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588章 帮忙
    齐海蓉下班后,直接来到方寒家,看到两人讨论热烈,无奈的摇摇头,觉得方寒真够厉害的,能够这么幼稚。

    方寒跟圆圆一块返回齐海蓉别墅,进屋里发现张瞳已经下班回来了,正在王厨房里忙活。

    齐海蓉看方寒与圆圆仍在讨论热烈,顾不上自己,换了衣服挽起袖子进了厨房,齐海蓉上得厅堂下得厨房,厨艺很不错。

    柔和的灯光笼罩着整个别墅,方寒与圆圆坐在沙发上说话,电视里放着新闻,恰好到了娱乐新闻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,李棠又闹绯闻了,上面闪现着一幅画面,李棠正与一个帅哥面对面的说话,李棠虽然冷冷的,却是在盯着那帅哥。

    这样一幅画面,解读成李棠温情脉脉也可,解读成冷目相对也可,主持人当然解读成了目蕴深情。

    圆圆看看电视,又看看方寒,露出好奇神色,她还没见过李棠,不知道李棠与方寒的关系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他对李棠是有充分的信任,不过这些媒体太无聊,没有绯闻也要炒出绯闻。

    张瞳端了一盘水果到茶几上,坐到他身边:“生气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方寒笑笑:“张老师,不用管我,忙你们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海蓉的手艺比我好。”张瞳坐到他身边,看着电视的报导,摇头笑道:“看到这个你不生气?”

    她是真的好奇,换了自己绝不会平心静气的观看这个。早就闭上了电视,眼不见心不烦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纯粹是绯闻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相信李棠?”

    “这点儿信任没有,怎么能在一起?”

    张瞳打量他几眼,摇摇头:“真不知道是你相信自己还是相信她,方寒,佩服佩服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笑笑。

    张瞳道:“看你情绪不高,不会强颜欢笑吧?”

    “张老师,你是盼着我不开心呐。”方寒横她一眼道:“我是有点不开心,因为高老师辞职了。”

    张瞳蹙眉:“辞职?”

    “是,”方寒道:“拘留结束后。高老师会离开学校。返回他导师身边做助手,不会再回来这个伤心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了也好。”张瞳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没有想复合的期望?”

    “复合?”张瞳摇摇头:“一旦离婚了,就不可能再复合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对高老师就没有感情了?”方寒好奇的道:“离了婚也不会影响感情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。”张瞳摇头道:“已经淡了,离婚后就完全放下了。他是他我是我。就当做不认识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摇摇头:“你们女人真够绝情的!”

    张瞳白他一眼:“得了吧你!……你就是因为高波要走所以心情不好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高老师教我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救了他的命。两不相欠了。”张瞳淡淡道:“所以不必难过,他在那边会过得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吧。”方寒叹道。

    张瞳道:“你对他感情够好的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感情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是担心自己的学业。我一直自学数学,在高老师的指点下学了很多,可惜他现在要离开,不能再指点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好像听他提过,准备拉你进来搞研究,收你当研究生,是吧?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不可能了。”张瞳摇头道:“你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我也在想办法。”方寒皱起眉头道:“原本一门心思跑回来跟着高老师学习,现在嘛,看来要到国外去了。”

    张瞳想了想:“我替你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张老师你有办法?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张瞳横他一眼:“怎么,不信?”

    “张老师你学的是舞蹈,跟数学没什么关系吧?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张瞳道:“我没办法,但我爸有办法,他就是搞数学研究的,让他指点一下明路。”

    “那最好了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齐海蓉这时走过来:“张瞳的爸爸是东南大学的副校长,你不知道吧?”

    方寒怔了怔,东南大学的几位校长中有姓张的吗?他没太注意这个,倒是没有印象。

    “张瞳老爸也是数学家。”齐海蓉道:“可惜人家现在不收学生了,不然让他收了你。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哪有这么容易,张老师,那就要拜托了,我主要想问问拜哪位大师门下学生,指点一下迷津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跟我回家吧。”张瞳道:“你亲自跟我爸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回去?”齐海蓉问。

    张瞳道:“明天晚上吧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与张瞳下午在图书馆见着了,两人坐上张瞳的车,来到东南大学后面的宿舍楼区。

    这里的宿舍楼是教师宿舍,看起来不华丽,平平常常的居民楼,与学生的宿舍建得差不多。

    方寒跟着张瞳下车,进了一座楼,来到二楼一间屋子,敲门后进了屋,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女人开的门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她一眼,这女人相貌与张瞳有几分相似,身材没走样,皱纹也不多,保养得很好,看上去四十来岁。

    “妈,爸呢?”张瞳信口问道,拿拖鞋给方寒,随意说了句他叫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换了拖鞋笑着叫伯母,张母看看方寒又看张瞳,显然把方寒看成是张瞳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“你爸还没下班呢,你们回来得早。”张母笑眯眯打量着方寒:“小方,快进屋坐。”

    她热情十分的又是端茶又是端果,好像上门女婿一样的客气,让方寒不自在,横一眼张瞳。

    张瞳笑眯眯的,她是故意这么说,堵住妈妈的嘴,免得她又唠叨。

    张父张择中很快回了家,看到方寒,点点头:“小方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瞳已经跟他打过招呼,他放下公文包坐到方寒身边,直接开口问他现在都学了什么。

    方寒将读过的书说了一遍,一本一本,如数家珍,一口气说了三十几本书,听得张瞳与张母咋舌。

    张择中听着方寒报出一本本书名,点点头道:“看来你读了不少的书,涉猎很广,读到什么程度?”

    “应该没问题。”方寒自信十足。

    张择中道:“好啊,那我考考你。”

    他指指公文包:“瞳瞳,把包里那份卷子拿出来给方寒。”

    张瞳拿过公文包,打开取出几张卷子,翻了翻:“二十页啊,爸,你这是要干什么啊!”

    “吃饭前能不能做完?”张择中拿过来递给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“试试看吧,去我书房。”张择中道:“瞳瞳,带方寒过去。”(未完待续……)

    [笔趣库 www.biquku.com]百度搜索“biquku.com”