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623章 交换
    方寒刚返回剑桥城,博格纳就登门拜访,罗亚男她们很不满,十几天好像十几年,好不容易回来了,他又不识趣的过来打扰!

    博格纳看出她们的不满,陪着笑跟方寒一块上楼进书房,坐到方寒对面时脸色变得郑重。

    “已经收到尼古拉斯的信息。”博格纳压低声音,左右看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放心,没监听。”

    如果有监听或者监视,他能感觉得到,不像人们所想的,只能感觉到目光感应不到仪器,他的感应是从自身的吉凶为基点,判断外界对自身的影响,仪器与目光造成的影响一致,所以能感应得到。

    博格纳松口气,低声道:“他现在被监视得很厉害,只有在上班的时候才有一丝机会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能想到脱身的办法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博格纳摇头道:“他决定不回来,变了一张脸,再回来已经没意思,不如呆在那边。”

    “他还有亲人吗?”

    “老婆女儿,还有父母。”博格纳道:“他家庭生活很幸福的,我明白他是害怕回来,换了一张脸确实很难接受。”

    “换回来不行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博格纳苦笑:“手术的后遗症很大,得不偿失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正常生活,只能做手术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已经跟他说过。”博格纳点点头道:“不过他很难脱身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换人吧。”方寒道:“一人换一人,彼此不吃亏。”

    “这在没办法只能这样。”博格纳叹道:“我现在怕的是他们耍花招。防不胜防!”

    他这次吃了个闷亏,那个内线不知道能不能保住,如果为了安全起见,最好现在就撤出来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道:“那就在一个中立区交人,这个你们更有经验吧?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,”博格纳摇头道:“这件事的幕后策划是卡列耶夫,一个狡猾的老狐狸!”

    “卡列耶夫……”方寒沉吟,他看过不少的内参文件,或者在江家,或者在葛家。他有过目不忘之能。见过卡列耶夫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他吧?”博格纳道:“国家安全部的副部长,尤其擅长反谍,非常狡猾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号称银狐吧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博格纳摇头叹道:“他一个农民的儿子,硬生生靠着功劳升到了副部长。非常厉害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在他手上吃过不少苦头吧?”

    “交过两次手。”博格纳咬牙恨恨道:“他往往出奇不意。擅长抓住对手的弱点。让你没有还手之力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碰上这种人需要小心再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防不胜防。”博格纳摇头:“对了,你这次在圣彼得堡遇到一个美女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偶尔碰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很漂亮吧?”博格纳笑眯眯的问。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方寒蹙眉道:“难道她有问题?”

    他一直努力摒除脑海里叶琳娜的倩影。不让心生波澜。

    博格纳严肃的道:“目前调查来看倒是没有问题,是一个平常的家庭,她姐姐是军人,保密级别很高,查不到,不知道她究竟做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们不会再见面了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博格纳微笑道:“不愧是方寒,好像磁铁一样不停的吸引美女,羡慕死人了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道:“她本身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他的直觉惊人,真有问题一靠近就能察觉,叶琳娜对他的感情很纯粹,没有夹杂别的因素。

    叶琳娜性格保守,可能没谈过恋爱,这看起来不可思议,他能断定**不离十,看她的青涩举动就清楚。

    方寒也算花丛老手了,对女人看得很准,越是这样他越怜惜,越喜欢,时不时生出一股冲动,想去圣彼得堡跟她相会。

    “方寒,这次要谢谢你。”博格纳笑道:“非常危险,幸亏银狐没注意到你!”

    这是一步险棋,让方寒去圣彼得堡非常危险,他有再大的本事再强的功夫也没用,在人家的地盘,是龙也要盘着。

    方寒能以一敌十敌百,却不可能与一国政府或军队抗衡,一旦出动军队他未必能逃出来。

    “为防夜长梦多,赶紧换人吧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马上启动谈判。”博格纳重重点头:“早点带尼古拉斯回家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送走博格纳,坐到沙上,听着她们在厨房里叽叽喳喳说话,清脆悦耳的声音让他陶醉,心里安详喜悦。

    方寒面带微笑坐着喝茶,王莹忽然跑过来,挨着他坐下,笑眯眯看着他,明眸清亮眼波如水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方寒莫名其妙的问。

    王莹笑盈盈的问:“方寒,听说你去圣彼得堡英雄救美了?”

    “哦,是的。”方寒不在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人家没有以身相许?”王莹笑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净说没影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王莹歪头看着他:“不对哟,你好像心虚了,快说,是不是大美女?”

    “不会这么巧吧?”张瞳从厨房里出来,眉眼带笑的道。

    同样是跳舞,把舞蹈融入一举一动中,优雅迷人,两人的气质却截然不同,叶琳娜是清冷高傲,如一只仰头看天的白鹅,张瞳却是温婉柔媚,如娇艳的花朵般迷人。

    宋玉雅跟罗亚男也出了厨房,解下围裙。

    宋玉雅淡淡道:“看相片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似笑非笑:“不会没拍照片吧?”

    “该吃饭了吧?饿死了!”方寒轻咳一声道。

    “看看!看看!罗亚男?”王莹指着方寒扭头对罗亚男笑道:“你家方寒这是心虚了吧?”

    罗亚男瞥一眼方寒,哼道:“那就吃饭!”

    “不交出照片不能吃饭!”王莹娇嗔。

    “王莹……”方寒眯眼看着她。

    王莹身子一缩。娇笑道:“哎哟,我好怕呀!……你威胁不了我,反正你是心虚了!”

    方寒轻咳道:“好吧,她叫叶琳娜,长得虽然比不过你们,也不算差。”

    “那边可是出名的美女如云呐!”王莹歪头看他:“那就拿照片看看呗!”

    “先吃饭再看照片。”罗亚男道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正牌女朋友呢,知道心疼人。”王莹哼道。

    罗亚男白她一眼,开始进厨房端菜,众女都起身进去,一桌丰盛的大餐很快摆满了。

    他吃了一个十几天的面包。再吃到她们的手艺。只觉幸福无边,下筷如飞,仍不失优雅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在王莹的娇笑声中。方寒无奈拿出相机。接到电视上。一张张看他们拍的照片。

    “哇,这么漂亮!”王莹赞叹。

    叶琳娜站在夕阳下,倚在一个城堡的墙上。眼波迷离,宛如一尊女神,看得诸女赞叹。

    “方寒,你运气不错,救了这么一位大美女。”宋玉雅扭头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真是巧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干什么的呀?”王莹问。

    张瞳道:“是跳芭蕾的吧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张瞳叹道:“一看就知道她是个优秀的舞者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跳芭蕾的,没跳给你看看?”罗亚男斜睨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看过她一场演出。”

    “俄国跳芭蕾的非常多,想出头不容易。”张瞳道:“她们的训练也很苦,一般人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王莹接着往下放照片,出现一张两人的合影,方寒端正的站在一个咖啡馆前,神情严肃,叶琳娜站在他身后,有些调皮的竖起手指,冲他吐舌头。

    “哇。”王莹赞叹道:“方寒,看来她对你有意思啊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别瞎说,就是一般的朋友,她性格活泼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得违心,叶琳娜的性格跟活泼不沾边,沉稳平和很成熟,只不过跟方寒在一起时露出这幅小女儿态。

    “活泼?不像!”宋玉雅摇头。

    罗亚男淡淡道:“你心动了吧?”

    她们这些女人都觉得叶琳娜美丽异常,更何况男人!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有你们几个就够了,不敢太贪心!”

    “方寒,你终于知道女人多了麻烦吧?”宋玉雅摇头失笑:“分身乏术,个个都需要你陪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不情愿呢!”罗亚男哼道。

    王莹娇笑道:“这可是你们男人的终极理想哟,你还敢喊苦?!”

    方寒忙摆手道:“好啦好啦,没什么可看的,就到这里吧!”

    “别呀,要看完的。”王莹笑着避过他的手,放出下一张,还是方寒与叶琳娜的合影,两人并肩站在一棵树下,神情都很严肃。

    诸女研究了一番,没看出什么异样,接着放下一张,是方寒的独照,他站在阳光下,双手微张抬头望天,肃穆而庄严。

    “这张很有型啊。”王莹赞叹。

    罗亚男叹息:“看来叶琳娜爱上你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笑道:“你们呀……,她是中央歌舞团的,平时接触到太多青年俊杰了,这次是报答救命之恩给我当几天导游,没你们想得这么复杂!”

    “镜头就是语言。”罗亚男摇头,看向张瞳:“张老师,你说呢?”

    张瞳抿嘴笑着看一眼方寒:“方寒很招女人,危急关头救命,一身本事,有学识有思想还有钱,叶琳娜动心是难免的,……不过她离得太远,再好的感情也禁不住时间空间的消磨,长时间不见会变淡,成为一段回忆。”

    “对呀。”王莹忙点头道:“方寒,你不会再去俄国吧?”

    “一般不会去了。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没什么担心的。”王莹对罗亚男笑道,怕两人真闹别扭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