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642章 灭村
    “什么酒这么贵,一箱就受贿?”江河好奇的问:“小妹你赚大钱了?”

    江小晚没好气的瞪他一眼:“二哥你一点儿都不关心我!”

    “白霜酒吧?”江海的夫人李秀娜笑道:“听说现在疯了般的推崇这酒,效果非常神奇。.。”

    “大嫂,什么效果?”江河问。

    “能够美容养颜,重返青春,对男人也有奇效,总之是能够提升生命活力的神奇葡萄酒。”李秀娜笑道:“要真是白霜酒,那真的很贵,现在外面炒到三十万一瓶。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江海皱眉。

    一箱八瓶,那就是两百多万,再有钱也不能这么折腾!

    江小晚无奈的摇摇头看向江承:“老爸,瞧瞧你两个儿子!”

    江承哼道:“你们当哥哥的对妹妹太不关心了,知道小晚做葡萄酒,却不知道做什么葡萄酒!”

    “不都差不多,葡萄酒嘛,就那么回事!”江河摇摇头:“一瓶葡萄酒那么贵,好像用的不是葡萄酿的一样,一瓶酒够买一千斤葡萄,可笑不可笑!”

    “这是有钱闹的。”江海摇头道。“白霜酒竟然是你做的,小妹?”李秀娜吃惊的瞪大眼。

    “大嫂,这有什么吃惊的?!”江小晚白她一眼哼道:“方寒提供的配方,他又用一种独特的酿酒技术,我就是出出力气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呢。”李秀娜恍然。

    她知道方寒,老爷子唯一的弟子,衣钵传人。现在看来比原来想的还要亲密,完全成了一家人。

    她原本还以为老爷子想把江小晚嫁给方寒,现在看方寒已经带了女朋友过来,未如自己所料,老爷子就不担心一旦他驾鹤西去。这个徒弟与大家生分了?

    她暗中打量李棠。落落大方,一点没有拘谨的感觉,不愧是见过大场面的明星。举止得体。

    “小妹,你这酒赚得不少吧?”江河笑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得意的笑笑:“不算什么,比他们炒楼的差远啦!”

    “别说这些家伙!”江河摆摆手:“一瓶能赚多少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,九千多米元吧。”

    “纯利润?”江河忙问。“只有你自己酿酒?”江河笑道:“那才能酿多少啊,你哪是干活的人,从小到大不沾泥!”

    “二哥你忒小瞧我啦!”江小晚得意的道:“我可不是以前了!”

    “一点没变样,不黑不瘦,倒像是养尊处优的。”江海摇头:“小妹你不是干活的料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又不是一天到晚干活!”江小晚笑道:“再者说了。又没人逼我,我想酿多少酿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酿了多少?”江海问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一千多瓶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五千多万!”江海皱眉道:“这么赚钱?”

    江小晚得意洋洋的扫他们一眼:“还好啦,一般般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刚半年吧?”江海道:“利润还真不低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撇撇嘴:“比在那破集团上班强多了!”

    “那不一样的。”江海道。

    他并没被五千万所动心,钱对他的意义不大,只是觉得能轻轻松松赚这么多确实不错。

    但一个人开公司与在集团上班是不同的。不能仅仅从钱上看问题,还有其余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她原本所在的能源集团的影响力非常强,她身为副总的能量很强大,虽然赚不了这么多钱,却有别的好处。

    江河笑眯眯的道:“小妹,你现在是小富婆了,你侄女要出国留学,要不要支援一下?”

    “要出国留学?”江小晚一瞪眼睛:“学什么?”

    江河的夫人刘敏笑道:“她想学绘画。”

    “学绘画呀。”江小晚道:“不会去法国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刘敏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有一位大画家。”江小晚指指方寒:“可惜方寒太忙,没时间教澄澄。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?”刘敏惊奇的看向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摆摆手:“我的那一套不是主流,学了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他的画强大于精神力量融入其中,所以散着致命的吸引力,要是没有强大的精神力,很难学会他的画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方寒的画很贵,当初一幅画就在贝弗利山庄买了一栋别墅,跟他学没错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小晚姐你别害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方寒,你真是大画家?”江河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”江承没好气的道:“你一天到晚瞎忙,对自家的事不关心,方寒是画家,但没功夫教澄澄,让她自己学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澄澄的学费我包了,但生活费我可不管!”江小晚痛快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就谢谢小妹啦!”江河呵呵笑道:“要是生活费也包了最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还缺那点钱?”江小晚撇撇嘴哼道。

    刘敏无奈的道:“你二哥他从不收礼,也不收钱,我们两个就靠死工资过日子,还好不用自己买房子。”

    “二嫂,你就甭哭穷了!”江小晚没好气的道:“你们家不是有一套四合院嘛!”

    “祖辈传下来的怎么能卖呢?”刘敏苦笑。

    刘敏有一套四合院是她当初的嫁妆,原本没有多少钱,现在却是天价。

    “反正你们是有钱人。”江小晚道:“我可差远啦,爸,你看二哥,他太抠门了!”

    “小妹,晶晶想要买一辆车。”李秀娜笑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白她一眼:“大嫂。甭打我的主意,你嫌得比我多,一场演出下来十几万,足够给晶晶买辆车了!”

    “她想买辆卡宴。”李秀娜笑道。

    “刚工作就买卡宴,她也不嫌烫手。没门儿!”江小晚哼道:“我要打电话好好说说她!”

    “她就听你的话。你好好骂她!”李秀娜笑道。

    吵吵闹闹中,时间飞快流逝,江承笑眯眯的听他们闹。平时老大老二都不回来,只有江小晚在身边,现在江小晚又走了,实在有些冷静。

    忽然有电话响,一个中年妇人过来。低声跟江河说话,江河腾的站起来,大上流星离开。

    “可能有军事任务。”江海摇头道:“甭管他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能有什么事啊?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江海摇头:“他们军方这一阵子很活跃,一天到晚的演习,可能又要紧急出动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将军。”江小晚道:“还用这么赶?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司令也不行,军事机密很严格。什么时候让他知道就什么时候让他知道。”江海道。

    江河匆匆过来,朝方寒道:“方寒,跟我走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二哥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江河铁青着脸道:“娘的,一帮家伙闯进来闹事。杀了一村的人。”…

    “多少?”方寒皱眉。

    “大体有一百人。”江河道:“必须马上把他们逮住,宰了他们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干的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“我猜是东边的组织。”江河沉着脸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江河哼道:“我让特战大队出,你带着他们去干一把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先看看现场吧。”

    “马上有人会接你去!”江河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直升机的声音响起,方寒点点头,跟江河一起登上直升机,眨眼功夫消失在众人视野。

    “老二让方寒过去做什么?”李秀娜问。

    刘敏道:“大嫂,据江河说方寒是这方面的专家,强过国内所有人。”

    李秀娜道:“他那么年轻,有经验吗?”

    “江河总不至于骗我。”刘敏笑道:“李棠,方寒还懂军事方面的事?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他是f逼与cia的高级顾问。”

    她脸色不太好看,方寒的本事厉害,但面对的都是枪,难免会出意外,她的心跟着提起来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江小晚拍拍李棠肩膀:“他命硬得很,而且根本不怕子弹!”

    她知道方寒的厉害,子弹根本射不进他身体,是真正的刀枪不如,他再穿上防弹衣,根本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李棠勉强笑笑。

    方寒与江河上了直升机,飞了一个小时,很快来到一片深山老树林,这里是边境地区,不通畅的路让车很难进来。

    山脚下有一个小村,掩映在树林里,,方寒与江河落地后进入山村,数百名军人正在打扫,把尸归拢到一起,到处都是血,空气中飘荡着血的腥气,让打扫的军人们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方寒与江河的脸色也很难看,这些村民多数都是被刀刺死,只有数人是被枪击毙。

    其中有老人,有妇女,也有小孩,甚至婴儿都不放过,都惨死于刀下,这是一些铁血心肠的杀人机器,没了人性,看这些狠辣的用刀手法,显然是经过专业训练。

    “这是要挑起战争?”方寒扭头看江河,强压住怒火,越是这种情况越要控制愤怒,否则冲动起来很容易为人所趁。

    江河脸色沉肃:“他们不是正规军,是**武装,我们又不能大规模进入他们国家。”

    江河看方寒脸色沉肃,却不急不徐,显然没被愤怒冲昏头脑,暗中松了一口气,可以把人交给他指挥。

    “他们这是为什么?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挑衅加警告。”江河道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摇摇头:“要怎么处理这样的事?”

    “把那些崽子收拾了!”江河恶狠狠的道:“绝不放过一个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只收拾他们太便宜了!……我想端了他们老窝!”

    “你能做到?”江河问。

    方寒缓缓道:“不试试怎么对得起死去的无辜百姓?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你放手去做!”江河哼道:“我把特战大队的人都给你,完全交给你指挥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可以!”

    看到这里的惨状,他完全没了推却之心,不把那些凶手宰了就辜负自己这一身本事。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