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666章 撞车
    冯龙以前是齐海蓉的手下,是摇钱树,身为老板只要能帮自己赚钱,闹就闹点儿,可以容忍。顶点小说Www。23us。com

    现在冯龙不是她手下,她就没那么宽宏大量了,她起手机,拨了几个电话,跟他们说了冯龙的事。

    看她放下手机,张瞳摇头道:“海蓉,何必做得这么绝?”

    “不绝他不知道厉害。”齐海蓉哼道:“还以为我好欺负呢,看他怎么出专辑!”

    “他万一要发到网上呢?”张瞳道。

    齐海蓉笑起来:“那我没办法,他能赚几个钱?就他那水平,要是没有宣传攻势,想卖出销量真是笑话!”

    “他这么不济你先前还这么宠他?!”张瞳笑道。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这不是矮子里拔高个嘛,现在娱乐圈里作曲家作词家都没了,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看到方寒写的歌,眼光变高了吧?”张瞳摇头失笑:“你还没死心,还在打方寒的主意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就瞧我的手段吧!”齐海蓉得意的笑道。

    张瞳道:“方寒够忙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忙?!”齐海蓉哼道:“他忙着陪女人呢!”

    张瞳摇头道:“你不也是其中一员嘛!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偷懒!”齐海蓉撇撇嘴:“歌曲都在他脑子里,想写随时能写,偏偏拿翘!”

    李雨莎笑道:“叔一肚子的才华,可偏偏不喜欢显露,不知道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张瞳道:“这才难能可贵嘛。现在的人有一点才华恨不得天下人都知道,太浅薄了!”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张瞳你看来很欣赏他嘛!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欣赏!”张瞳点点头:“方寒这样的深沉内敛的男人几乎没有了,个个都浮躁不堪,斤斤计较于利益,蝇营狗苟,让人无法忍受!”

    “要不,你索性也跟了方寒吧!”齐海蓉笑吟吟的道:“我不吃醋!”

    张瞳摇头:“这个距离就很好,真成了男友朋友反不如这样自在随意,没有患得患失。”

    “口风够紧的!”齐海蓉白她一眼。

    张瞳抿嘴笑道:“居心险恶,是在试探我吧?”

    李雨莎在一旁暗笑。两人还真有意思呢。有点像婶李棠与罗亚男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李雨莎随后的日子一直陪着齐海蓉,一个星期很快过去,她平时陪着齐海蓉她们看娱乐新闻,冯龙的专辑在网上销售了。在一个音乐收费网站。

    网络音乐销售已经很大众化。网站先提供低音质的试听。只能听一半,觉得好听可以付款下载。

    冯龙自从上次之后,好像在公众面前消失了。所有的媒体都不再报道,只有那家网站有冯龙的消息,有一篇访谈。

    李雨莎心惊齐海蓉能量巨大,现在这个网络时代,想封杀一个人几乎不可能,消息渠道太多太快。

    但齐海蓉几个电话下去,不仅媒体不再报导冯龙,就是网络搜索也只能看到冯龙醉驾的消息,搜索不到他那个日期之后的动态。

    冯龙所在的网站有一篇他的访谈,在访谈中,他解释了自己为什么跳槽成为自由音乐人,先脱离天娱,又与飞碟唱片解约,因为自己个性自由,无法受束缚,不习惯给公司写歌,于是跑单帮。

    她们三女从笔记电脑上看了冯龙的访谈,齐海蓉得意的哼一声:“小样,还治不了你!”

    张瞳摇头道:“海蓉你也太狠了,何必呢?”

    “让他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,别以为地球离了他就不转!”齐海蓉撇撇嘴:“他要是嘴硬,我倒饶了他,敬佩他是个汉子,现在就软下来,简直就是扶不上墙的烂泥!”

    张瞳道:“估计是网站给了他压力,只有这一个销售渠道了,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摇头道:“这种家伙最可恶,欺软怕硬,别看他现在这么可怜,一旦得到机会,不知会多狠毒呢,张瞳你的心太软!”

    “是呢,该狠的时候就得狠。”李雨莎点点头:“要不然,谁都要欺负你一把,现在的人都是欺软怕硬的!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呀……”张瞳摇摇头:“杀气太重!”

    “张瞳,舞蹈艺术我不如你,跟人斗你不如我。”齐海蓉拍拍张瞳肩膀:“你这样就是纯洁的小羊羔,到商场上三两下就被吞了!”

    张瞳白她一眼,自己哪有这么不济,不过自己一直沉浸在自己的舞蹈世界里,对世俗的事很少关注,可能齐海蓉说得对吧。

    清晨时分,李雨莎开车载齐海蓉与张瞳离开望海花园,先送张瞳去海天大学,再与齐海蓉一起回公司。

    望海花园位于半山腰,一条宽阔平坦的大道通往下面的滨海大道,这条路修得比滨海大道还宽。

    奔驰车缓缓下坡,慢慢拐进滨海大道,正在这时,李雨莎忽然色变,猛的一打方向盘,撞进旁边的绿化带。

    “砰!”一声闷响,张瞳齐海蓉身子猛的往前冲,被安全带绑住不能动弹,气囊弹出挡住车前玻璃。

    三人眼前一晃,眼前的一切颠倒过来,从侧边车窗看去,眼前的树木树干在下树根在上,大地在上方。

    她们这才反应过来,翻车了!

    李雨莎扭头看齐海蓉与张瞳:“齐总,张姐,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齐海蓉蹙眉道。

    李雨莎道:“后面有人撞了咱们!……受没受伤,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先出去再说吧。”齐海蓉道。

    李雨莎点点头,“砰砰砰”几声,先把气囊弄破,又一脚把车门踹飞。矮身钻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摇摇头,车身已经严重变形,车子在绿化带里被撞出很远,茂密的冬青与花草被抹去了十几米。

    她扭头看一眼不远处的车子,也是一辆奔驰,车头塌了一半,停在那里不能动,车里气囊包围一个人,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,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她先另一边把两个变形的车门都拉开。看看齐海蓉与张瞳的伤势。车子变形成这样,两女却一点没受伤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她们站在车外,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都有一种死里逃生的喜悦。又有恼火。

    李雨莎道:“齐总。张姐。你们身上都带着叔的护身符吧?”

    两女点点头,伸手进脖子里一摸,空空如也。只有一抹灰粉,好像石粉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李雨莎点点头道:“这次能没事,亏了叔的护身符,要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着摇摇头,车身毁成这样,她无法想象她们会变成什么样,一想就浑身发冷。

    “那混蛋是谁?!”齐海蓉咬着红唇,星眸喷火。

    李雨莎几步过去将车门扯开,拨了拨气囊,看清那人的脸,扬声道:“齐总,是冯龙!”

    齐海蓉一听,顿时跺脚:“混——蛋——!”

    张瞳道:“行啦,报警吧!”

    齐海蓉拿出电话,直接拨通了孙明月的电话,将情况说了一遍,然后来到冯友的车前。

    “他死了吗?”她看到车里的情况,皱着眉头哼道。

    李雨莎摇头,放下了电话:“受的伤不重,没什么大问题,等一会儿救护车就来,咱们千别碰。”

    张瞳忙道:“对,别碰他,免得被反咬一口,他这是狗急跳墙要杀人了,海蓉,记住这个教训吧!”

    她拍拍胸口,这会儿才反应过来,后怕不已,要是在这里被害死,真是太冤了!

    齐海蓉没好气的白她一眼:“我做得再绝他也没必要杀我,这个白眼狼,死有余辜!”

    “他是喝醉了吧?”张瞳问李雨莎。

    李雨莎点头:“喝了酒,……不管怎样这都是故意杀人,不能心软!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跟张所长报了警!”齐海蓉道:“这回绝不饶他!”

    “确实不能饶了他!”张瞳摇头,要不是方寒的护身符,自己可能没命了,她心悸而恼怒,亏她从前还觉得冯龙可怜,竟然要杀人,这个冯龙的心理太阴暗太可怕了!

    两辆警车呼啸而至,孙明月一身警服英姿飒爽的来到齐海蓉三女跟前:“齐总,张老师,雨莎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”车门响起,跟着下来几个警察,个个脸色严肃,站到孙明月身后。

    齐海蓉指了指自己的奔驰车,又指向冯龙:“我们走得好好的,他从后面撞过来,要杀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交通事故?”孙明月问。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孙所,交通事故我还不至于这么生气,车自然有保险公司赔,没功夫纠缠,这冯龙前一阵被我开除,怀恨在心,他这是故意要杀我。”

    李雨莎点点头:“冯龙是瞅准了我们拐过来的时机,他身上应该有工具,探测到我们的方位,……已经叫了救护车,他没什么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皱眉道:“故意杀人?……小姜,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,所长!”一个干净利落的小伙子应一声,到了冯龙车前,这时救护车挂着鸣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“先救人吧。”孙明月摆摆手。

    他们在一旁看着医生把冯龙抬出来,检测了一番,然后挂上吊针送进救护车内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小姜把车上一个小屏幕拿下来,递给孙明月:“所长,这是微型摄像机,摄像头就在附近。”

    他与几个人很快找到了摄像头,装在道旁一棵树上,能清晰看到望海花园与滨海大道相连的这条路上所有车辆。

    孙明月下令:“小秦,去调来这一带的监控,小何,把他的行车刻录仪调出来!”

    “是,所长!”两人答应一声,各自上车离开了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