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675章 赴宴
    “荆主任?”齐海蓉放下咖啡,微眯的凤眸变得锐利逼人,让人不敢直视,这是长时间的长位者形成的气势,无形有质,真实可感。

    郑总感觉到了压力,不自在的挪挪身体,轻咳一声道:“我跟荆主任有点儿交情,他托我过来做个中间人,我也不能拒绝,要是齐总你实在不方便,我去跟荆主任说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摆摆玉手:“他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这我真不知道,”郑总忙摆手笑道:“我也没多问,不过吃一顿饭嘛,总是没坏处的,是不是,跟这些官员打好关系是必须的,我觉得齐总你不会有什么损失,所以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你把冯龙接过去了呢。”齐海蓉淡淡道:“原来是这个荆主任。”

    郑总苦笑点头:“齐总,我真不是有心驳你的面子,是我跟荆主任的交情不错,他亲自说情,我不能拒绝,况且我表面上答应,并没动真格的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轻啜一口咖啡点头,郑总是个滑不溜手的家伙,飞碟唱片是签了冯龙,但马上要把冯龙送走,既给了荆主任面子,又照顾了自己的脸面,两头都不得罪,可谓圆滑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习惯随便跟人吃饭,”齐海蓉放下咖啡,淡淡道:“郑总,你还是问清楚了他的意思再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一顿饭都不肯?”郑总惊讶的瞪大眼,声音不由的放高。

    他觉得难以置信,这种饭局很难得。要知道荆主任这般人物,想请都请不到的,往往都要排出一个月后,天娱虽然是娱乐巨头,但官员都是俯看商人的,她再厉害也是商人。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我没兴趣随便跟人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齐总,你再好好想想吧。”郑总忙道:“这种机会很难得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郑总你的好意。”齐海蓉道:“我与荆主任素昧平生,他忽然请客吃饭,起码得说明一下用意吧?”

    郑总拍拍额头:“这都怪我,没问清楚就过来!”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我看不是郑总没问。是他不说吧?这些当官的真以为自己高人一等。能予取予求?”

    “齐总啊,形势就是这样的,咱们再有钱也不能当家作主。”郑总无奈的摇头道:“我觉得……”

    齐海蓉摆摆手:“他既然这么没有诚意,那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荆主任报复起来。那真要吃不了兜着走的!”郑总忙道。

    齐海蓉哼道:“他有什么手段我接着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。我再回去问问。”郑总忙道:“你先别急着拒绝嘛。生意不成交情在,别撕破了脸皮,大家都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郑总说着起身:“我先去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不送了。”齐海蓉起身。

    “留步留步。”郑总摆摆手。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齐海蓉坐到老板椅了,蹙眉沉吟片刻,摇摇头,她现在底气十足,不怕这个荆主任玩什么猫腻。

    冯龙为什么要逃跑,一定是听到风声,谁的耳朵这么灵,一定是这个荆主任,跟他见面准没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她正在思索时,秘书跟她报告,郑总又来了,齐海蓉让秘书让人进来,她起身来到门口。

    郑总一团笑容进来,笑道:“齐总,我刚才打电话问荆主任,清楚了,他请你们二位没有别的意思,是摆酒赔罪,怕你们不给面子所以才请我代为邀请,……齐总好大的面子啊!”

    他捏了一把汗,看来自己做法没错,这个齐总真不能得罪,竟然能让神通广大的荆主任摆酒赔罪,后台太硬了!

    看来说她的后台在省里并不是空穴来风,毫无根据,能让荆主任低头,绝不是一般的人物。

    齐海蓉蹙眉:“摆酒陪罪?太过了吧?”

    “荆主任是实心实意的赔罪,请二位务必赏光。”郑总笑道:“还有一位方先生,不知是哪位?”

    “我一个朋友。”齐海蓉漫不经心的回答,若有所思:“我打个电话问问吧,现在那边是晚上了。”

    她起身拿起手机出了办公室,直接拨通了方寒的号,将事情讲了一遍,方寒回答他不能回来了,齐海蓉去吧,总不能直接驳了人家的面子。

    齐海蓉有点不情愿,还是答应了,方寒又叮嘱,要带着李雨莎一起,不能孤身一人去,齐海蓉嗔了一句“知道了”。

    她一边打电话一边推开门进来,进来后才说了最后一句,然后挂断了电话,正色坐到沙发里。

    郑总面不改色,装作什么也没听到,什么也不知道,心下却惊叫原来齐总有男朋友了!

    看她说话的神态,那么个大老总威风八面的,何时跟别人这样的语气说话,只有对男朋友才会这样。

    她一定是跟那位方先生通话,那位方先生就是她的男朋友了,这绝对是惊人的消息,估计没几个人知道!

    郑总轻咳一声,问道:“怎么样齐总?”

    齐海蓉点头:“我问方寒了,他回不来,只能我去了,跟荆主任说,我今晚就赴宴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好的!”郑总大喜过望,眉开眼笑的道:“大家以和为贵,和气生财嘛,那我就不打扰齐总了,告辞,告辞!”

    “郑总慢走。”齐海蓉送他到门口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傍晚,齐海蓉与李雨莎来到郑总所说的福盛楼。

    福盛楼在海天市大名鼎鼎,饭菜贵得厉害,但人气极旺,每天都能看到来来往往的吃客。

    来这里的多是官员,一般的有钱人很少过来,来都是宴请贵客,往往都是官员之类的。

    齐海蓉穿着平常一件昵子大衣,李雨莎也同样装束。两人像两朵绽放的鲜花,散发着迷人气息。

    两女刚一进去,一个迎宾,荆主任已经在夏荷阁定了包间,请随她过去。

    齐海蓉与李雨莎跟着迎宾小姐来到三一个豪华包间,很气派很宽敞的一间奢华屋内只摆着一张圆桌。

    圆桌边坐了两个人,一个是郑总,另一个则是个削瘦的中年男子。看上去四十岁左右。文质彬彬。

    郑总一看就知道是大老板,红光满面,气派不俗,身边的削瘦中年衣着很朴素的样子。齐海蓉却一眼看清这些衣服的内在奢华。都是订做的。绝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价格。

    “齐总,来来,我替诸位介绍。这位就是市政府办公室的荆主任!”郑总站起来呵呵笑着介绍两人。

    齐海蓉露出淡淡笑容:“荆主任,久仰了!”

    荆主任微笑:“齐总客气了,对齐总的大名我是如雷贯耳,今天见到了果然是名不虚传,又漂亮又能干,真是难得的女杰!”

    “过奖过奖。”齐海蓉笑了笑,四人落座。

    对李雨莎,齐海蓉只介绍是她的朋友,跟荆主任吃饭不能不喝酒,她代自己开车。

    荆主任夸奖齐海蓉考虑周到,吃饭不喝酒太不尽兴,已经点好了拉菲,很快就上来。

    饭菜很快上来,很丰盛的一桌,郑总口才很好,齐海蓉一直淡淡的,李雨莎做哑嘴葫芦,气氛只能靠他炒热。

    荆主任带着矜持,不太说话,只是劝齐海蓉喝酒,齐海蓉没客气,一直敞开了喝,她的酒量本就大,跟了方寒之后,诸多秘术与修炼武功,身体发生天翻地覆变化,酒量变得更惊人。

    喝了三瓶葡萄酒后,荆主任也有点受不住,开始说话:“上白的!”

    郑总忙答应,招呼服务员上茅台。

    荆主任替自己斟了一杯,然后站起来笑道:“齐总,冯龙不太懂事,得罪了你,齐总你大人大量,别跟他一般见识,这杯酒就算我替他谢罪了!”

    齐海蓉笑了笑:“荆主任,你是你,冯龙是冯龙,对荆主任你我是尊敬的,但冯龙嘛,我再大的气量也无法原谅杀自己的凶手。”

    荆主任一怔,脸色沉下来,屋内的气氛顿时一凝。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设身处地的想一想,荆主任能原谅想杀你的人?”

    “凡事都有个根由,冯龙本质不坏,就是一时冲动。”荆主任深吸一口气,缓缓说道:“他还年轻,应该给他一次重回正路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给过他很多次机会。”齐海蓉摇头:“他不知道珍惜更不知道感恩,只会一味的抱怨,我饶了他,他不杀我?我看未必!”

    “他绝对会感激你的。”荆主任道。

    齐海蓉淡淡道:“荆主任你是他的表哥,但未必了解他,我比你更了解他的本性,他只要有机会一定会报仇!”

    荆主任冷下脸来,声音缓慢却散发着逼人的气势:“齐总的意思是想追究到底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齐海蓉点头:“荆主任,对不起了,不是我不想给你面子,是我不能把命交给别人!”

    “看来我的面子不够大。”荆主任忽然一笑。

    他看一眼郑总,郑总忙开口,劝齐海蓉没解不开的恩怨,冯龙是混仗了点,可现在也知道错了,何不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?

    齐海蓉微垂眼帘,听而不闻,任由郑总磨破了嘴皮子,半晌后她起身:“今天就到这里吧,荆主任,郑总,我身体不舒服,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荆主任露出一丝微笑:“齐总,我听说方先生跟孙书记的关系不错?”

    “我不太清楚。”齐海蓉淡淡道。

    荆主任微笑道:“方先生我当然是不敢得罪的,只是没想到你跟方先生的关系这么亲密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我们只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荆主任微笑道:“最近国家下发了关于整顿文化艺术工作的若干通知,希望齐总能够重视起来,我亲自负责这一块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欢迎荆主任指导了!”齐海蓉淡淡道,听出了他话里的威胁之意,转身离开。(未完待续。。)u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