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618章 断凶
    方寒开车载着她看遍了六处房子,最终沈晓欣在离他们别墅不远处买了一个小独栋屋子,中产阶级普遍住的房子,很简朴的建筑风格,而且已经装修好了,只等有人入住。

    虽说是新屋子,但大小合适,沈晓欣不喜欢太大的屋子,自己一个人会显得很空旷,冷清清的不舒服。

    这栋屋子每层有一百二十平左右,不那么狭窄,又不显空旷,正合她的心意,买下了这处。

    剩下的事有张瞳帮忙,罗亚男她们都忙着学业,想帮忙只能在周末,还要等几天,沈晓欣又不想在这边呆,于是两人一块忙活,很快安顿好了,只要有钱一切都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方寒再次在别墅与博格纳见面,两人坐在他书房里,神色郑重。

    张瞳给他们送了两盏茶,轻轻退出来,关上书房的门,下楼时海伦蒂娜好奇的问她:“张瞳,他是谁呀?”

    王莹道:“博格纳,cia海外情报部总管。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惊奇的道:bsp;   “很神秘吧?”王莹笑眯眯的道。

    她以前一直觉得cia很神秘,受电影电视的影响,觉得cia特工个个都是杀手,非常厉害。

    直到见过克拉拉与博格纳之后才打破了神秘感,觉得他们也是常人,做的工作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方寒不是f逼的吗?怎么会跟cia的人见面?”海伦蒂娜问。

    “也要请他帮忙喽。”王莹摇头道:“他呀,甭想再安心学习了!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科尔萨不会轻饶他!”海伦蒂娜笑眯眯的道。

    她一想到方寒被科尔萨痛骂的情形就觉得开心,终于能找回平衡了,看一回他的热闹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张瞳微笑道:“他分得清主次,不会耽误了学业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怕他英雄难过美人关!”王莹撇撇嘴道:“他很迷恋沈姐的,沈姐一过来,他准要流连忘返!”

    “那位沈女士?”海伦蒂娜惊奇的问:“也是他女朋友?”

    王莹瞪大眼睛:“你没看出来?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是一般朋友呢。”海伦蒂娜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亏你还是高智商呢!”王莹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道:“他们确实不像情侣!”

    沈晓欣很保守,也很注意,除了在卧室里,平时的时候与方寒注意保持距离。不让人看出异样来。

    这是为了瞒过沈白形成的习惯。方寒也不在意,反而更觉刺激,距离产生美,在卧室里她就格外的诱人。

    “方寒最喜欢的就是沈姐了!”王莹道:“你却看不出来!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笑道:“他那张脸谁能看出表情?”

    方寒喜怒不形于色。神情沉静平和。看不出波动来。给人强大沉静感觉,除了王莹她们几个熟悉的,外人看不出他的异样。

    张瞳道:“沈晓欣年纪大吧?”

    “大方寒十岁。”王莹道。

    “差这么多?”张瞳惊奇的道:“我以为只大三四岁呢!”

    “沈姐长得显嫩。”王莹道:“再加上方寒帮忙保养。她越活越年轻了,真羡慕她!”

    “方寒怎么帮忙保养啊?”海伦蒂娜忙问。

    王莹便说了方寒针灸的妙处,张瞳有亲身体会,加以证实,让海伦蒂娜羡慕不已。

    说了半晌,三人才反应过来歪楼了,女人聊天的常态,海伦蒂娜又问cia的人要方寒帮什么忙呀。

    王莹摇摇头:“他们神神秘秘的,谁知道呢,甭理就是了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博格纳拿出十个人的照片,方寒一下观看,然后将照片分成两份,九张一份,另一份一张。

    “这九个已经没了。”方寒指指九张照片,又指指另一张:“这个还活着,很可能是叛徒。”

    “尼古拉斯,尼古拉斯道森,中校,战争英雄,他怎么会……?”博格纳难以置信的盯着那张照片看。

    照片上是一个英俊的小伙子,长脸庞,挺直鼻梁鹰般的眼睛,双眼灼灼逼人,好像直透人心底。

    方寒摊摊手:“这是我查出来的,准不准你可以自行验证,我已经找到他们的遗体,这是地址。”

    方寒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条递给博格纳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是局里的精英!”博格纳沉痛的叹息,方寒的地址条打破了他的侥幸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替他们报仇吧!”

    “尼古拉斯!尼古拉斯!”博格纳咬着牙,他现在有八分相信尼古拉斯就是这个叛徒,十个人怎么只有他活下来?

    博格纳道:“谢谢你,方寒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没能帮上什么忙!”

    “这些足够好了!”博格纳道。

    他们费尽心思什么也查不出来,现在有了突破,确定尼古拉斯是叛徒,可以通过平时找到更多的线索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他们的家人……?”

    “不能确定他们殉职,……找到遗体再通知他们家人吧,唉……”博格纳沉重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默然无语,书房里的气氛很沉重,每个人都是家里的一半天,他们的殉职无异于让家里塌了天,是莫大的悲剧。

    “方寒,我代他们谢谢你。”博格纳道。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你能确定尼古拉斯在哪里吗?”博格纳问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一下,摇摇头:“距离非常远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能找到他吗?”博格纳问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还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博格纳不满的瞪着他:“九名同事的仇不报了?!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,耸耸肩。

    尼古拉斯绝不是笨蛋。反而是聪明人,他现在一定呆在能够庇护自己的地方,这个世界能够与米国抗衡的国家寥寥无几,不用查,猜都能猜个**不离十。

    “方寒?!”博格纳盯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剩下的事很容易,cia在各国情报部门都有内线吧,查出尼古拉斯位置不难。”

    博格纳点头:“嗯,好吧,剩下的交给我了!”

    “祝你成功。”方寒微笑。

    博格纳紧抿嘴缓缓点头:“一定会的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三天后,博格纳在傍晚时分来到方寒别墅。罗亚男一看他来。就蹙眉不已,无奈摇摇头,他重返f逼当顾问后,好像更忙了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对面。书房的气氛很沉重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尼古拉斯现在的样子!”博格纳叹道:“已经整过容。改名布卢契夫。目前生活圣彼得堡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确定他是叛徒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博格纳摇头感慨万千:“真没想到是他!……他最不可能背叛的,想必有不为人知的内情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跟他认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博格纳点点头:“我们曾经都在第七机械师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不想杀他?”

    “已经派出人手。”博格纳露出悲悯神色,叹口气:“做我们这一行的就得不停的杀人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自己背叛倒没什么。最可恨的是害死了九名同事,不管怎样都要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对!”博格纳狠狠点头:“他不该害死同僚!”

    他用方寒这番话给自己开脱鼓劲,否则回家睡不好觉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着照片上的人,摇摇头道:“其实应该把他弄回来的,好好审一审内情,想必能得到不少把柄。”

    “很难。”博格纳摇头道:“我也想过,可他现在国家安全部的保护之下,杀他已经很难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用的是外围人手?”

    博格纳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种事只能用外围人手,一旦用cia的职员,一旦事情不成被抓住就太被动,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能行?”

    “是顶尖的好手。”博格纳笑道:“就等好消息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但愿是我多虑了,这种事一次成功最好,下次就很难了,要做到万无一失。”

    “绝没问题。”博格纳叹道:“不杀了尼古拉斯我没脸面对死去的同事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叹道:“博格纳,这种事谁也料不到,别太自责了,……遗体解剖了吗?”

    博格纳迟疑一下,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起码要明白他们的死因,是被射杀的,还是被毒死的,是一个人下的手,还是几个人。”

    博格纳叹道:“我实在不忍心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看着他:“这是为他们报复,想必他们希望你这样,我觉得不会只一个凶手!”

    博格纳皱眉:“你有什么线索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只是推断,尼古拉斯是被逼的背叛,还是真的想杀九名特工做投名状,这都是谜,需要搞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有道理。”博格纳缓缓点头,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一个号码,沉声吩咐了几句,然后拿手机签了一个命令传过去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博格纳,你当过兵上过杀场,怎么心还这么软?”

    “对别人我心不软,可对同事……”博格纳无奈的摇头:“我真的无法硬下心肠。”

    方寒探身拍拍他肩膀:“别想那么多,把自己当机器,只做该做的事,想该想的事,别有杂念。”

    “我尽量吧。”博格纳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书房里闲聊,一直没出去,博格纳甚至赖在这里直到吃晚饭,在众女的白眼中吃过晚饭,与方寒又到书房闲聊。

    方寒知道他在等尸检结果,到底是不是尼古拉斯一个人干的,用的什么杀人手法。

    两人坐了没多久,博格纳手机响,忙打开瞧了瞧,脸色阴沉下来,将手机递给方寒。

    “三个人?”方寒皱眉。

    “是的,凶手一共是三个人。”博格纳牙咬得吱吱响,冷冷道:“还有两个凶手!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