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601章 枪击
    科尔萨声音洪亮,哈哈大笑:“方,周一过来,我在埃特蒙医院,直接过来找我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科尔萨,你的病情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“一点小毛病还收拾不了我,不理它,……你十一点钟过来,那些该死的药才能打完!”

    “好的,科尔萨,你安心养病。”

    “下个周就能回学校了!”

    两人挂了电话,方寒摇头笑笑,这个老头看起来没什么大问题,中气十足,有病也未伤元气。

    西药最易伤元气,效果强烈的同时副作用也大,这是万物之法则,阴阳共生,利弊皆备,没有完美无缺,只有疗效没有副作用的药物。

    随后的几天,罗亚男一直住在这边,宋玉雅与王莹太忙,没时间过来,方寒一直接送罗亚男,她也忙得不行。

    她原本打算过来给方寒做饭,现在有海伦蒂娜做,她争分夺秒,又现海伦蒂娜对方寒没有好感,就不客气了,跟着方寒一块吃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大大咧咧的不在意,她跟罗亚男很聊得来,而且罗亚男的饭量很少,比起方寒来微乎其微,不差那一点儿。

    罗亚男每天都要带个小礼物,或者一瓶酒,或者一瓶香水,足够交她的饭钱的,让海伦蒂娜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看她们相处愉快,方寒也省心,他每天大部分时间在看书,或者练功,然后下楼吃饭。吃完饭就走人,罗亚男帮忙刷盘子,两女聊一聊天。

    罗亚男是搞文学的,心思精细敏锐,跟人相处很容易,海伦蒂娜引她为知己,什么话都说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说了一次方寒的坏话,现罗亚男不高兴之后,知道了她的要害,小心翼翼避开。

    罗亚男的脾气很好。温柔如水。极少脾气,说什么都不会动容,只有方寒的坏话说不得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一上午,方寒载着海伦蒂娜一块到了埃蒙特医院。找到科尔萨。单人病房内。一个白苍苍的老太太陪着科尔萨。

    科尔萨坐在床上看书,全神贯注,两人敲门进来后。老太太笑眯眯握住海伦蒂娜的手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介绍了方寒,然后问:“琼斯,他怎么样?”

    科尔萨对他们的来到视而不见听而不闻,仍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专注的看书。

    老太太琼斯看一眼科尔萨,摇头笑道:“老毛病了,用脑过度就会这样,休养几天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琼,到底是什么病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“一个很奇怪的名字,又长又拗口,我记不清了。”琼斯道:“用脑过度就会导致颅压增高,就像血压高一样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来到床前,握上科尔萨的手腕,科尔萨本能的挣扎,清醒过来,喝道:“方寒,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精通医术,帮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医生?”科尔萨皱眉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有行医执照。”

    科尔萨停止挣扎,米国的行医执照非常严格,值得信任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一下摇摇头:“科尔萨,你运动量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科尔萨每天跑步。”琼斯道:“年轻时候养成的习惯,他身体很好,就是这点儿毛病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运动量要减一减,毕竟年纪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这身体到底有什么毛病?”科尔萨没好气的道:“还说是最好的医院呢,就是检查不出我的毛病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很细微的血管老化,有些不顺畅,因为还没引起质变,所以仪器很难检查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治?”科尔萨问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道:“用针灸吧,慢慢调理就可以,目前看不是大毛病,任由展下去,会影响大脑,再严重就会致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影响大脑?”科尔萨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他生命的意义就在这颗达的大脑上,能够成所建树有所成就,要是大脑受影响,那活着真如行尸走肉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:“针灸可以吧?”

    中医在这里被认可就是针灸,不是治病,而是调理身体促进健康的一种方式,所以抵制力很小。

    “你真能治好我?”科尔萨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我一般不给我治病,因为你是我的导师,才出手的,你可以打听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打听了,我相信你,等出院了就给我针灸!”科尔萨一拍床,大声道:“好啦,卷子呢?”

    琼斯从床头柜拿出两份卷子递给方寒与海伦蒂娜,两人接过后,直接坐到旁边的桌子上开始做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方寒抬起头递给科尔萨,他迅扫几眼,点点头:“看来你没偷懒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他还真不敢偷懒,否则看不完那些书,一本接着一本,而且逐渐的加深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也交了卷,科尔萨看了几眼,点点头:“这次表现不错!……海伦,你要更努力了,不然被方寒过去了!”

    “他——?!”海伦蒂娜斜睨一眼方寒。

    她对自己的智商有充分的信心,只要认真起来,绝不会输给任何人,更别提方寒了,他被几个女朋友累坏了,一定会分心,比不过自己!

    科尔萨道:“方寒的智商不输于你,而且更努力更专注,你是女人,难免要分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科尔萨,你这话我可不认同。”海伦蒂娜摇头道:“为什么我是女人就会分心,他要交女朋友更分心!”

    “女人的心思比较多,更敏感。”科尔萨道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皱眉看着他,摇头道:“懒得跟你说。书目呢?”

    科尔萨笑呵呵的挥挥手,没有错误他的态度很和蔼,安详慈和,一旦有了错那完全变了一个人,刻薄尖酸得让人恨不得开枪射他。

    琼斯拿出两张小纸,分别递给方寒与海伦蒂娜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们下周的书目。”科尔萨拿起书接着看,漫不经心的说道:“行啦,你们可以走了!”

    方寒与海伦蒂娜知道他的脾气,又进入专注模式,听不到外面的话了。于是跟琼斯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出了病房。方寒笑道:“今天没能看好戏,遗憾!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扭头斜睨,冷笑道:“我不相信你永远不会犯错,早晚也有这么一天。我会看好戏的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不容易犯错。”

    “狂妄自大!”海伦蒂娜撇撇嘴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沿着走廊往外走。她身形修长曼妙。走路的姿态与一般人不同,自然的散着优雅气息,如鹤立鸡群。

    医院的人并不多。三三两两,快到门口时,从外面进来一个脸色苍白穿着病服的中年男人,身形魁梧高大。

    他迅从怀里掏出一支枪朝方寒射击。

    “砰!”方寒横跨一步闪开,光滑坚硬的地板上露出一个洞,子弹又反弹到墙壁上射出一个坑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尖叫一声,在狭窄的走廊里格外的响。

    男人朝门口后退着射击,“砰砰砰砰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口气把子弹全倾泻出去,笼罩了方寒与海伦蒂娜。

    方寒把海伦蒂娜护在身后,硬生生挡住子弹,任由它们射到自己身上,衣服被射出一个个洞。

    方寒可以躲也可以攻击,甚至用圣术用暗器,却可能让海伦蒂娜中弹,最保险的方法就是挡住她,这种枪的子弹对他构不成威胁。

    “方寒!”海伦蒂娜反应过来又尖叫。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道:“你去开车!”

    他身形闪了闪出了门口,把将要上车的男人按住,要收拾他时,却松了手,皱眉看着他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开车缓缓过来,下了车:“就是他,报警了吗?”

    她脸色苍白,身体还在轻轻颤抖,能开车过来已经难得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他是个将死的人了,没必要报警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杀他?”海伦蒂娜忙道:“别脏了自己的手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得了癌症,没多少日子了,……我们不认识吧?”

    那魁梧男人倒在地上,露出愧疚表情:“对不起!对不起!”

    “我得罪过你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魁梧男人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是有人指使你的吧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魁梧男人还是摇头。

    “给了多少钱?”方寒沉声问。

    魁梧男人怔了一下,仍旧摇头,只是说对不起,说着说着呜呜哭了起来,鼻涕眼泪混在一块儿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冲海伦耸耸肩:“甭问了,你明白怎么回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拉尔森!”海伦蒂娜咬咬牙,美丽的脸庞紧绷着,乌云遍布。

    方寒转身上车坐到副驾驶位上:“走吧!”

    “他呢?”海伦蒂娜指指趴在地上的魁梧大汉。

    “算了,甭管他了。”方寒摇头道。

    海伦蒂娜看看地上的大汉,忽然盯住方寒,他衣服布满了弹孔,破破烂烂的露出肌肉了。

    “方寒,你的伤……?”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:“没什么问题,走,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焦急的叫道:“这里就是医院,赶紧处理一下做个检查啊!”

    她没看到方寒流血,很疑惑,但不管流没流血,都要检查一下的,子弹的冲击力非同小可,可能造成内出血的。

    方寒不耐烦的道:“你到底走不走,不走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你是老大!”海伦蒂娜忙上了车,缓缓启动,仍觉得浑身软,踩油门都需要很用力。

    方寒拍一下她肩膀,顿时热流涌进身体,一下驱散了虚弱软的感觉,恢复了力量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她惊奇的扭头。

    方寒忙道:“看前面!”

    海伦蒂娜又转回头,惊奇的问:“这是什么?”(未完待续!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