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687章 转变
    范秀青待孟一凡走后,扭头瞪李棠:“你这丫头太没礼貌了,缺少家教,上门的是客,哪能这样!”

    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他还客人呢,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嘛,看人不能只看外表好不好?”

    范秀青关上门,没好气的道:“我看小凡非常好,一表人才不说,还很会说话,自己开了一家公司,年收入能达到百万,这样的年轻人打着灯笼都找不着,你还往外推!”

    “要找你找!”李棠没好气的瞪她,转身进了屋,来到客厅,笑道:“怎么样,爸,方寒的棋艺不错吧?”

    “很厉害,经过名家指点啊。”李斌用手支着下巴,若有所思的盯着棋盘说道,眉头紧皱着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伯父,我是自己瞎琢磨的,还真没经过名家指点,都是从书本上看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自学成才,小棋圣嘛。”李斌笑道。

    范秀青这时慢慢的靠过来,李棠看她一眼:“妈,你过来干嘛,赶紧做饭呐,方寒饿着肚子呢!”

    “好好,做饭!”范秀青狠狠剜她:“你过来帮忙!”

    “我还要看棋呢。”李棠摆手。

    “小棠!”范秀青重重哼道。

    李棠无奈的叹道:“做个饭还这么费事!……爸,你们慢慢下,我跟妈妈做饭!”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。”李斌头也不抬的摆摆手,方寒冲她笑笑,对范秀青道:“麻烦伯母了!”

    范秀青笑笑:“我的手艺一般。方寒你可别嫌弃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妈,赶紧的!”李棠催促,把她拖进了厨房,催促赶紧做饭,而且要多做几个。

    “没那么菜,做不了十个。”范秀青道。

    李棠顿时瞪大明眸:“妈,你是成心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什么成心的?”范秀青装糊涂。

    “你明知道方寒今天要过来,却不准备菜!”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你也真够可以的,女婿头一次上门就这么个态度!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认他这个女婿!”范秀青道。

    李棠白她一眼:“妈你不会想入非非。看上那孟一凡了吧?”

    “小凡这孩子很好啊。一表人才还事业成功,再说家里也有权有势,你嫁过去就能做少奶奶了。”范秀青道。

    李棠“嗤”的一笑,摇摇头:“妈。你够天真的。你真以为孟一凡像你看到的那样。他最善于伪装了,草包一个,凭他自己的本事能赚上百万。可笑!”

    “不管人家是怎么赚到的,关键是赚到了。”范秀青道。

    李棠撇撇红唇:“要是没他老子,他就是个废物,他去公司上班看看,绝对混不出头!”

    “有一个县长做爸爸也是一种本事啊。”范秀青道:“丫头你虽然是明星,但还是平头老百姓,没有背景是不行的,会让人欺负!”

    “有方寒在,没人敢欺负我!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是脑子发热说胡话呢,方寒他长得一般,个子又矮,我看嘴也很笨,没什么能耐嘛,”范秀青摇摇头:“加上父母也不在了,跟小凡没法比,丫头你看人不准!”

    “妈,你知道什么呀!”李棠摇摇头,无奈的道:“你才看人不准呢!”

    “再说方寒还是个学生,他再有能耐有什么用?”范秀青摇头道:“自己将来做什么还不清楚呢。”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李棠迟疑一下,无奈的道:“方寒现在虽然是学生,但他很有才华,钱对他根本不是问题!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不是问题?”范秀青不满的道:“他很能赚钱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李棠叹道:“他在米国有一座庄园,你想象不到的大,而且他既是画家又是作家,随便画一幅画,写一本书,就足够花费了!”

    “哪有你说得这么邪乎!”范秀青摆摆手笑道:“就凭他?别开玩笑了!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我是开玩笑!”李棠被她气得要命,懒得再说:“反正那孟一凡再来,我就把他轰走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即使陌生人也不能这么失礼。”范秀青道。

    “还说我失礼,你呢?!”李棠翻后帐,哼道:“你刚才是什么态度,你这是下马威?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,我就是心里不得劲儿,觉得他对你的感情不够深,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回来?!”范秀青哼道。

    李棠无奈的道:“妈,这事不是已经说清楚了吗,我自己能够保护自己,所以他才放心的。”

    她当然不会把方寒直觉惊人的事说出来,免得让妈妈以为自己彻底被方寒迷住,精神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范秀青道:“你能不能保护自己不是关键,关键是他竟然让你一个人回来,太过份了!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呀?”李棠摇头道:“我是一个成年人,有独立自主的能力了,你太小瞧我啦!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觉得他做得不妥,对你感情不够深!”范秀青哼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我说不过你!”李棠道:“赶紧做饭,说话别耽搁干活。”

    “瞧你宝贝的,他饿一会儿都不行?”范秀青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妈,爸要是饿着肚子,你觉得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饿不坏他!”范秀青哼道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很过份,对一个外人那么热情,对他冷淡。”李棠不满的道:“你根本不了解方寒,孟一凡根本不配跟他比!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我了解了解吧,他到底哪里好了?”范秀青道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他今年买出三幅画,最高价卖出五百万,米元。”

    “别开玩笑了!”范秀青摆摆手失笑。

    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跟你说实话你偏偏不听,我骗你做什么。你上网一查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五百万米元?”范秀青瞪大眼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所以说你看人不准,孟一凡,哼,他十个绑到一块也不如方寒一根小指头,你还拿他跟方寒比,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方寒是画家?”范秀青忙问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他不仅仅是画家,还是作家,……还有,别以为孟一凡的爸是县长就牛气了,方寒去拜年的那些长辈都是中央的干部。你还好意思在他面前提什么县长。真笑死人!”

    “你别蒙我!”范秀青道。

    李棠无奈的道:“妈你真是的,我跟你说实话你偏听不进去!”

    “真看不出来。”范秀青半信半疑,知道女儿不会说谎骗自己,但看方寒这样子实在不像。貌不惊人的。走在大街上绝不会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李棠离开厨房到客厅拿了手机。然后用手机上网搜一下方寒与画拍卖,递给范秀青。

    范秀青接过手机,看到上面的报道。跟李棠说的一样,而且上面还有方寒的照片,确实是他本人。

    “这回信了吧?”李棠没好气的接过手机:“现在还有什么说的,找这么个女婿不满意?”

    范秀青笑道:“你们怎么好上的?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他去年在入学的路上出了车祸,父母都去世了,只剩下他自己,他住院耽搁了入学,重考一年又进了东南大学。”

    “咦,我听说过!”范秀青忙道:“就是东林村的方家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李棠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,怪可怜的,父母一下没了,大学又上不了,还好他有志气,又重新考上了更好的!”范秀青道:“你们是同学吧?”

    方寒的事在整个东华市传遍了,人们在怜惜之余也赞叹不已,说这小伙子将来一定有出息,什么都打不垮他,太难得了!

    范秀青当初听说时,也非常感动,觉得这个方寒可怜又可敬。

    “嗯,我们是同学。”李棠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们认识的时候你还不是明星?”

    “我能成为明星全靠他。”李棠摆手道:“这里面的事情很复杂,总之没有方寒就没有我的今天,你还这么对人家,真的太过份了!”

    “好吧,是我过份了,我待会跟方寒道歉行了吧?”她一听方寒是那个方寒,马上转变了态度,心里充满歉意又感到很满意,当初听到这事时,她就想过方寒能当自己女婿就好了!

    “那倒不致于,你对他好一点就行。”李棠笑道:“他宽宏大量,不会跟你一般见识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!”范秀青摇头。

    她的厨艺很不错,听完李棠的话,马上来了动力,一口气做了十个菜摆满了桌子,然后笑眯眯的让方寒过来吃饭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道谢,一家人坐到餐桌边,李斌拿出一瓶白酒,要跟方寒来几盅,方寒笑着答应。

    范秀青道:“方寒,你开车来的吧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范秀青笑道:“晚上就住这里,明天再开车回去,你尽管放开酒量,给老李点颜色看看!”

    李斌笑眯眯的道:“方寒别看年轻,酒量未必比得上我!”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爸,你别吹了,方寒可是从没醉过!”

    “那倒要比比看!”李斌呵呵笑道:“我还没碰到过对手呢!”

    两人一边喝酒一边闲聊,讲起了先前的孟一凡。

    “这小伙子挺不错的。”范秀青道:“长得漂亮说话也漂亮,听着很舒心,很适合聊天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你。”李斌摇头笑道:“人家两句话就把你说晕了,我听着可不得劲儿,肉麻!”

    “你是因为人家夸我皮肤好,所以不舒服吧?”范秀青哼道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我哥呢?”

    “他去丈母娘那边过年,不回来了。”范秀青摆摆手:“别提这没用的家伙,方寒,小孟是县长的公子,我可不能怠慢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:“现官不如现管,县长的公子是不能得罪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你就是通情达理,不像这丫头,跟点了炮仗似的!”范秀青笑眯眯斜李棠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