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673章 道歉
    冯龙忙去抢他的手机,方寒一缩手避开,摇头笑道:“荆主任真是神通广大,杀人犯也能放出来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杀人的?”冯龙忙道:“谁死了?”

    “未遂而已,还是故意杀人。”方寒摇头道:“冯龙,你真够蠢的,你表兄是让你过来赔礼道歉的吧?”

    “没这回事儿!”冯龙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该明白海蓉的影响力,只要一句话,能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件事,你表哥如果不蠢就得息事宁人,展示一下权力之后就该有所表示了,海蓉真怕他不成?”

    “表哥一句话,天娱甭想开下去,媒体也不敢乱说话!”冯龙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说你蠢你还不服,你表哥的影响力只在海天市,难道他能影响全国?只要海蓉放出话,全国所有的媒体都会报道这件事,这件案子清清楚楚,证据确凿,根本没什么可置疑的,你表哥明显是违规了!”

    冯龙脸色微变却撇嘴不服气,在他想来,国内是官本位社会,再强的商人面对当官的也只能老老实实低头,不敢对着干。

    方寒继续说道:“你以为你表哥能一手遮天?赵总可以直通省里,把这件事往省委一说,天娱是海天的纳税重户,你表哥对天娱稍有责难,他的仕途也就结束了!”

    冯龙刚要说话,方寒摆摆手:“我这段录音不放网上,送给媒体。他们一定会如获至宝,毫不犹豫的报道出去,你表哥会怎样?”

    “别以为海天的媒体不敢报道,即使不敢,那全国性的媒体呢?”方寒淡淡道:“凭海蓉的影响力,央视会不会报道?”

    冯龙脸色变了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现在呢,给你两个选择,一是马上离开,去找你的表哥告状,二是马上道歉。我可以把录音删除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肯删除录音?”冯龙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道:“你表哥的官还是挺大的。天娱想好好展,还需要各方的支持,不想太得罪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道歉。”冯龙缓缓点头道:“但你得先把录音删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:“你觉得我那么傻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齐总。对不起了!”冯龙扭头朝齐海蓉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竖起食指摇两下:“不。不,不够诚恳,要不你先回去。好好构思一下,道歉一定要深刻诚恳,能够打动海蓉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得寸进尺!”冯龙大声喝道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确实够傻的,自讨没趣,从拘留所出来应该跑得远远的,让齐海蓉看不到,只能生闷气。

    自己刚刚是痛快了一番,现在却憋屈得要命,最主要的是自己送上门的,太气人了!

    方寒摇头微笑道:“选择权在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我道歉!”冯龙咬着牙大声说道:“齐总,是我过份了,我对不起你,没有齐总你的培养就没有我的今天,是我冯龙忘恩负义!”

    方寒看看齐海蓉,眼色询问她是否满意。

    齐海蓉摆摆手:“滚蛋吧,别再在我面前出现!”

    “多谢齐总的宽容大量!”冯龙咬着牙恶狠狠的瞪着她。

    方寒叹口气:“看来你不是诚心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是诚心的!”冯龙大声道:“齐总不要跟我这么个小人计较,失了身份!”

    齐海蓉双手交叉在胸前,斜睨他:“言不由衷!”

    冯龙勉强挤出笑容:“我真的诚心诚意觉得,我确实不对,不是人!”

    “行了吧,让他滚蛋!”齐海蓉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冯龙忙道:“录音呢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冯龙心一跳,生怕他反悔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亲眼看看吧。”方寒把手机放到他跟前:“看到了,这是删除键。”

    方寒轻轻一按,把录音文件删除了,冯龙这才松口气,恶狠狠瞪他一眼,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“砰!”别墅的大门被重重关上,显示出冯龙的怒火,众人却笑起来,没那么郁闷憋屈了,稍稍扳回一城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放过这家伙?”李雨莎道:“叔,要不要报道?”

    她笑眯眯的转了转手机。

    张瞳讶然:“莎莎,你也录音了?”

    “是叔让我录的。”李雨莎笑眯眯的道:“这家伙是够蠢的!”

    “那要看他跟谁斗!”齐海蓉白方寒一眼道:“你觉得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把他送进监狱。”方寒道:“这一次他敢杀人,有恃无恐,一定会有下一次,必须除掉后患!”

    “有他表哥护着,怎么抓他,难道真要通报给媒体?”齐海蓉摇头道:“我可不想闹得满城风雨,后患不少。”

    她一旦真这么做了,那得罪的是整个官场,这是一种潜规则,打破这个规则,姓荆的固然要倒霉,天娱也要受损失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我真不想搅和进官场的争斗,麻烦无穷!”

    “那就算了吧。”齐海蓉叹道:“民不与官斗,忍这一口气,慢慢收拾这个冯龙吧。”

    张瞳紧抿嘴唇不说话,她一直生活在学校,虽然也有勾心斗角,却没有这么**裸与激烈,她因为父亲的关系,一直保持然,这一次亲身体会到了无奈与悲哀。

    孙明月一直没说话,默默的看。

    方寒扭头道:“明月,那些证据还在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我的签字谁也别想拿走。”孙明月道:“人我留不下,证据我能护得住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齐海蓉与张瞳众女都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“我想想。”方寒起身上楼。

    十分钟左右。方寒下楼来,对齐海蓉道:“明天我带你去拜访一个长辈,你没什么日程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齐海蓉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孙明月有点儿惭愧,没说几句就告辞了,这件事固然是上面压下来的,但总有几分负疚感。

    方寒看出她的情绪不对,亲自送她出来:“明月,咱们走几步吧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点点头,把车钥匙放回包里,两人沿着小区的林间小径悠然散步。

    “这事不怨你。”方寒道:“别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其实该把齐总跟你的关系告诉局长的。”孙明月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告诉不告诉没分别。局长还是要放人的。形势逼人,谁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抬头看一眼天空的太阳:“所以我才努力的升官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你走错路了,即使你能升到一号,也有诸多掣肘之处。人活在世间哪能自由自在?”

    不管在哪个世界。即使在梦中世界。他呼风唤雨,有通天彻地的本事,还是要受制于圣庭。不可能完全自由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的规则与束缚更多,自由永远是相对的。

    “我的目标是尽量少的人管我。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只能祝你好运了,女人在官场是有天花板的,你要有心理准备,而且政法这一条路狭窄,升官更难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叹道:“尽力而为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其实你有一条捷径,嫁一个高官老公。”

    “当官的男人没几个好东西。”孙明月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别对冯龙下手。”孙明月蹙眉道:“我知道你能做得到,但这很犯忌讳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他确实能随时让冯龙没命,而且看不出异样,只以为是突性急症,抢救不及而去世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一两件还好,做得多了,都能猜出是他,会把他看成异类,怪物,敬而远之,甚至高层会打压他。

    他无所畏惧,但还有朋友及亲人,不能真正脱世间,还是要遵守这个世界的规则。

    孙明月松一口气:“至于冯龙,我会找机会收拾他。”

    方寒摆手:“你别动手,在一旁看热闹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怎么做?”孙明月问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道:“他们这么玩,我奉陪就是,也用官场的力量,官场对官场,谁也不犯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荆主任很厉害,小心点。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两人又聊了一些案子,这阵子没再生大案,不需要方寒帮忙,孙明月这个所长当得很滋润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给我哥的葡萄酒太贵了,往后别送了!”孙明月忽然想起来,忙道:“吓死人!”

    白霜葡萄酒的价格很惊人,身为葡萄酒的行家,孙明月与孙朋都知道,所以有点虚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自己酿的哪有贵贱,喝着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哥拿着当宝贝,每个星期才喝一杯。”孙明月摇头失笑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一星期一杯算是适量,这酒里蕴着药性,你也一起喝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孙明月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返身往回走,孙明月上了车,方寒摇摇手返回了别墅,三女都坐在沙上没动。

    这一切事情生得太快,冲击力太强,她们没能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,这种事很常见,只是她们运气好,从前没碰上过罢了,需要时间好好消化一下。

    “方寒,你要带我去拜访谁?”齐海蓉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去了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告诉我不行吗?”齐海蓉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那就不好玩了,好啦,你就把心放进肚子里,这口气一定会给你出的!”

    齐海蓉问:“不会是江书记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他知道齐海蓉的心思,不想用这种小事惊动江海,她虽然是江小晚的闺蜜,毕竟跟江海没什么关系,不想占这便宜。

    齐海蓉白他一眼,只要不是江书记就好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