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682章 艰难
    李雨莎苦笑道:“叔,我不信佛的。 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信佛与听佛法是两回事,佛法是一种哲学,是一种思考认识世界的方法,有可取之处,你听了会受益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,我过两天去拜访高僧听他讲佛法。”李雨莎无奈的答应下来,知道不答应也不行,叔总会逼自己答应的。

    “方寒,我很好奇你是怎么调节心理的?”李棠歪头问。

    她原本没在意,因为没意识到方寒真正的本事到底多高,直到今天才忽然醒悟到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依你看,这个世界什么最强大?”

    “最强大?”李棠道:“命运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,我再强也是刍狗,比一般人也就五十步笑百步而已,能掌握自己命运,不受天地影响,才有资格俯看众生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呀,莎莎,听听吧。”李棠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听也没用,这些只有亲身感悟才行,莎莎现在还没到火候。”

    骤得超凡的本事,心会跟着浮起来,需要一个沉淀的过程,他在梦中世界花了很多年,李雨莎也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“有叔在,我狂不起来呀。”李雨莎道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莎莎,男朋友还是要找的,每个人都有优点与缺点,盯住他的优点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婶——!”李雨莎嗔道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莎莎,是我耽误了你。不该让你进娱乐圈的。”

    娱乐圈太乱,听多了那些事让李雨莎不再相信爱情,这是很致命的损害,对男人有戒心与厌恶感,很难真正投入去爱。

    李雨莎道:“我觉得很好啊,很热闹。”

    “先吃饭吧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李雨莎“哦”了一声坐到桌边吃饭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傍晚时分出现在岛上,站在一块礁石上。

    岛内枪声不时响起,正在进行军事演习,自从他们练成虎啸术,身体素质突飞猛进。爆炸式的增强。

    真正的秘术就这么霸道。不需要练上十年二十年,短时间内就能刺激潜力推动身体的进化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放出去个个都是超人,五官能力强化了数倍,身体强壮与耐力都是常人数倍。还有过人的头脑与敏锐的思维。

    他们军事训练的进度也是一日千里。往往寻常士兵需要一个月。他们一天就能练好,短短一个月时间,他们军事训练科目都达到精英级别。训练的效果已经不大了,只能进入实战演习。

    他们每一个都很强,彼此对抗起来势匀力敌,打得有声有色,想打败对方不仅仅单纯的技术,还需要配合与计策,让他们越来越狡猾,配合越来越好。

    方寒上个星期过来时,他们自信满满,觉得训练得差不多,想给方寒点颜色看看,知道他们也不是吃素的,于是提议对抗赛,方寒一个人对抗他们二十六个。

    方寒一口答应,拿着两把枪迎战,在岛上的树林里一一把他们击毙,无一生还。

    他们打不中方寒,方寒的子弹却精准异常,一枪一个例无虚发,他们这才知道自己与教官的差距,老老实实继续训练。

    对战用的是空包弹与激光集束,也有危险性,但只要控制好距离就不会有伤亡,他们的身体强壮,更是不怕,即使受了伤一晚上休息第二天就龙精虎猛,强悍的恢复力令人咋舌。

    “教官!”马青峰与宋文邦出现在他跟前。

    两人的气质与从前有巨大变化,沉静如水,站在方寒跟前不露一点儿锋芒之气,若非身上的迷彩服,绝对不相信他们是军人。

    方寒满意的点点头,他们每一个人的进境都很惊人,每个星期见了都有巨大变化,尤其两人。

    他们亲眼见识过方寒的厉害,信心充足,从开始时就拼命的练功,练功的信心尤其重要,加上他们过人的天赋,进境极快,领先于其余二十四个新兵。

    “训练得怎样了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马青峰道:“教官,我觉得应该参加实战了,再训练没什么效果了。”

    训练的效果毕竟是有其局限,他们现在是练无可练,想要更进一步需要实战的刺激。

    宋文邦道:“教官,他们都很强了,可以实战了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我也有这个想法。”

    马青峰顿时双眼放光:“教官,什么时候行动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再想想,争取来个开门红,不枉训练了这么久,让他们先回家吧,休假一阵。”

    宋文邦不解:“休假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他们封闭训练这么久,差不多了,不能一直憋着,适当的放松很有必要,每人给两个星期的探亲假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星期的话……”马青峰想道:“那就要过年了,教官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准备在过年的时候行动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两人兴奋的应道。

    他们早就迫不及待的想进行任务了,这么一支可怕的队伍,不知会产生多么惊人的威力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方寒挥挥手。

    两人敬礼后转身离开,步伐轻快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米国大学放寒假了,方寒准备带她们回国,过新年的话还是在国内有气氛,而且很多关系要走。

    李棠罗亚男她们都要回家过年,好久不见家人都很想念了。

    李棠的戏也告一段落,她没接受春晚的邀请,要陪方寒去江家过年,江承下了死命令,必须过去。

    圣彼得堡的街头格外寒冷,人们穿着厚厚的羽绒服。匆匆赶路,年关临近非常的冷。

    叶琳娜即使穿着厚厚羽绒服也不失挺拔与苗条,她从歌舞团出来,慢慢走在大街上,神情忧郁。

    好像已经过了很久,但脑海里仍不时浮现方寒的脸庞与身影,她竭力想要忘记他,结束这段感情。

    她很喜欢他,但真的无法接受他有别的女人,而且还不是一个女人。她原本以为自己能够接受。只要有爱就能克服一切。

    去一趟米国之后,她才知道自己太天真了,他很富有,却也很花心。自己的爱无法让他改变。原本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。是优秀的,与安妮科尔她们一比,自己是多么的渺小!

    自从米国回来。她的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,一切都开始不顺利,父亲失业,母亲原本就没有工作,姐姐在军队被判死刑,已经枪决。

    一家人承受着莫大的苦难,后来她得到方寒写来的邮件,知道姐姐被方寒救走,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父亲失业本没有什么,自己的工资足够养活一家人,但自从失业后,父亲郁郁寡欢,觉得自己成了一个废人,找了很多家一直找不到工作,就开始喝酒,喝得越来越厉害,终于在上个星期倒下了,查出肝癌。

    这需要一大笔钱治疗,而且未必治得好,看着他痛苦的样子,叶琳娜感同身受,也非常难受。

    但这就是生活,总有让你过不去的坎,她不时会想起,如果自己成了方寒的女朋友会怎样,是会去米国吗?

    她摇摇头甩开这个想法,自己是不可能做方寒的女朋友的,他不需要自己!

    她心事重重的往家里走去,不知不觉过了很久,脚有点麻了,终于走回自己家门口。

    她忽然停住脚步,看向站在公寓前一个挺拔的美女,穿着粉色羽绒服,戴着墨镜,时尚而美丽。

    她感觉这个女人可能是在等自己,果然,这美丽女子走到近前,摘下墨镜:“您好,请问您是叶琳娜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你是……?”叶琳娜打量着眼前美女,是跟方寒一样的肤色,很可能是中国人。

    她用汉语问了一句:“你是中国人?”

    “我是李雨莎,叶芙根尼娅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?”叶琳娜忙道:“姐姐还好吗?”

    李雨莎点头:“是,她很好,现在在中国。”

    “快请进吧!”叶琳娜忙道。

    李雨莎把脚下的盒子提起来,与叶琳娜进了公寓,来到她的公寓,屋里飘着淡淡幽香,干净整齐,一看就知道是女人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跟姐姐认识的?”叶琳娜请她坐下,沏两杯咖啡,坐到李雨莎对面问道。

    李雨莎把盒子递过来:“这是我替叶芙根尼娅捎来的。”

    叶琳娜接过来打开,里面是两张唱片,还有一盒点心,她一看到这些,顿时确信这是姐姐送来的。

    “她过得真的好吗?”叶琳娜问道。

    李雨莎笑着点头:“挺好的,她正在做我叔的助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叔?”叶琳娜迟疑。

    李雨莎道:“方寒,你认识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他!?”叶琳娜默然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她心湖再次起波澜,每一次听到这个名字,她都会心湖动荡,甜蜜与苦涩,思念与矛盾揉和在一起无法言述。

    “叶芙根尼娅知道你父亲病了。”李雨莎道:“让我过来替她看看,她不能回国探望,很伤心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他……”叶琳娜叹口气点点头:“好的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李雨莎道:“叶琳娜,你过得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很好。”叶琳娜马上回答。

    李雨莎迟疑一下,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递给叶琳娜:“临来时,我叔让我把这块玉带给你。”

    叶琳娜盯着玉佩怔然出神。

    李雨莎道:“他说即使你不能跟他在一起,也留下来做个纪念吧,……如果有危险,就把这块玉佩摔碎,他会马上赶过来。”

    叶琳娜摇摇头没伸手,紧抿着红唇不说话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