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608章 种玉
    方寒回到别墅后,开始给张瞳针灸,罗亚男她们已经练完凤舞术在做早餐,虽说海伦蒂娜说自己负责做饭,她们却没同意。

    早餐做得差不多了,王莹洗了手上楼,推开门来到方寒身边坐下,笑眯眯的问:“方寒,你怎么这么悠闲?”

    这是一间温馨的房间,一看就知道是女人的房间。

    张瞳趴在床上,露出光洁如玉的后背,平坦的肩胛肌肉线条若隐若现,微陷的脊锥骨隐约可见,恰到好处的肌肉到了腰部猛的一束,细腰似乎一手能握过来,她是舞蹈老师,身材的曼妙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还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麻省理工的课程比我们还紧吧?”王莹道:“难道有什么好的学习方法,分享一下呗?”

    方寒缓缓收手,笑道:“学习方法,有啊。”

    “快说说呗。”王莹忙道。

    “晚上不睡觉。”方寒道:“就能挤出时间学习了。”

    “嘁,这算什么方法啊!”王莹撇撇嫩唇哼道:“不睡觉怎么受得了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功夫练得深了就能不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王莹上下打量他:“那你不睡觉多久了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每天只需要三个小时的睡眠。”

    “三个小时……”王莹摇头道:“难以想象,那你白天不困不累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看我的状态,像是困吗?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要练到什么程度啊?”王莹问。

    方寒看看她。沉吟道:“依你们的练法,十年之后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真够坏的!”王莹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可都是实话,你们当初不努力,现在想努力也晚了,老老实实学习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捷径吗?”王莹露出讨好的娇笑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功夫功夫,时间的积累,没有别的捷径。”

    王莹白他一眼:“不理你了!”

    她拍一下他肩膀,起身下楼回到厨房帮忙。

    张瞳趴在榻上笑道:“你真的一天睡三个小时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不觉得精力充沛,好像不用睡觉一样?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。”张瞳轻声道:“我这病是不是加重了?”

    方寒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张瞳道:“我能感觉到精力充沛,浑身舒服。但肌肉的感觉不一样。好像变得紧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仍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我的病恶化了?”张瞳问:“方寒?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是,我没想到恶化的速度这么快。”

    张瞳问:“我什么时候会瘫痪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一个星期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星期?”张瞳扭头,方寒忙按一下她颈部,止住她动作。

    张瞳挣扎想坐起来。方寒沉声道:“别动!”

    张瞳挣扎不得。嗔道:“治不治还有什么区别吗?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有区别!……我再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有办法你早就想到了。”张瞳道:“我知道这是没办法治的病。你也别费心了!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张瞳闭上眼睛,不再说话,一时之间心灰意冷。

    半晌后。张瞳道:“送我回国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等我瘫痪了再送就晚了!”张瞳道:“我想回到爸妈那边,唉……,只有他们照顾我了,我真是个不孝的女儿!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道:“目前还有一个办法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到现在还有什么犹豫的,说吧!”张瞳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再等等看,我再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什么办法?”张瞳皱眉,扭头要看他,又被方寒按住雪白的脖颈,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“马上就好。”方寒忙道。

    张瞳气哼哼的闭上眼闭上嘴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方寒拔去三十六根金针,双掌对搓几下,灼热的双掌贴上她光洁如玉的后背,像搓澡一样的慢慢摩擦。

    张瞳雪白贝齿用力咬住娇小红唇,不让自己呻吟出声。

    片刻后,她雪白后背宛如白玉抹了一层胭脂,方寒才停手,转身背对她。

    张瞳穿好衣服坐起来,脸颊绯红:“说吧,到底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说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有什么不能说的?”张瞳不满的道:“矫情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其实有一种最快捷的入门法。”

    “有更快的,什么办法?”张瞳忙问。

    她这几天也愁死了,方寒教的龙息术太难了,尽管有他带着,可他一撤了内力她就没办法控制自己,无法修炼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这病人希望就在这龙息术上,偏偏就是练不会,就像溺水的人看到救命的木头就在跟前偏偏够不着。

    “合体。”方寒道:“也叫种玉法。”

    张瞳一怔,直勾勾盯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摸摸鼻梁,无奈的道:“照理说你这病是慢性的,恶化得很慢,我就想着不急,慢慢入门,可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他摊摊手,苦笑道:“是我失策了!”

    张瞳杏眼凝视他:“只有这一个办法了?”

    方寒盯着她,缓缓点头:“我再想不出有什么更好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真练会龙息术,就能对付肌肉萎缩吗?”张瞳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龙息术很玄妙,能刺激肌肉生长,即使萎缩也能修复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张瞳收回目光,淡淡道:“那就用种玉法。”

    方寒讶然看她:“你不再考虑一下?”

    “我还有选择的余地吗?”张瞳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方寒苦笑道:“是我太无能,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啦。别婆婆妈妈的,我本来就是没救的。”张瞳道:“让你折腾是我的选择,跟你没关系!”

    “那越快越好,今晚吧!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张瞳笑了笑:“要跟罗亚男说一声吗?……还有齐海蓉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这是治病,不是私情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张瞳点点头:“一切都等以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她现在也没有别的心思,正像方寒所说,这是治病而不是私情,她自问对方寒没有非份之想,心底光明坦荡,并没对不起好姐妹齐海蓉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罗亚男第二天早晨吃饭时。发现张瞳的脸色很好。容光照人,这种感觉看着很熟悉,她与方寒小别再相逢,一夜翻云覆雨之后早晨起来。往往会这样。

    她疑惑的看看张瞳。又看看方寒。昨晚方寒是睡在她屋里的,没有异样,张瞳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方寒坐在桌前。微笑道:“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,张瞳终于入门了,能够正式修炼了!”

    “唔,终于能练功夫了?”王莹惊奇的道:“不是说你那功夫非常难嘛,张老师不愧是张老师呀,厉害!”

    王莹赞叹的看着张瞳。

    张瞳抿嘴笑笑,流光溢彩的眼波瞟一下方寒,摇头道:“我很笨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张老师的病没问题了吧?”王莹问。

    众女都看着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十有**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谢天谢地!”王莹笑道:“张老师,恭喜你!”

    张瞳笑着道谢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罗亚男三人乘着方寒的车去哈佛,宋玉雅一直沉默不语,若有所思,她经常这样也没人在意。

    方寒一天都呆在麻省理工,傍晚开车去载罗亚男她们回来,回到别墅时,张瞳下楼迎接他们。

    “咦,张老师,你的脸色更好了呢。”王莹打量着张瞳,张瞳脸色越发温润如玉,好像皮肤下面有一层莹光,双眸变得越发明亮,熠熠闪光。

    张瞳抿嘴笑道:“嗯,我练了一天的功,确实很神奇。”

    她练了一上午的功夫,身上分泌一层黑油,狠狠洗了一番才洗干净,然后下午接着练,又是一层黑油,刚刚洗完没多久他们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方寒,也教我们吧?”王莹扭头道。

    她羡慕张瞳如今的状态,肌肤如玉,瞳子如钻石,真是太美了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有这份耐心也能练。”

    “耐心我当然有喽。”王莹道:“不至于一年半载练不会吧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难说,一年半载算是快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张老师怎么能这么快?”

    “张瞳的情况不一样,你如果得了绝症,也会这么快的。”方寒摇头道:“不同的心境决定不同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呀……”王莹摇摇头:“那我还真找不到这种心境。”

    “张老师,真有这么神奇?”宋玉雅问。

    张瞳道:“我反正觉得浑身上下焕然一新,好像换了一个人,到底有多大的效果还要看以后。”

    她现在对龙息术信心十足,这种感觉截然不同,是另一片天地,尽管有方寒的龙元支撑,她才能这么持久的修炼,但先前也有龙元支撑,练起来的效果可没有这么神奇。

    练功前肌肉有些发紧发僵,软绵绵的没有力气,练完后,肌肉恢复了柔软与弹性,力量不但没小,反而比从前更强几分。

    她觉得这么练下去,真的不怕肌肉出现问题,完全有能力修复,抵挡住肌肉的萎缩。

    她心情格外的美丽与雀跃,经历过绝望才知道健康的宝贵与美妙。

    至于那一晚的旖旎与迷乱她深深埋在心底,要把它烂在肚子里,一辈子不讲出去。

    两人已经约定了,当作这件事没发生过,不会让第三个人知道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方寒,教我们吧!”

    罗亚男看向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你们真要学也行,不过要有心理准备,可能一年时间也入不了门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只要能学会,不管多久都行,当然别等我老了!”王莹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方寒点头答应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