笨吗?”

    荆愧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如果重来一次,你还会这么干吗?”

    “是,我还会杀他!”荆愧用力点头道:“教官,小妹她纯真可爱,那畜生竟……,杀了他算便宜他,我恨不得千刀万剐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你知道杀人有很多手法,你身为我训练出来的战士,竟然做不到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人,我很失望!”

    荆愧怔了怔,忙道:“教官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在那个情况下不能忍,谁都要杀人,你学功夫不是为了能杀人,平常人也能做到,你是要神不知鬼不觉,可惜你没做到,所以才有今天这个结果,你要是聪明一点不至于退出雷虎!”

    荆愧一脸惭愧的低下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对你也是好事,你毕竟现在不适合再执行危险任务,……有功夫在身就像小孩拿枪,克制不了情绪就要惹祸,雷虎那边接下来的训练就有这个项目,磨炼心性从而时刻保持冷静,可惜你没能等到训练!”

    荆愧抬起头:“教官,我能继续接受训练吗?”

    “你没必要了。”方寒道:“这次的教训足够你铭记,下次你就不会这么冲动了,一定要记住,对你来说,杀人容易,不动手才是了不起的!”

    “是,我一定牢记!”荆愧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叶芙根尼娅冲荆愧点点头,两人离开别墅前往纠结,要去看克拉拉安保,饮料公司与唱片公司,他已经跟克拉拉与江小晚打好招呼。

    方寒在这边没呆到一个星期,第五天的时候,海伦蒂娜忽然对媒体说,他们已经分手了,他对安妮科尔的感觉一直没消失,她无法容忍这样的情况,所以分手大家都好,他可以回到安妮科尔的身边。

    方寒听到记者采访,脸色大变,他当初只是开玩笑说说而已,没想到海伦蒂娜真做得出,而且在没通知自己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他被记者们逼问得有些狼狈,迅速钻回安妮科尔的别墅,想了想,告别安妮科尔,趁着晚上返回剑桥城找海伦蒂娜算帐。

    面对方寒的质问,海伦蒂娜笑眯眯的坐在沙发上:“这样更真实啊,你在面对记者的时候不用演戏。”

    傍晚的夕阳照在窗户上,屋里的光线很柔和,海伦蒂娜越发美丽动人。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他们才不管真不真实,乱写一气而已,你现在得意了吧,背后给了我一刀!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咯咯笑起来,痛快之极。

    罗亚男她们下楼时,看到的是两人眼瞪着眼。

    “方寒,恭喜你,又恢复单身了!”宋玉雅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罗亚男抿嘴笑道:“方寒,别生气,海伦蒂娜跟我们商量过,觉得这样挺好的,所有目光都回到你身上,不损李棠安妮她们的形象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叹气,忽然一矮身,“砰!”一声窗户玻璃出现一个小洞,是子弹射向他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