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643章 战果
    方寒现在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,如怨气之类的。?。。

    这只是精神修为达到一定程度的神通,并没什么神异,就像显微镜能看到细菌一样,怨气并非不存在,只是常人看不到。

    如此强烈的怨气,方寒更是看得清清楚楚,强抑着心里的愤怒,脑海一片清明,不让心绪扰乱思维与感觉。

    江河一声令下,一百个战士站在方寒跟前,双眼炯炯,身上散着煞气,方寒一看就知道他们是杀过人的。

    “同志们!”江河站在战士们跟前,大声说道:“稍息!……我身边这位是这次的总指挥方寒同志,欢迎!”

    一百个战士鼓掌,响亮而短促。

    江河摆摆手道:“他有丰富的作战经验,收起你们那点小心思,要是不听命令,就等着上军事法庭吧,听明白了没有?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众人轰然叫道。

    方寒冲众人点点头,扯过江河:“二哥,人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多了?”江河皱眉:“我的特战大队已经是精简了又精简,人数最少的了!”“四个战术小队太少!”江河摇头道:“你要面对的可不是十个八个人,而是成千上万人,四个战术小队能干什么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有那么多?”

    “绝对的!”江河道:“他们要是没几个人,早被我们灭了,数千人可以打一场小型战役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这么多人……,好吧,我全带着!”

    “几架直升机?起码要两架运输机!”江河道:“有什么需要的你列个清单。我马上准备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要了三架直升机,然后是三辆运输机与二十辆越野车,他们要去的地方可能不是平坦地方。

    设备到齐,方寒上了直升机。直接指挥前进的方向。身后运输机载着越野车,越过绵延不绝的大山与郁郁葱葱的树林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方寒指挥直升机下落在一片空旷的山谷。让他们稍待片刻,他则钻进了树林。

    又过了半个多小时,他们从耳麦里听到方寒指令,分别沿着不同的方向朝一个地方包围,方寒提醒他们对方有警哨。要小心前进,一旦被现就强突,用火力轰击前推,将他们逼住。可惜他还不能有伤亡,否则没办法跟江河交待。只能指挥着他们一步一步来,稳妥为主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远处枪声响起,方寒知道大队被现了,于是下令强袭,径直奔向目标地,围而歼之。

    对手一共有四个战术小队,二十四个人,被他们一百人围住,论枪法战术大队都非常厉害。

    国内的兵源广,一层一层选拔最终进入战术大队的都是兵王,如果不是战术素养达不到,绝非国外大兵能比。

    重火力加上人数占优,纵使对方战术小队精锐,在绝对的实力下也只能吃瘪,方寒出手后他们被纤灭。

    特战大队只有十个受伤的,没有死亡,他们恨不得把对手撕碎了,他们见过村里那一幕,觉得没有人性。

    现在这没有人性的二十四个人躺在地上没了气,被子弹射得面目全非,特战大队的队员们死死盯着他们,恨不得把他们弄活,再用刀杀了。

    方寒来到他们身前,拍拍手,大声道:“这只是开胃小菜,我们的任务不是剿灭他们,而是消灭他们的老巢,……大伙已经见识到他们的厉害,要小心再小心,别把自己的小命丢了!”

    他再次下令,他们返回山谷,进入运输机里,再次在方寒的导航下前进,又过了一个小时,穿过国界线进入另一个国家。

    周围还是深山老林,方寒坐在直升机里紧盯着外面,不时出命令,很快又找了一个地方停了飞机,大部队步行穿越丛林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李棠第二天清晨起床,依照原来的习惯,先下楼在树林里练了一会儿凤舞术,然后慢慢散步。

    树林的空气格外清新,她练了凤舞术五官敏锐,对空气也格外敏感,很喜欢这里的清新。

    她忽然听到咝咝声,循声而去来到一个空地,江承正在慢慢挥剑,周身闪着一片银光,看不清剑身。

    明明很慢的动作,却看不清剑身,李棠觉得很奇妙,盯着看了几眼觉昨眼前一片模糊,身体晃动起来。

    她知趣的忙收眼不看,江承缓缓收剑归鞘,拿旁边的毛巾轻轻拭汗,招招手道:“李棠,过来。”

    李棠不好意思的道:“师父,我不是有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不是外人。”江承笑道:“看来你是懂规矩的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说过一些。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江承点点头道:“偷看武功是大忌,不过现在不是从前了,给人看人家也未必想看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的功夫很厉害,我看不清剑。”李棠赞叹道,她并不是奉承,是自内心。

    她对自己的眼力很有自信,竟然看不清,这剑法一定很玄妙,不是普通人能够练成的。

    江承摇头道:“比方寒差远了,他还没回来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李棠蹙眉摇头。

    她有点儿担心,已经过了半天一夜了,不管什么事都该能办完了,而且江河已经回来了。

    大伙问他,他只是说方寒去执行一项保密任务,军事秘密他们不要多问,很快就能回来,但即使回来。他们也别问方寒的去向。

    李棠听他这么说,感觉越不妙,这么神秘的任务一定非同小可,危险性与保密的级别往往呈正比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,方寒鬼得很。真有危险比谁跑得都快。”江承笑道。

    李棠苦笑道:“但愿他真像师父说的这样。”

    江承道:“丫头你的心要放宽。碰到方寒这样的,你操心起来能把自己累死,他命硬得很。没事儿!”

    “借师父吉言吧。”李棠叹道。

    江承笑道:“这臭小子花心得很,你恨极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。”李棠摇头:“我也想离开,偏偏离不开他,而且要没有他救,我已经死了。现在也死心了。”

    江承打量她几眼,讶然道:“这小子还真够幸运的。”

    他从这几句里了解清楚李棠的想法,怀的是报恩之心来容忍方寒的风流花心,怪不得不离开方寒。

    “碰上方寒是我的幸运。”李棠道:“他虽然处处留情,但不是玩弄感情,是真心付出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情人眼里出西施。”江承笑道:“李棠。我想给你提个意见!”

    “师父请说。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江承道:“你该拍些军队的片子。”

    李棠迟疑道:“师父,我主要是拍电影,现在很少有军旅题材的电影,倒是电视剧不少。”…

    “嗯,那就拍拍电视剧嘛。”江承道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电视剧呀……”

    她现在的身价可不是一般人请得起。相比于电视剧,电影更刺激,对演技要求更高,她更喜欢。

    拍电视剧最关键的就是耗时太长,不想跟方寒长时间的分离,深怕时间久了感情也淡了,还有那么多女人在分润他的感情,可能分开一个月就把自己忘到脑后了!

    “塑造一些正面的军人形象,对你有好处。”江承道。

    李棠无奈的点点头:“好吧,我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让江河操持,不用你操心。”江承笑道:“做演员就做演员,好好做,别弄那些乱七八糟,绯闻之类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很小心。”李棠点点头:“方寒也不是大方的,我要传绯闻,他能气死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男人在这方面都是小心眼,大气反而不对劲了。”江承呵呵笑道:“李棠你做得不赖,要保持!”

    “是,师父!”李棠笑道。

    她很欢喜,看得出江承是真正接受自己了,现在方寒最亲近的长辈只有江承与葛思壮夫妇,他们都认可了自己,地位很稳当。

    正说话的当口,直升飞机的螺旋桨声响起,一架直升机落在树林旁的草地上,方寒钻出了直升机,摆摆手,直升机缓缓起飞消失在天空。

    李棠忙迎上去:“方寒!”

    方寒冲他们摆摆手,快步到近前,笑道:“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干完事了?”江承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他是久经杀场的,对煞气很敏感,似乎能嗅到方寒身上的血腥气,皱眉道:“杀了不少人吧?”

    方寒看一眼李棠:“给我沏杯茶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李棠点点头离开。

    这时候江河匆匆从别墅里出来,李棠经过他身边时问要喝点什么,茶还是咖喱,江河要茶。

    江河来到方寒身边,远远就伸出双臂,呵呵笑道:“厉害啊方寒,真没想到你这么厉害!”

    他已经收到消息,方寒率了特战大队直入敌境,偷袭干掉一个上千人的营地,战果辉煌,重创了那个组织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特战大队未折一人,只有二十多个伤员,没有生命危险,伤好了还能继续留在部队。

    这个战果可谓辉煌,特战大队成立以来最大的军功。

    特战大队在方寒的指挥下,采取前所没有的配合方式,效果非常强悍,让

    江河赞叹不已,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ps:明天又停电一天,不知道能不能及时写完,提前预告一声,请谅解。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