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621章 救美
    十一月的圣彼得堡不是想象中的冰天雪地,小雨淅沥,天气微冷,大街上行人悠闲。。。

    方寒像一个纯粹的游客,住在五星级酒店,早出晚归,一天到晚在圣彼得堡大街上闲逛,脖子上挂着单反相机,看到美景就拍几张。

    夏宫,喀山大教堂,陀思妥耶夫斯基博物馆,还有其他几家博物馆,他先游过这几条,再在圣彼得堡大街小巷转悠。

    这里的建筑风格与气氛跟米国不同,与中国也不一样,很独特的感觉,让他很沉醉。

    他精通俄语,在这里如鱼得水,拉个人聊天,就能找到一些独特的地方,与好吃的饭馆。

    这天傍晚,他正要返回酒店,经过一条小巷时,忽然听到里面有急促的呼救声,随即消失。

    方寒的耳力过人,清晰听到是一个女人声音,微微低沉沙哑,很性感的声音,他加快脚步循声过去。

    小巷深处很幽暗,正有三个大汉按住一个女人慢慢撕她的衣服,不时发出呵呵笑声,低沉而得意。

    他们撕的不是夏衣,秋冬衣都有厚度,没有力气撕不碎,他们却玩儿似的把她上衣一件一件撕碎,一边撕一边得意的笑,展示自己的强大。

    女人愤怒的瞪大眼,努力而徒劳的挣扎,嘴被带毛的大手捂住,四脚被固定住,已经只剩下黑色的内衣内裤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,把三个壮汉踹飞。来到女人跟前。

    他眼前一亮,这是个美丽动人的女人,二十多岁,立体的五官非常精致,挺而翘的鼻子,小巧饱满的樱唇,还有一双湛蓝的大眼,修长入鬓的眉毛,顾盼之际勾人魂魄。

    她身体修长窈窕,曼妙动人。方寒扫一眼就知道她是经过专业训练的。很可能是舞蹈训练。

    雪白曼妙的身体只穿着黑色内衣内裤,越发白得惊心动魄,让人忍不住想扑上去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。”方寒温声道,给她披上自己的外套。圣彼得堡的气温介于冰雪之间。只穿内衣内裤受不了。

    不等女人说话。他转身来到三个动弹不了的大汉身前,把他们衣服裤子全脱下,光着毛绒绒的身子。露出毛绒绒的大腿。

    他把其中一个的裤子递给女人,笑道:“凑合着穿吧。”

    女人露出嫌恶的神情,摇摇头没接裤子。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着摇头,宁肯挨冻也不穿他们的裤子,看来是洁癖,他吧道:“那你就这么冻着,不冷?”

    “麻烦你帮我打一辆车好吗?”女人终于开口,楚楚可怜的看着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我抱你过去吧,这儿太冷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紧。”女人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笑笑,加快脚步穿了幽深的小巷,在外面拦了一辆车,只见那女人曼妙优雅的走出小巷。

    她穿着方寒的外套,下身系着两件碎衣服,是她原本的上衣,系在一起恰好掩住了大腿,露出光洁如玉的小腿。

    方寒赞许的点点头,她很聪明很精细,是个坚强独立的女人,他过人的耳力听到里面传来的惨叫,那三个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大汉被她收拾了一顿。

    方寒拉开车门,女人钻进去,忽然按住车门:“先生,我叫叶琳娜,你的手机呢?”

    方寒拿出手机递给她。

    叶琳娜拨了一个号码,口袋里有铃声响起,然后还给方寒:“今天就算了,改天我们再见面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接过手机:“我送你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叶琳娜往里挪一下身体让出位子,她明白方寒的意思,是怕出租司机心怀不轨,毕竟她现在穿得有点奇怪,很诱人犯罪。

    出租车缓缓驶动。

    “先生是游客?”叶琳娜已经整理好了乱发,优雅的微笑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看得出她是个出色的舞蹈家,跟张瞳一样,优雅已经深入骨髓,是将舞蹈融入身体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先生,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!”叶琳娜这才露出心有余悸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们三个强大而残忍,不知道把自己污辱之后会不会放过自己,很可能把自己掐死扔垃圾箱里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一个人走那种路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以为偶尔走一次,不会那么倒霉。”叶琳娜懊恼的摇头:“看天黑了想早点回去,就抄了近路,真是失策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有时候近路的风险更大,反而是远路,你是跳舞的吧?”

    “是,我在中央歌戏团跳舞。”

    “中央歌戏团?厉害!”出租车司机赞叹一声。

    方寒扫了他一眼,微笑道:“跳什么舞?”

    “芭蕾。”叶琳娜道:“我明天有一场演出,天鹅湖,先生要过来看吗?”

    “非常愿意!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他对芭蕾舞慕名已久,一直没有机会欣赏,当然不想错过这机会。

    “还没请教先生的名字呢!”叶琳娜问。

    “方寒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叶琳娜道:“先生是中国人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方先生是哪个省的?”

    方寒瞪大眼睛看向叶琳娜,她说的竟然是中文,而且是很纯正的普通话,只听声音还以为是京城人。

    叶琳娜抿嘴笑道:“我祖母是京师人,而且我小时候在京师呆过一阵,芭蕾舞的基础还是在那边打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……”方寒摇头笑道。

    “缘份吧?”叶琳娜轻笑。

    方寒的身份也让她生出亲切感,小时候的烙印会影响一生,她感觉方寒很亲切,很强大。

    出租车停在一座公寓楼下。这是一座很普通的公寓,看起来有些破旧,叶琳娜摆摆手下车:“改天再请你喝茶吧。”

    “再见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他返回酒店的路上摇头失笑,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,最熟悉的英雄救美啊,自己运气确实不错。

    他回到酒店,则抛开这一切,专注于要做的事,他能感应到尼古拉斯的位置,却没贸然过去。以尼古拉斯为圆心。一点一点靠近,想做到神不知鬼不觉。

    圣彼得堡说小不小,说大也不大,一个游客总要走遍所有地方。应该会碰到尼古拉斯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他通过地图测算。尼古拉斯应该位于繁华地段。那里是一片片写字楼,好像一片人海,融入其中很难找到一个人。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。租了一辆山地自行车,乍看起来便于游玩,免得一直得打车,而且有些地方车也进不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,他骑着自行车游玩大街小巷,到中午时分,他骑着车子,那时恰好有一辆汽车违规闯红灯,他只能往旁边拐一下,撞了一个行人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魁梧的壮汉,被方寒撞了一下只是踉跄,没有倒地。

    方寒忙道歉,壮汉不在意的摆摆手,旁边他两个朋友马上靠近,扶住他,问他有没有受伤,脸色不善的瞪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,从钱包里拿钱要赔偿,却被壮汉阻止,示意没关系,继续往前走,他两个朋友忙跟上。

    方寒骑着车子慢悠悠回了酒店,那壮汉在两个朋友的护送下到了一处别墅,进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他长得相貌平常,典型的苏俄人,进了洗手间后,迅速从兜里拿出一支小巧玲珑的手机,还有一个纸条。

    他若无其事的打开洗澡水,哗哗响个不停,把手机藏到承马桶洗脸盆下,打开纸条看几眼,随即扔进嘴里嚼了嚼咽下去。

    他就是改头换面的尼古拉斯,方寒趁着撞车的功夫,把一支保密手机与一张纸条塞进他兜里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傍晚时分,方寒接到叶琳娜的电话,询问他住在哪里,方寒报了酒店地址,她约方寒在酒店大厅会面。

    方寒下楼时,叶琳娜已经坐在那里,她换了一身风衣,挺拔优雅,娴静的坐在那里喝咖啡。

    方寒坐到她对面,伸伸手叫了一杯咖啡,叶琳娜笑道:“我给你送票,今晚八点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张票,方寒接过来看,上面印着精美的天鹅湖演出照,光看这票就知道是高端演出。

    “我才知道中央歌戏团的大名。”方寒笑道:“不会有高官过来看吧?”

    “偶尔有,不多。”叶琳娜点点头道:“他们一天到晚忙着勾心斗角,哪有闲心欣赏艺术?”

    “呵呵,领略不了艺术的魅力。”方寒摇头道:“那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叶琳娜道:“方先生,演出后我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没问题,我是个贪嘴的,哪里有好吃的还请你指点。”

    “包在我身上了。”叶琳娜笑道。

    她优雅挺拔,在灯光下一颦一笑都美丽惊人,让方寒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叶琳娜叮嘱他早早出发,那边可能堵车,然后匆匆离开,她还要准备演出,不能耽搁太久。

    方寒送她离开,上去收拾一下就出发,来到中央大剧院,果然堵车严重,整片街道就像停车场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摇摇头,早知道这样还不如骑自行车呢。

    终于还是赶在演出前进入剧院,坐到第二排,这里的视野最好,不像第一排需要微微仰着头,又能清楚看到舞台,能看清舞蹈家们的汗毛。

    方寒对芭蕾不精通,但不耽误他欣赏舞姿的美妙,优雅轻盈,确实是美的享受,与在电视上观看的感觉截然不同,视觉冲击力不可同日而语,就像电视里的祼美人与眼前的祼美女的差异。

    叶琳娜是领舞之一,舞姿优美,身材曼妙,牢牢吸引住方寒的目光,一直到她卸装后请方寒吃饭,方寒才回过神来,越发觉得叶琳娜魅力惊人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