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672章 放人
    方寒身边没带叶芙根尼娅,抵达机场时已经是半夜时分,齐海蓉与张瞳来接他,一起回到望海花园。。。

    一夜疯狂之后,齐海蓉十点钟起才床,穿着睡袍下楼看到张瞳正在看书,不见方寒的影子。

    她长长伸个懒腰:“他呢?”

    “跟莎莎出去散步了。”张瞳抬头打量着她,抿嘴笑道:“容光焕,就是不一样的啊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得意的笑笑,摸摸自己脸庞,与方寒一夜疯狂之后,确实好像得到滋润的花朵,浑身轻飘飘的很舒服,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“做饭!”齐海蓉要去厨房。

    “已经做好啦!”张瞳道。

    齐海蓉扭头笑道:“真是谢谢你啦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敢当。”张瞳白她一眼:“我就是这个命!”

    齐海蓉抿嘴笑,正要说话,方寒与李雨莎拉开门进来了,四人开始吃饭。

    刚吃完饭,孙明月来了。

    她一身警服,英姿飒爽,比从前多了一分威严气势,毕竟当所长与一般的刑警不同。

    “方寒,好久不见你了!”孙明月笑眼弯弯的打量他。

    一段时间不变,他也变了样子,越平和,看不出深浅了,好像什么事都不能惹他心动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:“你消息还是那么灵通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定知道齐总的事了,”孙明月无奈的摇摇头:“那你可能不知道,冯龙已经被取保候审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:“取保候审?就是说放人了?”

    孙明月苦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方寒指指沙。

    孙明月坐到沙上。李雨莎递过来一杯咖啡。

    孙明月接过咖啡,轻啜一口平静下来:“昨天傍晚的事,局长亲批的,我们没办法拒绝。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道:“看来是上面的决定,这个冯龙在上层有关系啊,搬出了哪位大神?”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方寒,局长并不知道齐总跟你的关系,不然绝不会放人的,我也没说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那可未必,局长是老狐狸。知道轻重。问局长是哪位大人物下的令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荆主任,……孙市长的办公主任,其实就是秘书长。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嘛。”方寒笑起来:“不过这个秘书长也太大胆了吧,这可是一桩故意杀人案。”

    “荆主任的意思是要按酒驾处理。”孙明月道:“说是冯龙喝了酒后疲劳驾驶导致车祸。关键是没有人命。所以有转寰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够大胆的。海蓉可不是一般人物。”方寒摇头道:“他也敢这样?”

    “他用行动来说明敢不敢。”孙明月无奈的摊摊手。

    方寒扭头看齐海蓉,齐海蓉紧抿红唇,凤眼微眯着。显然处于愤怒状态,张瞳也很恼怒:“这还有没有王法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,在国内讲什么王法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齐海蓉的手机响了,她深吸一口气接通了电话:“姐夫,嗯,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齐海蓉静静的不说话,半晌之后,淡淡道:“行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她缓缓挂上手机,对方寒道:“我姐夫打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齐海蓉冷笑一声:“姐夫也知道了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赵总不会坐视不理吧?”

    “他劝我息事宁人,得饶人处且饶人,别做得太过份,这件事就算了,卖荆主任一个人情。”齐海蓉冷笑。

    她原本以为姐夫为替她出头,赵天方的影响力很大,不仅仅是海天市,在省内也是大人物,可以跟书记省长说上话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却是主张得饶人处且饶人,要压下这件事!

    张瞳道:“我打个电话!”

    她拿起手机起身到了楼上,很快传来隐约的争吵声,然后慢慢的声音变小,张瞳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明月,你觉得这件事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孙市长是本地升上来的,是本土势力的代表,荆主任一直跟在他身边,大事小事都经手,势力很强,要是他故意跟齐总为难的话,齐总会很难受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没好气的道:“我是文化公司,不是实体企业,大不了把公司搬到别的地方!”

    张瞳下楼,无奈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个荆主任如此厉害?”方寒讶然,一个秘书长而已,竟然如此厉害,市长岂不更惊人?

    张瞳的父亲是海天大学的校长,是厅级干部,也算是一方人物,竟然也不敢招惹这个荆主任。

    张瞳坐下来叹口气,摇头道:“爸爸说没必要为一点小事得罪这个姓荆的,得不逞失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得罪荆主任就是得罪市长,张校长是市长的手下。”

    她的言外之意很显然,张校长是市长一伙的,当然不会自拆墙角,不会为这件事出头。

    齐海蓉哼道:“每年一个亿的税都喂狗了!……哦,不是说你爸,张瞳!”

    张瞳摇头叹道:“真怀疑我是不是他女儿!”

    冯龙不仅仅要杀齐海蓉,还有自己,身为父亲竟然不替女儿做主,屈从于官场势力,让她很失望。

    “可能你爸觉得只是一件小事吧。”方寒摇头道:“你们也别这么失望,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赵总与张校长不是不想替你们报仇,但时机不对,一旦有机会他们绝不会放过!”

    孙明月忙点头:“方寒这话有理,现在荆主任更在巅峰,最好别硬来,先避一避风头,等日后找机会收拾冯龙就是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海蓉张瞳。你们别伤心了,赵总与张校长早晚会给姓荆的下绊子的,但不会明面相抗,这是他们的策略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太憋屈了!”齐海蓉恨恨道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门铃声响起,齐海蓉走过去按一下,里面传来一道青年男人的声音:“齐总,小区外面有一位冯先生找您,请问要不要放他进去?”

    “哪个冯先生?”齐海蓉问。

    青年回答:“冯龙冯先生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顿时紧抿红唇,深吸一口气:“放他进来!”

    “她的。”青年回答。

    齐海蓉扭头看向众人。冷笑道:“这个小人要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张瞳道:“会不会来赔礼道歉?”

    齐海蓉失笑:“张瞳。你也太天真了!”

    张瞳道:“也说不定他醒悟了呢,过来道歉请咱们原谅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人心想得太美好。”方寒笑道:“估计是来耀武扬威的,何必放他进来?”

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他会有什么嘴脸!”齐海蓉哼道。

    说着话,门铃又响。齐海蓉按了一个按钮。冯龙一身笔挺的西装。戴着墨镜,标准的明星打扮进来。

    他摘下墨镜打量一眼方寒他们,又看看这栋别墅。啧啧赞叹:“齐总不愧是齐总,这别墅真够豪华的!”

    “冯龙,你来做什么?”齐海蓉没好气的道:“现在挺得意的?”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。”冯龙笑眯眯的摇头:“我不过有一个亲戚,恰好是当官的,所以大大方方从拘留所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亲戚就是荆主任?”齐海蓉哼道。

    冯龙点点头:“怎么样,很惊奇吧?”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狗仗人势!”

    冯龙笑眯眯的道:“齐总,现在是不是后悔了,要是我还在公司,这关系就是公司的关系,现在嘛,小心荆主任找你们公司麻烦哟!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亲戚?”齐海蓉皱眉道。

    冯龙道:“说出来吓你一跳,他是我表哥!”

    齐海蓉微眯凤眼:“亲表哥?”

    “当然喽,他是我姑姑的儿子,你说亲不亲?”冯龙笑眯眯的道:“齐总,谈谈感想呗?现在是不是特憋屈,特无奈,恨不得亲手杀了我?”

    齐海蓉冷笑:“自以为是!”

    “当初被你赶出公司我就是这种感觉,现在奉还给你!”冯龙得意洋洋的打量着她:“齐总小心一点,气大伤肝,会老得快哟!”

    “冯龙,你有表哥又如何?”齐海蓉淡淡道:“这掩盖不了你是一个废物的本质。”

    “我废物?!”冯龙顿时激动起来:“要不是你的封杀,我能只卖出这么点儿销量?!齐海蓉,你太过份了!”

    齐海蓉轻笑:“你不是说我封杀你嘛,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封杀!”

    “最毒不过妇人心,我替公司出过不少力吧,不念功劳有苦功,你就这么对待有功之臣?!”

    “懒得跟你说。”齐海蓉摆摆手:“是非曲直你应该清楚,我的忍耐是有限的,你没完没了的给我惹麻烦,你还以为你自己多能耐,现在看到了吧,没有公司的宣传,你根本不值一钱!”

    “胡说,要不是你使坏,我怎能这么惨?!”冯龙大嚷。

    齐海蓉淡淡道:“那去找你表哥呀,你表哥神通广大,看能不能让你成为顶尖的歌手!”

    “我表哥一句话,你敢反抗?!”冯龙又露出笑容:“他说什么你就得做什么!”

    齐海蓉摇头失笑:“你真是疯了,你以为这是旧社会,你表哥是皇帝老儿,我凭什么听他的?”

    “要是不听他的,你的公司开不下去!”冯龙得意的看着她:“你的后台是赵天方吧,他敢跟我表哥对抗?!……商人永远是商人,他那个政协委员,你这个人大代表根本不顶事儿!”

    方寒轻咳一声,举了举手机:“冯龙是吧,你进屋后的话我都录下来了,要听听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!”冯龙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手机微笑道:“要是把这个放网上,你故意撞车杀人,却被你表哥一句话放出来,大伙会有什么反应?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